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0|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九 何处寻觅 (下)

[复制链接]

720

主题

1723

帖子

505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054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8-1 06: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1-8-15 21:41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九


九 何处寻觅(下)



方小慧一路心神不定地回到松园,陪着母亲吃了一顿饭。母亲不住地问长问短,他心不在焉地回答,心中却还在不断地想着又华姐最后说的那句话。……《暴风雨中的雄鹰》?那不就是李洁吗?文化革命都结束好几年了,他怎么会……牺牲呢?一定是……又华姐说错了,或者我听错了!方小慧无论如何不敢多想牺牲那两个字。

吴向芬看到儿子回来,又惊又喜。高高兴兴地和儿子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吴向芬想起几个月前亦叶从孟家门缝底下塞进去的那包资料。那孩子……真是聪明!到底是读书人家的孩子,用嘴说都说不明白的事,她居然能找到资料,还有那些……明白无误的图示……。那孩子不是说了吗?那些资料……要让莎莎和小慧俩一起看!莎莎……是早就看过了。现在何不趁莎莎没回,让小慧也看一遍呢?那包东西就在床头柜上……。这么想着,吴向芬让儿子洗了个澡就催着儿子早上楼休息。儿子一上楼,吴向芬摸着黑出去往亦伯梅床头的分机打了个短电话。那个号码是莎莎给吴向芬的,她说她反正天天都会去看亦教授……

这一天的奔波挺累的,但躺下钻进被子,方小慧却没睡着。他觉得有一个什么他想看的东西……不在跟前。那东西放在书包里,书包里装满了给叶妹买的吃的东西,放在楼下自己的屋里,没拿上楼。那东西其实很小,……也就是叶妹的一张照片。

回想起来,简直让方小慧难以置信,那张照片……竟然是周全给他的……

一九七八年三月和莎莎结婚的婚礼上方小慧胃出血,差一点刚刚在银幕上出了一点小名就和这个可爱的世界永别了!在医院陪着他的最后那一天,周全趁着父亲和莎莎不在跟前,在病床边说了一大通亦叶的坏话。方小慧虽然知道,周全说这些话完全是为自己好。但自那之后,有整整一年,方小慧克制着自己,再也没有在周全面前吐露一句对亦叶思念的话语,甚至连叶妹这两个字都没提过。想念亦叶的时候,方小慧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散步,一个人在心里默默地和叶妹说话,像很多很多年前一样……

一九七九年春天,周全独自回W市寻找父亲。那一次,方小慧和周全到六月才从外景地回厂。在外景地,周全什么也没说。回厂之后和方小慧两人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周全第一次主动地提起了叶妹。

周全说,他……意外地见到了亦叶,亦叶陪他游览了W大的校园。而之所以会意外地遇到并认识了亦叶,是因为……他的妹夫……碰巧是亦叶的表哥……

方小慧对周全说的这些事并没太大的兴趣。叶妹有许许多多表哥、表姐;究竟一共有多少个,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正如方小慧自己也一直没搞清楚过自己究竟有多少个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一样。这些表哥中的某一个偶然和周全的妹妹结了婚,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方小慧甚至记得,亦叶从小就讨厌过年过节。童年时,叶妹常常因为错把表叔叫成表哥或者把表姐叫成表舅妈而挨奶奶的骂,虽然叶妹因为有父亲宠爱并不在乎那个奶奶!对那些表哥们谈论的叶妹的一些事,方小慧根本不屑于去听。叶妹所有的表哥们加起来也抵不上他这个小慧哥对叶妹了解的一半多!

最后,周全看方小慧对他见到了亦叶这事一声不吭便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方小慧,说是他赠送给方小慧的一幅……他的摄影作品,并说这幅作品……是为小慧而摄的。方小慧狐疑地把周全的“摄影作品”打开一看,却原来,那竟然是一张叶妹的照片。虽然……是隔着玻璃照的另一张照片;虽然……照片是黑白的;方小慧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亦叶。想起来,周全不愧是学摄影的,隔着玻璃照另一张照片居然照得那么清楚,就像他自己不无得意地夸耀的,那是光学摄影在那样的光线条件下能达到的最佳效果。……周全感慨万千地谈到父亲和妹夫对亦叶的赞口不绝。亦叶只上了小学,居然……考上了大学;进了藏龙卧虎的W大,居然……能在校学习竞赛上得奖; 能得奖就很不错,居然……还一次得了两项……

方小慧平静地听着周全的叙说,脸上掠过一丝欣慰而满足的笑容。叶妹,我心爱的叶妹!别人珍惜你……是因为你进了大学,得了奖!而对我来说,你得到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你自己!即使你仍在不毛之地的Q县那泥泞得令人无法挪步的小村庄里当知青;即使你一辈子在竹篮镇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劳改农场默默无闻地厮混着;你也仍然是我心灵深处无与伦比的宝藏,是这个广袤的人世间最最值得我珍惜的东西……

方小慧把那张照片翻来覆去地看了老半天,又在书包里摸了好一会儿,找出一个已经用完了的万金油的小盒子。他在床边比划了一下,把亦叶用剪刀绞了下来,然后粘在万金油盒子里。周全在一旁看着,对方小慧的这一“野蛮行径”不光是痛心疾首,简直有几分义愤填膺了。他花了老半天时间,才算把橱窗中的照片连同下面的说明尽可能清晰地摄了下来。而现在,……被方小慧剪下来的亦叶的头像……惨不忍睹。假如有人问起来,方小慧再如实地说一句,这竟是学习摄影专业的周全摄的,那周全真是……无地自容了!

而方小慧心里对周全就更不满了。脖子上就挂着照相机,还和叶妹在一起散了一下午步,居然不给叶妹照几张漂漂亮亮的好照片。叶妹……长得一点也不丑,周全要是有心想好好照,照出来的绝不会比厂里那些别人还没感动就自己先被自己的美丽感动了的明星们差。而那周全却放着活生生的叶妹不照,要跑去照橱窗里的叶妹。这不是吃饱了撑得慌么?

不过,方小慧的心中欣慰极了。自那以后,他又可以天天和叶妹见面了。除此之外,叶妹又重新成为他和周全之间永恒的话题。周全力劝方小慧给亦叶写信,向亦叶表白他一直未变的、深深的爱。想到莎莎,想到李洁,想到叶妹包在红纸包里、被自己染得血迹斑斑的被面和裤衩……,方小慧没有给亦叶写信。九月份,就是在周全一而再、再而三的支持和鼓励之下,方小慧才鼓足了勇气,在父亲面前提了提想和莎莎离婚的事。父亲悲戚苍凉、欲哭无泪的面容彻底地打消了方小慧离婚的念头。离婚的念头虽然打消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方小慧总还是习惯性地把万金油盒子打开,看看亦叶。有时不想开灯,用手摸摸,心里也会踏实许多……

而今天,回松园了,离叶妹这么近了,却把叶妹……忘在书包里了。真是……罪该万死!方小慧睡不着,摒住气,听着对过亦家门前的动静。今天……是星期三,叶妹……会回松园吗?可是,三号楼一片寂静。

方小慧拧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想起来喝一口水,这才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只大信封。信封的口是开着的,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烦交孟莎莎同志亲收”几个大字。那几个字……看得挺眼熟的,像是……叶妹写的。可是……叶妹怎么会……给莎莎写信呢?方小慧苦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头,又闭上眼,呼了一口气。可是再睁眼看那字,方小慧还是觉得那真的……是叶妹写的。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拿起信封,把信封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啊!方小慧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这封信还真是亦叶写的!而且竟是……这样一些内容!

叶妹,我心爱的叶妹!方小慧看着亦叶写给莎莎的信,亲吻着信上每一行字,泪水不知不觉地涌了出来。“……这星期我们放暑假。我找了一下我妈她们医院妇产科的林教授,帮你找了一些资料。你先自己看一篇,搞明白资料上所说的那些问题,然后再两人一起看一遍……。”啊,叶妹,我心爱的叶妹!你到今天……还有这样一颗善良、宽厚的心,你怎么会像周全所说的,在婚礼上施毒计害我呢?那红纸包中包的被面和裤衩……一定是老天爷的旨意,而不是你!然而,你又怎么能知道我的病根呢?看这些你亲手为我收集的资料,只会……,只会加重……我的病情,让我……终身不愈啊,我的叶妹!……我的灵魂、我的肉体,已经接纳了你、拥有了你,我这辈子……怎么还可能和别人一起……去制造新的生命呢?叶妹!……啊!叶妹!你越是帮我,越是在……害我呀!你让我欠了你的债,今生今世无法偿还,还得接着欠莎莎的!我……该怎么办呢?叶妹!你……给我一个回答吧……。

方小慧把亦叶给莎莎的写的信紧贴在自己的胸前,泪流满面地躺在黑暗中……

中午,莎莎风尘仆仆地赶回松园时,小慧刚带着承承在三柳湖畔动了一圈身子回来。方小慧喜爱小承承,那是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喜爱。多亏姐姐那是咬牙生下了这个孩子,才给方家留下了一点骨血。当初,姐姐并没有想让孩子姓方。姓方是那前姐夫自己提议的。前姐夫说,方家有名,梨园内外,党和人民都知道。戏曲舞台又讲究师承,姓了方,将来对孩子有好处……。没想到,这话竟一语成谶,这个没爹的孩子……现在还真是完完全全地姓方了!小承承十分懂事,也极聪明。姥爷出差,姥姥只是随意地教教他,一教就会。舅舅让他站好,来个金鸡独立,他就把两个小膝盖弯绷得直直的,小脸蛋还一个劲主动地往腿边靠……。方小慧抱着承承,真是亲不够、爱不够。最后把承承高高举起,放在肩头上扛着。

“莎莎舅妈! 莎莎舅妈!”承承一看莎莎回来,高兴得两只小腿在方小慧的肩上一个劲地蹬。

“承承乖! 乖承承!”

莎莎从小慧肩上抱下承承亲着,小慧接过莎莎肩头的书包,又抱过承承,走进三号楼。承承是个懂事的孩子,姥姥接过他,让舅舅、舅妈上楼歇息,他就老老实实地挥了挥手。

“书包……还挺沉的,莎莎!我不知道你几点会回来,要不,该上车站去接你……”

“……书包里都是书,”方小慧刚把书包放在桌上,孟莎莎就从后面抱住方小慧,把自己的脸紧贴在方小慧的背上。“……亦叶让我看书,考研究生……”

方小慧的身子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结婚的这两年,莎莎在家说起过亦家几乎所有的人,亦伯梅、叶慰余、英英、新元、美盼,甚至柳妈,却唯独没有提起过叶妹。而现在,叶妹关心着莎莎没生孩子,又让莎莎……读书,考研究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怎么见到叶……,我是说亦叶了呢?”

“我其实以前也老见着亦叶。”莎莎压着小慧,让小慧坐在她的书桌前。她自己站着,却仍然抱着小慧的头,用下巴颏在小慧头上蹭来蹭去。“……不过没怎么跟她说话。我一直以为……她骄傲,有点儿……害怕她……。现在我才发现,亦叶……其实一点也不坏,是个……大好人!她读书……可认真呢!难怪亦教授老宠着她。我……要是她爸,也没法不宠着她……。”莎莎打开书包,把书包里的书和练习本取出来。“你看!这些……是亦叶让我借的书,这本叫……《血细胞图像学》,就是这书重。……现在我到总院二内科来了,就管亦教授的床。亦叶说我在滨湖宾馆那保健组里呆着……学不到东西。是她……让我调到总院来的。……亦叶还帮我订了……三年计划。她说……,她说……,”莎莎咬住嘴唇,脸一下红了。

“叶……,我是说亦叶……,她说什么?她……帮你订了一个什么三年计划?”

“她说……,她说……,当务之急……是先要一个孩子……。实在要不了……,再……”

方小慧的脸一霎那间白得像一张纸。他闭上眼,用两手托住自己的头。莎莎摸着小慧的脸,亲着他。

“别……, 别难过,小慧!其实我并不是……非得现在要孩子。亦叶也跟我说了,她们大学里还有老高三的女同学没孩子,进大学已经三十多岁了,等到毕业就三十五,六了!亦叶说了,我……还小……”

“莎莎!”方小慧用两手把莎莎放在他脸上的手拿下来,紧握在自己的掌心中。“……我昨天下午下车先回了一趟竹篮镇。我碰到又华姐……。我……让她告诉我妈,是我自己……身体不好,没法……要孩子,和你无关。……说实话,我……真是不想连累你,莎莎!我要是知道……我自己这样……,我怎么会……跟你结婚?这世上……可惜没有后悔药哇!”

“咱们不说这事,小慧!”莎莎伸出手蒙住小慧的嘴。“再说,一会儿你准得胃疼!咱们……说点别的吧!”

“你说吧,莎莎!叶……,我是说亦叶,给你订了个什么三年计划?”

“……亦叶说,今年差不多过去了,就算了!明年,她让我老老实实地在总院工作一年。部队儿科的病人、病种都少。亦叶让我就先在内科呆着,不要光呆在……她爸现在住院的这科,别的病房也都去转转……。后年,也就是第二年,让总院想法派我上叶教授那儿进修。……亦叶说的这事挺简单的,我让我舅妈跟院长、政委打个招呼就成了。可亦叶说,进修医师……从今年起要考试。考不及格的,就是原单位同意派的,出了进修费也不行。这一下……可给我吓坏了!”

“……那你没问问她?”

“我问了。亦叶先吓了吓我,接着又鼓励我,说进修医师……只考专业,不很难!这不,她说,让我先看书,养成看书的习惯。她说,有问题随时问她妈,她妈会辅导我的……”

“那第三年呢?”

“……第三年,亦叶说让我找个地方培训英语。亦叶说,从明年起,让我每年……都参加研究生的考试……”

“研究生的考试?你……能考上研究生?”

“是啊!我也这么说。可是亦叶说,考研究生……不是为了争取一个什么学位,而是为了发现自己的差距,促进自己有的放矢地学习。……亦叶还说……”

“她说什么?”

“……她说,她一点也不喜欢她现在学的这个图书馆学。她说,她大学毕业后分到图书馆,要是我……还没有……,还没有考上研究生,她就陪我一起考。她说她考中医。她说,她挺喜欢中医的医古文……”

是的,莎莎说的……不错!叶妹……是挺喜欢中医的!……那一年,在药场陪她过年,陪了她五天,就灌了我五天中药……。那时叶妹才多大,也就十八吧!却跟个老大夫似的,给我摸脉,还……问诊。她……都问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居然问我……小便什么颜色!她以为我是……皇帝,能尿在盆里,让太监接着?看看是深黄、浅黄、金黄、还是桔黄……。哈!想起那些有趣的往事,方小慧忍不住笑了。

“你……是不是笑我和亦叶订的这三年计划?”莎莎脸红了。

“是啊!你们……订计划,一下就三年,也太漫长了一点!”

“我也这么说。可是亦叶说三年一点也不长。咱俩……差不多一般大,她比我大两个月。她说,咱俩二十六,过三年,二十九。她哥她姐在这个岁数……才刚刚进大学。而且,她说,研究生……可以一直考到三十五……。看,小慧!这些练习本……都是亦叶的,是她抄的英语题……”

是的,是的!这些练习本……全都是叶妹的,根本不需要莎莎解释!这些练习本,方小慧万分万分熟悉。当年,在竹篮医院那间温馨的小屋的书桌上,这些练习本,方小慧见过无数次……。头一次和叶妹分手上电影制片厂,叶妹还送过他两本。……那时,叶妹觉得那些练习本的封面太单调,自己四处找了一些花花绿绿的小动物。猫猫狗狗,鸡鸡鸭鸭什么的,绞下来,贴在上面……。这么些年了,叶妹……就是长不大,还在喜欢这些小狗、小猪、小熊、小猴的……。方小慧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摸着亦叶的这些练习本,摸着练习本上的她整整齐齐地粘上去的小动物。……当年,在亦叶的小屋中,只要方小慧进了屋,亦叶就休想再看一行书。方小慧会不由分说地把亦叶从书桌边整个抱起来……。而现在,方小慧只要能看一眼亦叶在书桌边读书的背影就心满意足了,真是……咫尺天涯呀!

“你……在想什么,小慧?”

“啊,莎莎!我……在想,叶……,亦叶说的……挺对的!你……是该多看点书。我不影响你,你现在……就抓紧时间看吧!”

“不,不,小慧!今天不看……”

莎莎的话没说完,吴向芬牵着小承承上楼。李又华的母亲让吴向芬带着小慧,莎莎和小承承上她家去吃饭……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第9876厂和W市爱乐学校联合演出的舞剧《九重山上洁之魂》在9876厂厂长的带队之下,在W市军工二十九个厂进行了巡回演出,自然惊动了W部队的后勤部。后勤部下面工厂的工人们都知道了,9876厂原是想请W部队文工团来演的。后来不知何故被文化部拒绝了。后勤部领导便和政治部的领导一起专门了解了李洁的事迹,并观看了《洁之魂》的演出。两个部的领导都认为李洁的事迹感人至深,值得学习、值得演出、值得宣传……。文化部于是通知文工团,一定要在舞台上树立李洁同志的光辉形象,让文工团立即派人前往9876厂采访。不料文工团三番五次派人到工厂,9876厂党委,团委宣传部奉厂长之命通知文工团,说非常抱歉,本厂未出现和四人帮英勇顽强、不屈不挠作殊死斗争的,可歌可泣的人和事……

一直到年底,文工团终于没能排出任何关于李洁的节目。文工团的领导了解到《洁之魂》剧组在元旦前还要在空后大礼堂作最后一轮演出,便指示江铁生带队去观摩一次……

也就这样,方小慧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和亦叶一起走进空后礼堂,又几乎在同一个瞬间读到剧情介绍中那份李洁的事迹。只不过亦叶是孤零零地坐在前面,而方小慧则是和孟莎莎、李又华等文工团的一大群战友们一起坐在后面。

文工团的编剧、导演、作曲、指挥和所有的演员都被这出诗化了的舞剧《九重山上洁之魂》深深地打动了。《洁之魂》中歌颂的英雄,首先是一个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和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个人,在生命的紧要关头奋不顾身,舍己救人;而在日常生活中,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着深情厚谊的人。他和一个“国民党残渣余孽”的“狗崽子”,一个身患重病、无法治愈的女孩子之间缠绵了九年的那一个回肠荡气的爱情故事……更是一曲响彻云霄的、对人性的赞歌!……文工团的编导们感叹着,一个工厂的文艺宣传队,一个民办的音乐学校,竟能编出这样……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完美结合的典范型的剧目!真让专业的文艺团体……无地自容!

而方小慧的心就不仅仅是被深深打动了,而是完全、彻底地被击碎了!

《洁之魂》歌颂的,哪里只是李洁的那颗高尚的灵魂;它向方小慧显示的分明还有亦叶那颗真诚、专一、挚着而热烈的心……。亦叶手中火焰一般鲜红的结婚证书和雪花一般洁白的大学入学通知书……是对人世间一切践踏着美好情感的丑恶灵魂的无声的鞭笞!什么是天长地久,什么是海枯石烂,这……就是最完美的诠释……

整个演出过程中,方小慧流着泪,一言不发。演出结束之后,他甚至忘了和战友们道别,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走回松园……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1-9-23 09:44 , Processed in 0.09687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