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4|回复: 0

梧桐树下(1)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六

[复制链接]

806

主题

1805

帖子

64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3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6-8-6 10: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十六
梧桐树下(1)

在不断重复着的这些简单而又劳累的工作日中,能享受一次和小慧哥共度的良宵,对亦叶是一剂愉快的强心剂。一直到第二天,她仍然觉得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心中充满着无穷无尽的欢乐。晚上只睡了五个小时的觉,亦叶却毫无倦意。她是一路哼着小曲走进车间的。

休息的时候,师傅没参加车间那些女工的嬉闹,和亦叶一起在纱包上坐着聊天。

昨晚真逗,亦叶!原来咱俩都去看球去了!你猜净子,就是李洁他哥,后来说什么?

他说什么?

他说,他还以为战旗队那个1 号,是你哥呢!

我哥跟小慧哥一般漂亮!也跟小慧哥一般高!师傅提起哥哥,亦叶自豪起来。我哥跟小慧哥也差不多一般大!可惜,他下乡了!想起哥哥下乡了,亦叶终于叹了一口气。

下乡是暂时的,那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让他们去锻炼锻炼。咱们厂的子弟跟你哥一届的,也都下乡了!过不久,准能招工回来。

谁知道呢!亦叶嘴里不敢多说,心中却并不服气。毛主席一高兴,就上天安门上去挥手;一不高兴,就发表最新最高指示,让老百姓们半夜三更地敲锣打鼓,跟抽风似的。既然是广阔天地,又很有必要,让别人都下乡锻炼,他自己干嘛在中南海呆着。

可是,亦叶!洁子他爷爷说,你爸你妈是医院里的,你怎么认识打球的解放军?

您知道,师傅!解放军里不光养着打仗用的兵,还养着好多别的跟打仗没关系的人,有跳舞的,唱歌的,玩杂技的,游泳的,跑步的,打球的。小慧哥先前也不是什么解放军,是后来部队文工团要排样板戏……”

提起小慧哥是解放军,亦叶心里并不高兴。她宁肯,宁肯小慧哥什么也不是!

那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我都觉得他有点像·那次咱们厂联欢演打虎上山的那个杨子荣。

哈!师傅!还真让您给说着了!小慧哥就是那个杨子荣!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是演员,赛球是临时的!

万小琴张大嘴,却半天没说话。亦叶隐隐约约地觉得,师傅突然间有些闷闷不乐。她觉得奇怪,正想问一下,回岗位开机的铃声响了。

一转眼,李洁带着基干民兵连在小三线苦战了三个月。

·前夕,小三线的指挥长,9876厂原来的常务副厂长,和副指挥长,9876厂原来的总工程师,带着李洁同车回W市了。

小三线离W市并不远,直线距离不会超过四百里地。但是小三线所在的地方却是根本无路可行的山区。W市通往小三线山脚下的九重天镇的长途汽车,下雪不开;结冰不开;大雨不开;起雾不开。就是这样,这条险象丛生的山路上,车祸还是年年有,月月有,天天有。那崇山峻岭中唯一让人留恋的是沿途目不暇接的旖旎风光。如果真是为了寻仙访道,倒也值得冒一番险。但不幸小三线工程的主要任务却是建分厂。

当年,李洁随着建分厂的先遣人员,在深山老林里寻找了数月,才在那座叫九重天的山顶上找到一块寸草不生的荒地,决定在那里建分厂。那之后的两年,李洁已经来支援过四次了。第一次来,他是分厂的坚决拥护派。看到那一片完全可以用来打游击的崇山峻岭,他曾兴奋不已。在这个地方建厂,帝修反肯定炸毁不了!那时,李洁完全不理解来当指挥长的那位常务副厂长为什么一开始就那么愁眉不展。但第二次,第三次再去小三线的时候,李洁渐渐明白指挥长的担忧。这个地方虽然完全符合林副统帅靠山,隐蔽的四字方针,但却几乎不可能建厂。基建工程开始以后才发现,小三线根本什么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甚至没有一块平地。

这一次,李洁又在小三线支援了三个月。除了像当地的民工一样帮着挖掘山洞的工程兵战士们运石头外,他唯一能做的是一些实际上并无助于工程进度的宣传鼓动工作。

基建工程已经开始了一年。如果是在W市总厂边上的任何地方建分厂,有一年时间就可以看到厂区的轮廓,可以着手安装机器设备了。可是在小三线,这一年,工地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在这里,每一块平地都要通过工程兵炸山挖洞才能得到。李洁整天喊着革命加拼命,苦干加巧干,渐渐地,自己都觉得无聊和虚伪。指挥长是三十年代读过师范学校之后参加革命的老军人,9876厂建厂时就是常务副厂长。厂里共有六名副政委和副厂长,指挥长是唯一管生产的。在厂里,这位常务副厂长既不和蔼也不可亲,但他热爱这个厂像热爱自己的家,熟悉这个厂也像熟悉自己的家。副指挥长则是著名的H纺织工业学院三十年代的毕业生,也是9876厂区级别最高的知识分子。9876厂共有七十名大学生,除了子弟中学和厂医院外,大部分大学生都归这位副指挥长管。回W市的路上,指挥长和副指挥长一直闷闷不乐地在谈话。很显然,他们对副统帅的靠山隐蔽在纺织工业领域的运用完全无法理解。

李洁静静地呆着,没有插嘴,也无法插嘴。

李洁知道,他在厂里的那个厂革委会委员,三结合中的工人代表的职务,在这两个人面前几乎没什么意义。在生产上,李洁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电工,虽然厂里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九六五年的三级,在他那个年龄,那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但电工不过是电工。就是当到八级,也只对电路有安装、监护、维修的责任,而不可能参与电路的设计。在厂里,指挥长和副指挥长是李洁特别尊敬的两个人。李洁对这两个人的尊敬有时并不基于这两人的管理才能,而只是基于一个简单的理由,基于李洁能用自己的心灵去觉察的,那两个人身上那种对工厂的真心热爱。也正因为如此,在归途中,李洁的心也沉甸甸的。

进了厂,下了车,李洁的心情慢慢地开朗起来。

9876厂的厂区如果在空中鸟瞰的话,是一个正方形。北面,西面和南面都有两个能并排行驶两辆货车的大门。只有东面是行人和自行车走的,通往厂区宿舍、幼儿园、子弟中学和子弟小学的小门。北面通往南面并与西面交叉的林荫大道的两旁,布满了厂革委会宣传部和各个车间负责的宣传栏。

看到宣传栏,李洁想起了亦叶。她……,好吗?

四月份一回厂,李洁就去支援小三线分厂去了。若不是·前回厂汇报,他根本不可能见到亦叶。那次邂逅,完完全全是偶然的!李洁简直觉得,他和亦叶真的有点缘分!要不然,怎么偏偏把她分给小琴姐当徒弟呢!

究竟这个亦叶什么地方吸引了自己,李洁却说不出来。

打从认识亦叶的第一天起,李洁就对这个说不出何处有些超凡脱俗的女孩子,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惋惜:那个女孩子根本就不应该属于他自己所处的这个生活圈子!李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曾不断地试图培养亦叶,在大部分情况下,那还真不全是出于儿女情长,而是出于公心。他在亦叶身上看到了并不是每个人身上都有的优秀的一面,假如学校里多一些亦叶这样的学生,工厂中多一些亦叶这样的工人,社会上多一些亦叶这样的公民,这个世界只会更美好!

只可惜,李洁的培养不仅仅是徒劳的,对亦叶自己来说,简直是灾难性的!令李洁十分惊异的是,这个女孩子竟能那样心平气和,不动声色地面对生活中那些骤然而至的大起大落。岂止是荣辱不惊,那简直就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了!

李洁自己算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那一代人,而且从小就是根正苗红的革命接班人。当学生的时候,李洁是三好学生;当工人的时候,李洁是五好工人。入团、入党对李洁来说,不过是生活的必经之路。那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必须具备的条件。在李洁看来,他的同时代人中,不可能有人根本不愿走这条路。区别只在于条件是否具备,用组织内的一句行话来表述,是看其是否成熟而已。对组织中从上至下规定的那一套程序,李洁早已烂熟在心,首先积极靠拢组织;然后写申请书,和组织上交心,谈心;其后是写思想汇报,接受组织考验;最后则是被发展或不被发展

而亦叶的所谓要求进步,只有李洁自己明白,从一开始就是李洁帮助的结果!仔细地回想着帮助亦叶的过程,李洁发现,亦叶,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因为父母的问题,她根本就入不了团!而她同时也更清楚地知道,只要她能和父母划清界限,她却是有可能入团的!然而最后,她选择的还是不划清界限的这条路!

就是这最后一点,让李洁相当震惊!要知道,亦叶并不是李洁发展的第一位父母有问题的青年。当年,在李洁还是厂团委兼职的宣传部长的时候,和他同时进厂,又和他同时分到电工班的青工中就有过一位富农的儿子。富农的儿子比李洁年长,从进厂伊始就积极要求进步,常常起早摸黑地在车间里自觉自愿地加班,帮师傅,也帮所有的共青团员买饭,打水。眼看着要成熟了,四清却开始了,富农又被划为坏分子。富农兼坏分子的儿子挨着个在全车间所有的团员面前痛哭流涕,表示要和自己的父亲彻底划清界限。团组织决定继续培养这位富农兼坏分子的孩子,不料不到两年,文化革命开始了,那富农兼坏分子的儿子,终于没能成熟

而亦叶,她和那位富农的孩子多么不同啊!

从亦叶自己嘴中,李洁没听到过哪怕是一星半点她父母的问题。就是李洁主动问她,当然是拐着弯,抹着角,尽可能含蓄而不伤害她地问,亦叶也不说。不是干脆沉默,就是王顾左右而言它。李洁第一次对亦叶父亲的问题有一个大概的认识,是从一位号称和亦叶从小学一直到中学都是同学,名叫刘大江的学生,那里得到的。

那个刘大江到工宣队办公室来找李洁的时候,李洁正好到厂部去开会去了。其他的工宣队员和整团建团小组的成员询问刘大江有什么事?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似乎不至于有那么重要的事,非得找工宣队长本人不可。但那个刘大江却极为执拗,坚持非和李洁面谈不可,并坐在办公室里不走!

那一天,李洁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学校。原本李洁只是想清一下桌上的东西就回家,那是一个社会星期六的下午,其他的工宣队员和师生已经走了。平心而论,李洁对那个刘大江并无任何先入为主的坏印象,那是一个相貌极质朴的普普通通的初中学生。个子长得快赶上李洁了,但身上的衣裤却都明显的小了。很清楚,这不是一个家境好的孩子。对这类孩子,李洁怀有一种本能的同情心。

是你有事要找我?李洁十分温和地询问刘大江。

是的!我要找的就是你!你不就是那个整团建团小组的组长,工宣队长李洁吗?

刘大江的答语丝毫也没有普通师生们见到李洁常常表现出来的那种对工宣队长下意识的谦恭和亲热。李洁有些奇怪了。

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大江,初一(三)班的。

哦!是亦叶她们那个年级的!

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是来递交入团申请书的!

刘大江的脸上一点也没有那些递交入团申请书的师生们都有的,以至于李洁早已习惯了的那种羞涩,不安和期待。刘大江的语气中甚至带有一种和他手上拿着的那份皱巴巴的入团申请书极不协调的蛮横。

李洁十四岁入团,十五岁半就是电工班的团支部书记,十七岁就是预备党员,厂团委的宣传部长。经他手入团的青工在这个万人大厂,何止千名!而用这样的方式来递交入团申请书的,李洁还是头一次遇到。他有些惊愕了。然而,递交入团申请书这一行动本身,却又是无可非议的。作为整团建团小组的组长,对青年们靠拢团组织,积极要求进步的表现,只能鼓励,帮助。

李洁看了一眼那份几乎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的入团申请书,压抑着内心的不满,尽量地使自己的语气还能和蔼可亲。

刘大江同学,你积极要求进步,主动递交入团申请书,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共青团的大门对先进青年永远都是敞开着的。希望你坚持不懈地靠拢组织,多和团组织交心谈心,多向组织汇报自己的活思想。也希望你能严格要求自己,团组织会在适当的时候考验你的。

团组织?干脆就说是你工宣队长自己吧!直说吧!你打算什么时候考验我?怎么考验?

李洁再一次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刘大江。他正满不在乎地用一只手挠着头,两只眼毫不躲闪地正视着李洁的目光。

你今天已经递交了申请书,整团建团小组研究之后会找你谈话的。你还有什么要对组织讲的,可以毫无顾忌地讲!

李洁再次克制住心中的愤怒,语气已经变得冷淡和平静了。他看出来,这个桀骜不驯的刘大江来递交入团申请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一定还有什么别的事,是来有意找茬寻衅的。

果然,刘大江直截了当地开口了。

我要你现在就看我的入团申请书,现在就告诉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帮助我,什么时候发展我入团!我和亦叶从小学时代起,一直到现在都是同学。她一交入团申请书你就帮助她,发展她。而我写申请书,你却要研究?

啊!终于说到正题了!原来这小子是为亦叶入团的事而来的!真像报纸上天天说的,山雨欲来风满楼啊!这一下,李洁心里有底,完完全全镇静下来。他重新打开刘大江的那份又脏又乱的入团申请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那份申请写得词不达意,凌乱不堪,还充斥着让人啼笑皆非的错别字。李洁曾在心中多少次无声地感激过的那些培养了亦叶的老师们,竟也同时培养了刘大江这样的学生!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啊!

李洁已经无法在脸上完全掩饰他内心的轻蔑了。

那就是说,你今天来找我,主要不是为了递交你自己的入团申请书,而是反对别人!具体说,是反对亦叶入团,对吗?

没错!我就是反对亦叶入团!

你既然反对亦叶入团,在她的入团鉴定会上,你为什么不发言?

那个鉴定会我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参加!我是昨天才刚知道的。我压根儿就没想到,你居然敢发展亦叶入团!

亦叶入团的问题,支部大会虽然通过了,但是还得等上级团委的批准。你有意见,现在还来得及,请讲吧!

李洁在桌边坐下来,打开了记事本。

我父亲是煤矿工人的儿子;我母亲是贫农的女儿!亦叶的父母是什么东西?她要是有资格入团,我就该有资格入党了!

那就是说,你知道亦叶父母的问题?

她妈妈一直在乡下斗批改。而我妈妈,一直在医院上班。谁都知道,只有有问题的才去参加斗批改!她爸爸的问题就更严重了!说出来,我都怕吓着你!

哈!哈!就你这样的,想吓着我,还真不太容易!就是动手,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何况只是动口!请接着讲吧!

她爸她妈,在万恶的旧社会,留过洋,你知道吗?

许多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万恶的旧社会也都留过洋,比如周总理。

李洁不动声色地回答了一句。

可是周总理留洋是为了闹革命;而她爸她妈是为了反革命!她爸爸参加过国民党,青红帮;给杨虎城、张学良、戴笠,甚至蒋介石都看过病。第二次国共合作时,她爸还代表国民党接收过陈毅方面的新四军伤病员,沿途残杀了许多新四军战士。最严重的是她爸爸在解放战争时期受美国国防部的委托,纠集了一大批牛鬼蛇神,为美帝国主义研制细菌弹。这些细菌弹武器,以后被美帝国主义使用在朝鲜战场上,屠杀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我爸爸就是在朝鲜战场上受伤致残的。她爸爸就是残害我爸爸的刽子手!要是我爸爸不残废……刘大江那张稚气未脱的脸,涨得通红,结实的胸脯正激动地起伏着。她爸爸的这些滔天罪行,在医学院校园里,人人都知道!你凭什么还发展她入团?我看出来了,就是你在包庇亦叶!小学的时候,老师就总是包庇她!她总不上学,还总得一百分。好容易搞起了文化革命,不上学了。我们这些红五类的孩子才算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你现在又包庇她,居然还敢发展她入团。

刘大江居然能把亦叶父亲的滔天罪行背得烂熟,而且还能一口气这样抑扬顿挫,通顺流畅地说出来。要是亦叶在一旁听着,准会大吃一惊!童年的时候,语文老师要刘大江用自己的话复述一段短短的课文,他常常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

李洁沉默了。

难怪亦叶对自己父母的问题讳莫如深,原来竟会是这样!多么可惜呀!这个孩子竟生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家庭里!李洁已经隐隐约约地预感到了,这团,亦叶可能真的入不了了!然而,对面前站着的这个从里到外红透了心的刘大江,李洁却仍然唤不起丝毫的好感。

刘大江同学,你说的这些话都很重要,我已经如实地记录下来。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党的一贯政策是重在政治表现。家庭出身是无法选择的,但革命道路可以选择。你既然和亦叶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学,那就请谈谈你对亦叶本人的看法吧!

这一下轮到刘大江沉默了。

要具体地找到亦叶本人反动的地方,还真不容易!而要说起来,他刘大江和亦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从小学五年级下学期开始,学校里的男女同学之间突然不怎么说话,关系变得拘谨起来。但那是一个莫名其妙,和政治运动毫无关联的现象。自那以后,刘大江和亦叶没说过什么话。而在那之前,他和亦叶,关系一直挺好的。亦叶常帮他做作业,不光是寒暑假,平时也常帮他做。他也问心无愧,他从来没让亦叶白做,每次都送亦叶东西了!比如许多印着·字样的军扣,他甚至还送过亦叶一顶衬里上盖着章,写着部队番号的珍贵军帽,怎么说也算得上礼尚往来了。

她,她……们家,可有钱呢!

想了老半天,刘大江才结结巴巴地冒出一句。

你指的有钱是什么时候?是指你和她同学的时候,她们家有钱吗?

对!一直到现在,她们家都很有钱!

你们俩人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你和她同学的时候,是解放后。解放后的钱是毛主席的钱,共产党的钱!

李洁冷冷地回答了一句。

可是她,她娇气。她从不参加劳动。她,她们家还有保姆!刘大江使劲地回想着亦叶的缺点,她不联系群众,老不怎么理人,看不起我们这些红五类的孩子。总之,总之,就是她本人的表现也不配!

刘大江同学,李洁合上记事本,从书桌边站起来。看来,你一时也想不起亦叶本人更多的缺点和错误。以后随时想起来,可以随时向整团建团小组和工宣队汇报。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吧!

刘大江走后,李洁没有立即回家。他在空无一人的学校操场上转了几圈,心绪完全彻底地被破坏了。

亦叶的家离学校并不远。骑上自行车,有七、八分钟就到了,而且他认识路,也准确地知道亦叶家的门牌号。李洁完全可以骑车去一趟亦叶家,让亦叶立即写一份沉痛的思想汇报,写上所有刘大江向他一一列举的,她父亲那些滔天罪行,向团组织表示自己坚决和父亲划清界限的忠心赤胆,并赶在她父亲的外调材料之前交到厂部,那她或许还有希望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中的典型而入团。用亦叶的才华来干这点小事,那是轻而易举的。

然而,她会这样做吗?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
月光如水(2)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五
下一节:
梧桐树下(2)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六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sub][/sub][sup][/s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3-3 15:14 , Processed in 0.0896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