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8|回复: 0

月光如水(1)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复制链接]

757

主题

1786

帖子

55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3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6-7-30 21: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月光如水(1)

就像《智取威虎山》中那个小常宝唱的,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这个星期六!亦叶的心情好极了。一想到晚上能见到小慧哥,她就心花怒放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六月底的W市,总是赤日炎炎,骄阳似火。那天却下了一场雨。美丽的天空一片蔚蓝,朵朵白云彩竟把人人畏惧的红太阳遮住了。清风徐来,竟有丝丝的凉意。亦叶娴熟地打着结,在那三十个不停地转动着的锭子前有条不紊地动着手,动着脚。天天都重复着的那些简单动作突然间充满了诗情画意。亦叶觉得自己的手脚都变得格外的灵巧。要是小慧哥就在车间里当保全工,或者送纱,天天都能让我见到,就是管六十个锭子我也心甘情愿。亦叶的脸上涌起了幸福的红晕,在白色的工作帽,白色的围裙和白色的袖套衬托下,像一朵绽放的玫瑰花。心情一好,时间也过得格外的快,一转眼就到中午了!

机器吵极了,亦叶却能听得到她自己嘴里哼的小曲。

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行不安坐不宁情态缠绵。
在潼台被贼栓性命好险,乱军中多亏他救我回还。
这桩事闷得我柔肠百转,不知道他与我是否一般。
百姓们闺房乐如花美眷,帝王家深宫怨似水流年。
幸喜得珍珠衫称心如愿,宋天子主婚姻此事成全。
但愿得令公婆别无异见,但愿得杨六郎心如石坚。
但愿得状元媒月老引线,
但愿得八主贤王从中周旋,早成美眷。
扫狼烟叫那胡儿不敢进犯,保叔王锦绣江山。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 姻眷,愿天下从此后国泰民安。

唱完了,亦叶才大吃一惊地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地哼起了封资修!多亏车间里机器轰鸣,嘈杂喧嚣,就是有人对面站着也得大声嚷嚷着才能听到!

趁着来回走的时候,亦叶转过身,偷偷地看了师傅一眼。她意外地发现,师傅的脸上竟然也荡漾着羞涩的红晕。师傅的嘴唇动着,竟然也在微笑地对着锭子自言自语。啊!莫非人的情绪能相互感应!莫非造物主在冥冥之中就决定了,今天对地球上所有的生灵……都是一个吉庆的日子!

下班的铃声响起,亦叶飞快地背起了书包,向师傅摇了摇手。一走出了车间,亦叶便觉得心旷神怡,老天爷有眼,知道小慧哥他们要赛球,给了这么个凉爽的日子!亦叶的呼吸难得的顺畅,她放声唱起革命歌曲来。

太阳照在高山上,山下河水闪金光。
河边的鲜花吐芬芳,今年的鲜花格外香。
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只因为敬爱的毛主席,他来过这个地方……

亦叶刚往电车站走了两步,听到后面的叫声。

亦叶!亦叶!

啊!是师傅!师傅!是您!亦叶站住。

师傅羞涩地微笑着,一只手正从裤兜里往外掏什么。亦叶!你,师傅的脸原来就红着,现在红得更厉害了。你今晚有事吗?你要是没事,咱俩一起去。

啊!师傅!好师傅!今晚可千万别让我陪您加班!亦叶的头嗡地一声涨大了,顾不得平素的彬彬有礼,她竟打断了师傅的话。师傅!今晚可不行!明天,后天,大后天,哪一天都行!就是今晚不行!今晚我有事,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我没什么事,亦叶!看把你急得!走吧!电车来了!咱们明日一早见!

病室的门响了一下,闭目养神的亦伯梅看了一下表,才两点半,小女儿就来了。

爸!

怎么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叶妹!

瞧您说的,工厂又不是学校,哪能随便就早下班!今天我坐车来着。

你身体不好,叶妹!以后天天都坐车吧!你在柳妈那儿拿钱,就说是爸同意的。

不用,爸!就今天坐车,今天特殊情况。

亦伯梅以为小女儿是有什么女孩子的生理变化,没有再言声。

喂父亲吃完中饭,亦叶一点也不困。她没有像通常那样在父亲脚边趴着睡一会儿,而是拿出脸盆倒出热水瓶中的水,开始给父亲洗脚。四点二十,亦叶就把晚饭在病房的蒸锅里热好了。

亦伯梅看到小女儿慌慌张张地忙这忙那,奇怪了。

叶妹!你是今晚厂里要加班?

可不是,今晚……”

亦叶的脸红了,她不习惯在父亲面前说谎。可是要给父亲说实话,说是今天不能陪他是因为要看小慧哥赛球,父亲准会难过!

那你早点喂我吃吧,叶妹!我早吃完,你好早走。早点回厂去,还能在寝室里睡一会儿。

父亲是多么善解人意啊!可是两点半才吃的中饭,四点半又吃晚饭,能吃得下吗?亦叶怀着深深的歉意用手摸了摸父亲的肚子。

可是,爸!就这么一小会儿,您能吃得下吗?

没事,能吃下!爸年轻时在战场上就练出了一个好胃!一天吃一顿也行!一个钟头吃一顿也行!

这么着吧!我先扶着您出去遛遛,再回来吃!

亦叶扶着父亲散了散步,才回病室喂父亲吃晚饭。

和小慧哥约的是五点半在松园门前的马路上见面。五点才过十分亦叶就背着小包出了家门。上午的一场雨把空气中的灰尘冲没了。W市的老百姓们常用一个字来形容的红太阳被云彩们遮得严严实实。这是夏日一个难得的凉爽傍晚。

叶妹!

啊!小慧哥!亦叶没想到方小慧也来得这么早。

方小慧的左腿有点不利索,亦叶一眼就看出来了。你的腿怎么了?亦叶蹲下来,看着方小慧的腿,上面有一长道青紫的伤痕。

别提多倒霉了!原来方小慧出外赛了十天球,昨天休息一天,他回团部去。没想到正赶上政治部机关赛足球。足球比篮球跑得猛,方小慧被人踹了一脚之后又扭伤了。晚上回战旗,还被战旗的领队狠批了一顿,说他随便赛足球是无组织,无纪律。

疼得很厉害吗?

现在已经好多了!我爸用药给我赶了半天。

亦叶知道,方家有祖传的通筋活血的药方,极有效。方家父子平时练功,伤了哪儿,只要没伤骨头,根本不去医院。他们用高浓度,质量好的白酒调那中药粉,一边内服,一边外敷,再按自己祖传的方式按摩推拿。用方家的语言表达,叫做赶一下,也就是驱赶一下毒邪之气的意思。

那你今天这样,还能上吗?

我就是盼着上不了呢!上不了,我整晚上就能……”

方小慧的脸红了。他盼着整晚上能和亦叶说说话。他老觉得心里有好多话想对亦叶说。等见到亦叶,却把要说的话忘了。和亦叶一分手,又想起来了!如此反反复复的,方小慧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傻乎乎的。

可是,小慧哥!亦叶不甘心地问,假如领队偏要你上呢?

亦叶盼望着方小慧能上,她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过方小慧演戏和赛球了。上次在空后,因为小慧哥没上台,亦叶整个晚上没往台上看。而假如小慧哥今晚又不上,那这场球赛多没劲呀!

到时候看吧!领队要是非让我上,我就只有去打封闭。

方小慧拉着亦叶的手,把亦叶带到松园毗邻的江夏饭店的后院。原来方小慧是骑着摩托车回来的,他想让亦叶坐坐摩托车。

你干吗不把这摩托车骑回松园放着?

我妈害怕这玩意儿,不让我学。所以我在体工队学摩托也没敢让我妈知道。

亦叶没吱声。其实她自己更害怕这玩艺儿!

你坐这后面,叶妹!

可是,亦叶迟疑着,没动。

我就是想让你坐坐,才问门板,就是摩托队的人,借的!我们团里的小学员,要排着队才坐得上。

这玩艺儿开起来挺快的。

可不是!比汽车还快!

要是掉下来,摔着,怎么办?

方小慧笑了。

你都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胆小。这轱辘比自行车宽多了,怎么能摔着呢?再说这座位这么大,你就是想往下跳还不那么容易呢,怎么会掉下来?来!你坐这儿,两手扶着这儿。你要是不放心,就搂着我的腰也行!然后把脸藏在我背后,贴着我的腰,省得风吹着你,也省得灰飞到你鼻子里了。完了,闭上眼,数一百下,我们差不多就到了。

亦叶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坐到方小慧的身后,把头紧紧地藏在方小慧的腰后,闭上眼。亦叶喜欢这么紧紧贴着方小慧,特别是今天,小慧哥身上有一种醉人的芳香,那是方家祖传通筋活血的中药被白酒调合后发出的香味。小慧哥一发动摩托,亦叶就屏住气开始数数。刚数到八十五,车突然嘎地一声停住了。亦叶正专心致志地数数,没提防,嘭地一声,头重重地撞在方小慧的腰上。

啊!叶妹!

方小慧下了车,顾不上自己腰被撞疼,赶紧过来摸了摸亦叶的头。

撞疼了吧!叶妹!

还好!亦叶是额头撞着方小慧的腰,没磕着鼻子和牙。

你说数一百下,我刚数到八十五。

哈!方小慧笑了,真是个傻叶妹!

方小慧把亦叶带到第一排边上刚坐下,领队就来叫他。方小慧只能无可奈何地站起来。

没救了,叶妹!我得上!打开我的包,我给你带了山楂球。水壶里有水!

亦叶心花怒放地鼓起掌来,太好了!小慧哥!

方小慧走了,亦叶打开了方小慧的包。哈!小慧哥的包真是个大杂烩!有长裤、短裤、背心、袜子、球鞋、浴巾。还有装着凉白开的水壶,装着白酒的小瓶,当然还有专为亦叶带的山楂球。亦叶把整个包倒在座位上清理了一遍,才找出山楂球。最让亦叶高兴的是,小慧哥随身带着她送的热水袋!亦叶拿着热水袋,亲了亲那两只小猪和小狗。包里侧面还有一个小口袋,里面有一包棕黄色的粉末。亦叶一闻,就知道,那是方家祖传的中药。口袋里还有一张大纸片和一张小纸片。大纸片放在一只信封里,小纸片没信封。亦叶看了看那小纸片。上面写的全是阿拉伯数,按七个栏写,从1写到3031。然后还用红、兰、黑三种颜色画上了圈。亦叶正准备看那张大纸片,哨子响了。

钢花队是W市篮坛上的一支劲旅。这个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钢花队的那个5号。开球没几分钟,那个5 号就把球抢到手,稳稳地运球,走了几步,刚过中线就站住了。他做了似乎要传的动作,微微起跳,却单手将球投了出去。球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连篮板都未擦,就干净利落地落入网内。观众席中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那掌声,一点也不过分地说,是暴风雨般的掌声!整个观众席中唯一没鼓掌的就是亦叶。不过亦叶在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个5号确实身手不凡!那个球,进得漂亮极了,让人服气!

亦叶开始在心中默默地替方小慧着急,这场球,要想赢,还真不容易!

比赛开始了大约十分钟的时候,亦叶看出来,小慧哥已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活动开了。他像一只矫健的鹿,开始跑全场。场上的比分是十比十六,战旗队落后整整六分!方小慧从栏下接过同伴传过来的球开始带着球前进。小慧哥运球的姿势是亦叶最爱看的,优美协调,简直能让人听出韵律来!小慧哥能抬着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左臂既防着对方又指挥着同伙;右手的手掌像抹了一层胶水似的。而最重要的是,小慧哥的爆发力好,短跑能跑得极快,运着球还能快速地过人,前进。而跑步,那是所有体育运动的基础,特别是球类!这也是小慧哥最自信的地方!亦叶看得几乎要欢呼跳跃了!小慧哥运球,过人,左右逢源,势不可挡,三下两下就到了篮板下。他连做了几个假动作迷惑钢花队的后卫。说是迟,那时快,趁着对方后卫从空中下落的那一瞬间时差起落,方小慧已经干净利落地把球塞进了网内。观众席上连续三次向战旗队响起掌声和欢呼声。

上半场结束时,战旗队终于把比分拉平成三十比三十。

方小慧天生爱出汗,站在亦叶面前,简直就像从长江里刚上岸,头发被汗水贴在脑门上,背心和裤衩都被汗水浸透了。亦叶把大浴巾递给方小慧。

叶妹!我没法陪你上外面去,你自己出去透透新鲜空气吧!

不用,小慧哥!我没觉得难受!正好相反,由于紧张,兴奋,亦叶觉得呼吸特别通畅。下半场你们能赢吗?

够呛!能平我就满足了!钢花今天打得相当好。远处,战旗队的领队向方小慧招手。领队要总结半场,我走了!

下半场,钢花全面改变了战术,开始盯人防守。

钢花队的5 号寸步不离地跟着方小慧。方小慧完全无法运球过人。双方的比分互相咬着。离全场比赛结束还有四分钟,比分四十八比五十,战旗队落后两分。亦叶暗暗叹一口气,看来小慧哥想平还真平不了!

钢花的队员开始磨蹭时间,他们把球在场上传来传去,不再主动进攻,那个5号仍然紧紧地尾随着方小慧。看到球在自己人手中传来传去,那5 号多少有些丧失警惕性。方小慧趁他不注意突然串到钢花正传着球的两个队员中间。等5号发现追上,方小慧已经腾空跃起,截住了球。他忽左忽右,灵活地运着球,几秒钟功夫已经到达篮板边上。5号穷追不舍,紧贴在方小慧身后,但速度却不如方小慧。就在方小慧起跳投篮的那个瞬间,那5号也起跳了。场上响起一记清脆的啪声,那是5号的手打在方小慧的胳膊上。亦叶离得近,她清楚地看见,那个5号在背后用膝盖狠狠地顶了小慧哥的后背一下,随后两人都重重地摔在地上。几乎同时,裁判吹响了哨子,并做了手势:战旗队1号上栏,两分有效,钢花队5号打手犯规,由战旗队发球。体育馆中响起惊天动地的欢呼声,许多观众站起来了。

亦叶捏了一大把汗,在方小慧摔倒的那个瞬间用手蒙住了双眼。老半天,亦叶才把手松开。小慧哥这一下摔得可不轻,半分钟才站起来。那个5号竟然也躺在地上。哼!打不赢球就打人!还躺在地上装蒜!亦叶在心中生气地骂着那5 号。好一会儿,两人才从地上站起来,还装模做样地握了握手。亦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场球是平局无疑了!

离全场结束只剩最后几秒钟。现在轮到战旗队磨蹭时间了。他们互相传来传去,不再组织进攻。方小慧一边揉着腰,一边向中线跑去。双方交换场地之后,他现在站的那个地方正好是比赛刚开始钢花队那个5号中场投篮时站的地方。方小慧活动了一下腰,向同伴挥手示意。同伴凌空将球稳稳地传到方小慧的手中。方小慧抬头看了一眼,还剩四秒钟。他把球在地上拍了两下,突然间腾空跃起,双手将球高高地抛出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球离开了方小慧的双手之时,裁判的哨子声响起。全场一片寂静,数千名观众的眼随着那只球飞去。那球贴着篮板,滚到网的边缘,然后在筐上转了三个来回,终于不甘心地落入筐内。观众席上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叫声,欢呼声和口哨声,战旗队竟以五十二比五十赢了这场球赛。亦叶站起来,使劲地鼓掌。

老半天,观众们不愿走,场上持续地响着有节奏的掌声,大喇叭里传来毛主席语录歌《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

比赛结束了,封闭的药效过去了,腿部扭伤的地方又开始疼。方小慧一瘸一瘸地走过来取毛巾和衣服,他嘱亦叶背上包,先到北门外面等着。
27


亦叶背着方小慧的包,走出体育馆北门,在路灯下的一级台阶上坐下。观众们慢慢地走完了,北门前只剩下亦叶一个人。亦叶用手赶着蚊子,台阶上走下来几个运动员。亦叶回头看了看,都是钢花队的。其中第三个人,不用看他背上的标记,亦叶就能认出来,这就是那个可恶的5 号!

等那个5 号走到跟前,亦叶站了起来。

你刚才阻拦起跳的时候撞人!裁判没看见,可是我坐在第一排,我看见了!哼!

5号先是怔了一下,再一看亦叶满脸认真的神情,乐了。他把肩上的挎包放在地上,站住了。哈!小丫头!还挺厉害的!战旗今天赢了,就算便宜他们。你还向着他们呀!那1号,”5号上下打量了一下亦叶,是你哥吧!倒是挺知道心疼你哥的。可是,你光知道心疼你哥,光看见你哥被撞,就没看见你哥撞人,对吧!看看吧!”5号掀起红色的背心,指了指右边前胸,这儿!路灯的光线昏暗,亦叶正想凑近看个明白,那5号却又笑着把背心拽了下来,又指了指腿,还有这儿。

这两处,怎么啦?亦叶问道,声音已比先前温和了许多。

告诉你吧!我在空中只撞了你哥一下,你哥立马就回撞了两下。这一下你该满意了吧!你哥厉害着呢!吃不了亏,你就替他放宽心吧!

噢!原来是这样!亦叶十分解气,但同时又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咬着嘴唇抬起头,歉意地看了看这个5号。这人长得健壮魁梧,一对明亮有神的大眼睛上两道英武的剑眉,笑起来十分和善。

再说,5号一看亦叶注意地听他讲话,便讲得更来劲了。这些都属于合理冲撞。合理!懂不懂?凡是裁判看不见的,就都是合理的。你看见,那不算!可惜,我今晚呀,让你哥给钻了个空子。

亦叶越看这个5号越觉得面熟,想了想,却没想起来在哪儿见过。

方小慧淋浴完,一瘸一瘸地走到北门口,腿疼得走不动,靠在门边,尽可能地不碰左腿坐下来。往下一看,方小慧发现,亦叶竟然正在和钢花队那个5号说话,而且说得还十分热乎。他不禁有些诧异了

叶妹!方小慧用手合在嘴边叫了一声。

哎!亦叶答应了一声,扭头上了一级台阶。

快去吧!小丫头!你哥走不了了!”5号笑着从地上拿起自己的挎包。

那是小慧哥,不是我哥!要是我哥也来,你们输得更惨!

亦叶挤了挤鼻子,朝那个5号做了个鬼脸,便转过身子。

亦叶!

亦叶刚上了两步台阶,忽然听到那5号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叫她。

啊!师傅!是您?您坐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您?

万小琴红着脸,正想开口。方小慧在上面又叫了一声。

叶妹!

哎!亦叶急忙答应着,师傅!我要走了!咱们明天见!

小慧哥!你的腿,亦叶蹲下来,仔细地看着方小慧的左腿,用手轻轻地摸着。

这么看,看不出来,叶妹!但挺疼的,我都不敢动,你能不能扶着我?

靠着我吧,小慧哥!咱们试试,看能不能走。

方小慧用右腿支撑着站起来,接过亦叶肩头的挎包,自己背上,然后把左手搭在亦叶肩上。两人开始慢慢地往下走。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独善兼济(2)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四
下一节:
月光如水(2)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sub][/sub][sup][/s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7-2 07:13 , Processed in 0.05838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