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97|回复: 0

强奸未遂(1) -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

[复制链接]

757

主题

1786

帖子

55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3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6-9-4 09: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
二十 强奸未遂(1)

亦叶到礼堂时,礼堂里热闹非凡。

厂宣传队的人和李洁坐在前面,正在验收各车间报上来的节目。美美远远地就看到了亦叶,跑到亦叶边上坐下来。亦叶进来之前,美美刚带着车间的人跳完两支舞。美美的领舞棒极了,赢得了上上下下一片交口称誉。这一点完完全全在亦叶的意料之中。美美从小到大,最大的优势是竞技状态良好!临场发挥总比排练的效果好。无论是文艺演出,还是体育比赛,只要评奖,几乎百发百中!就为这一点,亦叶常常为美美最终没能成为专业的演员或运动员而深深遗憾。照亦叶看,美美的这种稳定的心理素质,不是人人都能有的。而且这东西整个是天生的,根本没法学。比如小慧哥吧,当了那么多年的专业演员,但整个演出效果却不一定比平时排练时好。

美美!你一到台上就那么自如,真是让人羡慕!小慧哥在这方面都不如你!他有时在台上还不如在家好。

你那小慧哥可能爱动脑子,叶妹!爱动脑子的人爱想,爱琢磨。有的事琢磨有用,比如读书。有的事,琢磨没什么用,只能先试着去做!像我,没心没肺的,上了台什么也不想,就跳吧!人一不紧张,发挥得也就好了。

美美告诉亦叶,她带着车间的那八个人跳的两支舞,《抬头望见北斗星》和《远方的大雁》都没有被厂宣传队选上,原因是这两支舞跳的人太多,厂宣传队自己都跳了两年多了。此外,那八个人跳得一点也不齐。

当时听你的话就好了,叶妹!现在后悔晚了。

在小慧哥帮美美排练舞蹈时,亦叶曾反对过小慧哥教美美跳这两支舞。亦叶说,《抬头望见北斗星》和《远方的大雁》流行了这么长时间,简直家喻户晓,连姥姥和柳妈都会哼哼了!反正要重改,就不如改成《八角楼的灯光》和《山下旌旗在望》。但是亦叶自己不太熟悉这两支新歌的旋律,美美也想懒一下,就还是排练了《北斗》和《大雁》。现在,当然一切都晚了!对亦叶来说,倒无所谓。这又不是纺纱车间的节目!但缝纫车间的人会说美美吗?亦叶担心地看了美美一眼,美美却一丁点也不沮丧,她把嘴凑到亦叶耳边。

我才不怕呢!这两个节目没选上怎么也不能全怪我呀!再说,我还有两个独舞,不过,你一定得帮我唱!还有一个特大喜讯,叶妹!刚才,我领完舞,李队长已经通知我了,让我正式进厂文艺宣传队!你知道,这一下,每个星期有三天可以不倒班!可把我乐坏了,差点儿喊了一声敬祝伟大的李队长万寿无疆!

哈!

亦叶忍不住笑出了声,美美赶快用手捂住亦叶的嘴,但坐在前面的李洁还是听见了,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美美碰了亦叶一下,两人正襟危坐,认认真真地看起演出来。

吃过晚饭,要验收的节目不多了。终于轮到美美的独舞。《蝶恋花·答李淑一同志》,大家以前看过部队文工团的演出。但《囚歌》从旋律和舞蹈却完完全全是崭新的,特别是亦叶的歌声,让原来吵吵嚷嚷的大礼堂一下安静得鸦雀无声: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同这活棺材一起烧掉,
我将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李洁完全被亦叶划破长空,震撼心灵的歌声所吸引,甚至被俘虏。他的眼看着台上,身心却并没有欣赏美美的舞蹈!而美美那极其出众,极其动人的舞姿,却完完全全是专业水平!舞蹈结束了,歌声和手风琴声中止了。大礼堂中沉寂了片刻才响起一阵掌声和议论声。

老半天,李洁还呆呆地看着台上,一句话也没说。

倒是宣传队的两位队长异口同声地说,缝纫车间的这个节目根本不用讨论!不光要在厂里演,还得出去参加市里和总后的汇演。两位队长为自己厂竟出现毛继林这样优秀的演员惊讶不已。合唱队的指挥记下亦叶的名字,马上有人告诉指挥,说亦叶好像并不是缝纫车间的。听到亦叶的名字,李洁才从沉思中被唤醒。

演出完,李洁做总结。亦叶觉得又困又累,用手支着头,闭上眼,打了个盹。等周围的嘈杂声把她唤醒,她发现李洁正站在她面前。

亦叶!李洁弯下身子,凑近亦叶。这么晚了,回家害怕吗?

不害怕,李师傅!国庆节前,街上有好多人!而且,我可以和美,啊!我是说,毛继林一起回去。您放心吧!

那行!我就不送你了!明天要是太累,就休息一天!但别忘了宣传栏的事!咱们后天见吧!

李洁向亦叶挥了挥手,消失在黑暗中。

亦叶四处找美美,人都走完了,才在礼堂外面看到美美。美美一脸沮丧。

出什么事了吗?美美!

我的书包和饭盒不见了!台上、台下我都找了。

吃完晚饭,你不是上成品仓库后面那块地练了练吗?

哎呀!是的!一定是在成品仓库后面!走!

别去了!美美!明天再说吧!

亦叶朝厂区看了一眼,四下都黑洞洞的。

明天肯定被人拿走了!书包是旧的,也就算了。但饭盒才用了半年。我花了八毛多钱。美美十分难过。

我现在陪你上成品仓库去一趟倒花不了多少时间。只是咱们没手电,那地方那么黑,咱们能找得着吗?

书包和饭盒那么大,用手都能摸到!咱们还是去一趟吧!

亦叶和美美很快走到成品仓库的后面。

美美!咱俩分头找,各找一边!不要用手摸,小心扎着!用脚轻轻地踢就行了!

不一会儿,美美脚下响起了勺子碰着饭盒的声音。

哈!叶妹!找着了!在这儿呢!

亦叶站直了身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唯恐自己再把别的东西弄丢。亦叶正准备招呼美美一起走,突然间黑暗中窜出一个人影,扑向美美。随之,两人倒在草地上。

哎呀!有坏人!美美惊骇地大叫了一声。

亦叶也大吃一惊,赶忙上前帮美美。

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人却不说话,伸出一只手,猛推了亦叶一下。亦叶趔趄了两步,倒在草地上。

别过来,叶妹!快跑!快去叫人!

美美的话提醒了亦叶,亦叶急忙爬起来,三步并两步跑到最近的一盏路灯下。

救命啊!这儿有坏人!快来人呀!救命啊!

中班的工人早就下班了,明天又是厂休,今晚没有夜班。厂区一片寂静。成品仓库离着大车间很远,跟前虽然有一个裁剪车间,但那却是全厂最小的一个车间。亦叶心中绝望极了,但还是尽最大力气呼叫着。她的声音清脆,凄厉,在厂区静静的夜色下产生了警报一般的效果。

奇迹发生了,裁剪车间的前面还真走出一个人,很明显,他听到了亦叶的呼救声,已经向亦叶跑过来。亦叶急忙向黑暗中的美美跑回去。

别怕,美美!已经来人了!这个流氓跑不掉了!

那人一听亦叶说来人了,放开美美,起身就跑。

叶妹!抓住他的衣服!别让他跑了!

亦叶只能伸出自己的双脚,绊住那人。亦叶的身子随着双脚前滑,噗地一下整个躺倒在草地上。那人没防着亦叶会伸腿,一个嘴啃泥,也扑倒在地上。跟在亦叶身后跑过来的人一下就上前抓住了那人的两只手腕,反扣在背上。那流氓起先楞了一下,后来看到只有一个人过来,便开始抬腿乱踢,使劲挣扎。不料来人身材虽不魁梧,但臂力却极好,只用一手就把那流氓两手扣死,另一只手抓住那流氓的后领,把那人的头猛拍了一下。

哎呀!饶了我吧!师傅!那流氓再也不敢动了。

走到路灯下,亦叶才发现,跑过来的人竟是李洁的小叔,李俭生!

啊!李师傅!是您!亦叶张大嘴,喘着气,胸脯上下起伏着,幸好您还没走!要不然……”

我刚听见你叫就出来了,亦叶!车间的划线机出了点毛病,我想趁明天不开机,修一下。中班早就下班了。

李俭生的话没说完,亦叶听见美美的抽泣声。亦叶走到草地上。原来美美只穿了一条长裤,裤襻全被拽破了。多亏亦叶穿了两条长裤,她脱下一条,给了美美。但美美却十分伤心,一路不停地哭。到了厂革委会保卫组,值班的人问情况,美美哭得说不出话来。亦叶把被流氓撕烂的裤子交给了保卫组。保卫组的人把流氓用手铐铐起来后让大家都先回家。

亦叶用手绢帮美美擦了半天脸,到美美不哭了,才走。走到厂门口,看到李俭生推着一辆三轮车在路边等着。

天太晚,都半夜了。我送你们回去吧,亦叶!

亦叶想起在李洁家吃饭时,他爷爷谈起过他小叔生病,腿残的事,不安起来。

您的腿不好,李师傅!我们怎么能让您骑车。

亦叶想问问美美会不会骑三轮车,但美美的眼哭得又红又肿。

李俭生听到亦叶提起他的腿,脸红了。

我这腿,我爸逢人就说,都是让他说坏的。他要不说,别人根本看不出来。你们坐上来吧!真的没事!

亦叶看了看,街面上真的没人,想不出别的好招,就只能拉着美美的手,坐到车上。
34


第二天一早,去看父亲的路上,亦叶不断地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

这一下没救了,美美可真是和陌生男子接触了!身上可能隔着衣服,但脸上和手上肯定没有隔着衣服。而这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呢?要照美美说,还是严重的事啊!

一直走到父亲的病室,亦叶都没想出头绪。

为了让自己镇定起来,亦叶有意在病房拐角处,监视父亲的工宣队员看不见的地方,多站了一会儿。但是走进病室,亦叶那一副无论怎样也没法掩饰的丧魂失魄的样子,还是马上引起了亦伯梅的注意。

叶妹!你不舒服?昨晚发病了?没睡好?

没有!爸!亦叶强打起精神,可是拿着牛奶勺子的手却在轻轻颤抖。

出了什么事吗?叶妹!亦伯梅没让亦叶喂,自己扶着床沿坐起来,接过亦叶手中的牛奶杯。爸自己喝吧!

是,是的!爸!是,是出了点儿事。亦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现在,没什么别的好办法,她只能试着把这件没想明白的事问一下父亲。上个星期,美美让我帮她们车间排练节目。咱俩在湖边练了一会儿,后来,小慧哥来了……”

亦叶的脸突然间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亦伯梅狐疑地观察着小女儿。所谓排练节目,不就是跳舞,唱歌的那些事?有必要这样面红耳赤,惊恐不安吗?

不用着急,叶妹!慢慢说!后来呢?

后来,后来……,后来美美说,罗阿姨告诉她,女孩子到我们这么大,就……就不能再和男的接触,陌生的或熟悉的,都不行!隔着衣服都不行,不隔着衣服就更不行!美美还说,弄得不好,会出事的。我一直没搞明白,假如已经和男的,就算是陌生的吧!发生了接触,就算是没隔着衣服吧!究竟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呢?

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亦伯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接过亦叶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嘴和脸,重新在床上半躺下来。

在新元、美盼的青少年时代,具体地说是在他们上初中之后,开始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亦伯梅和叶慰余曾专门抽过几个周末的时间,从医学院借回了四大张人体解剖学图谱,为他们讲解男女性器官解剖、生理方面的特点和差异,以及人类生命的起源及繁衍过程。为了便于讲解,亦伯梅先给三号楼的男孩子新元、小慧和梦帆讲解,然后叶慰余再单独给美盼一人讲解。几个男孩子刚开始挺难堪,听得面红耳赤,心惊肉跳的。亦伯梅自己是过来人,从小在极严格的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礼教熏陶下长大,自然能明白这一切。他循循善诱,从花朵、鸡、鸭、鸟、牛、马……,一直讲到人。亦伯梅天性并不特别喜欢孩子,对小女儿的感情只不过是一个例外而已,但在科学问题上,在指导学生们掌握知识的过程中,亦伯梅却是一位出类拔萃的教师。在他几次耐心且生动的讲述之后,孩子们在生理和心理双方面渐渐成熟起来,对自己和异性在身体,具体地讲也就是生殖器官的形态与功能上的特点和差异,对自己即将面临的青春发育期的生理变化,不再惊讶不安,以至面红耳赤了。美盼的这些生理卫生知识是母亲叶慰余负责讲解的。亦伯梅只依稀记得,英英和小叶妹那时还小,所以美盼是一个人听讲的。

这之后的岁月过得极快,一转眼,小叶妹居然十五岁了!作为当医生的父亲,亦伯梅一直不知道,这个最年幼的女儿究竟是何时进入青春发育期的。他相信,同样是当医生的母亲叶慰余一点也不会比他这个当父亲的知道得多。因为这个最小的女儿就是在这场被称为史无前例确确实实一点也不过份的大混乱之后才长大的。

说起来,亦伯梅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了!

四个孩子中,新元是独一无二的男孩,这使得他须臾片刻也不可能脱离父母的关注。三个女儿中,大女儿是经天纬地型的才女;二女儿是沉鱼落雁型的美女。而亦伯梅最爱的,却是眼前这个多病多灾的小女儿。而恰恰是这个小女儿,却既没有出众的美貌,又连初中都没上,几乎等于半个文盲!亦伯梅把自己对小女儿的这份爱部分地归于怜爱,那不仅仅是一位父亲对女儿的亲情,也是一名医生对一名垂危患儿康复的期盼;部分则归于自己苏醒得过晚的父爱。抵加、新元、美盼的整个成长过程在他这个当父亲的脑海里,只留下了极淡极淡的痕迹。而小女儿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都发生在他的眼皮之下,也都刻骨铭心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从亦叶上幼儿园的时候起,亦伯梅就惊异地发现,长时期频繁发作的哮喘,缺氧,以及与此相连的严重的脑细胞和心肌细胞的损害,并没有影响小女儿的智力。亦叶比许多和她同龄,甚至比她年长的,身体完全健康的孩子要聪明得多。她不声不响地看了许许多多的书。那些书,她同龄的孩子有的连听都没听说过!在三号楼这些一起长大的孩子中,恐怕唯一只有哥哥新元读的书比她多。

按照亦叶的天赋,她的聪明和悟性,要理解人类生命产生的这一点小小的奥秘,原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不幸的是,人类的性器官,性功能;整个生殖器官的形态,生理和病态,这些原本完全应该属于科学范畴的东西,在古老的中国,却从亦伯梅自己的童年时代一直到小女儿亦叶的童年时代这漫长的岁月中,都被划入了与伦理道德,政治品行相关的禁区。书本中根本无法出现的东西,小女儿怎么能读得到呢?而完完全全属于知识领域的问题,靠想象又怎么能得到解答呢?

亦伯梅开始深深地感到内疚了。

爸!您心不在焉地在想什么呢?我,我问您的事,你,到底听没听明白呀?

亦叶真是有点生气了。自己鼓足了半天勇气,才红着脸把心中的疑问向父亲提出来。不料父亲噢了一声,就眯缝着眼,不出声了。

噢!叶妹!爸爸听明白了你的问题。亦伯梅万分抱歉地开了口。这问题,从医学科学上讲,十分十分简单。只是咱们中国人碍着老的传统习惯,在公开的场合不提起而已。爸刚才,倒没有心不在焉。爸是在想,最好能找一本书给你看看。你看书,比听爸现在给你讲还明白得快。解释这类问题,最好能看着解剖生理方面的图示。

哎呀!居然有书讲这些问题!简直太棒了!

说实话,亦叶最害怕的正是把这种事用嘴来讲,用耳朵来听。不要说是在父亲面前,就是回家问姥姥、柳妈,亦叶都觉得怪难为情的。却原来,这世界上竟有这类书!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呀!

爸!您说的书,放在什么地方您记得吗?

看到父亲眯缝着眼,有几分倦意,亦叶不放心,赶紧又问了一声。

书在……亦伯梅沉吟着。让小女儿直接看人体解剖生理学或妇产科学中的有关章节,估计她也能看懂。可是似乎没有这种必要。最好能有一本关于性知识的启蒙读物。叶妹!你回家后,在爸妈卧室西面的书架上找。应该在左侧最下面一层,架子上面有科普两个字。那一层书中,应该有一本书,很旧了,但印刷的纸张是光面,比新书还光滑。是竖版繁体字印的。书名叫《性的生理与病态》。你先看看那本书吧!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记下来,爸再给你解释。

趁父亲午睡,亦叶上街看了看其他单位已经办好的宣传栏。

9876厂宣传栏左边的省电力局和右边的空军后勤部的专栏已经张贴完毕。空军后勤部的专栏上套着一层农场育苗用的塑料薄膜。九月底的W市,正是一雨便成秋的季节,这一招实在是绝!亦叶立即掏出笔记下来,一上班就让李洁找塑料薄膜,李洁有本事找到所有亦叶需要的东西!

看完了左右两个专栏上所有的文章,亦叶心中完全有底了!9876厂现有的稿件,水平绝对在这两个邻居之上!只是形式上,9876厂的专栏很难做到更醒目。唯一可试的是,在整个栏目外加上一个引起行人注意的框框。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
因祸得福(2) -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九

[/table]下一节:强奸未遂(2) -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table=100%,#ffffff]
老钱涂鸦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7-2 06:08 , Processed in 0.07598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