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74阅读
  • 1回复

澳大利亚智库炮制“强迫维吾尔族人劳动”应予以揭批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jeremychen
 

  近年来,一些美西方国家为了围堵、遏制中国的崛起,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地推出涉疆反华研究报告,炮制议题,之后通过媒体、学者、异议人士“坐实”涉疆反华内容,上演国际舆论围剿戏码,混淆视听,污名化中国的治疆政策,并对中国作出“有罪推定”。202031日,受美国支持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的研究报告《出售维吾尔人:“再教育”的真相,新疆背后的强迫劳力和监控》(Uyghurs for sale:‘Re-education, forced labour and surveillance beyond Xinjiang),罔顾客观事实,凭借主观想象和建构,将中国政府针对新疆的就业扶贫政策污蔑为“强迫维族人劳动”,并呼吁国际社会制裁我国。美国国会多名议员已联合提出《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签署成法。2020710日,美国海关部门已以涉及“强迫劳动”为由扣押一批由新疆出口至美国的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国家形象与国家声誉。
  一、近年来中国新疆劳务输出与民生改善及人权保障的巨大成就

  中国新疆处于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是我国最大的省级边疆行政区。受地形、气候等客观因素和条件的影响,新疆年降雨量少,沙尘暴、地震等自然灾害种类多、频发度高,灾害影响范围大。由于经济、社会与教育等的发展相对滞后,新疆尤其是南疆文盲、法盲与教盲“三盲人员”众多,一些思想受到毒害的少数民族民众极易成为国际敌对、反华与分裂势力的马前卒和牺牲品,特别是“东突”暴恐势力策划实施的多次暴恐袭击给各族人民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也严重破坏了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环境。这些特殊的自然因素、人为因素及自然和人为复合性因素使得新疆尤其是南疆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县集中连片,贫困人口众多。

  新疆作为农牧业大省,农牧业人口占比比较高。2018年底,自治区人口数是2702.02万人,农村人口数是1561.63万人,占总人口比重的57.79%;而相对新疆其他地方而言,南疆农村地区劳动力富余状况则更为明显。阿克苏、克州、喀什、和田四地州农村人口占比分别为 66.73%77.22%77.10%77.78%。在2016 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4个地、州、市的农村富余劳动力为255万人,而其中南疆四地州的富余劳动力就为161万,占比高达63.14%

  20166月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通过发布《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确定全国重点的贫困县共计有592个,其中新疆有27个,即新疆的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乌什县、柯坪县、阿图什市、阿克陶县、阿合奇县、乌恰县、疏附县、疏勒县、英吉沙县、莎车县、叶城县、岳普湖县、伽师县、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和田县、墨玉县、皮山县、洛浦县、策勒县、于田县、民丰县、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尼勒克县、托里县、青河县、吉木乃县。新疆的贫困县绝大部分分布在南疆地区,涉及需要的人口总计达621.58万人。根据最新的扶贫标准,南疆地区仍然是贫困高发的地区有266万人口需要走出贫困,贫困率较高达到了55%以上。还有居住在海拔较高山区牧民以及沙漠边缘附近的贫困村民,这部分人口达到了64万人。

  本着就业是最大的民生问题的宗旨,中国政府一直实行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为稳就业、促就业提供全方位的支持,劳动力转移即就业扶贫是中国减贫战略的重要措施。长期以来,为了改变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贫困问题,中央政府和新疆地方各级政府把组织贫困地区富余劳务输出作为少数民族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2018年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疆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紧紧围绕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聚焦扶贫重点,集中精力精准推动就业扶贫,稳步推进农村富余劳动力就地就近就业、疆内跨地区就业、转移内地就业。

  在中国中央政府和新疆地方政府及对口援疆省份的共同努力下,截止2018年年底,全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人数达到279.6万人次,其中南疆地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173.6万人,占比62.1%22个深度贫困县有组织转移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劳动力8.2万人,其中签订6 月以上劳动合同的7.5万人,稳定就业率92%;旅游产业新增就业11457人,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 114.57%截止到2019年底,新疆已经有292.32万的贫困人口脱贫,3107个贫困村退出,25个贫困县摘帽。2020年,新疆计划通过就近就地就业、职业技能提升促就业等举措,帮助农村富余劳动力实现转移就业逾270万人次。

  新疆基层政府通过对富余农牧民的劳务输出,提高了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广大少数民族农牧民的收入,民生得到极大改善,脱贫攻坚成效显著,有力保障了新疆少数民族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为包括维吾尔族人民在内的新疆各族的美好生活创造了良好条件。

  此外,新疆自治区依法采取的反恐去极端化举措和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制定和推行了系列政策和措施,在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民生权益与维护民众安心等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和巨大成效,并获得新疆各族人民衷心拥护和支持。目前参加去极端化教培的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政府帮助下实现了稳定就业,过上了幸福生活。

  二、澳大利亚智库涉疆研究报告的主要思想观点

  然后,近年来,美西方一些国家尤其是美国为了围堵、遏制中国的崛起,不仅推行印太战略,还打着“人权”“自由”等幌子,抹黑和攻击中国政府的治疆政策,不遗余力地炒作涉疆问题并使之“国际化”,企图“以疆制华”。2019年,美西方国家和媒体将我国为了反恐去极端化而在新疆设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诬蔑为“再教育营”,并利用此事大肆炒作。2019年年底,新疆地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全部结业,美西方国家和媒体无法再利用这一问题大做文章。2020年以来,在全球新冠疫情危机背景下,美国不顾国内的疫情与种族歧视危机,在国际社会集结反华力量,“甩锅”抹黑中国,对中国进行舆论围剿。202031日,受美国支持和资助和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研究报告《出售维吾尔人:再教育、强制劳动与新疆之外的监视》(Uyghurs for sale:‘Re-education, forced labour and surveillance beyond Xinjiang),无视中国政府和新疆各级地方政府为新疆各族人民的民生改善和人权保障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和伟大成就,通过歪曲事实,炮制与误导国际舆论,混淆视听,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声誉,其主要思想观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污蔑中国新疆的就业扶贫政策是“强迫维吾尔族人劳动”

  该报告将新疆地区贫困群众有组织的前往内地务工就业、脱贫增收的正常劳动输出歪曲为“强迫维吾尔族人劳动”。该报告认为,2017年至2019年,中国曾向全国各地的工厂(耐克、阿迪达斯、苹果等80余个知名品牌的代工厂)输送8万多名维族员工。这些维族人并非自愿离乡就业,他们在工厂中被迫劳动。

  实际情况是,新疆将有意愿参加转移就业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全部纳入培训范围,实行普惠制的培训补贴政策。2019年上半年,全区开展各类就业培训达74.31万人次,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15.39万人次,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41.81万人次。新疆基层政府为了拓展少数民族就地就近转移就业新空间,因地制宜推行“卫星工厂”“民生坊”家庭式手工产业来吸纳就业,扶持农村劳务合作组织带动就业,支持农业经济组织发展扩大就业,推动产业(工业)园区稳定就业,鼓励发展小微企业自主创业,组织短期季节性务工,让更多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在家门口实现就业,何来“强迫维族人劳动”?

  (二)诬蔑维族工人遭受不平等待遇、人权已遭到侵犯

  该报告举例(以安徽、河南、江西等地的个别工厂为例)说明,进厂工作的维族人是从“再教育营”中结业的学员。进厂后,工厂对他们进行监视和半军事化管理。平时他们需接受思想政治教育,学习普通话,不能参加宗教活动,不能回家度假。他们的工资待遇低于同厂的汉族人。

  实际情况是,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工会与内地相关省市总工会建立双向依法维权工作机制,共同做好新疆籍赴内地务工人员权益保障工作,积极引导他们加入当地工会组织,发放职工维权服务手册,及时帮助解决困难诉求。针对少数民族的特殊需求,中国优先保障少数民族的经济发展权利、均等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受教育权利等各项权利,把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摆在突出位置,充分尊重少数民族人权,维吾尔族人民充分享受包括迁徙自由、自愿自主的就业权等各项权利。为了保障少数民族人民的宗教信仰权利和民族生活习惯,在中国各地都依法依规建有清真寺、清真餐馆等,为少数民族在各地生活就业提供支持性的社会环境,这些不是侵犯而是保护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人权。

  (三)歪曲中国的产业援疆政策,声称转移维族劳动力有利可图

  该报告认为,自2010年起,中国政府就开始定期召开全国援疆会议,鼓励其他地区在医疗、科技、工业等方面援助新疆。其中,产业援疆是指以扶贫名义向维族人分配工作,与“再教育营”殊途同归。在转移维族劳动力时,地方政府、工厂、商业经纪人均有利可图(每接收一批维族人,地方政府就能得到一笔奖金,工厂就能得到一定补偿)。

  实际情况是,中国中央政府确定北京、天津、上海、广东、辽宁、深圳等19个省市承担对口支援新疆的任务,鼓励沿海省份在新疆兴办企业,为新疆居民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和前往内地培训的机会。为响应中国中央政府号召,这19个援疆省区市逐步建立起人才、技术、管理、资金等全方位援疆的有效机制,把保障和改善民生置于优先位置,着力帮助各族群众解决就业、教育、住房等基本民生问题,支持新疆特色优势产业发展。近年来,新疆地方政府不仅对一般少数民族农牧民进行尽可能的职业技术培训,还对思想受到毒害的教培中心学院进行国家通用语言、法律和职业技术教育,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实现就业。自治区安排财政专项扶贫资金2.505亿元,按照每人5000元标准用于就业安置劳动力培训、食宿及交通等支出。企业就业人员薪酬待遇按照当地同等岗位工资标准(约2500元以上)落实,享受本地职工同等福利待遇;公益性岗位就业人员,按规定享受岗位补贴和社会保险补贴,月工资2000元以上,三个月内落实转移就业人员签订三年劳动合同。自治区对符合条件的贫困家庭劳动力参加就业创业培训的按规定给予政策支持。

  (四)认为“强迫维族人劳动”的行为已违法,将带来负面影响

  该报告认为,强迫维族人劳动的行为污染了全球供应链,已涉嫌违反中国宪法和国际法。这种行为不仅将影响中国品牌的海外声誉,而且会给从中国采购产品的公司和消费者带来声誉和法律上的风险。

  实际情况是,新疆赴内地务工人员和所有劳动者一样,都与企业依法签订劳动合同,明确工作内容,工作条件、劳动工时、劳动报酬、社会保险、休息休假等权益,建立了受法律保护的劳动关系。企业按照《劳动法》规定,为新疆籍务工人员购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一些用人企业还为维吾尔族员工举办集体生日、参加运动会、共度传统节日创造便利条件,为双职工家庭等群体提供富民安居房。一些对口援疆省份积极为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到内地就业创造条件,如近年来,中国安徽省委、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治疆方略,始终把援疆工作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和田地区行署先后对接安徽省安庆、巢湖、铜陵、芜湖等地企业,接纳转移和田籍务工人员,形成了接纳企业与和田地区贫困家庭同步发展、互利双赢的良好局面,有力地促进了民族团结。这些维吾尔族职工不仅学到了一技之长,为他们获得了就业机会,从农牧民转化升级为产业工人,增加了家庭收入,改善了民生,开阔了视野和眼界,保障了他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带来积极影响而非负面影响。

  (五)建议国际社会就“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对中国采取制裁行动

  针对“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该报告建议中国保障少数民族人民的权利,建立一个可调查强迫劳动事件的全面申诉机制,并允许跨国公司不受限制地调查它们在中国的工厂有无强迫劳动的行为;建议外国政府对中国施压并制裁相关官员,迫使中国停止拘留维族人、强制维族人劳动的行为,同时审查贸易协定,对“强制劳工”所生产的商品作出限制;建议报告中所提及的公司对其在华工厂的工人进行调查,若发现工厂涉及强迫劳动,设法予以解决;建议消费者和民间社会团体将持续监视工人的行为作为判断强迫劳动的信号和侵犯人权的重要指标,同时调查、监督在华公司,确保它们未参与强迫劳动。这实质上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配合美国的“以疆制华”战略,已成为美国围堵、遏制中国崛起的政治和舆论工具。

  三、澳大利亚智库炮制“强迫维吾尔族人劳动”的险恶用心

   2019 年以来,有上千名包括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内的外交官、媒体、学者等各界人士赴中国新疆参观人权成就和反恐、去极端化成果,并对所取得的成果予以充分肯定,同时支持中国在涉疆问题上的立场,指出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措施有效预防了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保障了人权,为国际反恐事业作出了贡献。20193月,伊斯兰合作组织外长理事会通过决议,赞赏中国为关怀穆斯林群众所作的努力;7月,50余国常驻日内瓦代表联名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和人权高专,积极评价中国在反恐和去极端化工作中尊重和保障人权;10月,60多个国家在第74届联大三委会议期间踊跃发言,称赞中国新疆巨大的人权进步。但澳大利亚智库却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充斥着对中国治疆政策的偏见,抹杀新疆发展成就,无视新疆各族群众的真实感受,把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污蔑为“搞集中营”“侵犯人权”,其险恶用心是助推美国的“以疆反华”战略,围堵、遏制中国的崛起。

  (一)澳大利益智库炮制“强迫维族人劳动”国际舆论的方式途径

  1.将中国转移新疆劳动力污蔑为转卖“人口动产”、实施“再教育2.0”,同时夸大进厂维族人所面临的威胁。部分西方媒体、学者、异议人士附和该报告中的观点,将中国在新疆地区的就业扶贫政策歪曲为“强迫维族人劳动”,是“再教育2.0”,将前往内地就业的维族人称为“奴工”“强制劳工”“人口动产”。32日,自由亚洲电台连发3篇文章,称目前中国正在实施“再教育2.0”,维族人像“人口动产”一样被转卖。鲁泽(报告撰写人之一)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等少数民族人权的侵犯包括经济上的剥削,希望相关企业尽快对工厂工人进行全面调查。同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强迫劳动”问题采访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迪里夏提称:目前中国国内大量工厂因受疫情影响缺乏劳工,而维族人就是政府用来填补工厂空岗的廉价劳动力,被转移到内地就业的维族人远多于8万人;在工厂中,这些工人不仅面临种族歧视,还面临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而他们一旦逃离,家人就将受到迫害。自由时报、美国之音、德国之声等媒体纷纷刊文关注“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推特上也开始出现相关讨论。华盛顿邮报随即推出调查报道,对相关内容予以“证实”。

  2.将矛头直指“强迫维族人劳动”获益方,声称中国正在全国推广“再教育营”文化,目的是同化维族人。自由时报32日刊文称,近期,中国被爆强迫维族人为国际知名企业的中国代工厂工作,83家企业从中受益。同时,文章援引许秀中的观点称:现中国政府正在向全国各地的工厂输出新疆“再教育营”的文化与教条,目标是将维族人“中国化”;在派遣维族劳工的过程中,地方政府、私人掮客、工厂均可获利。

  3.关注国际社会对“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的反应,着重报道美国政府、联合国、耐克公司的态度与行动。据美国之音、德国之声综合报道,311日,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发布报告,称新疆的农场和工厂中广泛存在强迫劳动现象。当日,美国10余名跨党派议员共同提出《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案》,要求美国禁止从新疆进口商品。其中,众议员麦戈文称,每一个在新疆开展业务或与新疆政府合作将劳动力转移到中国其他地区的跨国公司都应重新评估自身在新疆的业务和供应链,进而找到不侵犯人权的替代方案;众议员史密斯呼吁跨国公司反抗中国侵犯人权的做法。617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以涉及“强迫劳动”为由,命令所有港口扣押由新疆美馨发制品有限公司出口至美国的产品,随后美国纽华克港便扣押该公司一批发饰品(价值达80万美元)。71日,美国国务院联同财政部、商务部、国土安全部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美国企业检视自身供应链是否与新疆“强迫劳动”有关。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商务部部长罗斯先后发声为该声明“背书”。目前,耐克公司已开始复查其供应商在中国的招聘程序和做法。另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626日,联合国50位人权问题独立专家联合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无视人权,督促中国保护境内人民的基本自由。其中,“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被提及。

  4.借西方学者之口坐实“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呼吁跨国公司以“抵制”的方式向中国施压。德国之声32日就“强迫劳动”问题专访澳大利亚新疆问题学者雷国俊(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客座教授,报告撰写人之一)。雷国俊称,“强迫劳动”是“再教育营”的延伸,相关企业有责任保障其生产链中无强制劳工这一污点,而“抵制”就是它们可以向中国施压的一种手段。521日,德国之声将央视新闻513日所发报道《新疆推动贫困家庭劳动力有组织转移就业南疆四地州已就业29.2万人》与“强迫劳动”相关联,认为今年以来新疆已有29.2万人参与“强迫劳动”计划,并就此采访多位西方学者。其中,美国罗斯-豪曼理工学院新疆问题专家葛罗斯称,近期,新疆部分地区开始针对各年龄阶层的维族人制定“强迫劳动”计划:30岁以下的到疆外地区工作,3045岁的到疆北或东部地区工作,45岁以上的在近家处工作。德国新疆议题专家郑国威表示,虽然中国央视新闻在报道中称有29.2万人被新疆政府纳入强制劳动系统,但实际上绝大多数维族人会被派到邻近地区进行“强迫劳动”。美国学者雷风称,中国央视新闻的报道表明中国政府已开始逐渐将再教育系统的重心从推动思想教育转向协助维族人脱贫的“强迫劳动”。

  5.通过访谈许秀中的方式向国际社会散播“强迫维族人劳动”谬论,同时关注报告撰写人对欧洲国家的游说。3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相关报告后,ABC中文网、大纪元新闻网对许秀中的人生经历进行报道,宣传其从爱国学生蜕变为批评人士的原因和过程,称她是澳大利亚首位揭开中国监禁维族人真相的记者。528日,《寒冬》杂志刊发《中共加快步伐将维吾尔人送往内地强迫劳动》一文。文章阐述《出售维吾尔人》相关内容后透露:519日,欧洲议会绿党主席、外交事务发言人莱因哈德·比蒂科夫举办网络研讨会。许秀中、詹姆斯·莱博尔德(墨尔本大学副教授)、凯尔西·蒙罗等人在会上分享了他们针对“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的调查结果。

  (二)澳大利益智库炮制“强迫维族人劳动”国际舆论的险恶用心

  1.损害中国国际形象。推动新疆居民跨区域就业是中国推进新疆扶贫工作的一大举措,且实施效果良好。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发布该研究报告,将此项扶贫政策歪曲为“强迫维族人劳动”,并号召国际社会向中国施压。随后,美国部分议员提出《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案》,对相关报告表现出支持、迎合之势。而多数境外媒体在未经调查、采访的情况下,也选择相信相关报告中的内容,声称“强迫维族人劳动”是“再教育营”的延续,并通过采访学者、异议人士的方式为该报告“背书”,混淆视听,进一步误导舆论。在境外研究机构、政客、媒体、学者、异议人士的多重抹黑和攻击下,中国的国际声誉和国际形象必将受到严重损害。

  2.危害中国国家利益。20203月,该报告发布后,美国针对“涉疆问题”的动作不断。如美国国会发布报告关注“强迫劳动”问题,多名议员联合提出《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案》,要求限制美国进口新疆的产品;5月,美国商务部以参与监视新疆维族人、帮助中国军方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将奇虎360、云从科技、烽火科技等33家中国企业列入经济制裁名单(65日起正式实施制裁)。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美国海关以涉及“强迫劳动”为由扣押一批来自新疆的产品。7月,美国多部门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美国企业检视自身供应链是否与新疆“强迫劳动”有关。

  另外,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幕后有美国政府和军火商的身影,这就预示着《出售维吾尔人:再教育、强制劳动与新疆之外的监视》这一报告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美国的决策。该报告曾建议外国政府就“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制裁中国,现美国已走出第一步,许秀中等人正在游说欧洲国家。虽然目前欧洲国家的态度尚不明朗,但从美方的一连串对华举措已可判断,“强迫维族人劳动”问题可能会对中国的对外关系造成不良影响。

  3.破坏中国国投资环境。针对“强迫劳动”问题,上述报告除对中国政府、外国政府提出建议外,还倡议一些社会团体、跨国公司有所作为。目前,耐克公司已开始对其在华工厂进行调查。未来,“强迫维族人劳动”或将成为美西方国家和媒体继“再教育营”之后的又一重点炒作对象,除人权问题外,企业用工问题可能也会成为境外舆论攻击中国的目标。同时,在境外敌对势力的鼓吹和煽动下,一些西方国家、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媒体可能持续以“强迫维族人劳动”为借口抹黑中国治疆政策和相关企业,逐步参与到由美国主导的干涉、制裁中国的阵营中,将会严重破坏中国投资的国际环境。

  4.干涉中国主权内政。据BBC中文网710日报道,79日,美国财政部表示,将以涉及“严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为由,对中国新疆自治区公安厅,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前政法委书记、新疆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党委书记兼厅长、,以及前公安厅党委书记进行制裁。同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对中国新疆政府主要领导人陈全国、朱海仑、王明山进行制裁与签证限制。上述三人和他们的直系亲属将无法入境美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除上述机构和人员外,美国还将对其他一些参与拘押、侵犯新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新疆少数民族的共产党员实施签证限制。据了解,制裁令实施后,美国将禁止在美人士与制裁对象及其所拥有的实体作商品或服务交易;被制裁者在美资产及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实体将被全数冻结。

  5.集结国际反华力量。在澳大利亚智库的煽惑误导和抹黑中国下,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质疑、偏见与歧视急剧扩大,几乎一边倒地形成了美西方在舆论和立场上集体一致对抗中国、弱化中国、脱钩中国、去中国化的“西方同盟”,对中国“一带一路”、新型国际关系构建、融入世界参与全球治理制造阻力障碍,削弱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向心力和认同度。
结语

  目前,国际多数外媒对“强迫维族人劳动”的了解主要来自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出售维吾尔人:再教育、强制劳动与新疆之外的监视》,所推出的相关报道多以该报告为切入点,观点也多与该报告趋同。少数海外学者和异议人士发表批评言论时,也主要是基于上述报告对我国作出“有罪推定”。所以,中国需要通过采访维族工人、工厂管理人员等方法,以摆事实的方式,有针对性地驳斥境外不实报道;适时邀请境外记者赴相关工厂采访,以事实真相戳穿境外谎言,揭批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背景及反华立场,在国际舆论与人权领域对美西方抹黑中国的言论进行有理有利有节有据、针锋相对的辩驳与有力回击。


  未来,可继续在新疆外宣方面下功夫,针对扶贫、发展、稳定等问题主动设置议程,积极构建新疆对外传播话语体系,推动中国微信、微博国际化,鼓励、支持公众运用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国际社交平台,做好新疆的外宣工作。通过媒体、自媒体,持续以境内外网民喜闻乐见的方式主动、积极、客观地讲好中国新疆故事、展示中国新疆成就、传播中国新疆声音、塑造中国美好形象,维护中国良好声誉。在“涉疆问题”上通过境内媒体海外版做到做出反应、及时发声、充分发言的同时,推动涉疆信息传播模式由单向度线状向多向度网状转变,以确保信息传播迅速、高效。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a889792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9-13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