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十一山穷水尽(上)

[复制链接]

725

主题

1729

帖子

510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01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9-10 16: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1-9-11 05:22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十一

山穷水尽(上)

那一整个冬天和春天,亦叶的身体糟透了。她几乎不间断地在服用着副作用比正作用还多的激素和抗菌素。一瓶舒喘宁气雾剂,她用一个星期就用完了。亦伯梅着急,却想不出好招,便只能病急乱投医。亦叶于是又开始服中药了。
一直到炎热的夏天来临,穿着短袖都出汗的时候,亦叶才算不再频繁地发哮喘了。亦叶完全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刚刚好一点,父亲却大病了一场,父亲病得极重,重得母亲不得不把父亲接回到江夏附院。整个暑假,亦叶一直呆在病室中陪着父亲,父亲的这场大病是亦叶从未见过面,在青藏高原安居乐业已近三十载的姑姑,姑父突然回W市探亲引起的……。
一九八零年五月间,亦伯梅从卫生厅收到一封信。信中说,一对五十年代初到西北高原支边的中国人民银行Q省X市分行的干部夫妻写信询问一位名叫亦伯梅的医师,希望能得到亦伯梅的地址……。亦伯梅又惊又喜,这不会是别人,这只能是二十八年前在孟汉华的帮助下,带着假证明逃离S市,赴大西北支边的妹妹和妹夫。亦伯梅立即通知了成立温。成立温兴奋得当天就去了一趟竹篮镇,告诉了秋伊的父亲夏志超……。三位年逾花甲的老人激动得夜不能寐,一起给亦广珏和成习杰回了一封信,让他们快快带着孩子们回W市探亲。
七月中旬,亦家三兄妹刚放暑假,姑姑和姑父就回松园了。亦伯梅和叶慰余在松园的家中设盛大的家宴,迎接四分之一个世纪未见过面的亲人。亦广珏和成习杰见到亦伯梅和成立温泣不成声,当即要下跪、磕头。亦伯梅和成立温老泪纵横地扶起他们……。亦家的那个家宴真是热闹非凡、盛况空前。亦新元、石英英、小石妹一家三口;亦美盼、左梦帆、小亦白一家三口;亦伯梅、叶慰余带着亦叶又是一个一家三口;再加上柳妈,亦家自己就是十口人。亦广珏、成习杰带着大女儿、大女婿和长外孙是一家五口;再加上成立温和夏志超……
兄妹、姐弟失散二十八年能团聚,本是人间难得的幸事。亦伯梅和成立温甚至已经商量,安排好了,让妹妹、弟弟在松园小住数日,歇息一阵之后,带着她们一同上S市去,亲自上门面谢莎莎的父亲孟汉华。没有孟汉华当年的救命之恩,亦广珏和成习杰早已死于非命,哪里能有今天这兄妹,姐弟大团圆的天伦盛况?
谁也没想到,仅仅只过了几天,这场欢欢乐乐的团圆变成了一场悲伤的丧事……
成立温记得清清楚楚,弟弟、弟媳,当年分明是带着三个孩子走的!
在乡间,亦广珏怀孕时。母亲亦夏氏不知背地里为庙宇捐了多少香火钱,盼着女儿能为成家生个儿子。亦广珏却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到第三胎才算生了个儿子。那时成家齐还在世,为了这个孙子的降生,整个成家湾子又过了一次年!做满月时,成家齐亲自找金匠,用足赤纯金打了十个小戒指,套在孙子的十个小手指上……
在S市分手时,成立温担心弟弟、弟媳带着三个孩子赴西北,千里迢迢,会出什么差错,曾再三说服他们,让他们把最小的儿子留在自己身边。那个儿子正好和秋伊同岁。养孩子,一个是养,两个也是养。成立温向弟弟、弟媳保证,只要她自己人在,成家的这一缕香火就不会绝!亦广珏本是亦夏氏教育出来的,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在成家湾子是出了名的贤良有德的少东家奶奶。在家中,亦广珏一向尊重大姊,唯大姊之命是从。但是离开家乡之前,母亲亦夏氏曾流着泪嘱咐她,乱世之时,亲生骨肉千万不要分离。能活,在一起活;活不了,死也要死在一起。亲生骨肉拆散了,苟活不如烈死!为此,亦广珏坚持没把儿子留给大姊。三十年来,成立温心中一直记挂着成家这唯一的一缕香火。可是弟弟、弟媳回W市带回的却是最大的那个女儿。一家人在一起说了几天话,竟无人提起那最小、也是唯一的儿子。成立温忍了几天,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开口问了。要知道,成家……可是世代单传呀!
成立温的话刚出口,亦广珏的泪水就忍不住涌了出来。成习杰来不及阻拦,大女儿已经大声哭泣着向舅舅和姑姑述说起弟弟森森……早就在文化革命中的一九七零年因公牺牲了……
啊,森森?不错!是叫……森森!那孩子刚生下地,祖父成家齐就找人给孩子算了命。据说,那孩子……五行缺木,森森这个名字……还是成家齐亲口起的。
森森文化革命开始的第二年毕业于Q省X市的那所著名的兽医学校,以后分配到牧区工作。牧区工作是有津贴的,加上正工资,每月能有二百元,比父母的工资还高。森森是个极可爱的孩子,在家孝顺父母,尊敬两个姐姐。在牧区,藏族、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的女孩子,个个都喜欢他。森森长得浓眉大眼,又能说一口流利的少数民族语言,完全不像一个汉人。森森最后找的女朋友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兽医,回族人,姓马……。只可惜,森森没能活到结婚的那一天。他工作的那个牧区附近,有一片草原,在牧民们夜间高举火把开批判会时失火。森森奉命和二十多名基干民兵一起去救火。那辆大卡车却不幸在途中翻车,翻进了那条著名的湟水河。那一整车人后来全部被正式追认为革命烈士,平均年龄不到二十五岁。而那一年,森森才只有二十一岁……
成立温没听完侄女的哭诉就捂着胸口倒下了。成习杰流着泪,在姐姐的耳边述说,说大女儿的第一个孩子是儿子,已经过继给成家,改了姓,起名成小军。可是成立温却什么也听不见了。八个半小时之后,成立温因为急性大面积心肌梗塞去世……
成立温在医院抢救的那段时间,亦广珏也住进了医院,也差不多处在生命垂危的状态。森森因公牺牲之后,亦广珏躺在儿子的床上,抱着儿子的被子、枕头,哭了几天,昏死多次……。后来,大女婿主动提出,让刚满百天的儿子过继给成家,改姓成,并交给爷爷、奶奶亲手抚养。那孩子……竟长得极像森森,简直和小时候的森森一模一样!成习杰和大女儿又专门请来森森身前熟识的一位喇嘛。那人算定,这孩子……就是森森的转世灵童!这样过了半年,“小森森”越来越可爱,亦广珏才算从悲痛欲绝的状态中缓了过来。成习杰和两个女儿背着亦广珏把家中所有森森的衣物、照片挪走,害怕亦广珏睹物思人……
没想到大姐过了二十八年,竟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森森!
那时……要是听了大姐的劝告,把森森留给大姐,那成家的这最后一缕香火倒真可能还在……。亦广珏悔恨交加,在上前扶大姐时自己哭倒在地……
成立温火化之后,亦伯梅决定,把母亲亦夏氏、岳母叶张氏,英英的父亲石仲德、母亲齐如莲、外祖母齐黄氏和成立温,这些亲人、朋友的骨灰,找相邻的墓地,入土安葬……
抱着母亲的骨灰坛,亦广珏再一次悲痛欲绝。
二十八年前,母亲流着泪嘱咐她,乱世之时,亲生骨肉千万不要分离的情景,历历在目。当年和母亲分手,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亲生骨肉不要分离。那分明是母亲在为自己着想!而自己怎么就没为母亲想想呢?自己从母亲身边出走,对母亲,不就已经是亲身骨肉分离了吗?啊!母亲生养了我一场,广琼我却生未能养老;死未能送终;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再见母亲呀?……亦广珏在一阵猛烈的抽泣之后昏倒在地。抬到医院,发现是脑溢血……。江夏附院的医生,护士们知道患者是亦伯妹的亲妹妹,使出浑身解数,却终无回天之力……。七天之后,亦广珏在离开家乡二十八年之后头一次回乡探亲时阖然长逝,享年刚刚六十……
两桩丧事一办,亦伯梅大病一场,苍老十岁。亦叶陪了父亲整整一个暑假……
这是秋季学期的第一个星期,亦叶坐在桌边,正纳闷地看着桌上装中药的那个空空如也的瓶子,发呆。
一想到女儿去年冬天频繁地发病的情景,亦伯梅寝食难安。秋风还未起,秋叶还没落,亦伯梅便早早地让管床的医生为他配“平喘三号”。那是亦伯梅自拟的一个方剂,主要成分是麻黄、杏仁、百部、川贝、甘草;和亦叶当年在药场服用的麻黄汤差不多。中医科把煎好的药汤送来之后,亦伯梅自己却不服。他精心地把药汤灌进棕色的防光小瓶,让小女儿带到学校,嘱咐女儿早晚各服一瓶。亦叶虽深知中药不可能急用先学,立竿见影。但也清楚地知道,那麻黄汤对自己肯定是有益无害的,便老老实实地遵嘱把药瓶带回学校……
可是,现在,面对着这些空空如也的药瓶,亦叶无论怎么思索也没法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前天,亦叶从父亲那里回来,把一瓶药放在桌上。昨天起床,打算在吃早点之前服用,却发现药瓶不知何时空了。昨晚,亦叶又从父亲那里回来,又亲手把一瓶药放在桌上。今天起床,那药瓶却又空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自己半夜梦游,下床把那药……喝了?亦叶百思不得其解,看着那空药瓶发呆。同寝室的同学暗自窃笑,但谁也不吱声。吃过晚饭,尤小莹主动地约着亦叶一起上大教室,安卫红已经提前站好了座位。一出宿舍楼,走上山道,尤小莹就放声大笑起来。
“……你疯笑什么,小莹?”亦叶皱着眉头,心中还在想着药瓶中那不翼而飞的药汤……
“……我笑你傻,亦叶!看着那空药瓶发呆……管什么用?以后……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别再往桌上放,不就完了!”
“……我只是奇怪。昨晚……我是在我爸那儿喝完药才回来的。那一瓶药……,我记得清清楚楚,晚上,我没动……”
“你真呆,亦叶!我都告诉你了,你还不明白?那药……,我们一人一勺……,分着喝了!”
“什么?”亦叶真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那是药!是中药! 你们……喝什么不好,要去喝那药?”
“我们知道是药,是中药!药……又怎么样?你能喝,为什么我们不能喝?你爸、你妈……也忒有点过分了!你成绩学得这么好,他们……还不知足,还天天给你……补脑!你这么聪明还补脑,那我们……还活不活?”
啊!原来……竟会是这样!亦叶这一下才彻底明白了,这错误……是父亲给犯的。……父亲往小瓶里灌药时害怕学校知道小女儿患的是严重的哮喘病,便顺手在小瓶上写上“十全补脑汁,二百毫升,供叶妹晨间一次服用”的字样……
“哎,小莹!”亦叶真是有些啼笑皆非。“……那药,根本不是什么补脑汁。那是……治疗我哮喘病的平喘三号。……我给我爸说过好多次,我想退学都退不了,学校怎么会因为我的身体……让我退学呢?我爸……就是不信!这补脑汁……是我爸胡乱写的……”
尤小莹看着亦叶,亦叶的表情十分认真。尤小莹相信自己的眼,亦叶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她说的……应该是真话。
“那药……有什么毒性吗?”
“毒性……我估计倒不至于有。那几味中药都是些植物,即使真有什么毒性,喝那么一点,也没关系! ……你喝了以后,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说实话,亦叶!你要不说,我还真不相信那……不是补脑汁。这两天……喝了你那药,我觉得精神特别好……”
“哈!”亦叶笑了。“那一定是麻黄的作用。……你要是想喝,我可以分给你。可是……全寝室的人……都来喝,我可就没辙了。”
“不要,不要!又不是补脑汁……我喝它干吗呀?你爸……也真是!随便起个什么药名不好,干嘛要写……补脑汁呀?下一次,你就告诉你爸,写上……止痢水,惊风汤什么的,看还有没有人敢喝!”
亦叶笑了。
国庆前夕,班上突然喧嚣起来,据说是有同学的母亲开刀,大家都在踊跃地捐款。考虑到自己并无收入,亦叶没有参加捐款行动。后来的事实证明,那次没参与做“好人好事”是亦叶犯的一个“方向、路线”性的错误!捐款行动胜利、圆满结束之后,一一零七班党支部召开了一次无比重要的会议,会上讨论了一部分同学的表现。表现好的那一部分同学被荣幸地被发展入党。表现差的那一部分同学则需要党和人民出面“帮助”。这两部分同学的数量都不太多。换句话说,班上绝大多数的同学都在不太好和不太坏之间徘徊,那当然是一件可喜的事。不幸的是,亦叶却属于哪一部分为数甚少,需要党和人民“帮助”的同学。党支部的重要会议结束之后,洋娃娃脸政治辅导员找亦叶谈了一次话。亦叶一看辅导员的样子,就猜到是自己一定是……犯了什么……错误……
果然,洋娃娃一开口,语气就十分沉重,而且不住地朝手中的小本上看,那上面记着的……是关于亦叶错误的“概论”,由若干大点和若干小点组成。
亦叶的第一项错误是,开始骄傲自满,不再主动帮助同学。这第一项错误……语焉不详,亦叶不便细细追问,只能自己暗自思索。细细地想起来,“主动帮助同学”这类“好人好事”,亦叶其实并未主动做过。以往倒是帮助过同学,但那是在“党和人民”具体的指导之下做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党和人民”不再具体指导亦叶了。亦叶当然也就再没有帮助过同学。这么一想,亦叶对洋娃娃总结的她的缺点错误的第一点心悦诚服了。
亦叶犯的第二项错误十分具体,也就是,她未经“党和人民”批准,擅自决定了两门课的课代表。那两门课都是系里开设的专业课,《文学文献目录学》和《科技文献检索》。亦叶当学习委员的这四个学期,班上一共开设过二十多门课。每一个学期刚开始,党支部总要把本学期新开设的课程的科代表人选告诉亦叶,再由亦叶通知任课的老师。唯独这两门专业课,不知是党支部是忘了,还是有意“考验”亦叶的“党性”。总之,课已经开始上了,还没有任何人来通知亦叶,谁将担任科代表。
且说《文学文献目录学》的任课老师X,在小小的图书馆学系中是一位难得的,又红又专且德高望重的人才。X老师夫妻俩都在图书馆学系任教,都是南方G省人氏。X老师是系里为数不多的那几枚副教授中的一枚。要知道,亦叶佩服得五体投地得那位教《古籍整理与版本学》的L老师,身残志更坚地干了那么多年革命,仍然只是一名讲师!亦叶刚进校时就听说,七七级高考恢复时,E省本省的招生是X老师一人负责。亦叶和E省本省的其他十余名考生们一样,对慧眼识己的X老师一直怀有深深的谢意。那X老师和L老师一样,能写一笔漂亮、潇洒的板书。只是X老师是G省人,说的一口方言,北方的同学不太容易听懂。上完第一节课,X老师问亦叶,谁是科代表。亦叶老老实实地告诉X老师,她还没有接到班上党支部的通知,还不知道谁是科代表。X老师当时就笑了。他说,一门课的科代表和班级中的党支部有何关系?只要有同学喜欢这门课,并愿意主动地做任课老师和同学的联络人,便能当科代表。X老师本人,不仅学术造诣高,还兼任着亦叶始终没搞太清的,系里极其重要的党政职务,比如党总支委员乃至副书记等等。亦叶因此一向肃然起敬地把X 老师视为图书馆系“党和人民”中的一员。听X老师这一说,亦叶大大地放心了,便开始想,谁来当这个科代表为好呢?亦叶想到的是第二个学期因为没能按时返校而受系里批评的那位单薄、瘦小、有一对深深凹陷的大眼睛的南方女孩子。那女孩子是X老师广义上的同乡,却能说一口绝对能让北方同学听明白的普通话。亦叶问了问那女孩,那女孩同意。亦叶告诉了X老师之后便再也没有把此事挂在心上。后来的事实证明,亦叶的选择竟是一个巧合。那个纤细轻盈、两只大眼睛中常带着淡淡的忧伤的女孩子非常非常喜欢文学,她在班上和系里编的刊物上写的散文、诗歌、小说……,深受同学们的欢迎。亦叶为自己这个纯属偶然的正确选择一直欣慰不己。没想到……党支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暗暗把亦叶的擅自任命算做了她的错误。
另一门课《科技文献检索》的科代表,较起真来并不是亦叶“任命”的,而是这门课任课的老师自己任命的。且说第一次上那课,老师出了几道化工专业的课题,让同学们在著名的《ChemicalAbstract》中找出二十份文献,列出作者和文献名。在不具有太多化工专业知识的情况下,完成这一作业是一件需要些许空间定向能力、逻辑思维、英语知识,然而又同时是一件十分枯燥的事。在大部分同学还迷迷糊糊,没搞清东南西北的时候,一位老三届高中的知青不知何故,三下五去二,只用了十分钟就把老师交的作业干净、利落地完成了。老师“龙颜大悦”,当即就“钦定”该同学为《科技文献检索》的科代表, 该同学自己欣然应允,和亦叶……几乎毫无关系!那位老三届高中的学兄,人称老F,是一位男生,来自S市某重点中学。六十年代末期和一大批同龄人一起奔赴北大荒,以后在那里娶妻生子,安居乐业。一九七七年冬天直接从北大荒考入W大,是图书馆学习一一零七班最后的那十名“走读生”之一。
假如亦叶和这位老三届学长从未打过交道,那她至少可以义正词严地在“党和人民”面前为自己辩护几句。不幸的是,亦叶恰恰在 “党和人民”正考验她的那段关键时刻,和那位学长打得火热。而那一切却都出于一个十分偶然的原因。
一九七九年那个在后来的生命岁月中让亦叶永难忘记的冬天,亦叶的身体坏得简直有点无可救药。亦伯梅心中着急,却又找不出良策。每次亦叶到父亲病室,父亲都不住嘴地让她休息。休息身体,也休息脑子。亦伯梅不让亦叶看书,不让她想学习上的事……。亦叶再三向父亲解释,身体坏和学习并无关系,在学习上,她从来没感到过任何惊人的压力。但亦伯梅却不信。作为一名数十年如一日诲人不倦的师长,他固执地认为小女儿属于那些做事过于认真、天性过于好强、过分看重分数的学生。小女儿一定是把学习上的事看得过分重要,劳累过度才病倒的。小女儿二十六岁,如花似玉的年龄,却整天靠激素和抗菌素维持着生存。自己活着,还能照顾她。自己将来有一天不在世了,想想小女儿的身体,真让人有些……死不瞑目了!这样,亦伯梅不由分说地告诫亦叶,下课之后,立即放下书本,听音乐、看电影、散步、读小说、玩耍……。总之一句话,休息!
也就在亦叶无可奈何地遵父命四下寻找“玩耍”的事儿时,这位以往从并未和亦叶打过什么特殊交道的老三届学长突然跑来问亦叶,会不会打桥牌。亦伯梅本是桥牌桌边的高手,五十年代初甚至奉党和人民之命教过当时的中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后来的财政部长,打桥牌。亦家的独子亦新元打得也不错。只是亦家的三位“半边天”,叶慰余、亦美盼和亦叶,都没怎么正经学过桥牌,只是耳闻目染,知道点儿皮毛而已。亦叶老老实实地告诉知青学长,打着玩还行;正经比赛绝上不了正席!知青学长当时就笑了。他说,桥牌那东西,真要想参加比赛得先想法当官,还得当大官才行!咱们平民老百姓,当然是打着玩!亦叶一想,既是玩,何乐而不为呢?便跟着学长去了。
不料打起来之后,亦叶才发现,桥牌那东西还真是上瘾,简直和抽鸦片一样,欲罢不能!
亦叶和知青学长在桥牌桌上配合默契极了,心有灵犀,不点即通。他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越战越强,简直有点所向披靡的味道。在没有考试的日子里,亦叶和学长常常为了桥牌通宵达旦地鏖战,凌晨三,四点才回寝室。为了桥牌,学长买通了宿舍楼管锁门,开门的两位工友。尽管亦叶和学长轻手轻脚地开门、关门,从未惊动任何同寝室的同学,全班同学对桥牌小组的活动却仍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那几位牌友常在大白天在课堂上旁若无人地呼呼大睡……。
照亦叶自己看,桥牌并不是父亲所要求的严格意义上的休息。桥牌是需要动点脑筋的,有时并不见得比读书轻松多少。打桥牌还严重地影响亦叶的睡眠。其他的牌友可以在大白天的课堂上睡觉,甚至干脆不上课。而亦叶每日数次服用的治疗哮喘病的传统药物麻黄素却是兴奋剂。即使通宵不眠,亦叶白天也没法入睡。除非重新回到竹篮镇那间温馨、静谧的小屋!但是非常、非常令亦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的身体却是在打桥牌的那不到一年的时间中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也正是为了这一原因,亦叶不准备放弃桥牌……

而现在,在痛心疾首的洋娃娃脸辅导员面前,怎么办呢?亦叶思前想后,只能万分难过地承认自己确实未经党支部批准擅自“任命”了牌友当《科技文献检索》课的科代表,从而犯下“任人唯亲”,“破坏党性”的严重错误。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1-10-24 00:14 , Processed in 0.10794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