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55|回复: 12

子夜琴声 (下)-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复制链接]

805

主题

1804

帖子

64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22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1 11: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aragraph]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子夜琴声 (



不用那么仔细地看,亦叶!我的岁数当然比你大,而且比你大得多。从这个角度说,你要尊老爱幼也是对的。 ……我就叫您郑师傅吧! 亦叶找不出更为妥当的称呼,只能按W市人老幼咸宜的习惯称呼了。 有人的时候,郑育沉吟着。……还是管我叫郑育吧!没人的时候,无所谓。随便你怎么称呼我,叫师傅,叫郑育都行!现在,去睡吧。已经两点了! 咱们下次夜班再见,郑师傅! 亦叶不无遗憾地向郑育点了点头,离开了药房的小窗口。 下一个夜班,四月三日,是个星期六。内科值班的是朱学文。 竹篮医院的西医中,朱学文差不多是唯一正经的医生。找他的人多,他平时很少上夜班。西医内外科中有十多名上夜班的医生。那些医生大部分什么都不懂。亦叶早就发现竹篮医院这个十分荒谬的现象,当医生比当护士简单!亦叶从不上内外科请示任何医生。遇有不明白的事,她就记下来,或者回家问母亲,或者等着朱学文上夜班。那一段,因为第一批工农兵学员刚进校,母亲忙得焦头烂额。而亦叶自己下了夜班又想去听大课,回不了松园。大课又都是前期的,和母亲无关。亦叶也就老也见不着母亲。朱学文对亦叶很好。亦叶希望能和他一起上夜班,他每三个星期才上一次夜班,却每次排班前都上护理部看过亦叶的夜班再排。 亦叶知道朱学文是阶级敌人,最开始是豆花姐告诉她的。以后在五不准学习班中也看到了朱学文。但朱学文和中医正骨科的那位神手张一样,属于院里比较特殊的阶级敌人。在五不准学习班里,酱油汁从不组织任何朱学文的批判会。和胡善人的那位儿子胡敬修不一样,亦叶从未看过朱学文对人民群众唯唯诺诺,也没见他做什么好人好事。整个内外科医生的班次都由朱学文安排。全院职工的病假条也由朱学文一人开。从这个意义上说,朱学文这个特殊的阶级敌人,实际上是整个竹篮医院医务部的负责人,只不过没有正式在大会上任命,宣布而已! 朱学文不苟言笑,神情严肃得近乎忧郁。但亦叶一点也不怕他。每次碰上朱学文上夜班,只要前面没事,亦叶便带上笔记本上内科急诊室坐着。有问题,她问,朱学文回答,她记。没问题,亦叶就翻朱学文给病人记的病历卡。竹篮医院没有病历保管室。所有的病历都交病人自己保存,就是住院的病人也一样。只有朱学文有为病人保留资料的习惯。上夜班没病人的时候,朱学文就整理那些资料。竹篮医院中没人对朱学文的那些资料感兴趣。除了朱学文自己之外,仔细地看过那些资料的只有亦叶。那些资料是一份相当完整的竹篮镇居民的医疗保健档案。 那个晚上在朱学文那里呆了老半天,亦叶才想起应该去药房看看,是不是郑育的夜班。 药房里黑洞洞的,但是亦叶还是贴近窗口,果然,郑育又在黑暗中冲着亦叶微笑。 郑师傅!我……来晚了。 我知道,亦叶!今晚后面上夜班的是朱医生。我看见你走过去的。 郑育不动声色地说。 那现在……,我还能进来吗? 进来吧!不过,我今天没带提琴来。 您说什么? 亦叶不禁有些生气,脸也涨红了。 您没带琴来,我进去干什么? 郑育笑了。黑暗中,亦叶看不清他的脸,却能看到他那排整齐的白牙。 我刚才说的是我没带提琴,可没说我没带琴! 我只想听……您拉小提琴,郑师傅!别的东西……我没什么兴趣……” 亦叶尽可能客气地回答,但脸上却是掩饰不了的失望。她低下头,打算回急诊室睡觉去了。 没听过的东西,你怎么知道有没有兴趣呢?进来吧,亦叶!明天是星期日,今天少睡一点觉没关系。小提琴的曲目都是外国人为外国人写的。今天我给你弹点咱们中国人自己的东西。 亦叶抬头看了郑育一眼,郑育也正看着她。郑育的话语简洁,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和他的琴声一样。 亦叶不说话,默默地走进了药房。 走到小仓库的墙边, 郑育让亦叶坐下,他自己也坐下,然后从药架下拿出一把三弦。三弦似乎并不是一种需要很多技巧的乐器。白姨、左叔、梦帆哥都会弹。只是姐姐天生不喜欢音乐,梦帆哥便很少有捣鼓三弦的雅兴。亦叶对三弦谈不上喜欢,但也能听。她只是觉得三弦这东西,没人跟着唱,没别的乐器衬着点,会单调、沉闷一些。 好像是看出了亦叶的心思,郑育拨动三弦,便跟着唱起来。 忽听家院一声报,不由得老夫怒心梢。我也曾告职归林,朝事不问了,圣旨召我为那条?听罢言来心暗转,定有缘故在其间;一定是栾布老儿把我荐,叫我一人去闯难关。低下头来暗盘算,拉他二人一同去淮南…… 郑育的嗓子低沉、圆润,吐字清晰、发音纯正。亦叶不得不暗暗承认,他的戏唱得和他的琴拉得一样得法!但她却什么也没说。 还想听吗,亦叶?不用客气,直说吧。不想听我就不唱了。咱们……聊点别的! 接着唱吧,郑师傅!我还想听! 亦叶说的是实话,这段戏亦叶已经有日子没听过了。亦叶喜欢京剧,还不全是受方家父子的影响。亦伯梅自己就是个超级戏迷。三十年代初在齐鲁上学,途经B市,亦伯梅听戏听得乐不思蜀。开学开了两个月,他居然还泡在戏园子里,惹得亦启祚大怒。文化大革命开始扫四旧的时候,亦叶亲眼看到父亲收藏的几百张唱片,亦叶还能依稀记得那些唱片公司古怪的名字,百代,长城,高亭,大中华等等,是怎样一张一张地付之一炬的,而那其中,就包括郑师傅现在唱的这一段…… 郑育低沉,略带点儿苍凉的嗓音又响起来。亦叶惊异地发现,那嗓子用三弦来伴还真入耳。 “……此时间不可闹笑话,胡言乱语怎瞒咱?在长安你也曾夸大话,为什么,事到而今耍奸猾?左手拉住李左车,右手再把栾布拉。三人同把那鬼门关上踏,生死二字且由他。 老半天,老半天,郑育似乎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亦叶奇怪了。 “……郑师傅,您……怎么唱完流水就不唱了?我还等着听后面那段散板呢! 郑育虽然尽可能地不动声色,但心里还是暗暗吃惊。他看了亦叶一眼,缓缓地拨动了琴弦。 听罢言来笑吟吟,我有言来你是听。 你既知小刘长暴虐成性,为什么举荐我来到淮营。这也是你耍奸猾,自己报应,要求救你只好去另请高明!……劝虞侯且忍耐略等一等,待我去见刘长舍命拼身。但愿得说动他是炎汉之幸,也不枉我三人千里迢迢走淮营。我们同来同行。全凭我三寸舌在败中取胜。……低下头来暗思忖,怎样说动就把他引?我将主意来拿稳,衣帽斜跨见他人。撩袍我且钻刀阵——看他把我怎样行? 郑师傅,您……唱得还真像! 郑育笑了。 不说我唱得好,只说我唱得像!看样子,你……知道我唱得是什么? 亦叶也笑了。 您要不唱,我可能还真忘了。您一唱啊!我想起来了。这是《十老安刘》里的《淮河营》。不过,用三弦伴我还是头一回听。我原以为余派、马派的戏一个亮丽、一个讲究,用三弦伴……,那么低沉,怪可惜的!没想到,您一唱还真和这三弦珠联璧合! 郑育不说话,眯缝着眼看了看亦叶。他原想唱完了给亦叶讲讲这段故事,现在发现不需要了。这孩子……居然听过! 亦叶也在仔细地打量着郑育。上一次听郑育拉小提琴,郑育是背对着亦叶,没有让亦叶坐下。亦叶专心听琴而没看人。这一次郑育是面对着亦叶弹的三弦,而且事先还给亦叶准备了一把椅子。郑育的个子不高,照亦叶的估计在一米六五至一米六七之间。也正因为这样,军训时他才和袁拐子一起站在第一排。但是郑育的那张脸却特别生动、有神采,以至于亦叶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次都无法确定他的年龄。郑育有一个宽阔并向前突起的前额,发际生得上。那种前额能让人一不留神就想起伟大领袖……。前额下面是一双深深凹陷、大而有神的眼睛。郑育的眉际到下颌的距离短,笑起来的时候,从侧面看,面部的线条十分生动。亦叶看着郑育,心中忍不住回想起头一次看到郑育时的情形。真奇怪,这同一张脸现在看起来不但不丑陋,反倒有几分美感了! ……在想什么,亦叶! 我在想……,郑师傅,上次……,听到您的琴声……。我简直以为……,是在做梦!我以为,我是回松园了。过老师……回来了……” 过老师?是过刈吗? 是的,郑师傅!您……也认识过老师? 不认识,但是知道他。 郑育不说话,亦叶也不往下说了。过老师是右派。美美的爸爸,右派的帽子早摘了。但还是右派,叫摘帽右派,还得进牛棚。过老师根本没摘帽,那就是说,属于公安六条了!啊!过老师……,您如今…… 你的过老师……也教你听京剧吗? 啊!不!过老师……,非常非常……不喜欢京剧。小的时候,他最反对我上……楼下去玩。他说,京胡刺耳,京剧没有半音。他觉得京剧中每一个曲调,每一个音……都不准……。总之,他一丁点儿也不懂京剧,别说唱,连听都不听! 郑育笑了。 你最后这句话太正确了!他讨厌京剧主要是因为他根本不懂! 亦叶也笑了。不过在心里,她一点也不觉得过老师对京剧的不喜欢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松园住着好多搞西洋音乐,声乐的。据亦叶观察,那些人和过老师一样,对京剧、汉剧、楚剧、越剧、黄梅戏、这些中国人自己的戏曲都毫无兴趣。倒是眼前的这个郑师傅让亦叶奇怪。他小提琴拉得出神入化,唱京剧也唱得那样字正腔圆。而且,这一切,都还是业余的。他的本职工作是在药房发西药…… 还想听我唱吗,亦叶? 郑育看出来,亦叶心中有许多关于他的疑问。不过,亦叶不主动问,他也就没有必要自己去解答。 我当然想听。我是怕您累,唱戏比拉琴累。 想听什么? 想听什么?这意思是让我点。亦叶抬头看了看郑育。我点的,他全会唱吗? 郑育笑了。他看出了亦叶在想什么。 你这个岁数的孩子,除了样板戏。还听过老戏的不多。能记得住、点得出的就更少。我估摸着,你能说出来的戏,我就能唱个八、九不离十。 ……低估我了,郑师傅! 亦叶顽皮地冲着郑育笑了笑。 我要真和您过不去,准保能点出您不会的段子!……不过,今天天不早了,我就不跟您为难了。您喜欢马派,就唱他最后那出《赵氏孤儿》吧!程婴的那段反二黄挺苍凉的,配您的嗓子和这三弦,正好……” 郑育拨动了三弦…… 老程婴提笔泪难忍,千头万绪涌在心。十五年屈辱俱受尽,佯装笑脸对奸臣。晋国中上下的人谈论,都道我,老程婴,贪图了富贵与赏金,卖友求荣,害死了孤儿,是一个不义之人。谁知我,舍却了亲儿性命,亲儿性命。我的儿呀!……抚养了赵家后代根。为孤儿我已把心血用尽,说往事全凭着水墨丹青。画就了雪冤图以为凭证…… 反二黄悲愤深情,郑育唱得更是如泣如诉。亦叶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琴声和歌声停止了半天,亦叶的两只手还紧紧地握在一起。 老半天,老半天,亦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郑育把三弦收到药架的下面,看了看桌上的表,已经凌晨四点了。 困了吧,亦叶!回去吧。还能睡两小时。 亦叶站起来,走到药房的门边,郑育跟在她身后。 下次夜班,要我带什么来,亦叶? 还是……,还是带提琴吧,郑师傅!京剧……,您唱得挺绝的。不过,我只要想听……,还能……,听到更地道的。 郑育有几分惊异地看着亦叶,但什么也没问。 星期一,酱油汁让亦叶写院里第一季度的总结。 总结这种东西交上去,镇革委会的人是绝不会仔细去看的,但各个单位还是得写。写起来也挺简单,抄几段报纸,再加几段竹篮医院的人和事,不失手写反动话就行!但亦叶却一反常态地在楼上呆了整整一个下午。那倒不是不想回护理部上班,而是亦叶心头埋藏着一个小小的秘密。 下午的很长一段时间,亦叶并没有写总结。她在仔细地学习着竹篮医院阶级敌人们的材料。她想偷偷地看一下,郑育究竟为什么竟会是阶级敌人! 材料上说,郑育居然是一九三五年出生的,换句话说,和过老师一样大,竟比亦叶大整整一倍!但郑育在亦叶的感觉中却比过老师年轻。究竟是药房昏暗的灯光产生了不真实的视觉效果,还是自己长大了,童年时代觉得十分遥远的年龄,现在却贴近了,亦叶无法确定。郑育犯的错误,或者更确切地说,郑育的罪行,也相当地出乎亦叶的意料之外。亦叶原以为,郑育不是右派,就和分田一样是文化革命中的现行。而事实上郑育的反动历史却比右派还悠久。材料上说,郑育一九五五年因为在S市音乐学院作曲指挥系上三年级时参加胡风反党集团,被判刑三年,遣送原籍农场执行。一九五八年出场后留在场医院药房…… 郑育的年龄虽大得让亦叶吃惊,但他那个年龄参加胡风反党集团却似乎又小了一点。对胡风其人,亦叶知之甚少。仅仅只记得在鲁迅的文章中读到过,此人是三十年代鲁迅颇为欣赏的文学青年。 胡风在文坛上叱咤风云的时候,郑育还没出生。他……为什么要去参加胡风组织的那个反党集团呢?亦叶托着腮帮子苦思冥想。 酱油汁下班前到放材料的小屋来了一趟。看到亦叶正在认真学习阶级敌人们的材料,十分奇怪。 亦叶!五不准搞完了,这些阶级敌人们都回到各自的科室去了……” 我知道,江书记!就是因为这些阶级敌人都回去了,我才更搞不清楚谁是阶级敌人,为什么是了!咱们这个医院……” 是啊! 一听亦叶这话,酱油汁马上自豪起来。 在咱们这种单位当领导,全凭着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觉悟,要不,真是寸步难行啊! 江书记,您说,这郑育,怎么会是胡风反党集团的成员呢?那个集团的人,怎么着……也得六、七十岁往上呀? 胡风反党集团? 酱油汁凑近了看了看材料。显然,她对郑育其人毫无印象,对胡风更无兴趣。 反党集团这种东西,兴许只要反党它就收,岁数小点大点都没关系。这是定了性的案子,错不了!只注意他没什么新动向就行! 亦叶点了点头,把材料室的钥匙还给酱油汁下了楼。 晚上十点,亦叶交班,吕豆花接夜班。亦叶坐着没走。 豆花姐,咱们院西药房,有个叫郑育的,您一定知道。 是的,是有个郑育,那人……挺厉害的。 厉害? 我是说,业务上挺厉害的。他是正经大学生,不是学药理的。药理、制剂这些,都是他后来自己琢磨着学的。文化革命前,W市的卫生局每年都有晋升考试。他都考到药剂师了。……他懂英语、拉丁语、德语、还懂意大利语。可惜他了,只能呆在咱们这个小医院里……” 您到医院来的时候,他……就在了吧? 可不是!那时,他已经出来几年,改造得快不是阶级敌人了。满镇子上的标语口号都由他写。他还会编快板词、唱歌、唱戏、写诗、写对子什么的。反正,玩儿的事,没他不会的!没想到又搞文化革命开始,等于这么些年白改造了,还是阶级敌人,还得五不准……” 他犯的什么案子,您恐怕也不清楚吧? 他那个案子光听说叫个胡风分子。具体做了些什么坏事,镇上的人不知道,背后猜,那胡风是不是糊涂、装疯的意思。我琢磨着,大概和右派差不多,也都有个分子……” 亦叶叹了一口气,和豆花姐告辞。 回小屋,肖婆婆的灯还亮着,亦叶又进去问了问肖婆婆。肖婆婆对郑育更是一无所知。她告诉亦叶,郑育在院里干了十多年,她几乎从未跟这人说过话。那原因是, 郑育是个笃信穆斯林的回回,不但不吃猪肉,连猪肉味都不能闻。此人没事就上夜班。白天谁也见不着他…… 肖婆婆这一说,亦叶觉得没必要再问别人了。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table][table=100%,#ffffff]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子夜琴声 (中)-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六
       下一节:
梦魂萦绕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七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1 19:5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1 20: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09: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09: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10: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16: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20: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20: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440

帖子

34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45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7-4-22 23: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2-28 07:13 , Processed in 0.11953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