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2|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六 相约黄昏 (上)

[复制链接]

759

主题

1792

帖子

558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85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6-15 07: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1-6-15 20:41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六

.

六 相约黄昏 (上)

.

.

一晃,亦叶觉得有日子没和尤小莹在一起了。

这倒不是说真见不到。两人就住在同一寝室,又是上下铺,早早晚晚的总还是能见面。亦叶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尤小莹……变得忙起来了,老有事,搞得亦叶消息不灵通起来。以往,吃过晚饭,尤小莹上大教室看书,总是会给亦叶捎带着占个座位。晚上一起走回寝室,班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也就顺便搞明白了。现在,亦叶有时根本就不知道尤小莹晚上到哪里去了。好在亦叶是个适应性强的人,过了一段,也就习惯了晚上一个人独来独往。

在亦叶的精心“帮助”下,杜立言顺利地通过了《科技情报概论》的补考。亦叶也在杜立言的指导下,开始选修第二外语,德语。但是亦叶“帮助”同学这种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并没有全部完成。这不,这一天,大金牙书记又口头指示让亦叶“帮助”一位英语阶段考试不及格的同学。

英语不是一门容易“帮助”的课,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亦叶因为自己的英语从第一个学期起“免修”,没上过公共外语课,当然也就不认识公共外语的老师。因为这一缘故,亦叶迟迟没去打听,究竟是谁的英语阶段考试没通过。不料,这位同学却主动地来找亦叶了。

亦叶相当、相当地吃惊。这位需要她“帮助”的同学,竟然是图书馆学系一一零七班的班长,宁逊!

宁逊是亦叶进大学之后认识的第一位同班同学。这当然是指亦叶认识他,而绝不是他认识亦叶。在校门口的迎新站上,宁逊是站在政治辅导员、老师、高年级学生干部身边唯一的七七级新生。进校时,系迎新会上,代表全体七七级新生上台发言的是宁逊。一一零七班的第一个全班同学奉命都得参加的会议是宁逊主持的。假如政治课的老师考试时出一道最通俗的题,“试论宁逊同学在W大学习期间担任了哪些职务”,亦叶是一定会不及格的。宁逊担任的职务,就是让他自己来说,一不留神也可能说漏一、两项。进校的时候,宁逊是一一零七班的班长、党支部副书记、团支部副书记、系学生会主席、系团总支书记、系学生党总支副书记、W大校学生会副主席、校团委副书记、E省青联委员、E省学联委员……

宁逊和尤小莹一样,也是从知青点上直接考上大学的,但地位却有天壤之别。宁逊进大学前已经是公社的党委书记了。公社的党委书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亦叶虽然在农村只呆过短短的数月,却清清楚楚地知道,哥哥、姐姐、亥生哥、秋伊姐所在的新安三队,不过是一个小队而已。小队上面有大队;大队上面才是公社。知青们,平时见到小队长都诚惶诚恐;有机会和大队长说一、两句话就受宠若惊了!想那苗七弟的父亲,为共产主义奋斗了一辈子才当上公社书记!宁逊当的公社党委书记大约和大金牙书记进大学前在某厂的某级领导岗位差不多“平级”,所以他俩在班上的学生干部中也差不多是并列“第一把手”。当然,要较起真来,强调党指挥枪的话,大金牙书记的“级别”可能还是比宁逊高半级。大金牙书记在班级中那个无比重要的党支部中是正书记,宁逊在班外担任的那些“政府”职务虽高,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任命权”,这当然只是后话。

宁逊的个子长得高高的,那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刚进校,系里开迎新会,宁逊曾和另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孩子一起在台上表演过即兴的二人转。亦叶不用问尤小莹就知道,那两人一定是从东北来的。东北那地方本来就是满人的天下,以后又荣幸地受到俄罗斯血统的骚扰。那地方的人要是长得不够高,别人才会奇怪呢!除了个子长得高之外,宁逊的容貌也无可挑剔。白白净净的皮肤、端端正正的五官、整整齐齐的一口白牙,脸上常年带着,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笑容……。总之,一看就知道,是属于那种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能让人觉得“你办事,我放心”,因而总能受到各级党和人民重视,同时又会有许多女孩子喜欢的男孩子。亦叶头一次看到宁逊和那个洋娃娃般可爱的政治辅导员站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整个是一出现成的《天仙配》!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亦叶不过是在乱点鸳鸯谱罢了。那洋娃娃政治辅导员早就名花有主了。丈夫是文化大革命前进大学,文化大革命中毕业的那种老幼咸宜、最抢手的大学生,还是著名的B大中文系的高材生。对一个自己不幸是工农兵学员的女孩子来说,这当然是最令人欣慰的选择……

宁逊来找亦叶时,亦叶正拿着一只小木凳,从斋舍的女生寝室这边走出来。初夏的黄昏,在图书馆或者大教室中呆着……实在有点辜负大自然的良辰美景。亦叶打算天没黑之前,在斋舍顶上随便找一个空地方坐坐;天完全黑下来再找路灯或别觅佳处。

“……看来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哇,亦叶!我……正要找你!”

一个班长要找一个学习委员,可以有许许多多正当的理由。亦叶停住脚步,什么也没问。

“……你拿着小板凳,是又打算……去看球?”

“哈!这种天气赛球,观众们都得小心中暑,就别提运动员啦!”亦叶笑了。

宁逊提起看球,亦叶想起三个学期之前的往事。

刚进大学的那两个星期,亦叶在班上谁也不认识,对所有的课都没有太大的兴趣,日子过得恍恍惚惚的。那段时间,亦叶吃过晚饭就百无聊赖,一拿出专业教材就像听催眠曲一样,想睡觉。可是真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闭上眼,又精神了。这样,华灯初上之时,亦叶只能一个人毫无目标地在校园中散步。有一天,路过海报栏,上面写着,晚上某时某分体育馆有篮球赛。亦叶就回寝室拿上小板凳,上体育馆去了。W大在E省是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但体育方面出类拔萃的人才却似乎和学校的规模不成正比。那个晚上是校队女篮对一个在W市的高校中名不见经传的钢院。亦叶和大多数观众一起,起劲地为校队加油,但最后W大还是败给钢院了。那天晚上观众倒不少,但都是冲着运动员去的。校队女篮中没有一个是图书馆学系的,图书馆学系的学生自然也就没人来看球。宁逊到体育馆来纯属偶然。那一阵,他正组织班上的同学们到美丽如画的D湖过团日、春游什么的,想问问体育老师能不能借借羽毛球拍、排球一类的东西……

看完球赛,亦叶拿着小板凳,低着头,往寝室走。宁逊在后面叫了她一声,她就站住了。

“亦叶!真看不出来,你……居然会喜欢看球赛?”

“你这意思是说,一般情况下,你能看出别人喜欢看什么?那……倒是一项……特异功能。”

宁逊笑了,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亦叶。

“你平时一声不响的,说起话来,嘴还挺厉害?”

“……一声不响是你的错觉,宁逊!自然界的生命个体没有一声不响的。你之所以以为别人一声不响,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你自己……过于喧嚣;或者说,你处在一个相对喧嚣的层面上……”

宁逊不说话了,认真地看了亦叶一眼。这才惊异地发现,这个老气横秋的亦叶,竟有一对黑白分明、生动有神的大眼睛。

亦叶低下头继续往前走,宁逊伸手接过她手中的小板凳。亦叶有几分意外。

“……松手吧,亦叶!这山路……走得挺累的。我知道小板凳不重,但我是空着手……”

说了这一句话之后,宁逊再也没开口。在寝室门前分手,亦叶接过小板凳,说了一声谢谢。宁逊也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亦叶一面回想着看球赛那个晚上的邂逅,一面跟在宁逊的身后走到斋舍的顶端,在一栋小亭子模样的小房子投下的荫影中站住。那个小亭子是校学生会的广播站,亦叶平时常坐在这里看书。亦叶把小板凳放在地上,却没有坐,因为宁逊并没有带小凳。宁逊正靠在水泥栏杆边看着山下。夕阳无限好,给整个校园的景致镀上了一层美丽,诱人的金色。

“……坐下吧,亦叶!”

亦叶却仍然站着。宁逊明白,这是因为自己没带小凳的缘故。他取下亦叶肩头的书包, 用手轻轻压了压。

“这书包里,……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吧?能不能……垫在地上坐一下?”

“……稍微有一点不恭敬,” 亦叶开着玩笑看了一眼自己的书包。“伟大的托尔斯泰大人眼下正躺在我的书包里……。” 这几天,亦叶正听俄语专业的老师开的公共课《托尔斯泰作品分析》。宁逊一听亦叶的话有几分拘谨,亦叶笑了。“……不过,托尔斯泰他老人家要是知道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位中国的……共产主义事业可靠的接班人……会感到万分荣幸的。……坐吧,宁逊!别在地上……来回蹭就行了!”

宁逊放心了,用嘴吹了吹地上的灰,在亦叶的书包上小心地坐下来。“……我一直在等着你来找我,等了好几天,你就是不来?”

“我干嘛……要找你呀,宁逊?” 亦叶奇怪了。

“帮助同学、助人为乐呀,亦叶!自从你当上了学习委员,我就盼着能有什么课考不及格,以便……能享受一下你的帮助。现在,机会总算来了!我的英语阶段考试……没及格……”

宁逊开着玩笑,带着几分有意渲染的满不在乎。

亦叶却一点也没笑。她认真地看着宁逊,沉默着。

图书馆学系是一个平庸的系,但是出类拔萃的学生并不少。中国有不少省,文科语文单科的状元不在中文系,而在图书馆学系。平时班上的考试成绩,女生都比男生高。亦叶自己属于成绩学得好的女学生,但心里并不特别看重成绩,或者说,并不把成绩作为衡量文科学生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亦叶一向不重男轻女。可是公正客观、平心静气地比较,亦叶得承认,班上有才华的男生比女生多。在那些难得被亦叶视为有才华的几位男生中,就包括这位宁逊。从进校以来,班上的同学就一直断断续续在办学生自己的刊物。办刊的人从未找过亦叶,亦叶因此也从来没为那些民间的刊物写过什么东西。但是那些刊物上登的文章,亦叶却看了,其中就包括这位宁逊的。宁逊写着一笔放荡不羁的狂草。照亦叶看,还在当学生干部时就这么写字,似乎为时过早。等到真当上了新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时再开始写,完全来得及。除此之外,宁逊有极强的组织号召能力,还颇有大哥哥风度,能忍让、能吃苦。据说,他在家是老二,上面有姐姐;下面有弟弟。亦叶一向坚信,那样的家庭地位有利于造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人!只是现在……,亦叶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公共英语这样的课,宁逊竟然会考不及格……

“……说实话,亦叶!我对英语从来没下过什么功夫。考了不及格,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看到你……这么认真,我……才有点……难过。你……是不是对我挺……失望的?”

“……我哪有资格对你失望呀, 宁逊!” 亦叶苦笑着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奇怪而已。我已经听说英语……有一个不及格的。我还以为是……。” 亦叶咬住嘴唇不说话了。

“你以为是谁?”

“我以为是……别的同学……”

宁逊笑了。和这个亦叶在一起聊天是一件挺有趣的事。别看她尖嘴利舌、出语惊人,到关键的时候却总能不露声色地保住自己的那份含蓄、文雅……。 她刚才以为的,分明是刘富贵。可是话到嘴边,就是不说。你再问她,她就换成“别的同学”了。

“说说吧, 亦叶!……打算怎么帮助我?”

“……你刚才说,你对英语,从来没下过什么功夫。如果你自己不打算下功夫,靠别人帮助……是没什么用的……”

“看样子,你是不想帮助我了!” 宁逊使劲地压了压自己的腿,站了起来。

“啊,那倒不是,宁逊!” 亦叶万分抱歉,也跟着站起来。“……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你……”

“如果你并不是不想帮助我,而只是不知道怎么帮助。那倒好办,亦叶!” 宁逊的脸上露着顽皮的笑容。“从下周起,每周二、四,两个晚上,吃过晚饭,咱们在这儿碰头。不用带小凳。坐了一天,你还嫌坐得不够哇?带上英语书、字典。咱们在校园里随意地走走,一起练习练习英语。四十五分钟之后,咱们分手,各人做各人该做的事!就算是……晚上多了一节课,怎么样?”

“就先照你说的办吧,宁逊!”亦叶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只能点了点头。

赏樱花的那个晚上,周全在车站和亦叶分手,回到地质学院父亲家中,已经快八点了。但父亲、妹妹、妹夫都还等着他,没吃晚饭。饭桌上,周全什么也没说,叶亥生也什么都没问。

但周父还是忍不住提起了亦叶。

“……那孩子,头一次来家,就在我的书架跟前站着。挨着个,看那书架上的书……。论说起来,小仪能和亥生认识,都得感谢那孩子……”

“爸,您说哪个孩子?谁介绍亥生和小仪认识的? ” 周全奇怪了。

“我说的不是别人,就是……亥生的那个表妹,小全!”

啊!原来……竟会是这样!周全相当相当地吃惊了。他一直以为父亲和妹妹是通过叶亥生而认识亦叶的。没想到竟正好相反,这个叶妹……居然还会当红娘!

“……你和叶妹是同学吗?小仪!” 周全问妹妹。

“不是,不是!我认识叶妹……是碰巧。她有一个同学,和我小时候一起上过体校……”

“爸说的……也不全对,哥!” 叶亥生在一旁纠正。“叶妹只是介绍我和爸认识。并没有介绍我和小仪认识。我和小仪认识是爸自己介绍的……”

“那孩子陪着你,……说了些话?” 周父问周全。

“……她对她的母校挺熟悉的,挨着个给我介绍了一下建筑……”

这之后,周全再也没说一句关于亦叶的话。

过了一天,周全假期满了,得离开W市。周全让父亲和妹妹在家呆着,只要亥生一人送他。

“……你的姑姑、姑父,真是一对幸运的知识分子,亥生!……医学……真是一个好专业!”

“……不能说姑姑、姑父的幸运和他们是医生无关。但……也不全是因为专业。……人的一辈子走的路顺不顺当,是个……挺微妙的问题。简直找不到一点能推广的规律。论说,数学应该比医学更安全才对。那是一个有绝对真理、完全中立,几乎无法指鹿为马的专业……”

周全沉默了。

“……可惜你只见到我姑姑,没见到我姑父。……叶妹,我是说我表妹,性格并不像我姑姑。我姑姑是个天性非常非常单纯的人……”

那就是说,在亥生眼中,他的表妹并不单纯,而是个复杂的女孩子,周全想着。也许……所有接近她的人,包括她的亲人,都这样认为……。只有小慧不这么看,小慧认为他的叶妹单纯。岂止只是单纯,简直是……透明的!像水晶一样,不含一丝一毫的杂质……

“……叶妹看上去显得老,你……一定以为……她很大了。其实她比我小多了。文化革命开始的时候,我高中毕业,她才小学毕业。她比小仪还小一岁……”

叶亥生苦思冥想,说着和亦叶有关,但又不太重要的事。希望能引起周全主动地说起点什么、问起点什么、表示点什么。但周全却只是静静地听着,既没有说,也没有问。唯一让叶亥生欣慰的是,周全听得非常认真、非常仔细……

终于,两人走上了站台。

周全没有什么多余的行李,他接过叶亥生手中的包,让叶亥生不必上车。

“一路上一个人,多当心!哥,再见!”

“亥生,” 火车慢慢地驶动,周全把头从车窗中探出来。“……告诉叶妹,我启蒙她的那些话不全对。她不必当真……”

周全最后说的这句话,叶亥生想了半天没想出头绪,回家也就没说。一晃就过了好几个月。快放暑假了,叶亥生到W大的物理系听了一次讲座。听完了讲座,他决定上斋舍找一趟叶妹。
.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8-10 06:59 , Processed in 0.06365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