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18阅读
  • 1回复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 本帖被 老钱 执行压帖操作(2020-02-06) —
老钱
02/05/20


我和太太回到亚特兰大已经一周了。我们一直完全健康,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按照常识,按照公德,尊从规则,我们会自行隔离两周。我已经在微信上的很多大群里,向朋友们做了汇报了。但是,还有朋友希望我公开写出来。特别是因为,有不少从疫区回来的人,不能自觉地遵守公共道德,立刻就照常工作和外出了,甚至有服务行业,甚至还有人又去上课了!所以,我特此公开发文如下。


我们于1月20日回到南京。因为我们回去就是替代护工小Z。她为我们照顾丈母娘了一整年。这样子已经七年了,我们非常感谢这个护工。回去就是为了让她可以回家过春节。所以太太就是护工,我就是护工助理。再简单一点,我就是起重机。老人家已经高寿,98了。已经完全没有自理能力,没有语言,不比toddler(两岁幼儿吧)强多少。又被护工喂的很好,很沉。所以太太一个人完全弄不动了。所以我们回去,就住在老人院里。已经多年了。

有些朋友问我,为什么要赶在这个当口回去?我只能耸耸肩说,这是太阳系运行规律安排的。

回去前,我们已经知道了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严重了。所以回去后,哪里都没有去。只去过两次苏果超市。很快,我们迅速地感到了形势的凶猛发展。于是把活动与外界的来往降低到极小/Minimum。亲戚朋友谁都没有见。除了执意要到南京禄口机场接送我们的挚友。他们都是体制内的人士,他们非常清楚,深知不可直言的所谓“外松内紧”。他们是冒着自己的危险来,只为了减少我们的危险。我原来的计划是准备,在护工小Z回来之后,会有各种各样的饭局和聚会。于是都取消了。简化为仅仅在电话上交流了。幸好,3D,多媒体,AI还没有发达到可以传递物质和真实环境。原来还准备在回美的路程上,在多伦多停留几天,机票都订好了。

23日,武汉宣布封城,我立刻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我立刻决定提前回美国。一方面和Delta商量改票提前回来,一方面和美领事馆大使馆联系。也打电话劝告所有能通话的朋友,立刻改票尽早回美。我们也立刻打电话给回苏北过春节的护工,如果她不立刻回宁,可能就一时半时回不来了。

老人院的进出日益加严。

24日起,从门厅到每一间房间门前,都必须戴口罩。工作人员看到你口罩没有戴严,立刻在两米之外指住你,“戴严,罩严鼻口”。非常规范的操作。
25日起,进门要查体温。。。不许家属进出。
26日起,不许老人离院,离开的老人不许回来。
     我们的护工及时地赶回来了。她的家乡已经有从武汉回来过春节的一家打工者了。。。
27日起,回家过年的护工也不许再进来。

29日,一大早,朋友驾车送我们到机场。一切顺利,我们坐上了去仁川的飞机,才放下心来。

到达亚特兰大机场,仍然是29日。也没有任何异常。也许是自动测温?我都没有注意到。测温只有在出关处,出安检的地方执行。在这些点上,才能逐一判断。出关处只问了一句,从哪里来。然后护照一合,“you’re ok”。

太太在回来之前已经给公司发了email。告诉公司,我们回来后,会在家里执行自我隔离两周。公司立刻回答了,让她可以在家工作一个月。并且会用Fedex快递一套计算机来我们家,可以在家里,连接进公司的系统,在家里远程工作。

第二天,30日一早我们还未起来,Fedex就来敲门了,公司Fedex来的计算机已经到了。用一段时间,计算机没有电了。我们逐一排查,确定是计算机电源接入处的插接件接触不良。太太打电话给公司IT。立刻答应,再送一个计算机来,下星期一,还是由Fedex送到。

到了家,我就向亲朋好友们,以及相关的几个微信大群发出及时的通报。也告知了左邻右舍。[size=font-size:&#10,&#10]

朋友们立刻问寒问暖,热情地要帮助我们。很快,我们的门口就有各种各样的物资来了。





我们也只能隔着玻璃(Storm door),招手感谢。





邻居又告诉了邻居。他们送来了美式的温暖和关怀。气球,卡片,cheese,甚至还有Game。让我们可以打发时间。





谢谢朋友们,我们的冰箱都满了。





虽然在隔离中,但是,我们和社会,和朋友,邻居们紧密相连。非常温馨,非常可靠,一点也不孤立。我们回到家了。

(首篇到此结束)。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2-06
所有从大陆回来的人,都应该自觉地执行14天的自我封闭。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