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29|回复: 0

强奸未遂(2) -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

[复制链接]

757

主题

1786

帖子

55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3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6-9-4 09: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
二十 强奸未遂(2)


回到松园,亦叶在桌边一边计算着字数、字体、行数、宽窄、色彩和图案;一边试着画不同的框框。如果画一个红色的框框,省市革委会宣传组的人一定会问,又不是最高指示,为什么用红框框?何况红色的框框达不到醒目的效果。你想,整个社会都被笼罩在一片红色的汪洋大海之中,那红色的效果不就几近于无色!且不说红色对亦叶的眼而言,根本就意味着恐怖!那么给栏目划上一个黑色的框框呢?那就更不可能了!黑色倒是醒目,但却给人一种讣告的感觉。把庆祝国庆的宣传栏办成讣告,那就不是得不得奖,而是弥天大罪的问题了!亦叶苦思冥想着,偶然低头,看到自己墨绿色的外套。对了!就用这墨绿色,画上松枝,然后加上红色的腊梅和棕色的树干,就是一个极漂亮,还完全谈得上醒目的框框了!

很快,亦叶排版也快排完,只是右上角有一块狭长的空间还未填完。要是在学校办刊,剩下这么点空间,她就随手描一座高山和一轮喷薄而出的红日,或者向着东方微笑的向日葵。那类画的模式在大批判组比比皆是,信手拈来。可是在这次省市革委会分配的宣传栏目中,亦叶却舍不得这样做。她想好好地报答李洁一下,让李洁得奖,因此要设法把所有的空间都有效地利用。只是那一条狭长的空间,用来写文章太小,甚至写一首诗都不太够。李洁有很好的即兴,或者说奉命唱赞歌的那种诗才,而且还不俗气。但是严格地要求他一共只写几行,每行只能写几个字,未免又有点太难为他!怎么办呢?

桌上的小闹表响了,已经四点了!亦叶慌慌张张地放下笔,回医院。

亦伯梅以为亦叶不来,自己买了一份饭。

哈!爸!幸好我回来得早!要不,您就自己吃了!快躺下吧!

亦叶用小手绢在父亲脖子上围了一圈。亦伯梅笑了,小女儿办事认真,不管是童年时给自己的洋娃娃喂饭,还是现在喂父亲!亦叶看着勺子,心中想的却是栏目上剩下的那一小条狭长的空间,是画点高山红日,还是写一首短诗好呢?假如决定写诗,李洁又写不出来,就只能自己来写了!写什么呢?

亦伯梅不出声地注视着小女儿沉思的模样。看起来,叶妹找到了那本书。看了,一定没有全懂!那一类问题,作为女儿是应该问母亲的。但这是一个非常的年代。一直到亦叶把饭喂完,自己也吃完,并把床头柜上的东西收拾好,泡好了茶,亦伯梅才决定开口问一问小女儿。

叶妹!你一直在想着什么事,对吗?给爸说说你有什么问题吧!说不定,爸能给你帮帮忙!

哈!爸!您哪能给我帮忙呀!您又不懂宣传栏。亦叶不禁笑了。

宣传栏?什么宣传栏?

这不是马上就要过国庆节了吗!又是二十年大庆!每个单位都要出宣传栏。这次还特别重要,因为不是在厂区内,而是在省市革委会指定的交通要道边上。版面我已经基本上排好了,只缺一个小角。我不想画画。但写文章又不够!抄上一段最高指示,又怪没意思的!只能写一首小诗。可这诗又得短小精悍,还得严格按我剩下的行数和字数。想来想去,没想出好招。

笑容一下子从亦伯梅的脸上消失了。这十多天以来,他只知道,小女儿没在车间倒班,只能晚上来看他。亦伯梅一直简单地以为,叶妹是和她的小伙伴美美一起,唱歌跳舞,却没想到,小女儿干的,竟会是这样一桩危险的事!

有好一阵,父女俩没说话,病室里一片寂静,连空气都凝固了。

爸!我知道您……

亦叶终于不安起来,她用手在父亲的胸前轻轻地抚摸着。她已经看到,并且也完全能明白,父亲眼神中那深深的忧郁。

你知道就好,叶妹!咱们中国的这种象形的方块文字,历来是朝朝代代的文人们的祸根子!那些身受其祸的文人,哪一个不是才高八斗,聪明绝顶呀!你可不要自恃会写点文章什么的,就去玩火呀!这一次,事已经让你揽下了,就认认真真地做完、做好,不能出半点差错!以后,千万不要再沾这类事了!国庆节过后,还是回车间,老老实实地当工人。

嗯!我听见了,爸!

亦叶使劲地点了点头。父亲绝不是危言耸听!想想那个死去的白血病患儿吧!亦叶只觉得父亲是一个有大智大慧,有先知先觉的如来佛!亦叶亲了亲父亲的脸,把头埋在父亲的枕边。那是她想让父亲放心的亲昵表示。

亦伯梅摸着亦叶的头,声音柔和起来。

既是这么重要的专栏,越早办完越好!万一检查起来,发现什么问题,还有时间改正。你听见了吗?叶妹!

听见了,爸!我其实已经差不多排好了,只缺一小块版面,想写点什么,不好写。

缺多大一块版面你说吧!照你排的字体大小,大约几行,每行大约几个字?

爸!亦叶不禁笑了,您问这么详细干吗?您又不会写诗什么的,反正帮不了我!

哈!亦伯梅也笑了,你居然敢说爸不会写诗!五十年前,爸八岁,就会作诗。乡间方圆百里,爸是出了名的亦家小王勃,你知道吗?

亦叶将信将疑地看了看父亲。好吧!既是您夸下海口,就试试吧!连标题在内,加上中间的空格,不要超过二十八行,每行最多不能超过八个字。

你需要什么内容?

嗯!亦叶想了想。所有她已经看过的,张贴出来的诗歌几乎全都是歌颂性的,不外乎韶山的红日,秋收起义的火种,井冈山上的曙光,延安窑洞的纺车,天安门前的五星红旗一类。如今这年头,诗歌这种假惺惺的东西,你还能写什么别的?但父亲既然自称是亦家小王勃,就不妨考考他!

那您就写写,克服或者批判资产阶级派性吧!亦叶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看着父亲,仿佛那是个天天都有人写的诗的题目!

行!就照你说的,批判资产阶级派性吧!

亦伯梅爽快地一口答应。

亦叶低下头,咬着嘴唇,偷偷地笑了。

父亲不说话,亦叶也不说话了。她掏出小本,开始用不同颜色的笔勾画那一道作为框框用的松枝、腊梅和树干。墨绿色的松枝既醒目又有郁郁葱葱的生机。腊梅的枝干是深棕色的,显得苍劲,枝上绽放着星星点点的蓓蕾是粉红色的,依稀点缀出毛主席他老人家喜欢的她在丛中笑的妩媚。

好了!现在总算一切都做完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亦叶伸出双臂,打了一个哈欠,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趴在父亲的脚边,闭上眼。

亦叶觉得自己没睡着多大一会儿,就被父亲叫醒了。

叶妹!你这画的是些什么?

亦叶揉了揉眼,发现父亲根本就没有在写诗。父亲正在仔细地看亦叶给版面设计的那个框框。您问这个呀!这是我给整个宣传栏画的一个框框。这样远远地看上去,要比没框框醒目。

你画的这些腊梅,怎么都朝左边呀?

爸!瞧您说的,腊梅的枝条,本来就是这么长着的,不朝左边就得朝右边呀!

亦伯梅沉默了一会儿。

两年前,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时候,药理学教研组的那位后来畏罪自杀了的才子樊昌绍,曾和亦伯梅一起作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同台受批判。后来,学生们让他将功折罪,在宣传画上画一支熊熊燃烧着的火炬。

叶妹!你还记得咱们医学院三岔路口那儿的那支火炬吗?

啊!火炬!

亦叶一下就想起了那支闻名于全校园的火炬!

医学院中,校园大道的第一个三岔路口,最早竖着一个路标,指着卫生系、药学系、幼儿园、附小往哪儿走。亦叶从刚刚会走路的时候起就认识那个三岔路口的路标。不料文化革命开始后,红卫兵们决定去掉路标,竖一幅熊熊燃烧的火炬,据说是为了烧毁整个旧世界!和父亲一起挨斗的牛鬼蛇神中,有一个会画画,三下两下就画了一支巨大的火炬。没想到火炬贴上去没两天,革命群众就发现了问题,他们质问画家,为什么火焰要朝着左边?左边不是西方吗?一个受了党和人民这么多年教育的人难道连西方象征着资本主义都不知道吗?画家诚惶诚恐,连夜把火炬的火焰改为朝右边。右边代表东方,那不正好是东风压倒西风么!不想两天之后就又有革命群众说,火焰飘向东方,那刮的肯定是西风!且不说左右这两个方向中,右边历来是党和毛主席最不喜欢的方向!这一下又坏了!画家赶快把火焰改为直直向上,很显然,这种火炬一定处在无风的状态。不料,形势却仍然没有从根本上好转,因为火焰向上,上方是北面,北面越过外蒙就是苏修。

最后,那位已经是牛鬼蛇神的药理学家兼画家无可适从,只能绞尽脑汁,把火焰画成一小束一小束的,朝哪个方向的都有。外单位不知真情的病人经过那里,根本没发现那竟然是火炬,还以为画的是印象派的菠萝。

啊!爸!多亏您提醒!要不然。亦叶使劲地拍着自己的脑袋。

你打算怎么改?叶妹!

……”亦叶看着自己画的松枝,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明天画的时候,得想法把腊梅的枝条,都画得短短的,让人看不出方向!

把梅枝画得短短的,别人能看出那是梅枝吗?可是,想起火炬,想起死去的白血病患儿,亦叶还是只能坚定且无奈地点了点头。

亦伯梅松了一口气,递给亦叶一张处方签。

亦叶这才想起她让父亲写诗的事。父亲胸部受伤后右臂活动不便,字迹有几分随意不羁。但亦叶熟悉父亲把钢笔当毛笔写的狂草

批判资产阶级派性

形形色色,
派性人物相聚集。
口中说,
造反有理,
革命到底。
各自为政蝇营兴,
分崩离析蚊阵立。
一步步堕入臭泥坑,
头碰壁!

帝修反,
竞相逼。
思想上,
须警惕。
文化大革命,
已争朝夕。
军民团结如一人,
试看天下谁能敌!
待铲除一切小山头,
乾坤碧!

遵小女叶妹之嘱而作,调记《满江红》
亦伯梅
一九六九年九月十七日

啊!原来父亲竟写了这么一首,通常只有毛主席他老人家才写的怪诗!亦叶不甘心,仔细地检查着。父亲写的长短、行数、宽窄、字数、都符合要求。而且,还真批判了资产阶级派性!实在是绝了!亦叶无法挑剔。

爸!爸!亦叶高兴了,搂着父亲的脖子,亲吻着父亲的双颊。您还真有两下子!就这么一小会儿,就写好了。还不长不短,刚刚合适,真棒!原来您还会写这种毛主席才写的怪诗!怎么写,您也教教我!

哈!亦伯梅笑了。严格地说,这不是诗,而是词!这东西可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学会的!而且,这也不是毛主席才会写的东西!不过,学这东西,没什么用!再过几十年,等你到爸这个岁数,这些东西在中国,就没人写了!你要是喜欢,可以背点宋词。学,就没必要了!有时间,你还是多学点英语吧。

亦叶依偎在父亲的枕边,看着父亲,一行一行地回味。越回味,越觉得这东西实在妙不可言!很显然,父亲根本就没把这批判派性什么的,当作一回事。他整个是在敷衍搪塞。要是下下功夫,父亲一定能写得更好。

清晨四点,亦叶睡得正香,桌上的小闹表响了。

亦叶支起身子看了一眼,原来是上闹表前忘了拨时针了。继续躺下,却睡不着了。亦叶想起了美美。那个陌生男子接触了美美之后,过去了一整天。美美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吗?模模糊糊的,亦叶知道,这类事通常被称为流氓。但是,后果!后果!这是亦叶最关心的事!

父亲说,书架上有书!

一想到父亲所说的书,亦叶睡意全消。她光着脚下了床,很快就照父亲所说的方位,找到了那本书。书很老,比姐姐美盼,比哥哥新元,甚至比大姐抵加都老!竟然是一九三四年出版的,书名叫《性的生理与病态》。

躺在床上看了两个小时的书,看得亦叶激动不已,也欣慰不已!原来这一切,根本不像美美说的那么严重!

天刚蒙蒙亮,亦叶就起了床,迫不及待地去找美美。

美美正在桌边喝豆浆,亦叶把刚在路上买的烧饼递给美美一只。美美给亦叶盛了一碗豆浆。

美美!你,亦叶刚一开口,美美就掐了她一下。亦叶没明白,美美!我是说,你今天能上厂里去吗?

能去!美美一看姥姥起身出去,赶紧凑近亦叶。我姥姥在的时候,不准说昨天的事!也不准对我妈说!听见了吗?

你听我说,美美!我刚看完一本书。其实什么事也没有。

美美的姥姥又进来了,美美再次掐了亦叶一下。亦叶只好不吱声。

一出了美美家的门,亦叶就等不及了。美美!你知道,我昨天问了问我爸。

什么?你把我俩遇到的事,告诉你爸了?美美一着急,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看把你急得!我怎么会把这事告诉我爸呢?我只是问了问我爸一些男女方面的问题,就算是生理卫生方面的吧!比如……”

你怎么能问你爸呢?叶妹!你爸是男的!你应该问你妈才对!

我妈在斗批改点上没回来!

那你也该问你姥姥和柳妈呀!

她们,都没上过学,几乎没什么科学知识。

她们没有科学知识,但是她们都生养过孩子,比我们懂多了!

我想知道的,不是生养孩子。而是,而是……亦叶的脸红了,但她还是固执地往下说,而是孩子究竟是从何而来的。换句话说,人类的生命,究竟是怎样繁衍的。这就涉及到男女之间……亦叶的脸更红了。男女之间的一些生理差异。最好,什么时候,咱俩一起看看书。书里,还有图示。比咱俩用嘴说,明白多了!

得了!叶妹!你就知道个看书!这些事,根本没必要看书!人慢慢长大,也就自然知道了。

正好相反,美美!我爸说了,这些东西属于科学知识。光是长大了,不看书,也不可能正确地理解这些事。比如前天晚上的事吧!要按书上说的,其实什么严重的事都还没发生!根本用不着像你那么伤心。

你说什么?美美愤怒地涨红了脸,也瞪圆了眼。你这完全是包庇坏人!那个流氓都碰着我的嘴和脸了,还拽断了我的裤袢!这些,你都看见了,可你却说什么也没发生!你真是没良心,叶妹!难怪从小学到中学,大家都说你缺乏阶级感情!你还真是缺乏阶级感情,连对我都没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可是遇到这么不幸的事,你居然说出这么没有阶级感情的话来!前天晚上的事,属于流氓、强奸,你懂不懂?那是一件很严重、很严重的事。

看到美美又难过,又生气的模样,亦叶内疚了。

美美!你听我说!我对别人,是缺少阶级感情。可是对你,我真有,而且我保证很深厚!你想,我又不认识那个流氓,何苦要去包庇他呢?我只是在看了书之后,觉得前天晚上,你真的没有被那个坏人强奸。真的,美美!我为什么一大早慌慌张张地到你们家去,就是想快告诉你,让你别白白地伤心了!照书上说,强奸,或者通奸,或者干脆不是奸,而是,而是,合法的,自愿的,比如,夫妻之间……”

亦叶的脸又红了,她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书上描述的那些过程,情形,向美美讲明白。

应该,应该……是这样一个过程……”

亦叶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她对自己非常非常生气。这事有什么值得脸红的,不都是书上这么写着的吗?可是她的脸就是不听使唤地要红,而且越来越红!

总之,总之,在这个过程并没有出现,或者并没有完成之前,什么事, 严重的或不严重的,都不会发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就是你妈说的弄得不好会出事的那个所谓出事的过程中,脸和嘴的接触,并不像你说的那么重要!如果陌生的或熟悉的男子,拍了你的肩或背,隔着衣服或者手伸到下面,都不会出事!你妈说的那个出事的过程,是一个很复杂很复杂的过程。是指的男的和女的……,得脱光裤子,还得紧贴着……。一句两句说不明白,真的很复杂!当然,女孩子长大了,行为应该检点,但那是另一回事!

谢天谢地!总算把想要说的话,说得差不多了!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总之,美美!前天晚上,真的没发生什么事,那个流氓只不过是想……”

算了吧!叶妹!眼看着走到了厂门口,美美站住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了!我多说,你既不懂,也不信!你反正是个书呆子,什么事都只信书里说的。但是你现在得向我保证,前天晚上的事,你对谁也不准说!你想,我出身本来就不好,再要是还被流氓强奸过,以后怎么做人!这事,就你知道!你得……”

美美!你真的没有被强奸!或者说,还没有来得及!前天晚上的事至多只能算……强奸未遂。

我只要你保证不告诉任何人,我不听你说别的!

我向你保证我不告诉任何人,美美!但前天晚上的事并不是我一人知道,救了你的李师傅和厂革委会治安组的人都知道!

那个李师傅可是个天大的好人,叶妹!前天晚上,他把我一直送到家门口,还安慰了我半天,让我把头发、衣服都整整好,再进屋。我让他进屋坐一会儿。他不愿。他说了,他会去叮嘱治安组的人,让他们不要告诉别人。他还说,他们车间有在这边住的男工,下中班如果我要回家,他可以让别的男工给做伴。

这一下,亦叶彻底地放心了,她挥了挥手就和美美告别,朝厂部走去。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
强奸未遂(1) -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
[/table]
下一节:五个小瓶(1) - 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一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table=100%,#ffffff]
老钱涂鸦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7-2 06:02 , Processed in 0.0634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