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63阅读
  • 1回复

老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反沥青厂的反思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老钱涂鸦集1老钱涂鸦集(bkq)老钱的涂鸦集W


老钱:华裔为什么要参政?   6344老钱:华裔怎么参政?    2247
老钱:美国真危险系列(v2 841)  老钱:由纳税想到公民权利 607
老钱:再谈华裔怎么参政    825)   老钱:与JC市议员候选人的一次见面会 428
老钱:为什么华人应该去投票  179)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边?!》(699
老钱:希望大家都去参加这个听证会》(880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1797,1/8
1/9/205:30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 反沥青厂的胜利和思考


(接上一篇,《老钱:  前事不忘,后世之鉴 --- 反沥青厂的胜利》)

这里,我要提到,我们乔州华人共和党人,Sunny女士,以及她的团队的努力。她/他们都是这次反沥青民众运动的骨干。请见附录2,“Sunny的话”。她紧急地,密集地调用了过去几年建立的所有政治资源,从美国国会议员,到州国会议员。国会众议员,Rob Woodall,州参议员Todd John。。。首先向他们解释了这个事情,说服他们站在我们一边,然后动员他们去做郡政府的工作,来接受我们民众的要求。

经过他们和郡政府官员做了一系列的接触,交流之后,他们于12/18傍晚,安排了我们和Mr Brown一起“喝咖啡”。我们再次陈述了民众的述求和我们的全套理论。很快,Mr Brown就开诚布公地告诉我们,他将于第二天12/19的郡政府会议上,提出动议,撤消/Withdrawal建立新沥青厂的提案。并且,他还找出来1992年的一个文件,作为“撤销”的正式根据。(见附录3)有人说,这个文件早些时候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出现过。不过,那时,看到过的人也不解其意,未予重视。


(照片中,右起为,MrBrown,州议员Greg Dolezal参,Todd Johns众)



其实,早在12/10左右,议员们已经Email给Sunny,已经透露了,在他们和郡政府官员的游说中,郡政府可能尊重民意而松动了,有准备撤退的意向。

期间,我们在Johns Creek市选举上去的华人市议员,Mr Jay Lin,也积极地参与了我们运动,提供了他的政治智慧和政治经验。所以,通过这次反沥青厂的民众运动,我们学到了,不仅仅是要充分运用民主社会制度下,民众所拥有的一切言论自由的政治权利和工具,敢于抗争,敢于发动,而且,也要善于和政府官员沟通交流,劝说,游说。我们知道,沥青厂的问题,不仅仅是我们JC的地区问题,也是全美各地都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美国民众的事情,像在Boston也有,但是,还没有胜利。

所以,我们的民众运动,必须是有利有理有节。“Don't burn the bridge”。民选政府,不是我们的敌人。当然,我们要及时地防止民选政府走向反面,这正是我们民众的责任!民选政府,不是专制独裁政府,一般来说,我们不要把政府当作敌人,信口开河就说什么,“天下乌鸦一般黑”。不对!民选政府,是我们用投票选出来的。像对孩子一样,我们既要批评指正,也要寄以厚望。正是选举,投票,批评直至抗争,保障了民主制度的健康运行。

各级议员,是我们投票选出来的,我们必要的时候,就要动用他们。他们应该为我们说话,应该为我们服务。

这几年,我们亚特兰大华人社区的重大事件,都是我捅出来的。我只是热爱美国,希望美国好。也是基于我对美国社会制度的信任。所以,我充分利用了美国社会赋予我的权利。该抗争的事情,绝不犹豫,萎荽。我不是什么都知道,也不是首先知道。都是听别人告知后才知道。但是,我不光光是感叹,而是立刻行动,立刻捅出去,公布与众,让大众知道,让大家来参与。比如说,几年前的张师傅的冤案,如果我能早两个星期知道,早两个星期捅出来,社区早两个星期沸腾起来,结果肯定会不一样。最后,法官再开庭量刑时,才看到社区的反应如此之强烈,让他大吃一惊。但是,他说,晚了,一个星期前已经由陪审团判定了有罪,自己无力改变。。。(见我的我们为什么支持张连德先生性侵案的上诉》和《老钱:三月十六日张连德先生案第一次听证会,《老钱: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34579,9692,15160,1/13/20)

关键问题就是我们知道的太晚了。就说新建沥青厂的计划,如果我们早知道,早行动,早反对,第一次听证会就通不过了。我不是Forsyth郡的居民。但是我听到了,立刻捅出来了。如果我不公之于众,11/21的第二次听证会就已经批准通过了。郡政府完全可以说,我们开了两次公众听证会,都没有反对嘛。

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或者说,没有早知道? 因为我们不关心。我们华人还是急功近利,只顾眼前,只顾小家庭的利益。缺少关心地方政务,关心公众利益的文化习惯。总是直到有了切肤之痛了,才急急忙忙沸腾起来了。

美国的政府运作是透明的。任何城市建设,税收改变,都会事先征求民众的意见。比如说,我们JC市的市议会,也就是每一个月轮到一次。城市的市政建设,道路拓宽,都会有听证会,请市民们去听取,发表意见,包括反对。

我们要从平常做起。我们要真正地融入美国社会的日常政治生活,而不是,只会做临时抱佛脚的突击式的参政。我们要下大力气的,是常年流水的正常参政,经常参政。这就是,我们应该出席各种各样的听证会,公布会,议政会,就是参与政府的日常活动。美国有句关于政治的真谛就是,“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的!(All politics are local!)"。


所有这些市政活动,事务,我们都应该积极地经常地参加,不仅仅是刷我们的存在感,更重要的是参与,发声,贡献。不要平时不参与,只会在感到受到委屈时,再激动地以受歧视受忽略的“后娘养的”的心态去发泄情绪。我们应该参政,请看老钱:华裔怎么参政?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要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句理名言。这才是中华文化的精华,古老智慧了。

华人应该参与当地的主流政治生活。每一次,市政听证会,我们可以有几个人华人出席。就说我们JC市吧,大约有一千个华人家庭。每次会议,出席四个华人,就可以出席二百五十次会议。就算是二十五次会议一年,才十年轮到一次。我一直呼吁,我们地方上的华人组织,应该组织联席会议,协调华人轮流去参加,出席,分摊下来,也不是很大的负担。但是,我们出席了,就显示了我们华人是以主人翁的姿态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参与,也不仅仅是为了显示显示,摆摆样子而已。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政府有什么计划?政府都在干什么?有意见就可以及时表达。谁是市长,议长,有些什么官员,有什么作为,谁好,谁劣,我们才知道,下一次投谁的票。

华人应该关心当地的的政务,这也是我们的切身利益。我非常反感,华人组织总是强调,我们不参与政治。不管一个组织自己是怎么定位的,也不管在IRS是怎么注册的,我相信孙中山的定义:“政治就是众人之事”。政治就是关系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一个有远见,负责任的华人组织,必须要把长远的日常的参与,组织起来,坚持下去。否则,我们永远不能入主流。

我也反对,一切为华人的利益的组织宗旨。我们华人拔起自己的根来到美国,就是因为美国的制度先进。华人都是勤劳吃苦的,美国的社会给我们提供了自由平等的环境。我们保卫住美国的民主与法制的传统,我们华人的利益就在其中了。

(全文到此结束)

附录2反新沥青厂群里的部分摘录
12/23
老钱的话:
提不提谁的名字,不重要。
但是,Sunny提出的不要“burn the bridge”,里外沟通,上下沟通,既有民众声势的压力,又有积极善意的愿望;
这是一个高度民主平等自由的社会,我们面对的是民选政府,不是独裁政府,
对抗不是最好的策略,不是好的指导思想。
这种民众对民选政府,既监督,又沟通的关系和方法,是最好的社会状态和解决问题的途径。
这些是我们这次民众运动的重要经验和收获。

这些经验不仅仅是我们在反沥青运动达到的重要而宝贵的经验和收获。也将是,我们,在今后面对其他事件上的极其宝贵的经验。而且,也会不仅仅是我们local的经验,这是在民主国家在公众事务,公众利益冲突的普适经验。

Isabel的话:

我相信的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但也相信这个世界是由顶层设计的,@Sunny你所为大家做的,是攻克顶层,也就是攻克堡垒,然后众人或我们大家一起喊“冲啊”就把堡垒攻下来了。

今天传来好消息,郡委员会作出决定撤销建立新沥青厂的申请。

感谢上上下下的民选官员的意见和支持,sunny本人是在得知有沥青厂时间后,马上开始联系整个州的民选官员,一个一个和他们见面,图七是郡委员会主席Laura,图八是提出沥青厂新建的申请委员Brown, 图九是commissioner, Denis Brown,State Senator 州参议员Greg,州立法议员Todd Jones 和Brown 昨天下午和我们喝咖啡讨论撤销申请的各方面的可能性,我们再一次表达了不要新沥青厂的初衷和最后诉求。这样会议也是一种走上层路线的胜利,犹太人都走这条路。美国挺川人物天天就跟大家说过,游行抗议,是民主的渠道之一,其实这个效果不是改变政治层面的最好办法,最好办法就是盯着这个国家的立法者,和他们建立人脉关系,给他们你的立法草案,盯着立法者给在议会通过。他的话有他自己的经验,因为他通过加州参议员通过了10/34华人节。

整个行动,sunny就是从堡垒开始攻克的。渠道和武器就是她三年多领导挺川挺共和党的亲身参与。有多少汗水和智慧,就会结出真正的果实。这次沥青厂的项目就是一次民粹正义和挨家敲关键立法者的门,和他们友好亲切会面,给官员们做工作的直接结果。看看图二委员DenisBrown 写的这份通知结尾处,专门提到感谢Sunny。(有美国人的英文评论:1)Sunny was instrumental, ;2)collaboration with elected officials was key。

Sunny的话

我刚才看了一下扫楼微信群里的讨论,为了避免误会,请允许我简单自我介绍和汇报一下自己在为反青做的部分工作。我在JohnsCreek 有物业,虽然物业离沥青厂较远,不受什么影响,但是我参加了11/21 的听证会后觉得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想办法把建新沥青厂的方案反下来。我紧接着参加了11/22晚上在StMarlo和陈云等六,七个人的一个会议, 当时大家在绞尽脑汁,群策群力想有效的具体行动办法。我提出了我的建议:1, 要在工厂附近树立几面大广告牌,要走群众路线, 做到家喻户晓;2,要扫楼, 我觉得问题也可以变得非常简单,因为只有5个能决定政策的commissioners, 只要把他们每个人都说通就可以了。当时我提出的意见得到了采纳和实施。

很多人都忘我地为反新沥青厂没日没夜地工作,非常令人感动!我想我能做些什么呢?除了和大家一起捐了点钱外,我觉得可以用我的关系网为大家做一点也许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两三年来参与政治运动,我和各级民选官员都建立了一定的关系,和很多人都认识或者间接认识。自从11/22 在St Marlo和陈云等人开会后的第二天起,我就开始调查了解,找出或许能影响这些commissioners的民选官员。然后我开始和有关联的官员联系,沟通,说服。我在11/24 晚上就找到和commissioner认识的朋友,开始和他们联系。11/26找到国会议员Rob Woodall办公室要求安排会面, 他的Chief of Staff和我多次联系了解情况,接着找州参议员Brandon Beach 和Forsyth区的州参议员Greg Dolezal,和该区的州议员Todd Jones,安排了12/3和州议员Todd Jones 的和我们扫楼team的七,八人的第一次扫楼……

我接触到的各级民选官员们,并不像原想象中的出于个人利益,上下勾结,黑箱操作的情况。我看他们都是非常淳朴和认真负责的一群人。他们当初的出发点是觉得为工厂以新换旧,是件为民造福的好事。当他们开始听到大家不同意见时,一开始也想把他们的看法告诉大家,获得大家认同,但是当听到大家说到更多的事情是他们原来没有考虑到的,他们都非常诚恳想倾听尽可能采纳。

明天的CWM会议是我找Commissioner Brown安排的。 我在12/10扫楼后和他单独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很有成效,他同意给安排见面。  我原是想多一些人去火力强些,但是后了解到我误会了他们的安排。不好意思,我们最好尊重他们。 我觉得做工作不需要用固定的扫楼形式, 允许有个别交流的, 也有三三两两去做工作的,就如Isable和三两个反清队伍的队友就利用参加开圣诞Party的机会见缝插针找关键人谈,包括和国会议员,州议员, commissioner等人交谈。这些分头行动会起到一步步各个击破他们的效果。我们要重结果而不是重形式。我了解到国会议员Woodall, 他和他的办公室主任也和commissioner多次交谈。我找的这些民选官员他们都互相沟通,互相商讨群众的意见, 互相做工作的。

明天早上9:30的和CWM的会议只能3-4人参加,请大家理解和配合。不要Burnthe Bridge 影响开展下一步工作。谢谢!

Sunny Wong

附录3: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1-13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