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9|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四 爱之启蒙

[复制链接]

757

主题

1786

帖子

55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33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5-17 04: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1-6-4 18:35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四
.
四 爱之启蒙
.
“学习忙吗,叶妹?” 周全主动上前,和亦叶聊起天来。想好了自己该做什么,周全镇静下来。
“学习……不算忙,周哥哥!我是……图书馆学系的。咱们系的课……可以忙着学,也可以闲着学,看你想怎么样……”
“……图书馆学……是……?”
“咱们系主要是……为咱们社会……重要的那一类人……培养……秘书用的。秘书们要是比他们服务的对象还优秀,那就……喧宾夺主了。所以咱们系学的东西都不能算……科学。不过,咱们系也有咱们系的好处。在别的系学不下去的人,可以到咱们系接着学……。而且你想留级、退学……,也是不可能的!咱们系的优良传统是不让一个阶级兄弟掉队……。” 亦叶无可奈何地想起几分钟之前刚刚愁眉苦脸地和她分手的刘富贵,苦笑着回答周全。
周全不禁笑了。“那太好了,叶妹!你……要是学习上不忙,有时间,我想让你……带我参观一下你们的校园。W大校园的美丽,驰名中外。我到W市来过多次,还是头一次到W大来。你……能陪我在你们校园里……四处转转吗?说实话,对樱花,我没什么太大兴趣。我只想拍几张你们校园中的建筑物……”
“没问题,周哥哥,我带着您转转吧!”想起几分钟前亥生哥那难得的热情介绍,亦叶一口应承了周全。
周全把脸转向父亲。“爸,您和亥生、小仪先带着孩子慢慢看樱花吧!我让叶妹带我上去看看W大校园的建筑物,拍几张照片。咱们回头回家见,您看行吗?”
“行啊,行啊!” 周父喜笑颜开,忙不迭地点头。
叶亥生正苦思冥想,找个什么法子让叶妹和周全单独在一起呆呆。没想到周全已经主动出击、捷足先登了。叶亥生惊讶得目瞪口呆。他一面在心中大大地为自己松了一口气,一面又为妻兄的唐突有些许不安。饥不择食、迫不及待的举止和妻兄平素的形象不甚协调,也是很难赢得小叶妹的那片芳心的。
“亥生哥,” 亦叶用手碰了碰小表哥。“这樱花有什么好看?人山人海的,挤得多没劲,咱们还不如一起上去。”亦叶难得见到叶亥生,想和小表哥谈谈话。周仪家的人,亦叶并不熟。
“叶妹,”叶亥生把嘴对着亦叶的耳,小声地说。“小仪她爸前天在办公室……晕倒了。昨天……我还专门找了姑姑一趟……。走平路走远了,我都嘀咕。要上山,老爷子够呛!这学期,我有好多W大的课要听,我会来找你的!”
“再见,亥生哥!”亦叶依依不舍地向叶亥生挥了挥手。“再见,周伯伯!小仪!”
“周哥哥,”亦叶带着周全沿着斋舍的入口拾级而上。“您要是想拍校园的景色,咱们先上去吧!”
周全点了点头,跟在亦叶身后,缓慢地上了山。周全走得极慢,慢得和他高大、挺拔的身材不相称,简直比亦叶走得还慢。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些年来,因为治疗哮喘病的舒喘宁气雾剂的问世,亦叶的身体状况已经比二十岁之前好了许多。小学时代几乎从未上过体育课的亦叶,大学时代居然上起了体育课,考试还得了个“良”。要是美美知道,准得大吃一惊!但不管怎么说,从山下的樱花小道走到山顶上的图书馆,对亦叶来说,还是一段艰难的历程。每天从几乎和图书馆在同一高度的寝室到樱花小道边的开水站打开水,亦叶中途总要休息几次。而现在,跟着这位走路缓慢的周哥哥一起走到山顶,亦叶几乎不怎么觉得累,还能从容不迫地说话。
“周哥哥,这是我们学校的图书馆”,亦叶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自豪向周全介绍着。“在整个中国的高等院校图书馆中,我们W大的图书馆在建筑外观上是最美丽的。”
“这么说,你从图书馆学系……还没有毕业,就见识过不少图书馆?” 周全一面不慌不忙地变换着角度,为这座中国高等院校中“最美丽”的图书馆摄影,一面随意地问着亦叶。
“是的,周哥哥。亥生哥说您……是从B市来的。我大姐也在B市工作,在Q大。Q大的图书馆我见过。那是一栋老建筑,有几分庄严肃穆的味道,能唤起人的敬意。但外在的美丽和壮观却无法和我们学校的这座图书馆相比。我妈在江夏医学院工作。医学院的那座图书馆……外观平庸极了,简直和解剖馆没什么两样。而且,W市所有稍微有一点规模的图书馆,我全都去过,还在上大学之前……”
亦叶咬着嘴唇不出声,她的心情突然间坏了!
七年前,下班后,从竹篮镇匆匆赶回W市的情景,清晰地浮现在亦叶的脑海里。那一段时间,亦叶去过W市几乎所有知名的图书馆。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父母、亲人。而是为了那个她一度视为比亲人还亲的方小慧,为了替方小慧寻找和电影有关的资料!如今……,方小慧在中国几乎和伟大领袖一样出名了。他自己已经走进了电影资料,自然不会再需要亦叶的那些稚气的启蒙。他……还会知道,在那风雨如磐、黑暗、荒谬的年代,有一个病弱的躯体曾为了他,仅仅只是为了让他……更成功、更优秀,为他收集电影资料而辛勤地奔波过吗?他……还会知道,那颗曾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他,却被他……晒得干干、压得扁扁地退回来的心,一度曾是多么热切地盼望着他的成名吗?啊,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中国的古人多么聪明呀。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难以描绘的心景,他们竟然只用了两句简简单单的诗句,便明白无误地说清楚了!
亦叶在明媚的阳光和撩人的春风中呆呆地站着,几乎完全忘却了周全的存在……
周全早已把图书馆的建筑拍摄完了,正在亦叶浑然不觉之时默默地观察着她。……这个女孩子的平淡、自然的举止中,确确实实蕴含着某种奇特的东西。上了大学,她似乎并没有多少春风得意的感觉。她连那枚如今这个年头让人倾羡不已的校徽都没佩戴。刚刚自豪地夸耀着自己母校的图书馆,她却突然间陷于了沉思……。习惯在摄影机后细微地审视演员们入戏瞬间的周全,有一双比凡人敏锐得多的眼睛。亦叶的沉思完全是本能的冲动,绝不是演戏!就是这种……带着几分梦幻般的神秘迷住了小慧,让他不能自拔吗?她……在想些什么?那回忆,那联想,一定是极不愉快的。啊,不!几乎可以说是悲惨的。她的眼神变得那样无奈且凄凉。几分钟之前,在樱花小道上相遇之时,她那孩子般无邪的欢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那回忆、那联想,是不会还和可怜的小慧有什么关系的。小慧离着图书馆、离着书,实在是太遥远了!……若不是数年如一日和小慧的朝夕相处;若不是在心中已珍藏了一份对小慧超过对自己亲人的、深深的爱;若不是不断地下意识地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不要忘记……小慧那次悲惨的婚礼和那血迹斑斑的被面和裤衩;周全真是觉得,要唤起对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憎恶和为小慧……复仇的心理,已经十分、十分困难了……
“……你……说的,也不全对,叶妹!”
看来自己如果不主动找点什么话说,这个叶妹还会这样呆呆地站下去。周全只得走到亦叶的身边,尽可能轻的说了一句。
“啊,周哥哥!”亦叶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万分抱歉起来。“您说……什么不对?”
“我……是说,你对图书馆的看法……不全对。对图书馆来说,重要的,并不在建筑,外观上的美……”
“您说得太好了,周哥哥!” 亦叶深深地呼了两口气,也借此挥去脑海中与此情此景不相适应的回忆。“您说的,不光适用于图书馆,也适用于……校园中所有的建筑,甚至可以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人们需要建筑,首先是出于某种实用的目的。事实上,世间一切事物……,内在的完美都比外在的……重要,连人……也一样!善良、真诚、正直的心灵,比动人的容貌更值得人留恋、珍惜……。”亦叶没能挥去脑海中方小慧的音容笑貌,却又禁不住怀着深深的辛酸和悔疚想起了李洁。她再一次下意识地深深地呼了两口气。
周全没说话,只是缓慢地向前迈开了脚步。他看得出来,亦叶在为刚才那阵心不在焉深深地内疚。她尝试着,使谈话能重新热烈、欢快起来……。然而,她的努力似乎并没有奏效。
慢慢地,两人走到倚山而建的斋舍在山顶上的边缘。
“……周哥哥,图书馆离着山顶的边缘还有一段距离。您……要是想鸟瞰或拍摄咱们校园的全景,这里是最好的位置……”
周全举起相机看了看,又放下。亦叶看他不准备拍照,便又慢慢地朝着东北方向走。
“……W市一般没有春天。可是今天,还真是个难得的春日。不是吗,周哥哥?”
周全仍然没有说话。
“……这里是理学院。其实,也就是这么叫。我们系、政治经济系和哲学系都在这里面上过课。这建筑也挺别致的,您不觉得吗?”
周全还是一言不发,只是认真地看了看这座名叫“理学院”,并且还“挺别致”的建筑。
“……从这儿可以下山,下面那片平坦的地方……是九·一二广场。穿过广场,从对过再上山,就到了行政大楼。那是……我们学校最有代表性的建筑物。……您可以从理学院这边拍摄行政大楼,再从行政大楼那边拍摄理学院……”
亦叶停下来,等着周全的反应。周全却既没说话,也没举起相机,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山对过的行政大楼一眼。
“……您要是不愿意从这儿下山,也可以沿着这路……走过去。”
亦叶的意思是让周全选择,周全却沉默地站在路边。亦叶只得自己先挪动脚,慢慢地沿着路向前走。
“……这是生物系。里面有非常有趣的标本室。后面的小路通往湖边。夏天,可以在湖边游泳,也能泛舟湖上。前面和这栋建筑物对称的是物理系。绕过去,您就看到行政大楼了……”
然而,周全却一直没说话。
亦叶有几分奇怪,也觉出了几分别扭。这位周哥哥……是为我刚才那阵心不在焉而生气吗?亦叶有意放慢脚步,走到周全的身后。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冒冒失失地答应这位素不相识的周哥哥,陪着这个陌生的男子,在校园中做这样一圈漫长而无趣的散步……。这位周哥哥,身材高大,面容端正,看上去是个为人客气,有礼貌,却不苟言笑的人,让亦叶想起童年时代的过老师。……但这周哥哥,却比他的父亲、妹妹、生活得好得多。他上身穿着白色的的确良长袖衬衣,外面套着的是浅咖啡色,做工精良的羊毛衫;下身是一条崭新的军裤,脚上是一双闪闪发亮的黑皮鞋。浑身上下,每一处细小的地方都给人一尘不染的感觉。而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脖子上挂的竟是一架崭新的,拍135胶卷的Nikon牌照相机!一九七九年的春天,在中国的大地上,脖子上能挂Nikon相机的人,不是外宾,也只能是侨胞啊!班上的同学,想照樱花,能借到一台拍摄120胶卷的海鸥牌照相机,就已经欣喜若狂了。若不是亥生哥亲口介绍,若不是这人在容貌、身材上确有和周仪父女的相似之处,亦叶真要怀疑这人会是周父的亲儿子、周仪的亲兄长!
  
……亦叶只到周家父女在地质学校的那个家去过两次,但却记忆犹新、终身难忘。那简陋的房屋甚至抵不上Q县知青点上的茅草棚。在那个滴水成冰的大年初二,亦叶陪着叶亥生,在周家只呆了几个小时,就冻得浑身哆嗦。回竹篮镇后,亦叶发了两天烧。照亦叶看,那房子该让江夏医学院的两所附属医院改作太平间。严寒的冬天,那里比太平间冷多了,尸体放在那里绝不会腐烂!周仪和她的父亲,数十年如一日,就在那样的房屋中栖身。周父当年一定是……和妻子离婚了,所以小仪才没有母亲。学数学的人,智商之高……真是凡人莫及。周父的这一“丢卒保车”的英明决策,一定从根本上挽救了他的儿子。这位周哥哥……浑身上下,从里到外,看不出任何“浩劫”留下的痕迹。他保养得鲜嫩欲滴,像是……从外星球上刚掉下来的。他的父亲……,看上去像是他的祖父。他……也是学数学的吗?假如是,他该知道,他的老父亲当年的……“求解”是多么正确,多么及时!他真该为这个给了他优良基因还保护他茁壮成长,自己却走了一辈子坎坷生活之路的老父亲尽尽孝心才对。昨天才晕倒过的老父亲,今天亲自陪着他上山赏樱花,他却丢下父亲,要去拍摄什么校园建筑。大概是不四处炫耀一下他脖子上的那台照相机,心中不大舒服吧?亥生哥……也真是多事。平时遇到该热情的老同学,老朋友他都没几句好话说。今天却一反常态,那样郑重其事地为我介绍,还嘱咐我管这人叫……周哥哥!
……这么颇不悦地想着,亦叶眯缝着眼,皱着眉,从身后看了周全两眼,就再也没兴趣没话找话说了。亦叶跟在周全身后走,心中默默地背着《苛政猛于虎》,仔细地想着那不到一百个字中可能会出现的,刘富贵无法解释的词汇。
行政大楼已经到了,亦叶浑然不觉,还在一步步地往前走……
“……叶妹,这……就是你刚才说的,你们学校中最有代表性的那座行政大楼吗?”
“啊,是的!” 亦叶这才注意到,周全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后了。“是的,周哥哥,这就是行政大楼。等您拍完照,我就……送您下山回家!到此为止,您已经把我的母校的重要的建筑物……全部游览完毕。文、史两系那边是新区,没什么必要去。那些建筑物……平易近人极了。您就是真拍下来,等冲出来,也准得忘了是在哪儿拍的了……”
亦叶很明显是在敷衍周全。说话的时候,她看也没看周全。有什么好看的?这位周哥哥……根本就不是在欣赏W大的建筑物,他是……在欣赏他脖子上挂的照相机和他自己手持这相机的英姿……
周全站着没动,没看那和图书馆、理学院相映生辉,同等美丽壮观的行政大楼,甚至连手中的相机都没举。他只是默默地看着背对着他的亦叶。……等您拍完照,我就送您下山回家!这等于已经是在下逐客令了。小慧认识他这位叶妹……认识得真是细致、透彻。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举止、言谈,和小慧平素描绘的,简直一模一样,分毫不差!思维敏捷、吐谈机智;但……古怪起来,又不近情理。要是真还想和她说几句和小慧有关的话,就只剩下这最后几分钟时间了。周全苦苦地思索着、犹豫着,怎样才能恰如其分、不露痕迹地开口……
亦叶站在路边却终于有几分不耐烦了。她已经看到过往的学生们在敲着手中的饭盒,那说明,食堂已经快开饭了!
“……我送您下山回家吧,周哥哥!我是说,假如您拍完了……。” 亦叶压抑着自己,尽可能地使自己还能客客气气地说话。
“……叶妹,” 周全跟在亦叶身后,尽量地把脚步放慢。事实上,他一直在很慢很慢地走,现在,几乎无法更慢了。“……我的母亲……, 是学文学的……”
“噢,文学?那是一个……美好且令人尊敬的专业,学起来……心旷神怡。要是运气好,还能认识……伟大领袖一类的人,反正比你爸学的……伟大领袖们怎么也没法弄懂的数学要好。您的母亲……一定比您的父亲……显得年轻得多!”
周全轻轻地叹 了一口气。他当然看得出来,亦叶已经没什么兴趣再接着和他聊天。其实不用亦叶送,周全也能自己下山回家。周全从小就是一个观察事物极仔细,方向感极强的人。更何况,他和亦叶看上去走了很长一段路,但事实上却只不过在W大的校园中兜了一整个圈子。那个圈子基本上是一个不规范的园周,起点和终点是重合的……。可是要是不要亦叶送呢?那就意味着连这最后几分钟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了。
“……你是学文科的,叶妹!你……一定也喜欢……文学吧?”
“我?” 亦叶苦笑着向着天边西下的夕阳看了一眼。“我从小到大……就从没真正接触过……文学。一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是文学。对我根本不知道的东西,我怎么敢随便说我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假如您问我的是,喜不喜欢……您脖子上挂的新相机……或者您脚上穿着的……新皮鞋,那我倒可以简单告诉您,我……并不怎么喜欢……”
啊!不对,叶妹,你说的……不对!假如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文学;假如你真的不喜欢它,你……怎么会在六年前扣下母亲送给我的礼物,而寄给小慧两块钱呢?周全几乎要开口反驳,却终于没开口。亦叶最后那两句话让周全领教了她的尖嘴利舌。真要把这个小丫头惹恼了,她那尖刀一般的话语准得把自己刺得……体无完肤!
良久,周全才算说服自己,重新开了口。
“……你是学文科的,叶妹!假如你真的像你自己说的,根本不知道文学为何物,你真该下点功夫去认识、去了解文学。等你认识了它、了解了它,你会喜欢上它的……”
“这么说,您自己就属于那些……既认识,且了解,还喜欢文学的人啰?” 亦叶眯缝着眼,带几分讥讽且夸张的神情看了周全一眼。“您倒不如现在从百忙中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给我启蒙一下,究竟什么是文学?要不然,我还得另找时间,下功夫去认识文学,了解文学,最后还得决定,我……是不是该去喜欢它……”
“行啊,叶妹!既是你提出了要求,要我……启蒙你,我……就试着……班门弄弄斧吧!” 周全抓住亦叶话语中的空档,就地站住,背靠着路边的一根水泥电线杆不动了。
亦叶这才发现自己失口说错了话,她和周全已经走到了车站。她把周全送下山的艰巨任务,原本已经完成了,现在却不得不站着多听几句……废话。亦叶拿定主意,从现在起,缄口不语,闭目养神。
“……文学首先是一种,记录人的故事,……一种关于人性,人道主义,人的情感的描绘。文化革命中,商务印书馆曾出版过一本书。名叫《从文艺复兴到十九世纪资产阶级文学家艺术家有关人道主义人性论选辑》……” 
周全有意提高音调,清晰、响亮、缓慢且准确无误地重复着那个书名,双眼一眨不眨地审视着亦叶。
果然,亦叶一听这书名便忍不住抬起了头。她睁大了一直眯缝着的眼,认真地回视着周全。
“……假如你看过那本书的话,叶妹!你就会知道,文学中蕴藏着……多么巨大的,人性的力量。我指的当然是那些真正的,称得上文学的东西,而不是咱们中国人常常随随便便地称呼的所谓文学作品……”
亦叶沉默着看着周全,脸上那些讥讽,调侃的神情在不知不觉中荡然无存。
“……人的诸种情感中,最美好、最神圣、最值得文学去赞美、去讴歌的……,是爱情。”
周全有意停下来,等着亦叶尖嘴利舌的反驳、嘲笑。然而,亦叶却一言不发,像一座大理石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地树立在周全面前。
“……多少年前,当我还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叶妹!我曾孤独地在文学中徘徊。……我沉湎于文学,在文学中寻找对自己感情的……慰籍。我几乎不敢想象,生活中如果连文学都没有,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无趣……。但是每每回到生活灰色的现实中,我又会忍不住地在心中责怪文学。我固执地认定,文学中所有美好的描绘都是……虚假的,特别是爱情!……直到我有一天认识了我的朋友……” 
周全想起了方小慧,想起了第一次偶然翻开方小慧的那个练习本,想起方小慧在那练习本上一笔一划,工工整整抄写的,亦叶贴在桌上的那封信,和亦叶的那首小诗……。一时间,陷于了沉思。
“……您的朋友?周哥哥!”
“啊,叶妹,真对不起!……一想起我的朋友,我的心中……就充满了难以描绘的惆怅。我只恨自己空喜欢了文学一场,却一点也没有学会文学家描述事物、描述人类情感的本领……。我那朋友和他深深地爱着,也同样深深地爱着他的那个女孩子之间的真实的故事……比文学中的爱情更深地打动了我。……那个Love Story……实在是太漫长了,我就长话短说吧!我的朋友和那个女孩子,从小像亲兄妹一般长大,那女孩就住在他家楼上。朋友到我工作的这个单位来,是借调来的。那是一个许许多多和他干着同样工作的人昼思夜想、梦寐以求的地方。能到我工作的这个单位来工作,关系到他的前程、命运。但是他……却并不愿来。他留恋他心上的人,他把爱情看得比他的生命,他的名气,他的锦绣前途更重。……为了那个女孩,他宁肯在那个叫做竹篮镇的不毛之地呆一辈子,只要能和他的心上人在一起,欢渡每一个朝朝暮暮……”
“周哥哥!”
“不幸的是,叶妹!这个曾经使我深深感动的爱情故事,最后只有一个悲惨的结局……”
“周哥哥!”
“别打断我,叶妹!你要是现在不耐心地把这个故事听完,以后你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再听!……在朋友和他深深爱着的女孩子中,不幸插进了……另外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母亲。生他、养他、疼他、爱他;时时刻刻盼着他能出人头地的母亲。另一个……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周哥哥!……他现在……”
“说实话吧,叶妹!要不是想到我的朋友,我真不愿给你接着往下讲。每每想到我的朋友,想到他所经历的、悲惨的心路历程,我的心……就会忍不住地为他而颤栗。他深深地爱着的那个女孩子,已经融入了他的灵与肉,没法忘却!而那个不幸的女孩子呢?”
周全睁大眼,一眨不眨,在暮色苍茫中审视着亦叶。
亦叶的胸脯正上下起伏着,眼中那层亮晶晶的液体,正在努力地往外涌。
“……我,曾深深地为那个不幸的女孩子担忧,她那孱弱的病体,怎能经受得住……这样沉重得足以致命的打击?我以为……她会痛不欲生,甚至会自杀。我在心中为她祈祷,我以为……到我那位朋友不得不和他现在的妻子结婚的时候,那个女孩子早就不在人世间了。……不料,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完完全全是在杞人忧天!那个女孩镇静极了。她几乎没耽搁一分一秒,就迫不及待地爱上了一个她早就认识了的工人。她把自己的锦绣前程看得比爱情重要的得多。她……一天中学都没上过,却居然考上了大学。……她成功了,却念念不忘对我那位朋友的复仇。她苦心积虑地安排了一个……恶毒的报复计划。那个计划……实施得近乎完美,因为那个女孩子……太了解我的朋友了。她知道他的胃受过伤,知道他情绪一波动便会胃疼、胃出血……。只是那女孩……居然忘了,我那位朋友当年之所以会负伤,完全是为了救她……”
周全再一次停下来,认真地审视着亦叶。
亦叶不说话,眼神变得迷茫且困惑。
“……我的朋友,……差一点死在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天……”
“啊?” 亦叶惊叫了一声。
“……他,对那个女孩子居然会送他那样一份特殊的礼物……毫无思想准备。……他的血,包含着深深的爱的血,洒在被面上、滴在……裤衩上、落在地板上、留在他住的三号楼的楼梯上和门前的小道上……”
“周哥哥!” 亦叶泪流满面,哽咽着说不出话。“他的胃……怎么会又……。那他后来……”
“车来了,叶妹,听我说完最后这几句话吧!” 
周全紧紧地握住亦叶冰凉的手.
“多读一些西方的古典文学名著,叶妹!从中多吸取一些人性的力量。学会饶恕,学会宽容。这是中国人的天性里没有的两样东西。中国的传统社会中,没有宗教,没有永恒的彼岸中那超自然力量的威慑。所以得志猖狂的小人们便敢于在这短暂的此岸中,世世代代地为所欲为。……但是你不同,叶妹!你是在一个受过西方文明熏陶的家庭中长大的。你应该能明白我的话!……爱情是人类情感中最美好、最神圣的精华。它首先是一段心路历程,是你的、也是他的。曾经拥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的人,是人世间的幸运者,本应珍惜它才对。至于那一段心路历程通往何方,有时不是人自己所能决定的。不要苛求、不要仇恨、更不要报复,曾爱过、现在仍深深爱着你的人!……叶妹,再见了!”
周全松开亦叶的手,转身向那辆已经发动的十二路车走去。
“周哥哥!”
亦叶在身后追着他。
“回去吧,叶妹!天不早了,早点休息!”
周全上了车。
“周哥哥!至少,您……该告诉我您的名字!您是不是叫……”
“如果哪本书还在,叶妹,翻翻那本书吧!扉页上有我的藏书印……”
“周哥哥,告诉小慧哥,我……。”
车门嘭地一声关上。汽车缓缓地向山下驶去。
亦叶呆呆地站在路边,直到周围一片漆黑,雾水慢慢地打湿了她的头发和衣裳……。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下一节:《逝者如斯》连载之五 好人好事(上).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7-2 07:06 , Processed in 0.05705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