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9|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二-换了人间(下)

[复制链接]

759

主题

1792

帖子

558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85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4-12 18: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1-5-2 23:22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二

二 换了人间(



“野棠花落,又匆匆过了,清明时节”。一转眼,就到了一九七九年的春天。亦叶在珞珈山上几乎可以说是轻松自如地渡过了两个学期。亦叶的轻松自如,和W大学生生活的条件却完完全全毫无关系。

W大学生伙食的恶劣,不仅大大超过亦叶的想象,连来自北方戈壁滩边,在班上领着最高额的助学金,生活最贫困的同学都难以接受。W市本是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楚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便是饮食。在W市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家中,食不厌精本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平时,父母有朋自远方来,下榻松园,柳妈每天出外买早点时,总忘不了向客人们夸耀,哪怕他们在松园住上一个月不走,她也能保证每天的早点不重样。在亦叶的记忆中,就是在三年自然灾害那些最困难的日子里,她也没吃过W大学生食堂做的这么糟的饭菜。W大学生食堂中烧的茄子,外形和气味都让人不忍正视。如果你强迫自己的感官接受那两样东西的话,你的大脑边一定会怀疑你身临其境的地方,究竟是食堂,还是厕所?W大学生食堂中的炒黄瓜,若不是在黑板上准确地出现了这一学名,就是生物系植物学专业的教师也无法向你证明,这竟是黄瓜!而W大学生食堂做的大白菜,那只能让亦叶想起W大菜市场中随处堆放的菜帮子垃圾。家庭贫困的W市市民,即使是捡的是菜市场中的垃圾,回家做熟也比W大食堂中的气味好。而除了这三样菜之外,W大的学生食堂,再也没做过什么别的!

说实话,在W市这样富庶的鱼米之乡,要把菜农们精心培育的那些鲜嫩欲滴的蔬菜做成W大食堂中的这般模样,没有一颗兽类的心,没有一点兽类的工作方法,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不说学校的伙食科,还强迫学生们每月交纳十四块九毛五分的伙食费,不吃者也不退。那一笔钱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中国W市,完全可以让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白白胖胖地吃一个月。亦叶完全、彻底地不敢回忆竹篮镇了。肖婆婆当年奉酱油汁的圣旨做的“忆苦饭”也比如今W大食堂的饭菜鲜美可口!因为校园内伙食这空前绝后的恶劣,学校门口的那家小餐馆中一毛二分钱一碗的阳春面便变得万分紧俏,供不应求了。亦叶生性懒动,不愿为饱口福而专程下山买面,只能在心中为自己是W市人,而W大竟制造出如此牛马不如的伙食而愤怒、而羞耻。校学生会生活部为抗议学校伙食的恶劣,号召全校各名同学们踊跃参加罢课、罢食,亦叶真是一千个拥护、一万个赞成!

学生们居住的地方,也不比伙食好到哪儿去。图书馆学系的女生宿舍就在珞珈山顶上那座古色古香的图书馆的下面。从学生食堂、外语系、一直延续到理学院的这一整片建筑物,被称为“斋舍”。斋舍是W大最古老,也最美丽的倚山建筑。那美丽,当然指的是从外面看。斋舍倚山而建,房屋依山势而跌宕起伏,山上郁郁葱葱的草木和校舍相印生辉。这里还是整个W大的制高点。站在图书馆所处的那一层山上,能鸟瞰W大的全景。从这里走到山下的广场,要经过数百级的石阶。从石阶望去,斋舍的每一层建筑,屋脊上都镶着让莘莘学子们浮想联翩的金光闪闪的琉璃瓦。斋舍入口处的小道边,种满了樱花。每年春天,樱花盛开之时,这里就不再只是校园,而是公园;花园;是整个W市老百姓们的游览胜地……

只可惜校园和校舍的美丽只限于从外观赏!

假如走进亦叶和她的同学们住的学生宿舍,那就完全是另一幅景象了。斋舍从本世纪二十年代起就是W大的学生宿舍。二十年代,同样大小的宿舍中住一名学生。三十年代后住两名。从五十年代末期的“大跃进”时期起住四名,以后延续下来未改。那一间宿舍,细细地量起来可能比亦叶在竹篮镇的那间小屋还略小。屋中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床边是拼在一起的小书桌。剩下的空间则几乎刚刚只够那四个人呼吸。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个最简单的动作都得深思熟虑,小心谨慎。否则,不是自己伤筋动骨,就是会发出让邻居们心动过速的响声。斋舍建筑的地基部分十分牢固,整个是花岗岩砌成的。再过哪怕一个世纪,只要不发生一定级别的地震,仍然能岿然不动。但是地基以上的结构,包括门窗,屋顶,却都已不堪重负了。外面如刮四级北风,屋内便能测到三级半。外面下暴雨,屋中便相应是小到中雨了。亦叶和她的同学们在珞珈山上安居乐业之时,中国的大地上正广泛流传着一篇感人至深的报告文学。那篇报告文学有一个十分浪漫的名字,叫做《歌德巴赫猜想》。读过那篇报告文学的人,几乎没人会不为陈景润的事迹激动得泪光闪闪。只有住在斋舍的W大学生们例外。他们不是佩服,而是羡慕陈景润。陈景润一个人居然能住六平方米的房子。要是在W大,那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光是他那几麻袋手稿就没处放,恐怕等不到做大扫除就被人扔了!

让人万分欣慰的是,伙食的恶劣和居住环境的不如意,连一丁点也没影响亦叶的情绪。这一年,她在珞珈山上生活得愉快极了。每每回忆这愉快的一年,亦叶便会忍不住地为自己当初没能冒冒失失地退学而暗暗庆幸!

亦叶从小不爱和人打交道,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做自己的事。父亲赞扬她的这种性格,认为像她这样脑细胞持续缺氧,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患者,理应尽可能地节省自己的生命能量才对。有时和家人聊着天,亦叶不知不觉地心不在焉。父亲在一旁便会幽默地表扬亦叶一句,说她“宁静致远”去了。这一毛病在外人,在不是亦叶的亲人朋友们的眼中,当然是一个大大的缺点。说得轻一点,叫做不善于广泛联系群众;说得重一点,就是骄傲自满了。亦叶在W大渡过的这头两个学期之所以轻松自如,在很大程度上和居然没有任何人批评或指责她骄傲自满有关。这在亦叶二十五年不长的生涯中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亦叶把这一幸运归结于她又一次碰到了一位好上级。

在发现自己不可能退学,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这味同嚼蜡的图书馆学系中学习四年之后,亦叶提醒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搞明白,谁是自己的新领导;谁是自己未来四年的顶头上司。换句话说,谁有权利为自己写鉴定、材料,这一类一想起来就让人毛孔发紧、心动过速、食欲全无的东西。评价一名学生,最重要的东西绝不是成绩。父亲觉得荒谬,亦叶却坚信不疑。何况成绩这东西,假如真的变得重要起来,那倒是一件值得亦叶欢欣鼓舞的好事。成绩对亦叶来说是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的东西。即使争取不到,也无怨无悔,心服口服。但鉴定和材料就不一样了。那东西神秘秘、阴森森;看不见、摸不着;像皇帝的新衣。但中国社会数千年却不是靠别的,正是靠这类不明不白的东西支撑着,万万不能掉以轻心!说实话,离开竹篮镇的时候,亦叶早已不再奢望自己未来的学习生涯中还能出现李洁这样的书记。能再碰到一位酱油汁,她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亦叶唯一暗暗乞求的是,可千万不要遇上一位五香粉!

等到终于搞明白了谁是图书馆学系一一零七班的政治辅导员和党支部书记之后,亦叶悬了好几天的那颗心彻彻底底地放下了。亦叶的这位政治辅导员竟是个女孩子,长得可爱极了。大大的眼睛,洁白的皮肤,看上去,比亦叶小得多。那政治辅导员一开口说话就脸红,脸上总是挂着洋娃娃一般甜蜜的笑容。这种本应出现在年历片或画报封面的美人儿,竟会出现在亦叶的身边,还是政治辅导员!亦叶不动声色,心中却高兴得只想放声唱一支歌。感谢党中央、感谢华主席!要不是党中央、华主席扭转乾坤,这样慈眉善目的美人儿怎么能代表党和人民来领导亦叶呢?

后来的事实证明,亦叶的第一眼印象是完完全全正确的。那位政治辅导员对所有的同学都无坏心,一视同仁,和蔼可亲。第一次和亦叶聊天,政治辅导员居然想为亦叶申请助学金。亦叶那么老了,在社会上厮混了近十年,却不能带工资上学。最后,助学金没能申请到,原因是亦叶父母的工资高得实在太惊人了,而亦叶本人又不幸未婚。但亦叶还是为辅导员的一片好心深深地感动了。

认识了政治辅导员兼党支部书记,亦叶大大地放了心。再认识其他的同学就没必要那么紧张,可以不慌不忙、顺其自然了。

亦叶最先认识的是和她同一寝室,睡同一张床下铺的尤小莹。亦叶喜欢这个尤小莹部分也是出于第一眼印象。那尤小莹长得极像美美。不仅是个子像,整个举止、神态、连说话的语气都像。唯一有些许不像美美的地方是眼睛。那孩子的一对眼睛比美美长得漂亮。尤小莹也来自W市,家就住在亦叶曾无数次瞻仰过的那个伟人主办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边上。不幸的是,尤小莹离着革命圣地虽比亦叶近得多,政治上却并不比亦叶强多少,是班上四十四名同学中连小组长,科代表都不是的那五名同学之一。换句话说,和亦叶一模一样,差不多算是半个阶级敌人了。

尤小莹和美美一样,在家也是大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只是上面没有哥哥。尤小莹比亦叶小五、六岁,是直接从乡下的知青点上考上来的。进大学时,尤小莹不过二十岁,居然在农村已经呆了将近四年。

“……咱们W市下乡的,一般呆两年就能招工回来。你怎么呆了那么久?”

亦叶有些奇怪。

“你说的一般呆两年,那是有运气,或者有门路。这两个东西……,正好我都没有。”

尤小莹叹了一口气,亦叶不再问了。

慢慢地,亦叶知道,尤小莹确实来自没什么门路的家庭。尤小莹的父母是五十年代从印尼赶回来参加革命的爱国华侨。要是早生个十几年,赶上抗日战争什么的,还有浴血疆场、为国捐躯一类的机会。到五十年代才回来……,当然太晚!革命早已成功,果实也差不多分完,只剩下默默奉献了。尤小莹的父母还在江夏师范学院读书的时候,尤小莹就出世了。那已经就是破例,是看在她父母万里迢迢,回国参加革命的份上。要是换成普普通通不是华侨的学生,胆敢在上大学的时候结婚、生孩子,早就被学校给开除了!大学毕业之后,尤小莹的父母被分到W市的中学当老师。革命的时代,在普普通通的中学当老师,当然是一个悲惨的职业。就像若干年之后的一首歌中无可奈何地唱到的一样,“照亮的是别人;燃烧的是自己。”无需尤小莹解释,亦叶也能明白,她的父母是没法把她从知青点上调回W市的,除非他们突然间有了“特异功能”……

不过,尤小莹的性格和美美一模一样,乐观、开朗、活泼、奔放、从不沮丧。

“……其实,当老师也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一点好处也没有。比如我上学上得早就得感谢我爸、我妈。我……五岁就上学了。高中毕业,我才十六岁,是班上最小的。你肯定是七岁才上学吧!”

亦叶不得不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尤小莹年纪虽小却极能干,还颇有大姐姐的风度。和她呆在一起,让亦叶省了不少心。比如晚上吃过晚饭吧,得找个地方看书。寝室是没法看书的。不要说是凡夫俗子,就是陈景润来了,也得出去另谋高就。图书馆阅览室的座位都编着号,好几个同学才轮得上一个号。亦叶便有几分一筹莫展,只能悲伤地怀念李洁,回忆李洁为她营造的,竹篮镇上那无比温馨的小屋。尤小莹却有办法。她很快就侦查到了,大部分学生都是到大教室中去看书。大教室比图书馆空气新鲜,还自由。小声聊聊天、挪挪椅子、甚至出去散散步什么的,都不影响别的人。尤小莹把哪一个大教室晚上没有课了解得清清楚楚,每天晚上都能为自己,也能为亦叶占上最好的座位。看书看累了,尤小莹便和亦叶聊天。尤小莹和美美一样,群众关系极好,认识几乎全班的同学。多亏尤小莹指点迷津,亦叶只用了不长的时间就把班上党、政、军各级领导干部们。搞清楚了。

第一学期,上课上了没一个月,尤小莹告诉亦叶,班上现在不是四十四名同学,而是五十六名了。新来了十名“走读生”和两名“留级生”。

“走读生和留级生?算……正式学生吗?”

“当然算,以后就和咱们一样了!走读生都是有W市户口的,学校不分床位,只算学校扩大招生的名额……”

“高考中断了十多年,想上大学的人多。学校扩招是件好事。”

“……好事是好事,不过这好事轮不上你,也轮不上我,只有有门路的人才有份。”

“门路?”

“那当然!你想,走读生全是高考没过分数线的人。分数不过线的人有千千万,凭什么收你不收他?没门路的人……,休想!”

啊,原来是这样!亦叶一下子想起了人凤,想起了人凤脸上的道道泪痕。她裁下一条纸,写上“记住!为人凤找外语系英专的教材和老师,不要忘了!”

“……还有那些留级的,更是……老谋深算。”

“留级又不是什么好事。犯得着去……老谋深算吗?”

亦叶奇怪了。

“你想,七六级本来是工农兵学员,是推荐的。一留级留到七七级就成了自己考上的。这级……留得多合算呀!”

亦叶笑了。盼望了这么久,上学、读书。没想到大学里仍然有这么多稀奇古怪,错综复杂的事。

“算了,小莹!人多了对咱俩有好处。咱们班各级领导干部的岗位都占满了,来的人越多,不是干部的也就越多。这么着,也就不显得咱俩落后了……”

尤小莹也哈哈地笑了。

第二个学期刚开学,系领导强调组织纪律性,在全系大会上点名批评了一一零七班。原因是,两名外地的同学没有按时返校。吃午饭的时候,亦叶问了问尤小莹,尤小莹指着远处一个戴着一幅眼睛,文质彬彬、老气横秋的男生,向亦叶努了努嘴。“……喏,那就是两个没按时返校中的一个。你看他老老实实的吧,其实……狡猾着呢!上大学前当了七,八年老师,没上山下乡,够舒服的了……。他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久别胜新婚,老婆不放,他哪能按时返校?但是他人机灵,赶紧提前给自己请了假,说是孩子病了。那天系里刚批评完就发现批评错了,连忙又表扬他。哈!没按规定及时返校还受表扬……”

“那另一个挨批评的是谁?”

尤小莹四下看了看边朝远处指了指,远处一个瘦小的女孩子独自一人吃着饭。那孩子,单看五官,有几分像尤小莹。高凸的额头,深深凹陷的大眼睛,略深的肤色,一看就知道是南国的女孩子,只是个子矮小,身体比尤小莹显得单薄。“那孩子……挺可怜的,” 尤小莹对亦叶小声说。“……听说没爸爸,只有妈妈。过完暑假,她妈没钱给她买火车票,在家哭了好几天。后来不知怎么才凑齐了钱。没想到风尘仆仆赶到学校,反倒落得个点名批评……”

亦叶叹了一口气。人世间处处都有不公平的事,谁摊上谁倒霉。自己有的这点本事刚够让自己免遭厄运而已,无法普度众生。好在这种一般被称为“无组织无纪律性”的缺点,上不了纲,上不了线,不至于变成阶级敌人。

亦叶不再想别人挨批评的事。她心中正为人凤的事深深地感激着尤小莹。

人凤托亦叶为她买一套英语专业的教材,并想法找一个老师辅导她。买教材的事倒不难。图书馆学系就有不少喜欢英语的同学买了英语专业的教材。但是找一位老师辅导人凤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英语在学校是无与伦比的重要的课。不管是哪个专业的学生,谁都争先恐后地接近英语专业的人。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帮助,辅导。而人凤连本校的学生都不是。要是亦叶会钻营,能认识一,两个外语系的学生也好办。偏偏亦叶一进W大就十分讨厌外语系的学生。外语系的学生岁数小,这且不说。他们整天拿着一台学校发的录音机,脸上老是一幅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样子。据说他们压根儿就不会叫老师和同志,一开口就是先生、小姐、女士、夫人……。亥生哥说得好,外语这东西,说到底不过是一门工具而已。在中国,赶上一九四九年那场革命,这工具多年不用,生了点绣,工匠们便有几分忘乎所以,以为他们会使用那工具,自己就成了科学家了。在食堂排队打饭,一听到外语系的学生们有意高声说外语,亦叶就烦。那感觉就像一群狗围着人汪汪地叫唤,“我们说的,你懂吗?这可不是人话。这是没多少人能懂的,宝贵的狗话!” 真是影响亦叶的食欲。

而现在,为了给人凤帮忙,却偏偏得贴近这可恶的外语系。

尤小莹看到亦叶每次路过外语系都愁眉不展地打量那建筑物,以为亦叶也是想找人辅导自己学英语。尤小莹的性格极像美美,在学习上,在政治上,都没什么雄心壮志。但是尤小莹却确确实实认识外语系英语专业的老师。是一位和她父母当年一起从印尼回国的好朋友。尤小莹一说,亦叶真觉得柳暗花明,喜出望外。

那英语老师是个中年女性,长得干干净净、慈眉善目的。第二次单独去找老师,亦叶就老老实实地讲了一遍人凤的故事。那老师自己是华侨,文化革命刚一开始就被定为“里通外国”的特务。文化革命十年,她在农场呆了八年半,夫离子散,孑然一身。到七七级招生时才返校。一听亦叶说起人凤的遭遇,老师就一口答应了亦叶的要求。亦叶把人凤带到老师住的地方去了两次。老师系统地对人凤考了一番试,认为人凤的英语水平完全没有必要听七七级学生的课。老师决定设法帮助人凤听一个美国教授的课。那是W大外语系英语专业专门从美国著名的C大聘请来的教授,只为研究生,系里的青年教师和文化革命中毕业的六九、七零两届回炉班的学生上课。

从老师家一出来,人凤满脸泪水,紧紧地抱住亦叶……

亦叶一回寝室便心花怒放地抱住尤小莹,甚至忍不住亲了尤小莹一下。

“……你贴我这么紧干吗?”尤小莹奇怪了。

“谢谢你,小莹!谢谢你……让我认识了这么好的英语老师……”

“啊,原来是为了谢我这事呀!”

尤小莹松了一口气,一边用手不习惯地摸着被亦叶亲过的脸庞。

“我还真吓了一跳,以为你……想要和我同性恋呢!”

“哈!哈!哈!” 亦叶被尤小莹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第一个学期,图书馆学系七七级的学生一共只有四门课:《中共党史》;《中国历史》;《世界通史》和《图书馆学基础知识》。这四门课,亦叶的平均考试成绩为九十一分。班上别的同学考了多少分,亦叶不知道,也不打算去问尤小莹。对自己的成绩,亦叶十分满意。要知道,人文社会科学整个是一片没有绝对真理的领域。你就别指望能在这里学到1加1 等于2 ,或者人身上长有206块骨头,这类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知识。比如《中国历史》吧!考试的题目叫做《焚书坑儒是厚今薄古的革命措施》。《图书馆学基础知识》的考试题有五个可选。为了躲避马恩列斯毛那群让人肃然起敬得手足无措的革命导师,亦叶选了其中最古老的试题,叫做《封建社会国家图书馆在阶级斗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这一类说不清究竟是不是知识的东西,这一类倒人胃口的考试题,你就是把郭沫若、茅盾请来亲自应试,也未必能考出比亦叶更高的分。

第一学期行将结束的时候,同学们荣幸地得知,W大开始实行学分制了。那在中国的大学校园中还是一件史无前例的新生事物。虽然学校能开设的选修课还达不到学分制的要求,虽然必修的学分数和选修的学分数之间的比例还并不合理,亦叶的心中还是忍不住兴奋。毕竟,这是一个尊重个性、尊重自由的良好开端!

又过了一个学期,学校开始搞学习竞赛了!

亦叶饶有兴致地把学习竞赛的内容、方法、注意事项等等,仔细地看了一遍。确信学习竞赛并不需要党支部、班委会或系一级领导们的推荐和批准,亦叶心里一下子痒了起来。这简直比考大学还自由,考大学至少还得上党支部那里盖个章呀!亦叶一向热爱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美好理想,当即就决定要报名参加写作和英语两项竞赛。

对英语,亦叶不抱太大的希望。她的英语是自己随心所欲,毫无章法地胡乱学的。照亥生哥的话说,那是一堆狗肉,上不了宴席!但对写作,亦叶却颇自信。

要知道,八岁的时候,亦叶写的作文就得过奖。

那一次作文的题目名叫《难忘的一天》。别的同学写的都是些高高兴兴的事,亦叶却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想起几年前在病床边和她相识了不过短短五天就夭折了的病孩子波波。那一年亦叶上小学二年级,姐姐美盼上六年级。颁奖的那一天,亦叶病了,没上学。奖品是姐姐带回来的。姐姐回家高兴得一个劲地亲亦叶。校长在全校的大会上说,全校选去参赛的十二篇作文,每班一篇,只有亦叶的一篇得了奖,另一篇受到了表扬。换句话说,亦叶,一位二年级的小同学,竟为全校同学争得了荣誉。为了表扬亦叶,父亲送了亦叶一本十分十分精美的,塑料封皮的日记本。那是外国某医学学术期刊赠送给父亲的。那日记本纸质极佳,雪白、光滑,比印字典的纸张还好。最令亦叶吃惊的是,那日记本和中国市场上卖的日记本不一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居然每一天都事先印好了。那时正逢三年自然灾害,亦叶平时用的作业本纸质极恶劣,根本无法用钢笔写。钢笔刚一接触纸,字迹就从第一页浸透到第三页。收到父亲的那份礼物,亦叶激动万分,天天放在枕头边、书包里,没事时就用手摸摸,却舍不得用。后来父亲提醒亦叶,再不用那日记本就过期了!亦叶才开始小心翼翼地用那本日记本记日记。那时亦叶在自己家里既无书桌,也无椅子,功课和“日记”大部分是在方家方小慧的书桌边做的。只可惜那日记本在一九六六年扫四旧的时候和父母的日记、书信、诗词一起被付之一炬,灰飞烟灭了……

亦叶没想到,十七年之后,她居然还能作为学生继续参加写作竞赛。这一次作文的题目叫做《神州秋色好》,比那《难忘的一天》雅致多了。亦叶一提笔便觉得心潮澎湃。文章写得顺畅极了,简直是下笔千言,一挥而就!

几天之后,学习竞赛的结果出来了。写作竞赛一等奖两名;二等奖五名;三等奖八名。亦叶在一等奖和二等奖的名单中找了半天,最后才扫兴地在三等奖不起眼的名单中看到自己。亦叶难过了好几天,连尤小莹约她看电影她也是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

大大出乎亦叶意料之外的是,她竟会在英语竞赛中也得奖,而且还是二等奖。整个图书馆学系只有亦叶一位学生获奖,而且还获了两项奖。全校的学生中只有三名学生获多项奖。一位空间物理系的同学在数学、英语和写作三项比赛中同时获奖;另一位数学系的同学则在数学和英语两比赛中获奖。亦叶是唯一一位文科系中获两项奖的同学,也是获多项奖中唯一的女生。

学校的学习竞赛委员会举行了隆重的颁奖仪式。一夜之间,亦叶竟在校园中出名了。

吃过晚饭,尤小莹拉着亦叶的手向校门口走去,并在那一长排带有玻璃门的宣传橱窗前站住。亦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照片,在颁奖大会上领奖时,学校宣传科的摄影师拍的,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也堂而皇之地走进了这个庄严、肃穆的地方。既没有助人为乐,也没有拾金不昧;更没有奋不顾身之后留下催人泪下的日记。看来……世道真的是不知不觉地在变!

“……你看吧,亦叶!你一下子这么红了。早晚会让你当个干部……。”尤小莹有几分难过地低下了头。

“啊,不会的,小莹!” 亦叶忙不迭地安慰尤小莹。“咱们班上的干部位置早分配完了。除非有……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离休。而咱们班的干部队伍……还正年富力强,学有所长……”

哈!尤小莹还没难过完就被亦叶的调侃逗笑了。

仅仅几天之后,尤小莹的猜测却被证实是颇有先见之明的。下午过完团的组织生活,班上学生中的那位党支部书记专程来找亦叶谈话。

书记姓L,岁数比亦叶略大。文化革命前某年在某地高中毕业时竟毅然参军,一个让人无比羡慕的英明抉择!文化革命中作为军队某部某级干部奉命到地方某地某厂“支左”。以后在工军宣队和革命委员会被撤销之后,L原在部队某部某级的干部职务不幸已被某战友所占。L便识大体,顾大局,就此转业,留在“支左”所去的某厂工作,职务不变,仍是某级第某把手。L在某厂工作时已成家立业,育有一子一女。进大学时,L是全班四十四名同学中最年长者,斯时三十有二,恰比年方二八的那位最年幼的同窗大整整一倍。

想到世道的变化,照片进学校的宣传橱窗并不等于自己就“骄傲自满”,亦叶并不像十年前李洁头一次找她谈话时那么紧张。L书记面部的表情是不是亲切、和蔼,亦叶没怎么太在意。她心不在焉地用难得通着气的鼻子深呼吸着。亦叶身上仍背着当年那个急救包。但急救包中已经不是昔日放在舌下含化的“喘息定”; 而是一个装着液体,有着高压的小玻璃瓶。瓶上有一个喷雾嘴,能把肾上腺素直接从口腔喷到气管的粘膜上。父亲说得好,医学科学正在一日千里地向前发展着,治疗哮喘病的药物和方法也正在日新月异。亦叶对自己原本脆弱的生命现在充满了信心……

L书记娓娓地述说着,亦叶只觉得有什么金光闪闪的东西从自己的眼前一掠而过。啊!一定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宝像 !亦叶肃然起敬地站直了身子。但定神一想,不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那些金光闪闪的像章……在林彪九·一三摔死之后就差不多销声匿迹了。如今……已经是七十年代的最后一年了,怎么还会出现在L书记的胸前呢?这么想着,亦叶大胆地抬头看了一眼。果然不错,那根本不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在闪金光。那是……L书记口中的一颗黄澄澄、亮闪闪、光灿灿的大金牙。大金牙让亦叶想起了童年,想起了童年时和哥哥一起看过的电影。想起电影中的地主、恶霸、土匪、资本家、工头、特务、流氓、无赖……。总而言之,亦叶想起来的全都是坏人,但那却不能只怪亦叶,谁让电影里好人都不装大金牙呢?……亦叶把视线从大金牙上收回来,才发现L书记的谈话竟行将结束。

“……亦叶同学,你自己的意见呢?你对党团组织的这一决定……怎么看?”

“啊?您是说……,” 亦叶诚惶诚恐地睁大眼,不解地看着L书记。

“……刚才,我已经说了。党团组织觉得你在学习上有潜力。经过研究、讨论,决定让你进班委会,担任学习委员……”

“啊?我……” 亦叶瞠目结舌,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慌乱之中,猛然想起了鲁迅笔下的阿Q。“我?……我配么?”

“你就不要太谦虚了,亦叶同学!学习委员是一个挺重要的职务。希望你能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不辜负党组织的信任,多用自己的时间帮助同学,让全班同学都取得像你一样好的成绩……”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8-10 06:44 , Processed in 0.0799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