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22阅读
  • 1回复

若敏:如果医护人员感染倒下,谁来救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若敏
 


《新冠手扎3:如果医护人员感染倒下,谁来救人?》
若敏
春天来了,春风轻拂,却无法涤荡冬天的尘埃。从一月份来自武汉的疫情,牵挂着我们海外华人的心,倾其所能,参加捐赠活动,到听到国内的一个个好消息,在武汉就要解封的时刻,我们的心,被海外的疫情,又带到了峰顶。意大利、西班牙,尤其是美国变得越来越严峻。

3月25日开始,亚城(Shelter in Place)居家令发布。上周两次出门,协助柴医生,做新冠病毒的公益讲座,如今只能宅在家里坚守,新闻中的坏消息如轰炸一般扑面而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目不暇接,亚城医护人员感染,带着担心发出《亚城医护感染,防护够吗?》一文,有很多医生和护士给我留言,谈到他们的防护不够。从他们那里也得到了第一手资料。如此下去,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机率会越来越大。

中国、意大利、西班牙等都有疫情前期大量医护感染的情况,如今,从医护人员的口中,我知道身边的医护人员的感染已经上升到两位数。这样的悲剧,一幕幕上演。

一位朋友,上周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 我儿媳是医生,在纽约的医院工作,她说,他们根本没有防护服,只是有医用口罩,也不多了。她每天接待好多病人,全是这种病。只戴一个口罩而已,儿子和儿媳说,他们肯定会得病。前几天他们医院有一个病人进来还开玩笑说:我会不会得的是这个病,会不会死呀?病人有点呼吸困难,本来想让他回家,后来决定让他住院,结果昨天没抢救过来,就死了。他的朋友们来看他,也没人管到处乱跑,可能又感染很多人,今天医院才决定不准探视病人。”朋友很担心儿子和儿媳,希望凭着年轻能够抵抗过去,她说,儿子和儿媳都不会退却,他们在选择这个职业时,就宣誓救死扶伤,他们的内心都很强大。但是如果医生护士都病了,谁来救人?

佛罗里达一位67岁的家庭医生,被新冠病毒感染,殉职。据AJC的信息,佐治亚州有两位医护人员因为新冠病毒肺炎去世。在医院第一线工作的朋友说,他们医院有两位医生在接触了阳性病人后,发病,被测试阳性。而轻症的其他医护人员,还没有得到测试,需要继续工作。他们每天都提心吊胆地工作,不知哪天自己就会中招。在没有防护服,没有N95的情况下,还要大无畏地面对传染病,如同裸奔,确实令人担心。

一位在亚城第一线工作的护士说,“ 作为护士,开始对新冠流行的控制,很有信心。的确,中国那么大都三个月内控制了,除了武汉,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死亡率都很低。
直到前几天,发现所在的美国医院还在劝我们不戴口罩,告诉CDC降级covid-19等级为droplet,所以,只能戴最薄的黄色procedure mask,就是去看确诊阳性病人,和流感病人阳性一个等级。原话是:“  It's nothing worse than flu. It is just contagious. So don‘t be panic。本来不恐慌,听完这句话,彻底恐慌了!这是准备叫我们去裸奔杀敌了吗?
我眼见我的三个同事,去治疗了2例阳性 ,2例疑似,主任叫我们加班一个月,两天back up on call,我也填了。大家都是签生死状。这时主任来了句,You are brave。这种轻飘飘官腔式的鼓励,不能防住新冠病毒,而且主任还告诉我口罩无用。
医院里阳性病例不知流动了几层,担忧比愤怒更甚。全城都在家上班,我们开始加班,外面可以自己洗手、戴口罩防感染,医院内部却流行口罩无用说!
主任说:“We have what we need. ”,那么请问,啥都不缺,为啥口罩要求反复戴,为啥接触隔离病人都不需要隔离服了?哦明白了! 只要员工不需要装备,那永远不会缺货! 轻症别想做测试,暴露了仍然继续上班,我们只能默默地流泪。”

看到她的介绍,我的心都碎了。上海的张文宏医生,曾说过,没有防护服,不能进病房。医生不是机器,是有血有肉的人,没有防护装备,如何抵挡病毒的入侵,怎么战斗?这个女护士与我们的儿女同龄,她的父母一定也在为她担忧。医院医生的防护服,惨不忍睹,如何防护病毒?

朋友春阳告诉我,幽兰在纽约医院工作,染上了新冠,十分严重,还在家中隔离,丈夫也有症状,最近联系不上,令人担心。

朋友传给我的两张照片让人难过,纽约西奈山医院的护士们用垃圾袋做防护服,这个医院的护士也被新冠夺走了生命。在医院,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被确诊为阳性,有些医护人员倒下,甚至不幸殉职。因为医院无法提供足够的防护用品,医生重复使用着一次性的口罩,还不是N95,重复使用一次性的防护衣,时间就是生命,他们裸奔也要拼命挽回患者的生命。再不加强医护人员的防护,就太晚了!

深知病毒在中国肆虐的亚城华人行动起来了。美中下一代基金会发出帮助医护人员的呼吁,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是一个成立十年,专注为中国贫困学生提供助学帮助的美国501c3非盈利慈善组织。基金会宗旨上设置了“如有紧急灾难提供捐输渠道”条款。如今在新冠疫情施虐,医护人员面临空前挑战之时,基金会董事会决定启动紧急灾难应对条款,动用基金会资金进行救灾,并开始了募捐。

目前已经由亚特兰大的一批爱心人士成立援助医院医护人员工作组。联系当地医院,了解医护人员需求,组织医疗防护用品采购等项工作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快速推进。

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快速启动相关工作,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并希望通过实践,摸索总结一些华人贡献社区,参与全民抗疫的经验,与各华人社团社区交流分享,相互借鉴。

截至3月24日美中下一代基金会一共捐赠4500个KN95口罩给四个医院.分别是:
1200个-Grady医院,300个-Georgia Regional Hospital,1500个- Emory JohnsCreek,
1500个- Gwinnett Medical Center。后续的捐献仍然在进行。李晓松院长、李肇仁理事等驾车完成了捐献。吴彩霞、舒静、JJ、潘玲等积极寻找货源,ATV 的刘兵等完成了运输和捐献的拍摄任务。还有很多幕后工作者在默默地奉献。

除了美中下一代之外,有很多华人自己组织起来进行捐赠。住在亚城Gwinnett县的几位热心华人妈妈们牵头,“Gwinnett县家长群”的家长们不眠不休连夜组织货源,3月20日下午,两位妈妈群代表群主天天向上和群友草子雨顺利地将1000多只口罩送到了Emory Hospital(埃默里医院)医护人员手里,成功完成捐赠工作!这里面包含了妈妈们捐赠的880只N95 8210 Plus口罩,还有Fulton Eco Drive Inc. 捐赠的200只KN95口罩。

有一位在Emory 医院第一线工作的朋友,给我发来了照片,感谢传奇篮球队的陈教练捐献的3M N951860,她的身边已经有医护人员确诊为阳性。这些口罩,让她安心。

乔治亚湖北同乡会、武汉大学乔治亚校友会,乔治亚华科校友会,亚城传奇篮球俱乐部和谢正权律师事务所共同牵头在亚特兰大成立了“回馈美国共同防疫”救援小组,湖北同乡会会长吴劲松和武汉大学乔治亚校友会会长罗飞军共同担任救援小组总协调人。

3月24日,他们捐赠给Emory医院550个医用口罩,给Well star Kennestone Hospital捐赠了556个KN95口罩。后续的捐赠还在进行。

若水是旅游女达人的群主,她牵头带领大家筹集了口罩,亲自送到Emory 大学医院。

ACCA 亚特兰大现代中文学校,也将老师和家长们捐献的医护用品送到医院。

秋水长天为了帮助医院急诊室医生需要口罩和防护服的求救,自发建群,然后开始募捐给医院。她是全职工作,把全家动员起来。米粒、星涛、卢浩和鹿野等都发动自己的人脉,找到一批批货源和捐献。最令人惊喜的是一位北大校友Tom高先生,一出手拿来1000个3M的N95,  这是他好不容易从中国买到的,全部捐献出来,这可是口罩中的精品。

他们还在Nextdoor 上贴出信息,给需要PPE的医护人员,雪中送炭,一批批PPE 陆续送到医护人员的手中。在得到医院急诊室的求救之后,一位志愿者来回花了三小时去送物资。

谈到建群募捐的初衷,她说:“如果你要问一贯怕麻烦的我,为什么这一次会这么努力地和大家一起为医护人员捐赠防护物资。 2008年五月,为支援汶川地震募捐,那个坐在路边翻书包找零用钱的孩子,那些把钱塞进捐款箱并祝福中国人民的美国人,都让我感动。在美国呆了21年,遇到的都是好人,得到的帮助不胜枚举,宽容和友爱让我看到差距,让我想做更好的自己。这一次,我只想借机表达我的感激。很幸运想法相似的我们走到了一起!

星哥从麻省寄来的N95,米粒的同学从中国帮我们快递来的KN95,订的protective suits终于到达。接受捐赠的Piedmont Fayette Hospital ER 的Dr. Trang 为我们募捐组捐赠 $500。 他在一线奋战,还不忘加入我们一起努力并向我们表他最真诚的谢意。

那些素昧平生的好心人,开车一个小时专门跑一趟,就为了尽快送达两盒口罩;好朋友的国内的同学以及同学的同学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帮我们捐助,采买、搞定物流。我的微信圈里的朋友兄弟姐妹熟悉的或是陌生的人更是个个慷慨解囊,我们一起凑银子抢购各种防护用品。感谢捐赠群的每一个成员!谢谢你们的支持、信任和分担。有你们真好!”

有一位网名一等奖的,先生是护士,在第一线工作,她也全身心地投入到捐赠之中。这里还有一位Mark,不辞辛苦地运送物资,到处都看到他的身影。

亚城的华人企业德筑集团给 Northside 医院的急诊室捐赠了防护服,让医护们感到不已。

最让我感动的是一对姐妹,和妈妈一起为儿童医院的医护人员捐赠了500个口罩,医院送给他们两大包玩具,小女孩的爱心看得我热泪盈眶。

刚刚看了NBC的新闻。波士顿医护新冠感染破百,被感染的医护中,哈佛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BWH)有45名,麻省总医院(MGH)有41名,波士顿医疗中心(BMC)有15名。麻省总医院的急诊科的Executive Vice Chair(执行副主席)Ali Raja医生说,医院里面的骨干力量都病倒了。

问题出在哪里?我的一位朋友留言,她的女儿女婿都工作在医院的最前线,她说:
问题出在:1,没有防护用品,医院锁起来,不让用。
2,源于CDC的错误指导不相信防护用品,所以也不购置。
3,有防护用品,也相信,但是怕引起恐慌。其结果是造成严重医护人员感染,引起更大的恐慌!
CDC对民众的指导也是错误的。只让有病的戴口罩。明明知道这个病毒感染初期无症状,但是已经具有很强的传染力,民众如何断定是否戴口罩。简直是误人误己,祸害一方。应该号召戴口罩,保护他人,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是否已经感染了病毒。哪怕没有口罩,自己做,也要戴!CDC应该改变他们的错误指导!否则,传播会越来越厉害。

目前医院的医护人员开始戴口罩了,但是医院防疫物资严重缺乏,亚裔团体的捐献也是杯水车薪,一定要国家动员起来,大量采购,中美铺就畅通的物流渠道才行。今年一月份,海外华人倾尽全力,采购物资送回中国。如今,美国的医护急需物资,雪中送炭,才是中美两国人民的双赢。CDC 应该对防护升级,保护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是这场战役中最关键的人物。人类最大的教训是,从来不吸取教训。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对病毒的轻视和傲慢,他会给你重重的一击。这不是流感,新冠肺炎,虽然死亡率没有高过烈性传染病,但是,传染性极强,一粒尘土,落在每个人的身上,就是一座山,特别是医护人员工作的第一线,是传染病毒密度最大的战场。没有防护用品,医护都倒下了,谁来救人!

下面是一些团体的捐赠途径:
《美中下一代基金会》
  1. 用quick pay/zelle,支付到contact@fornextgen.org 这种方式没有费用。里面有Sino-USA next generation foundation 字样。
  2. 用PayPal,点击基金会网页www.fornextgen.org 最下面“Donate”button, 直接用信用卡支付。这种方式基金会需要支付PayPal 少量费用。
  3. 基金会是501C3捐款免税机构,所捐款项全部免税。

Tax ID: 271459066
名称:Sino-USA next generation foundation
  1. 网络捐款方式,有自动回执,就是免税证明。



最后,关于是否戴口罩,在武汉第一线的同济师姐发来了忠告:
“事实证明,戴口罩,手套或洗手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在疫情初期大家都没有防御之心时,口腔科和耳鼻喉科医护没人感染,因为他们平时出诊就戴口罩!大家重视防护后,即使大疫肆虐,在病毒中穿行,医护人员,无论一线,二线都零感,说明防护是有效的。避免感染,不要听信被感染产生免疫力的鬼话。病毒造成有些伤害是永久的。大家多多保重,保护好自己和亲人,朋友。一定要戴口罩!”,亚洲国家控制疫情的成效显著,与戴口罩、洗手和隔离都有关系,在事实面前,我还是选择相信要戴口罩!

(感谢网友提供的照片,感谢奋战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感谢为保护医护人员参加募捐的所有爱心人士)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james16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07
  
enjoy your life!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