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46|回复: 0

月光如水(2)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复制链接]

757

主题

1786

帖子

55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3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6-7-30 21: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月光如水(2)

叶妹!你怎么认识钢花那个5号?
我并不认识他!我刚才是……”
亦叶正准备向方小慧解释,却突然发现师傅并没有走,还站在路灯下,手里拿着个包。那个5号站在师傅边上,正大口吃一只肉包子。
师傅!您怎么还没走?等人吗?
我在等你呢!万小琴笑了。
那个5号把嘴里的包子咽完,一个箭步上来,先向方小慧伸出右手,握完后,他看到亦叶的右手正在方小慧的背后护着方小慧的腰,便伸出左手把亦叶的手握住。
亦叶睁大眼,吃惊地看着他。
我是李洁的哥哥,叫李净。刚才听小琴讲起,我才知道,你就是亦叶!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爷爷常在家念叨你。你去我们家,我一次都不在,也没见着你。洁子快回来了,什么时候厂休再来家坐坐!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刚才还琢磨着,觉得你挺面熟的,就是想不起来。其实我在学校就看到过李师傅穿你这红背心呢!
三个人全笑了,只有方小慧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万小琴把手中的纸袋递给亦叶和方小慧。
你们也吃点儿吧!
我不饿,师傅!亦叶抬头看了方小慧一眼,要不,小慧哥!你吃一个吧!省得胃疼。
啊!是肉包子呀!我也发了四个,放在包里了!谢谢!你们自己吃吧!
李净看着方小慧一直搭在亦叶肩上的胳膊。
你这腿不是今天伤的吧?
不是!
你还真能咬牙!就这样,还跑全场!这儿拉伤了,且得养一阵子。好在是最后一场了!
方小慧笑着,没吱声。
师傅!大李师傅!亦叶朝万小琴和李净挥手告别,你们回吧!咱们明早再见!
方小慧从挎包里找出包着四只肉包子的纸袋。他倒不饿,但想起医生嘱咐他在练功或运动后避免空腹,决定还是吃一只肉包子。
叶妹!你也吃一只吧!
我的胃没毛病,小慧哥!你吃吧!
方小慧刚咬了一口,亦叶就闻到肉包子的香味了。
啊!真香啊!亦叶使劲地咽了一口口水。
是不是也想吃啦?方小慧笑了。
嗯!让我咬一点吧!
方小慧把肉包子在手里挪了挪,换了一个他没咬的地方,递到亦叶嘴边。
可是我不想吃皮,我要吃馅。
方小慧只得又咬一口,把肉馅往外挤了挤。你还是吃点皮吧!叶妹!要不,太咸!
亦叶吃了整个馅和一小块皮,而方小慧却只吃了皮,没吃馅。
很快,两人已经走到松园前面的街上。W市的老百姓习惯夏夜在室外乘凉,甚至整夜睡在外面。街上人山人海,简直和白天没什么两样。方小慧四下看着,完全找不到一块能和叶妹坐着说说话的地方。而且最不幸的是腿疼,疼得他不敢用左腿着地。
小慧哥!咱们要分手了。
看着黑暗中的松园,亦叶叹了一口气,心情坏了。
叶妹!方小慧沉吟着,却没把胳膊从亦叶肩上拿下来。你,你能不能帮我揉揉腿?酒和药粉我都带着。我告诉你怎么揉,你就能明白!
行!
叶妹!方小慧低下头,把嘴凑到亦叶耳边。咱们得这么着,拐进松园后,你先别动,等着!我先进去。我得瞅着我妈不在平台上,也不在窗子跟前,再进三号楼。你得看着我进去了再往里走!
可是,这么长一截路,你的腿怎么办?
没别的好招了!只能咬牙!
方小慧一瘸一瘸地走进松园。在能看见三号楼的法国梧桐树下,他仔细地看了看。还好!母亲不在平台上,也不在窗子边。他蹑手蹑脚地走进三号楼,又轻轻地,像一只耗子一样上了楼。到了亦家门口,方小慧才觉得腿和腰都钻心般的疼,疼得他只抽冷气。过了几分钟,亦叶才上楼。
姥姥和柳妈都睡了。亦叶扶着方小慧静悄悄地走进父母的卧室。方小慧长长地吐着气,坐在地上。亦叶想开灯,被方小慧拦住了。
别开灯!叶妹!开了灯,蚊子会进来!
好在床前明月光,挺亮的,屋里能清楚地看到东西。亦叶打开一张凉席,让方小慧先躺在凉席上。休息了一小会儿,亦叶开始照方小慧所说,用白酒调药粉。很快,屋里弥漫起芬芳醉人的药酒香味。调好的第一杯药酒,方小慧一扬脖,喝了。亦叶又调第二杯。
现在,叶妹!你把这药酒涂在这儿,用手掌从大腿根往脚尖那个方向揉。刚开始,要特别特别轻!因为很疼,疼得我都冒汗。
亦叶站起来,走到药柜跟前,找出一只瓶子,拿到窗子边,在月光下仔细地看了一下。确认瓶上写的是安乃近三个字,便取出一片。
小慧哥!亦叶蹲下,从方小慧的挎包里取出水壶,你先把这片药吃了!
我爸说的,跌打损伤,伤筋动骨,吃西药没什么用。
这不是治跌打损伤,伤筋动骨的。这是止痛的。我哥我姐伤了胳膊腿什么的,我妈都给他们吃这药,吃了,就不疼了!
方小慧仍然迟疑着。西药,多少都有些毒性。
这药没毒,小慧哥!你要是不信,我先咬一点。
不用!不用!
一看亦叶要咬,方小慧才不情愿地咽了那药片。
亦叶很轻很轻地揉着,起初,方小慧得咬着牙。渐渐地,不那么疼了。方小慧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均匀地呼吸着四周芳香的空气,看着正为他揉腿的亦叶,一下子想起来,他有一件重要的事要问亦叶,却一直还没来得及问。
叶妹!方小慧把两只胳膊放在枕头上交叉地支着头,你的师傅,怎么变成了个女的?
哈!亦叶乐了,我的师傅本来就是女的,怎么是变成的?是不是在台上演工人师傅演迷糊了,以为工人师傅就都是男的?
可是,那就奇怪了!方小慧困惑地皱起了眉。
我的师傅是个女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亦叶觉得方小慧的问题本身才奇怪。我们车间除了保全工和送纱的之外,都是女的。过去的车间主任,现在叫三结合领导小组的组长,也都是女的。
方小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
那,那钢花队的5号和你师傅?
和咱俩一样,是邻居。
亦叶的回答并没有解除方小慧心中的疑问。他想知道的是,如果亦叶的师傅是个女的,那么和亦叶一起站在三柳湖畔谈了一下午话,后来又在食堂亲亲热热一起吃饭的那个男的是谁呢?
方小慧犹豫着,却终于没有问。
亦叶全神贯注地在为方小慧揉腿。她惊奇地发现,这药还真有效!小慧哥的腿已经明显地不像刚开始那么疼了。亦叶在慢慢地加大揉的力量,小慧哥却并没有呻吟。亦叶甚至觉得自己的手都特别舒服,从手掌到腕关节都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这药是什么东西做的,小慧哥?
不清楚!我只知道,是我大爷自己做的。每次我妈去看我姐,就带好多回来,够我和我爸用一阵子。
要是骨折了,也能用吗?
骨折了,可以调酒喝,也可以敷,但不能揉!
亦叶高兴了,这下子,可以给父亲敷一下胸口。
行了,叶妹!歇一会儿吧!揉得你的胳膊也累了吧!
方小慧坐起来,开始揉亦叶的胳膊和手。皎洁如水的月光在方小慧坚实,光滑的躯体上镀上了一层朦胧的银色,使他看上去像一具会动的雕像。亦叶张了张嘴,却忘了想说的话,呆呆地看着方小慧。
叶妹!你在想什么?
啊!我想起来的,小慧哥!我是想问你,能不能给我几包药粉?
当然可以!剩下的那几包都给你!在挎包里面那个兜里,你自己拿吧!
亦叶把剩下的药粉掏出来,同时还掏出了没吃完的山楂球和那张在体育馆里看了半天没明白的小纸片。
小慧哥!这张纸上你记的是一些什么数?
哪张纸?
这张!亦叶说着把那张小纸片递给方小慧。
啊!方小慧像被马蜂蜇了一下似的叫了一声,随后,一把把那张小纸片夺过去并在手里捏得紧紧的。
亦叶的心一下凉了。她后悔极了,不该乱翻乱动小慧哥的东西。姐姐说的对,小慧哥和我不是同一类人!他是解放军,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军事机密,我这个小牛鬼蛇神怎么能乱翻乱动呢?这么想着,亦叶知趣地闭上了嘴,一动不动地在凉席上正襟危坐,再也不说话了。
叶妹!方小慧以为亦叶马上会过来抢这张小纸片并缠着他问,没想到等了半天,亦叶不仅没动,一句话也没说。他奇怪了,你怎么不说话?
小慧哥!我不该乱翻乱动你的东西,我向你赔不是了,对不起!不过,我不是有意的。在体育馆,是你让我吃山楂球,我才打开你的包的。
叶妹!
腿仍疼着,而且腰也疼着,但方小慧咬住牙,深吸了一口气,一个鱼打挺,翻身坐起来。他的脸红红的,在柔和的月光下,带着只有女孩子才有的妩媚。方小慧看着亦叶,亦叶却没有看他。他一把把亦叶搂到胸前,对着月光,看着亦叶。亦叶却仍然不看他,两只眼都看着地板。
叶妹!叶妹!方小慧轻轻地摇着亦叶的肩,用异常柔和的语调在亦叶耳边轻轻地问道,你真的生气了?就为这张纸?
亦叶闭上了眼,仍然没说话。
你是想知道这纸上写的是什么吧!你先猜猜看,猜不出,我再告诉你!
不!小慧哥!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你也千万别告诉我!你赶紧把你那张密电码收好!省得泄露了党和人民的机密,给革命事业带来损失。我在学校已经连累了我的工宣队长。在家再连累你,那真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了。
哈!哈!你这个聪明的小傻瓜!你还真以为这是什么密电码呀!
亦叶仍然一言不发,也不笑。
叶妹!别生气,真的别生气。你要是真生气,我就该难过了! 咱俩多难得见见面,多难得在一块儿说说话呀!你看!亦叶不朝那张小纸上看,但是方小慧把那张纸平放在手上,硬把亦叶的脸搬过来。来!你仔细看看,就能明白,这上面记的都是和你有关的事呀!
这张小纸片会和我有关?这一次,轮到亦叶奇怪了。
亦叶拿过这张小纸片,睁大眼,把上面的数又仔细地看了一遍。那上面一共记录着五组数,左上角标着,五、六、七、八、九。每组数下面记着1—3031 。这些数又按七个竖栏排列着。正中间的数,空着未画,其余每六个连续的数分别用红、蓝、黑色圈着。亦叶没上过中学,可是谁也不能因此就随便说她笨。童年时代,哥哥常用苏联人编的《趣味数学》上的题目考亦叶。而最后每次都不得不承认,小叶妹是一个智商极高的孩子。而小慧哥,他只上了小学四年级就进了戏校。无论如何,他出的数学题不应该难倒一个读了六年小学的人啊!亦叶颇不甘心地把那几组数又看了一遍。可是要从这几组数字中找出某种规律,特别是竟和自己有关的某种规律,还真不那么容易。特别是,小慧哥根本就没学过代数。这些简单的数列至多只能用加减乘除去运算。
看到亦叶拿着那张纸片苦思冥想的认真劲,方小慧笑了,把那张纸重新摊开在自己手掌中。
别费那个脑子啦!叶妹!我告诉你吧!这上面记的是你的班次。四月二十九日那天,你不是告诉我,你是中班吗?你还说,中班过后是夜班,夜班过后是早班,每周一次,然后又重新循环。你看,这里写的五、六、七、八、九是月份,指的五月到九月。现在月光下,你可能看不清,红笔圈的是你的早班,蓝笔圈的是你的中班,黑笔圈的是你的夜班,中间这一竖溜没圈的是星期三,你休息。
啊!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份日历,我竟然没看出来!真是愚蠢!亦叶使劲地拍着自己的头,心中充满了懊悔和内疚。
叶妹!方小慧搂住亦叶,用自己的脸颊在亦叶的头发上抚摸着。我刚才本来不想让你看到这张纸,不想让你知道,这上面记的什么,是怕,怕你笑话我。说实话吧!叶妹!我是挺不好意思的。没事的时候,我,常,常想你。可我又老在外面跑,难得回一次松园。偶尔回来了,又难得见到你。我就画了这么张纸。这样,回松园的时候,即使碰不到你,至少也能知道你在干什么。大概是三个星期之前吧,你也是上早班,我回了一趟松园。当时还不到三点。我一直呆在窗子跟前,没见你回来。吃过晚饭,回团部前,我在医院门口转悠了半天,也没见你,就只好走了。
小慧哥!小慧哥!
亦叶忘情地呼唤着,用双手搂着方小慧的脖子,把脸贴在方小慧的肩上。啊!原来人的心灵竟是相通的!我也常常想你,小慧哥!亦叶在心里大声地说,虽然我知道,我们不一样!虽然我知道,想你也没用!但我,还是忍不住地想你!
叶妹!
方小慧的心头反倒轻松,镇静了。既是已经把话和叶妹讲明了,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方小慧把手伸进挎包里,拿出另一个亦叶没来得及看的信封,从中抽出一张专门上了油彩的照片,递给亦叶。那是他汇演时得奖的一张剧照。
这照片,给你吧!
啊!亦叶接过照片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照片上的小慧哥竟会那样美,美得令她怦然心动!小慧哥扮演的也正好是《智取威虎山》中迎来春色换人间那一段中的杨子荣,和她送给小慧哥的那本影集的封面一模一样。而小慧哥,比影集上的那个杨子荣美多了!
看到亦叶睁大眼,屏住气,那样专注,那样出神地看着照片,连话都不说了。方小慧心中欣慰极了。
喜欢吗?叶妹!
喜欢!小慧哥!太喜欢,太喜欢了!
这张照片就给你了,叶妹!你要喜欢,就收起来。
那你自己还有吗?
没有了!我只有这一张,我们剧组得了集体三等功,这是政治部派来的摄影师给照的。这么大的就这一张!上了颜色的也就这一张!连我爸我妈都没看过!
那你还是先拿回去让你爸你妈看看吧!
嗯!那也行!方小慧想了想,他们看完了,我搁在你给我的那个照片盒子里。什么时候你想要,我再给你!
嗯!亦叶点了点头,又依依不舍地看了那照片一眼,这才发现自己捏得太紧,把指纹留在照片的右下角上。亦叶掏出手绢擦了擦,却擦不掉。
算了,叶妹!反正是你的,让你的手印在上面呆着吧!
亦叶这才小心翼翼地把照片重新放回信封里,又放回挎包。
来!叶妹!你听我说!方小慧用手抚摸着亦叶的头,几乎又差点要开口问亦叶那个男的了,但最终还是忍住没问。他犹豫着,含含糊糊地,想和亦叶说几句在心里憋了很久,一直想说的话。叶妹!小的时候,我盼着你能快快长大。可是后来,我又不愿意你长大了!我……愿不愿意都没用,叶妹!你还是一天天地,慢慢地长大了。你长大了,就会,就会认识很多别的人,就会和许多别的人,也,也和像我这么熟悉。方小慧轻轻地,缓缓地说着,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明白自己心中想说的话。你,你会和别人,也像,也像和我这样,这样好吗?叶妹!
和别人?啊!不会,不会的!小慧哥!亦叶把头埋在方小慧的胸前,坚定地摇着。我不会和别人像和你这么熟悉;更不会和别人像和你这么好,小慧哥!我知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是解放军,我们家有问题。我有病,身体不好,你妈不高兴我找你。这些我都知道!小慧哥!如果有一天,你不理我,不跟我好,我不会生气的,我本来就没资格生气。
啊!叶妹!方小慧低下头,听着亦叶的呼吸声,有病怕什么,自己多注意,按时吃药,就和没病一样了!你的身体比别人差,可是你聪明,知道很多事。有时我想,是不是老天爷看你太聪明了才让你得病的。
哈!那怎么会!亦叶乐了,抬起手,摸着方小慧的脸,那老天爷干吗不看你功夫好就让你长丑点!
听我说完,叶妹!方小慧把亦叶的手压下去,有的时候我真是很担心你发病!小的时候,你爸,你妈,你哥,你姐都能守着你,犯了病也没事。现在你长大了,走上社会了。一来别的人不知道你有病,单看外表,谁也瞧不出你会有病。二来就是别人知道你有病,看着你犯病,也不会像你爸你妈那么着急救你。而你的病,一犯起来就有生命危险!生命多宝贵,活着多好哇!所以,你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生命一点不宝贵;活着一点不好!我偏不照顾自己!死掉就算了。
亦叶嬉皮笑脸,在方小慧的胸前使劲地摇着头,有意说着反话,像小的时候那样。
你要是这么说话,叶妹!那我天天都得胃疼了。
啊!亦叶一下不笑了,趴在方小慧身上,用脸亲着方小慧上腹部受伤的地方。别生我的气,小慧哥!我好好照顾自己,不死掉。只要你不胃疼。
这就对了!叶妹!方小慧固定住亦叶的头,不让她动,只要你好好的,我自己也好好的,我就不会犯胃疼。
可是这伤口好了,干吗还老疼呀!这该死的子弹干吗不打着我呀!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小慧哥!你已经受伤了!我也没法报答你。
你有法子报答我,叶妹!现在,在心里多想小慧哥;将来,方小慧咬住嘴唇,停了一会儿。我是想说,叶妹!别忘了我!就是,就是我不在你跟前的时候,就是,就是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也别忘了小慧哥!要记住,小慧哥,他老想着你。
不会的!不会的!小慧哥!跟谁在一起,我也没法忘了你呀!
亦叶依偎在方小慧坚实的胸脯上。方小慧的心脏正在有节奏地跳动,缓慢而有力量。方小慧的身躯散发着亦叶熟悉的,只有自己亲人身上才有的气息。这柔情似水的月光,这万籁俱寂的午夜,还有这药酒缕缕醉人的芳香。此情此景的美好,亦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了,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彻底地被融化了。
小慧哥!我困了!亦叶喃喃地说着。
睡吧!叶妹!不早了!一会儿你睡着了,我抱你上床。
方小慧抱着亦叶,一动不动地看着月光下熟睡的亦叶。
亦家的三兄妹长得极像。无论走到何处,外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家的。松园的人常常夸奖新元和美盼一表人才,方小慧却从未听人称赞过亦叶。亦叶走路时低着头。看人看物又时常心不在焉地皱着眉,眯缝着眼。平时她寡言少语。偶尔一开口又尖嘴利舌地语出惊人。只有在方小慧的眼里,亦叶身上一切最古怪的东西都可爱,而且独一无二的可爱,特别是熟睡的时候。不知是家传的药酒起了作用,还是亦叶塞给他吃的那片小白药片有效,方小慧觉得腿不疼了,腰也不疼了,浑身上下充满了难以名状的舒适。他小心翼翼地把亦叶抱回床上,小叶妹还真是长成大人了,比几年前沉多了! 方小慧在亦叶身上盖上小毛巾,把挎包里亦叶没吃完的山楂球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月光如水(1)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下一节:
梧桐树下(1)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六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sub][/sub][sup][/s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7-2 07:15 , Processed in 0.05731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