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06阅读
  • 4回复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4/28/2023:21
老钱涂鸦集1  
老钱涂鸦集(bkq)
老钱的涂鸦集W
关于中共病毒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4/2412/2646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斌呢?             4/2418/3518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4/2423/3647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4/243/702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4/244/3804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4/241/669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我看方方日记
4/23/20
(图,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和德文版)


很早就看到方方日记了。那时,我还在南京,没有离开呢。还在开头两篇的时候,我就放下了,不再看了。我的感觉是很平淡,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婆婆妈妈,只敢骂地,不敢骂天,只讲现象,不及原因,就看不下去了。

要知道,陈秋实当时,已经去武汉了。他在武汉的第一次网上实况视频就是极其悲壮的。充满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而且他极其直白地说,“xx在哪里,我管不了。。。但是,我陈秋实来了,和武汉人民共存亡。。。” 确实是满腔热血,视死如归,大义凛然,气薄云天。

当时,我就评论:如果方方敢说真话,很快就要被封掉;如果方方日记能够继续下去,一定是体制能够容忍的。。。我也知道,方方是体制内的作家,还听说是武汉作家协会的会长之类。也就无可多加指责了。方方是不可能,也不敢如实地写日记的。甚至,方方还写道过:“网上有些视频,我已不敢再看。。。”。

后来,回到美国后,我是不再看方方日记了。

二月六日,李文亮去世了,临死前他平静地发出了,却是振聋发聩的呼声:一個社會需要有不同的聲音”。他在最后留给妻子的手稿《我走了》中,说:“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帶著一張保證書,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即所谓的‘训诫书’。可见对于李文亮之沉重)。他最后说,“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一个人的墓志铭上能够放上这样的话,真就是惊鬼神,泣天地了。
真可谓:“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很快,就有方斌步上了陈秋实的后尘,我看到的,他的第一个报道就是在武汉中心医院,仅仅五分钟就拍到了五具尸体。。。

每天看着微信上铺天盖地地视频和消息,尽管厉害锅的法西斯网警们不停地在删,在封;五毛,水军们不停地搅,用谣言,谎话转移注意力;但是,还是赶不上更多的人们顽强不屈不挠地上传和复制,通过微信还是及时地把武汉的真实而悲惨的实况传向全世界了。如果有专业新闻纪录制作者全部整理记录成为纪录片,那将比方方日记,十倍,百倍的悲壮,惨烈,揪心裂肺!应该有人来做这件事。不能让镰刀党就这样打马虎眼过去!

当时,北美的iTalkBB的小电视盒子上,《毕业歌》正在热播。(这部电视连续剧,我会另文叙述)。一打开这个TV盒子,正在强力推荐的首要位置上的《毕业歌》立刻自动强势响起,深沉,坚定,震撼:

“同学们,大家起来!
。。。
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呼声!
看吧,一片片国土的沦丧!
。。。”

现实呢:

听吧,是陈秋实,方斌在室内做最后的直播陈述,同时在外面是法西斯砸门的声音。。。
看吧,已经封城的武汉正在用木板钉门封户。。。协警保安在追打街上的民众。。。即使是妇女也是按倒在地上拳打脚踢。。。

听吧,“妈妈,妈妈。。。”,追随着送尸车的悲惨的哭喊声。。。
看吧,把不听劝告的出门的人,像文革,像朝鲜一样,用绳捆起来,穿起来游街。。。。。。8个火葬场24小时加班加点。。。

听吧,“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的呼喊声从中央大员们正在视察的居民区的高层,此起彼伏地散落下来。。。
看吧, 再来,便衣警察就驻守在了沿街居民家的阳台上。。。

听吧,医生艾芬,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的主任说话了:“我是发哨子的人,早知道,老子就到处说。。。”。。。
看吧,艾芬就消失了;勇敢地继往开来的公民记者李泽华,又失踪了。。。

。。。 。。。

这时候,《毕业歌》的歌词真正是恰如其分地,充分地体现了武汉的危机,中华民族的危机,这么的贴切,这么悲恸,这么绝望,这么的牵动人心。。。

这时候,我们几代人耳熟能详,随时能让我热血沸腾,老泪纵横的《毕业歌》,正是这当今时代的最强音!

再看看方方日记,避重就轻的,平淡的记叙,这让我看不下去。陈秋实已经失踪多日了,方斌又不见了。。。这些事更让我们揪心,更让我们期待着,期待看到他们自由。方方日记是不敢碰这些敏感而又危险的话题的。方方是体制内的作家,也就无法苛求了。但是,我可以不看。

可是,就是这样温和的日记,现在却在厉害锅里遭到了疯狂的咒骂,恶毒攻击。不仅仅是观点意见的反对,而且是人身攻击。不仅仅是人身攻击,而且是直接的号召要追杀。还有一个所谓的太极拳什么叫雷雷的狗屁“大师,直接号召他在武汉的附庸者们去对方方,一个老太太,施加拳打脚踢,以标榜他们的爱国。

只能说是疯狂了。他们原本没有这么疯狂,完全是镰刀党的二尊控制的宣传部鼓动制造出来的。这就越发显得这个制度的野蛮落后,整个社会的愚昧黑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于日本袭击了珍珠港,造成了美国本土从所未有的伤亡和损失。于是整个国会很快通过决议向日本宣战。可是,只有一个女议员投下了反对票。当时,没有人去咒骂,没有人去群殴。更没有人抨击她是什么“美奸”。她只不过是履行了她的合法权利。一个正常的国家要容得下反对的声音。

伏尔泰说,“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拼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前说了,“一个国家总应该有不同的声音”。这一句话,把李文亮医生提升到了那个国里的最高的觉悟和道德的水平。

就是这一句话的差别,就体现了两种社会形态和制度,和民众的素养的高低优劣的云泥之别。

方方日记还没有说出什么要害的“不同的声音”呢,就遭到了这样的现代义和团似的生死讨伐。极具讽刺的是,李文亮医生已经被封为烈士。但是,他是否“造谣”了,却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否定。相反的,公安局仍然坚持他们是按政策执行的。下一次再出现李文亮等,应该怎么办,可以怎么办?毫无疑问,还是要被公安局,派出所叫去“训诫”,结具“保证”。显然不是方方在消费武汉的灾难,而是厉害锅/镰刀党,加上现代义和团们在消费李文亮

至今,陈秋实的下落不明,还有方斌李泽华据说于4/22放出来了)在哪里?。。。下一次还是会和这一次一样!

原本,厉害锅里都在赞美方方日记。也扩展到了全世界,锅内外都在赞美方方日记。突然间,风向转了;开始群殴方方了。就像当初群殴高福一样(见《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就像头一天还在雄赳赳气昂昂地播放《上甘岭》,第二天就风向转了,播放《黄河之恋》了的狗血剧一样。在一尊亲自领导下的厉害锅,就是这样的神经病!无耻!无厘头!

开始转风向的原因是因为外国人和方方签约要出版《方方日记》了。

其实,方方本是要在锅内出版的。就是因为在厉害锅里,没有言论自由,更没有出版自由。方方联系了厉害锅里的出版社,可是他们不敢接。外国出版社来了。厉害锅的宪法上不是还写着有这些自由的吗?当然,厉害锅的宪法本来就是手纸都不如。从来不会有用的。搽屁股都嫌脏。正如几年前的外交部叫高瑜的发言人公开对全世界记者说的:“你们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法律不是挡箭牌是什么?法律就是老百姓的挡箭牌。法律就是抵挡苛政,抵挡权势,保护老百姓的权益的挡箭牌。那个发言人说漏嘴了,把厉害锅/镰刀党无法无天,不打自招,把残酷剥削残酷镇压老百姓的本质说白了。

现在,已经比哪个发言人的时代,又进了一大步。不幸的是,不是前进,而是后进,又倒退了一大步!是向法西斯专制更严重地推进了一大步。不仅仅方方不可以有出版自由,而且,违背了法西斯条例就是卖国,就是汉奸。就要人人可诛之!

而且,方方的罪名更严重了:因为方方的日记为全世界正在发起的对中共病毒追查和追责,并要求赔款的行动提供了证据。叫做“递刀子”。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且不说,方方日记平淡如水,既不涉及中共病毒的来源,也不涉及镰刀党/厉害锅是如何隐瞒疫情,贻误防疫的。所以,加给方方日记的这个罪名,只能是叫做,做贼心虚!!!

几十万的点击,无数的支持,这些愚蠢的现代义和团民们,他们能看到外部世界的新闻吗?他们能看到YouTube吗?他们能看到FaceBook吗?他们能看到Tweeter吗?根本不能!对这个外部世界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这一来倒是件好事。让屁民们知道了,全世界都在追责,要求中共赔偿。

那是现代义和团猖獗,甚嚣尘上,得到一尊支持,二尊的引导,应而肆无忌惮;在什么恶都能做得出来的极其法西斯的环境里,直接用“爱国主义”的名义威胁方方,一个无辜而有良知的老太太的生命安全啊。

南京竟然还有一个叫钱诗贵著名书法家”出来倡议,“雕塑家”要在南京牛首山的岳墓前,秦桧夫妇的旁边,塑起一个方方的跪像,上身要不要穿衣服。。。这个卑鄙无耻的倡议,竟然得到了滔天恶浪般的叫好和支持。

在这个民族危机,国难当头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个百多名高校校长”组成的一个群,竟然几个月来一直鸦雀无声。耻辱啊!这些高校校长们,有什么担当,有什么良心?没有脊梁骨!

终于,南大的文学院副院长吕效平教授出来说话了,“雕塑家计划在秦桧跪像旁添’方方跪像’将是南京的耻辱。。。”!
然后有几十个当红的南京艺术家们出来说话了,不齿于与这个钱诗贵为伍!
一位叫徐晓冬武林高手出来说话了,他就是曾经在比武擂台上,把那个所谓大师的雷雷,一拳打趴下的高手。他真后悔当初没有把这个骗子打得永远站不起来。

所以,永远不要以为,厉害锅/镰刀党就真的能把全中国老百姓都愚弄了。沉默的是大多数。大多数不说话,但是,心里明白的。跳在他们控制的媒体上,气势汹汹铺天盖地的舆论黑浪,只是他们虚张声势的法西斯舆论工具制造的法西斯声势而已。他们和一尊二尊才是真正的一小撮。

我对现在的厉害锅极其失望。但是,我相信,只要舆论公开,老百姓有接触外部世界,知晓真相的权力,很快就会有自己的正确判断。所以镰刀党只能靠封封封,只能靠谎言来维持政权的暂时的巩固。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方方日记,才觉得方方的难能可贵。虽然平实,她写下的那些文字需要的巨大的勇气。她所记录下来的事情是多么有价值,不!是无价的!否者,就像才过去不久的“文化革命”,“六四大屠杀”,很快就会被人忘记了。再过一代人,问起“武汉肺炎”,人们将会满脸茫然。。。“啊?你说什么?没有听说过。。。”

在那个漆黑痲污的国度里,方方是名符其实的:她是一个方方的人,正正的人。她是一个方方正正的人。一个有良知,敢担当的作家。


方方可以像李文亮一样问心无愧地说:“我为苍生说过话”!

她写过很多小说。其中很有名的一篇叫《软埋》。描写镰刀党如何在农村搞所谓的“土地改革”的。

就为此,我去Amazon订购了《方方日记》,而且是精装的/Hardcover。

(全文到此结束)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老夫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5-01
回 老钱 的帖子
老钱:你就是海外五毛。 (2020-04-30 20:24) 

哈, 你是不是"无毛"? 告诉你一句话: 如果你还讲事实, 请直接回答问题! 记住: 嘴巴乱啃会适得其反, 有理才能走遍天下!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4-30
回 老夫 的帖子
老夫:我在想: 当时武汉如果少一万个志愿者,多9999个方方,或者多9999个作者样为人的人, 现在会是什么结果?
 (2020-04-28 11:32) 

你就是海外五毛。
离线老夫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4-28
我在想: 当时武汉如果少一万个志愿者,多9999个方方,或者多9999个作者样为人的人, 现在会是什么结果?
离线通行202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27
写得如此又臭又长,还完全不得要领。此小编估计事年龄偏大,加上有点偏执迹象,建议乘早找个 专科医生诊治为好。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