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13|回复: 12

子夜琴声 (中)-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复制链接]

805

主题

1804

帖子

64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22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1 11: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aragraph]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子夜琴声 (中)


叶妹,妈没想到你……”

妈!我今晚上夜班,最迟八点半要走。我估计加这么多语录差不多够了。您再自己看一遍。另外,您还可以给工军宣队建议,为了破旧立新,可以不采用原来的解剖生理学的旧名称,改为人体形态功能结构学一类。这样一来,不就有了教育革命的新成果了吗?假如工军宣队觉得批判得仍然不够,您还可以加一些别的。比如说,人体血液循环的模式,明明是劳动人民发现的,反动的资产阶级分子哈维却将这一成果窃为己有,真是恬不知耻!然后,不断重复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一类的语录。您别为这种改动担心,这样改,一点也不影响学生们学习,因为教材中具体的解剖生理学知识一点也没动!

叶慰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紧紧地把亦叶搂在胸前,泪水洒落在女儿的秀发上。亦叶却还在担心母亲不明白。父亲不在家,母亲从不关心国家大事,在政治上,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母亲一向有着惊人的糊涂……

妈!您平时忙,没什么时间读毛主席的书。您得这么想,毛主席的书是真理,您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怎么用都成!怎么用都没人敢说您用错了!您想,毛主席他老人家日理万机,有那么多的国家大事要管,又是中国革命,又是世界革命,他那能专门对解剖生理学发表指示呢?您……”

妈的好叶妹,妈的好孩子!你这一点拨,妈就全明白了。这一下午坐着没挪地儿,你的手一定写累了。让妈给揉揉!……完了,多吃点!你难得回松园,柳妈给你做了好菜……”

心情一好,叶慰余的烧全退了。吃过晚饭,她就精神抖擞地回到书桌前。

姥姥、柳妈、新元和美盼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亦叶虽然一下午没睡,还写了六个多小时的字,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但回了一趟松园,见到了母亲,还帮母亲做了点无比重要的好人好事,心里充满了欣慰和喜悦。


三月一日,江夏医学院的第一批工农兵学员开始报到的时候,竹篮医院的五不准学习班暂时解散。正常的门诊时间恢复了。

工农兵学员开课之后,叶慰余把学员上大课的时间表和教室号抄了一份给亦叶。 大课是在能容纳数百人的梯形大教室里上,不是学员的人混进去听不会被人发现。亦叶每周都上三至四次夜班。下班后,只要不是太累,没有发病,就直接到校园中去听大课。皮桂英和护理组的人都十分高兴,因为谁也不愿上夜班。

三月底的一个晚上,亦叶又是夜班。

肖婆婆和分田走了,亦叶关上灯,和衣而卧地躺在值班床上,和缓地舒展着胳膊和腿。四周静极了,正在亦叶迷迷糊糊地要进入梦乡的时候,远处什么地方突然飘来一阵优美动听的小提琴声。啊!过老师!亦叶的思维一下清晰起来。没错,这只能是过老师!只有过老师才能用他那双神奇的手在那小巧玲珑的玩意儿上奏出那样悦耳而用语言无法描述的美妙的声音。

多么快呀!从扫四旧算起,一转眼已经五年了,这久违的琴声!

亦叶绷直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她害怕翻身引起的任何一点噪声会破坏那琴声的和谐。每天晚上,刚刚上床平卧的那一瞬间,亦叶总会有一阵难受的呼吸困难。而在这阵琴声中,亦叶的呼吸却分外通畅、平稳。她一段一段地听着、默想着、回忆着、那曾经十分熟悉,而现在又已慢慢生疏的旋律。

一共拉了四段,持续了二十多分钟,那精灵般的琴声消失了,四周恢复了寂静。

琴声一停止,亦叶的心就无端地变得空荡荡的。人就是这么个不知足的生物,其实这么多年没法受琴声的滋润,亦叶本来已经习惯了没有音乐的生活。她拉开灯,坐起来,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在急诊室的值班床上。怎么会是过老师呢?过老师怎么会上竹篮镇上来了呢?

……是梦吗?可是刚才……自己分明并没有睡着呀?

亦叶的睡意全消了。她索性穿上鞋,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到走廊上,走廊破旧的天花板上亮着几盏昏暗的灯。肮脏的地板,肮脏的墙壁,肮脏的候诊椅。映入亦叶眼帘的这一切都不可能产生任何诗情画意。这里怎么会有音乐呢?

刚才的琴声……只能是梦!亦叶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准备回急诊室了。

不料,琴声又响起来了。这一次,不是什么正经的小提琴曲,而是亦叶熟悉的一首哈萨克民歌。亦叶完全忘记了墙壁的肮脏。她竟把背紧紧地靠在急诊室门前的墙上,一直到那琴声再次停止。

是谁在拉琴呢?

亦叶从不相信妖魔鬼怪或天使精灵一类的东西。童年时看《小布头奇遇记》或者《宝葫芦的秘密》,看完了虽不免想入非非,但最终还是知道那不过是童话而已!而在这个寂静的午夜,亦叶竟有几分迷信了!她走到急诊室前,打开通往挂号处的门,门一打开就能听到分田和潘爹爹那令人放心的鼾声。

亦叶把门重新关上。这绝不是梦!这琴声一定是真实的!

琴声又响起了。这是一支真正的小提琴曲。而且按照过老师当年所说,这还是难度相当高的比赛曲目。过老师自己曾拉过多次,只是亦叶不怎么喜欢。亦叶不喜欢那些专为炫耀技巧设立,而并不一定能引起凡夫俗子们美感共鸣的东西。这种始终不甚高雅的审美趣味,当年是很让老师恼火的。然而亦叶却不得不承认,这人拉得很干净。干净!干净!这是过老师当年最爱重复使用的词汇。亦叶完全能明白这个词汇的含义,那是音乐欣赏者对音乐演绎者最起码的要求。就像外科医生不敢保证手术例例成功,但却必须保证手术空间无菌,因而不会给病人新的感染一样!

亦叶的心已经完完全全被这琴声所征服。琴声一终止,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向那声源贴近。穿过走廊,亦叶发现,琴声是从西药房后面传出来的。

西药房和中药房共一个大门。而西药房又在门的里侧。换句话说,要进西药房,得先穿过中药房。亦叶在药房病人取药的窗口前站了一会儿,试图往后看,但什么也看不到。一排排的药架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瓶子,而晚上,没有急诊病人时,窗口前是不会有人的。亦叶走到药房门口。中药房从来不设夜班,因为急诊病人一般是不会用中药的。穿过空无一人的中药房,亦叶在西药房的第一排药架后站住了。

亦叶的脚步极轻极轻,但是西药房里还是走出了一个人。

亦叶在暗处,那人在明处。亦叶一眼就把那人认出来了,那是一个阶级敌人!亦叶生性不好交际,在这个小医院中工作了将近一年,她能叫得出名来的同事,不管是阶级敌人,还是人民群众,一共不超过十名!之所以能这样快地辨别出这个人是个阶级敌人,完全出于一个偶然的原因,和亦叶的革命警惕性无关。这人身材不高,在五不准学习班军训时,正好站在袁拐子的边上。

亦叶随便地看了那人一眼,没打任何招呼就径直地朝里走。和阶级敌人打招呼是要万分谨慎的!弄得不好,莫名其妙地上了贼船,自己还不知道……

……,有什么事吗?

亦叶朝里走,那人跟在亦叶的身后,客客气气地问了一声。

嗯!

亦叶不置可否地回答了一声,眼睛却在四下搜寻。那药架后面,药房的深处,一定藏着什么人。即使不是过老师,也一定是过老师的同类。亦叶的心,怦怦地跳着。

然而,亦叶却失望了。她已经走到了药房的尽头。那个被药房的职工们称为小仓库的地方,却什么人也没发现。亦叶面前竖着的是一堵墙。药房并没有任何后门,甚至连多余的窗子也没有。

除非……,那个拉琴的人竟会飞檐走壁!

……,是想找什么药吗?

寂静的夜里,那个阶级敌人的声音显得分外柔和、清晰。

是的!

亦叶看都没看那人一眼,就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而事实上,作为西医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亦叶对小仓库中如临大敌般紧锁着的犀牛黄、人参、虫草、黄芪一类骗人的东西一向连一丁点兴趣都没有。她的眼在不甘心地四下张望着,希望那琴声能再度响起。可是四周却一片寂静,连天花板上的灰尘落下来的声音都能分辨出来。亦叶还在一层一层地看那些药架。事实上她根本就不指望在竹篮医院这简陋的药房中会出现诸如留声机一类的东西。而且,即使有唱片,也不可能出现那首哈萨克民歌呀!

您想找什么药?我能给您帮帮忙吗?

那个柔和得和阶级敌人的身份完全不相符合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这一年,在这小小的竹篮医院中和阶级敌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亦叶没学会别的,只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越是举止文雅,说话客客气气的人,越可能是阶级敌人中的重犯。因此,对那人客客气气的问话,亦叶很逻辑地觉得完全没有回答的必要。




“……刚才,有什么别的人从药房里走出去了吗?

没有!晚上西药房只有一个人值班,和你们护理部一样!

……就真奇怪了!亦叶不再说话,开始往外走。刚才的一切,很可能还真是……做梦!这一段上夜班上得太勤,白天又听课,脑细胞太疲劳!没事时应该吸吸氧,亦叶告诫着自己。

阶级敌人跟在亦叶的后面,一直走到药房的门口才站住。

……,不是丢了什么东西吧?

噢!不!不!我刚才……,是耳朵……出了点儿毛病……”

您的耳朵?

是的。

亦叶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我还以为我是听到……”

亦叶停住了嘴。在这个阶级敌人面前谈小提琴,谈音乐,谈过老师,实在是对这几个神圣的字眼有些亵渎。

噢!……真对不起!

阶级敌人犹豫了一下,抱歉地看着亦叶。

很可能是我的琴声吵醒了您。我还以为外面听不见,没想到这夜太静了。我该上弱音器的……”

那阶级敌人的话语仍然是轻轻的、缓缓的,在亦叶的耳边,却像是一声惊雷。

你说什么?刚才是你在拉琴?

看着亦叶吃惊的神情,那阶级敌人和善地笑了,他没有直接回答亦叶的问题。

您喜欢音乐?

刚才……,刚才,真的是……您在拉琴?

亦叶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诱惑,马上就要上贼船了。在不知不觉之中,她已经把你换成了您。

那阶级敌人又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要不信,跟着我上后面去,我再重为您拉一次!

亦叶不出声了。她乖乖地跟在阶级敌人的身后,就像一块小铁皮被一块巨大的磁铁吸走了一样。

走到药房的小仓库,那阶级敌人从药架的最下一层取出琴盒。啊!刚才一定是听到我的脚步声,他才把琴盒收起来的!亦叶来不及多想,琴声又想起来了。这个阶级敌人看来很老实,他并没有炫耀自己的技巧。他现在拉的是刚才那四首中最短的一首。不过,亦叶还是听出来了,刚才的琴声确确实实是出自这个人的手。这人的琴拉得很好,不仅仅是干净,贴近了听,还有情。过老师说过,情是演奏者自己悟出来的东西。没有悟性的人是拉不出情的。干净已属不易,情则是难上加难……

……喜欢这支曲子吗?

看到亦叶那样专注地听,那阶级敌人又拉了一首。

“……挺喜欢的。不过,这不是什么正经的小提琴曲,这是《玛依拉》。一定是您自己改的!

这次,轮到阶级敌人吃惊了。

……还知道《玛依拉》?

哈!

亦叶乐了,她已经完完全全地丧失了革命警惕性,把这个阶级敌人当成了朋友了。

您以为我连《玛依拉》都不知道呀!在松园,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玛依拉》!

亦叶说的是实话。童年时代在三柳湖畔,亦叶听过许多次《玛依拉》。那是松园那些学西洋美声唱法的叔叔阿姨们常练习的几首,为数甚少的中国曲目之一。

阶级敌人不出声了,他又拿起了琴……

啊!这个夜真美!美得让亦叶事先无法预料,身临其境时又不敢置信。但愿这一切不是梦幻。琴声终止了,亦叶的思绪还在飘荡。

“……这一段,你就不知道了吧!

阶级敌人也把亦叶当作了朋友。不知不觉之中,他开始把您换成了你。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布鲁赫第一中的第二[1],那段柔板。对吧?

亦叶看着那阶级敌人,那阶级敌人也看着亦叶。亦叶十分得意,很显然,她没有猜错,那阶级敌人的表情已经告诉她了。

你的……父母……是学音乐的吗?

啊!不,不是!学音乐的人是需要点天赋的。我爸说了,我们家人都没什么天赋,所以只能找点死板的东西学学。我爸我妈……都是学医的。

那阶级敌人笑了,又露出了那口使亦叶感到分外亲切的整齐的白牙。

我刚才在急诊室的时候,您拉的那第一段,小的时候我也听过。可是现在……想不起来了……”

阶级敌人看着亦叶不出声,又重新拿起了琴。那一段其实极短,几乎不到两分钟,但是却回味无穷,让亦叶联想翩翩。

还没想起来吗?

阶级敌人温和地看着亦叶。

“……从前有一位年轻的伯爵,他已经和一位公爵的女儿订了婚。可是在莱茵河畔的猎场中狩猎又爱上了一位普普通通的村女。曾经爱过这位村女的守林人出于愤怒和妒嫉,向村女说出了真相。村女万念俱灰,在悲愤中死去。一个晚上,这位年轻的伯爵来到村女的墓前凭吊,被一群少女的幽灵缠住,幸得村女冥中庇护,才得脱身……”

啊!

亦叶终于惭愧地笑了。

“……是《吉赛尔》里的, 对吧?

阶级敌人微笑着点着头,然后默默地把琴放回琴盒,又把琴盒放回原处。这一切提醒着亦叶,这个突然降临的美好的夜就要结束了!

多么遗憾呀!亦叶呆呆地站着,有些不愿走了。她不愿就这样匆匆地离开这个简陋的药房,离开这个刚刚为她生存的这个狭小得让人喘不上气的世界,创造了那么多美好的阶级敌人。那阶级敌人客客气气地看着亦叶,不出声。 但是他把琴从容不迫地收起来的动作,却分明在无声地说,你该走了!

亦叶起身,默默地向药房的门口走去,心中充满了无名的惆怅。

走到药房门口,亦叶站住了。

“……我都忘了问问,您……贵姓?

我叫郑育。

我叫……

我知道你叫亦叶,开批判会的时候,你……老坐在江书记的边上……”

亦叶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什么时候……,我还能……再听您拉琴?

什么时候都行,只要你想听。

……是说,亦叶犹豫着。……什么时候再上夜班?

郑育笑了。你什么时候需要我上夜班我就争取上,亦叶!

真的?

当然是真的,和刚才的琴声一样真!刚才的琴声……你不是也以为是假的吗!

亦叶开心地笑了,满脸的稚气,像一个得到了意外礼物的孩子。

那您站在这儿等着!

亦叶飞快地回到护理部办公室,取来了值班本。郑育用一张处方签把亦叶的整个四月份的夜班抄下来。

亦叶!

郑育的话语始终是轻轻的、缓缓的、柔柔的、但在寂静的夜里却分外清晰。

你以后只要上夜班,我都会争取来陪你。如果你发现药房那一天夜班不是我,那就是说我那一天换不了班。现在,去睡吧!趁着还没有急诊来!

亦叶走了,郑育在药房门口站着,一直看到亦叶走进急诊室,关上门,关上灯,才重新回药房。

三天之后亦叶再次上夜班时却十分忙。

一辆从竹篮镇开往W市的班车,二十三点从车站发车。车已开动,却有人跑到站上。因为是最后的一班车,如果赶不上就得等到第二天或者走八站路到一个叫刘家墩的地方。那人一看车开了,跑了几步抓住车门把自己在车上。车贴着路边行驶了几米碰到一根水泥铸的电线杆。那人正好撞在电线杆上掉下来。当然是重伤,原本就撞伤再加上摔伤,抬到竹篮医院来时已经血肉模糊。亦叶忙得不亦乐乎,多亏离竹篮镇不远的地方有解放军181野战医院。亦叶在电话里说了半天好话,181医院才同意转院并派车来竹篮镇。

等到所有的事忙完,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

亦叶还是颇不甘心地跑到药房去看了一下。

隔着走廊,亦叶只看到药方房里黑洞洞的。那就是说,不管是谁在上夜班,一定已经睡了。亦叶只朝小窗子里看了一眼就打算走,却发现郑育正坐在窗前,在一片无边的黑暗中对着亦叶微笑。

哈!亦叶一下高兴了。太好了!您真的是夜班!拉琴吧!

郑育却坐着没动,也没起身去开灯。

算了,亦叶!今天太晚。你的身体不好,又忙了这么半天,早点休息吧!

身体不好?亦叶的眼神黯淡了。

……,又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我……身体不好?

我们已经在一起上过夜班,怎么能说不认识呢?你的身体不好,这个医院里基本上没人不知道。我就更应该知道了。抢救你的那个晚上,我正好是夜班……”

亦叶沉默着,郑育也没有说话。老半天亦叶决定走了,才抬起了头。

……,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亦叶在医院里长大,却很少跟药房的人打交道。医生的称呼简单,有学衔的称某教授;有行政职务的称某主任;什么都没有的称某大夫。护士就更简单,除了护士长之外就是张护士,王护士,李护士。可是药房的人,职称上只差一个字,药剂师、药剂士、药剂员。叫高了、叫低了,都不礼貌。

郑育笑了。

就叫我郑育,就像我管你叫亦叶一样!

……这么叫您的名字,多不礼貌!您的岁数……亦叶不放心地又看了郑育一眼。一定比我大吧?

这一次郑育差点笑出了声。




[1]     [1]指布鲁赫蒂一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table]
[table=100%,#ffffff]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子夜琴声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下一节:
子夜琴声 (下)-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1 19: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1 20: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09: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09: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10: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16: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16: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20: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23: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2-28 07:20 , Processed in 0.1032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