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4|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十一山穷水尽(下)

[复制链接]

725

主题

1729

帖子

510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01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9-10 16: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1-10-2 03:44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十一

山穷水尽(下)


接下来,洋娃娃辅导员告诉亦叶,她所犯的第三项错误……是参与班上的“宗派活动”。 这错误,要细细地说起来,便直接牵涉两位亦叶十分尊敬的学姊。
且说这原本就不同凡响的一一零七班中,却还有两位更不同凡响的女同学,人称老C和老W,两位都是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还都是大都市的重点中学毕业的。
那老C,据说四十年代末期出生于美国,襁褓中跟着母亲回国,在首都B市长大,是著名的汇文中学老高三毕业生。老H的父亲本是美国Michigan 大学钢结构专业的博士。冶金和材料专业,虽比不上氢弹、原子弹、人造卫星那般惊天地、泣鬼神地重要,但比起钩虫之类还是要强多了。共产党刚一夺取政权,毛泽东就高瞻远瞩地指出,工业要以钢为钢。钢从何处来呢?当然不能从松园三柳湖畔的砖台中来,只能从正经的冶金工业中来。老C的父亲于是幸运地走上了只有极少数知识分子能走上的又红又专的康庄大道。老C的父亲据说是五十年代初用韩战中美军俘虏交换回来的那批伟大的知识分子中的一枚。回国之后,老C的父亲便在一大批让人如雷贯耳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身边领导着整个中国冶金工业的发展,头上一直挂着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的桂冠。文化革命中,老C的父亲被任命为大三线著名的P钢的领导。在同龄人还在文攻武卫的红色恐怖面前不知所措的时候,老C却已经跟着父亲一起打点行装,到国防科委所属的大三线某厂当上了正式工人。后来把其他同龄人的生活之路搞得天翻地覆的那场上山下乡运动,对老C来说,不过是一场拍案惊奇而已。进大学时,老C是全班除大金牙党支部书记之外工龄最长的学生……
只不过,令亦叶十分纳闷的是,老C的性格,不苟言笑,抑郁内向……;她所有外在的特征、五官、身材……;和她一帆风顺的生活道路非常、非常的不相称。亦叶因此很少和老C打交道,虽然她心中对老C是十分,十分尊敬的。
那老W,却和老C在诸多方面不一样,甚至截然相反。
老W在江南西子湖畔那著名的人间天堂长大,毕业于H市那所著名的二中。据说,那二中根本就是一只文学的摇篮,一大批中国现代和当代文学史中著名的诗人,作家,文化名人……都毕业于那所中学。老W的父亲本是一九三四年入党的老红军。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前赴后继,浴血奋斗。共产党一夺取政权,老W的父亲却不知何故变成了叛徒,直接从副省长的高位上被押进了该省的“秦城”……。文化革命中,老W的母亲被批斗得精神失常,弟弟被惊吓得精神失常,而她这根家中的擎天柱却不得不只身奔赴北大荒。在北大荒蹉跎岁月数年后多亏父亲的老战友出面,老W投亲靠友来到E省某生产队。继续革命数年之后才算招工进了一家设在某县城的工厂……
这样一系列从童年时代起就持续发展的厄运,这条坎坷不平的生活道路,在老W的身上却没留下多少痕迹。老W长得高大、结实、漂亮;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透着生命的活力。老W比老C小一岁,看上去却绝不像老C的同时代人,简直比亦叶显得还年轻!老W和亦叶一样,有一张红扑扑的苹果脸,苹果脸上有一对汉族人极少有的又大又圆的眼睛。园园的大眼睛上面是一张苏格拉底式的,象征智慧,高突的前额。老W性格开朗,豪爽,却又有着江南女孩子的聪明。上大学之前,她抓革命,促生产;革命生产两不误;把自己的那些俗事安排得妥妥帖帖,滴水不漏。在那所县城的小工厂中,她认识了一位她的同乡,西子湖畔那所著名的Z大学文化革命中的毕业生。两人速战速决地结了婚,又争分夺秒地在高考前两月准时正点地制造了一枚儿子。那儿子和老W一样,有着高突的前额和又大又圆的眼睛,虎头虎脑,可爱极了!因为这个可爱的儿子,老W成了整个图书馆学系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一无二的学生母亲……
C和W两人,都是班上学习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两人都是班干部,两人的英语都免修,两人也都站在党的大门口,随时有希望进入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行列……。一言以蔽之曰,两人都是亦叶学习的好榜样!要论起家庭出身,亦叶本应该在这两人中更喜欢C才对。那C和亦叶一样,本是知识分子的孩子。但亦叶却不知何故更喜欢W。照亦叶看,向老C学习十分累,而向老W学习则自在、潇洒,比较适合亦叶的天性。
且说第一个学期行将结束之时,系里的党和人民突然号召七七级的同学勇攀自然科学的高峰。据说,图书馆学系已经过时了。要搞现代化,要走向世界,创国际先进水平,和西方接轨……,得赶快搞科技情报才行。究竟什么是科技情报呢?其实谁也不明白。但系里的党和人民们还是慌慌张张地办起了一个科技情报专业,招了一大批理科的考生。系里开不了理科的课不要紧,W大反正是综合性大学,数理化天地生,自然科学的专业应有尽有。这样,在党和人民的亲切关怀和直接领导下,七八级总算是和国际、世界、现代化……等等接上了轨。但七七级怎么办呢?整个七七级招生时,系里只有图书馆学这一个文科的专业。难道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五十六名学生全部被现代化、国际先进水平这些崭新得令人头晕目眩的东西淘汰吗?系里的党和人民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便召开全七七级学生大会,动员广大同学踊跃相应党的号召,转学理科。这一下,党考验老C和老W的时候到了!那老W本是文化革命前的高中生,丈夫是著名的工科大学Z大的毕业生,日前刚考上S市那所著名的交通大学的研究生。论说,党和人民都号召了,她本该热血沸腾、义不容辞才对。但W的表现却令党和人民失望极了。她公开表示不愿去。她说,她要是喜欢理科,高考时就报理科了。之所以考了文科就是因为喜欢文科。而老C呢!老C在党和人民考验的关键时刻表现得比W优秀多了。二话不说,收拾了图书馆学的书本,扭头就进了计算机系。系里的党和人民欣慰极了。老C很快就成了图书馆学系又红又专、能文能理,能古能今的典型。老C是系里的、班级的、学校的、省里的和全国的三好学生。那三好,指的据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比较欣赏的德育、智育和体育三方面都好的学生。在党的大门口,老C站得越来越靠前,哪怕那门只开一条小缝,瘦小的老C也能进去。她和老W的距离自然也就一下子拉大了……
虽然从天性讲更接近老W。但在外表,亦叶觉得自己的举止得体极了。班上的女同学因为老C和老W的缘故,据说分成了两派。亦叶对老C和老W,对两派的同学,都客客气气。心中比较喜欢、比较欣赏老W,那只是自己的思想而已。亦叶坚信,思想那东西,自己不主动汇报,党和人民是绝不会知道的!
洋娃娃脸辅导员耐心地启发了半天,亦叶拒不坦白交待,拒不承认自己更喜欢老W,从而过多地接近了老W,犯了参与班上宗派小集团和党和人民“离心离德”的错误。洋娃娃脸辅导员万般无奈,只得明确提醒亦叶,她曾……赠送给老W一张照片,并在照片后面题诗一首……。这事,党支部所有的成员都知道了。
辅导员这一说,一直负隅顽抗的亦叶这才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她原以为这事……天知、地知、她知、我知。没想到党和人民竟有“特异功能”……
说起来,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进大学的第二个学期,是亦叶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因为完全、彻底地适应了大学的生活,因为顺利地进入了成绩优秀的行列,因为在学习竞赛中获了奖,因为荣幸地当上了“干部”,亦叶身上正喷涌着无穷无尽的青春活力和朝气,显得比进校时年轻了许多。那老W,是个联系同学广泛,且颇有大姐姐风度的人。她听说,在班上名不见经传的亦叶,竟在学校的写作竞赛中得了奖,主动地跑到亦叶的寝室来找亦叶聊天,聊电影、聊文学、聊诗歌……。假如老W不来找亦叶,亦叶本是没什么机会接近老W的。她和老W既不在同一寝室,也不在同一学习小组。老W是外地人,只能以校为家。亦叶家在本市,下完课就回家了。和亦叶聊了聊天,老W颇吃惊地发现,文采这样好的亦叶,竟对当代日新月异发展着的文艺园地一无所知。新拍的电影,她一部也没看过;新发表的小说她也一篇未读。她浑然不觉地停留在托尔斯泰、勃朗特姐妹、巴尔扎克和马克·吐温的时代。亦叶把自己的孤陋寡闻归结于身体不好,老W怜悯起亦叶来。自那以后,每看一部新电影,老W便抽时间向亦叶谈一下自己的看法,并建议亦叶看或不看。每读一部她自己认为值得一读的新小说,老W也必向亦叶推荐一番。老W建议亦叶看的新时期的中国电影,亦叶一部也没看。上大学后,亦叶看的所有电影全部是外国的。但是老W推荐的小说,亦叶还是看了不少。其中就包括后来被搞得惊天地、泣鬼神,变成了中国当代文学里程碑的那篇《伤痕》。老W看《伤痕》看得热泪滚滚。亦叶看《伤痕》却全无异样。老W问亦叶感觉如何,亦叶稍微犹豫了一下,对老W说自己似乎并没有特别激动。老W只能叹一口气。她把亦叶的“冷血”归结于亦叶的父母都是学自然科学的,并由此得出结论,认为亦叶的气质过于理智,并不适合学文。亦叶则把自己的不激动归结于自己从未经历过《伤痕》主人公经历过的心路历程。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最疯狂的年代里,亦叶也从未没有动过念头,通过污辱、咒骂、诋毁自己的父母去赢得一个政治生命。虽然那个政治生命的无与伦比的重要性,她从刚刚懂事就心领神会……
那次小小的争辩并未影响亦叶和老W的关系。老W还是一如既往地向亦叶推荐着各类读物。有一个晚上,老W看完了一篇名叫《墓场与鲜花》的小说,觉得有必要让亦叶也看一下。便把期刊交给亦叶,让亦叶务必在一个小时之内看完,然后还给她。因为期刊并不是老W的,而是老W借的,后面还有无数的同学在等。不幸的是,那个晚上亦叶早就计划要去听哲学系的美学。听完课回来,那一个小时正好过了。老W为亦叶没看成《墓场与鲜花》遗憾了好几天。
过了没多久,亦叶偶尔看了看日历,发现了十二月七日这个重要的日子,第一次在没人提醒的情况下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学校这种简简单单的寝室—教室—图书馆—食堂的点线运动,没什么好方法能用来庆贺自己的生日。亦叶迎着北风,走到班车站,在车站边上的小照相馆中照了一张两寸的照片。拍完照片回到寝室,亦叶就写了那份后来差一点被搞成轩然大波的“退团申请书”。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学校操场放着《流浪者》,寝室空无一人,亦叶正欣赏自己的倩影,W走了进来。看到亦叶的照片,觉得照得不错,W问亦叶能不能送一张给她。亦叶还没吱声,W却起身走了。亦叶正想, W是不是生气了,W却拿着一张她自己的照片回来和亦叶交换来了。W送给亦叶的那张照片是张老照片,反面写着“一九六九年,二十周岁,走向生活”。生活中的W,那时正在北大荒受着种种磨难;照片上的W却幸福、甜蜜地笑着,美丽极了。亦叶感慨万千地看了老半天,说不出话。看到亦叶的照片反面空白一片,W递了一支笔和一张纸给亦叶,示意她在照片上写几句赠言。亦叶接过笔,不知怎么,诗兴来了,便在纸上写了下面这首诗:
二十五载不足夸,
尚喜余情荡珞珈。
十度春秋几番梦,
不信大浪不淘沙。
君挂云帆济沧海,
我攀书山指天涯。
何期共叙同窗谊,
再看墓场与鲜花。
亦叶自题二十五周岁生日小照
W学姊惠存并指正。
两寸的照片不大,诗却有八句,亦叶本想把照片先贴在一张纸上,再抄写这诗。W却一定要亦叶用小蚂蚁一般的小字把诗挤在照片的后面……
这就是照片和题诗的全部过程!
两年了,这些事亦叶自己都有些许淡忘了。没想到……“党和人民”竟为亦叶一一记着的!甚至……,党支部是如何知道这些细节的,亦叶都百思不得其解。而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亦叶只得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开始向辅导员沉痛检讨。亦叶说,马克思曾说过,紫罗兰有各种各样的香味和色彩,为什么普鲁士当局非要求人的思维、举止、兴趣、爱好都一样呢?看到辅导员对马克思和紫罗兰并无太大兴趣,亦叶只好接着说,假如老C和老W两人身上那些……和紫罗兰的香味和色彩一样的小小的不同,竟会造成……小集团和宗派活动的话,那自己确确实实是参加了这一“活动”,铁证如山,不容抵赖!不过,所写的那首诗,亦叶向辅导员保证,每一句都是在歌颂“党和人民”!没有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没有敬爱的华主席;没有勤劳、勇敢、无私、无畏的人民,哪会有亦叶今天这样幸福的大学生活?
亦叶以为自己的错误,党和人民差不多帮助完了。没想到洋娃娃脸辅导员的表情并没有平静、缓和,反倒更加沉痛了。却原来,亦叶犯的最后一个,也是最触目惊心的错误,辅导员才刚刚开始帮助。
班上的党和人民认为亦叶以帮助同学为名,公开地和宁逊……谈恋爱!
亦叶睁大眼,看着辅导员,竟忘了为自己辩护。她为自己居然会犯这样十恶不赦的罪行……惊呆了!
辅导员不提宁逊,亦叶本是想不起宁逊的。辅导员提起宁逊,亦叶倒真忍不住怀念起这个比自己年幼,却颇有大哥哥风度的男孩子来。细细地想起来,这一年,宁逊的音容笑貌已经离亦叶非常、非常遥远了……。那个难忘的,让亦叶什么时候想起来就两眼发黑的晚上,在理学院和斋舍之间的山路上,偶然看到人凤和一个美国教授拥抱接吻。亦叶一时缺氧,晕倒在石阶上。宁逊扶起亦叶,想送她去山对过的卫生科。宁逊刚把亦叶扶起,亦叶就清醒了。但宁逊仍然扶着她。一路上,亦叶没说话,也无法拒绝宁逊的搀扶。因为她确实头重脚轻、耳鸣目眩。那个晚上……算是亦叶和宁逊之间最亲密无间的接触了!从理学院到卫生科有一段漫漫的路程,而且是宽阔得能开大卡车的水泥路面。夏夜的傍晚,那条路上挤满了散步的学生,当然谁都看到亦叶和宁逊了。特别是亦叶,又不幸穿着那件鲜艳夺目的新毛衣,在衣着朴素的莘莘学子中……简直有点“抬头望见北斗星”的味道!而宁逊在学生中,本来就是引人注目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第二天,宁逊公开地搂着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在校园中最宽阔的主道上散步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全班……
亦叶倒没怎么害羞。害羞是一种自然萌发的本能性的情感。亦叶应该萌发这一本能的年龄,不幸碰上了文化革命。这样一来,她这一辈子也学不会害羞了!亦叶能感觉到的,确切地说,只是别扭而已。她把这一不幸归罪于那件毛衣。同学眼中美丽的,分明不是她自己,而是那件毛衣!亦叶把毛衣叠好,放在枕下,再也没有穿过。同学中除了尤小莹,没有任何别的人和亦叶开玩笑。学姊老W倒是直截了当地对亦叶说,如果她对宁逊印象好,不妨接着散步……
第二个星期,在和宁逊约好的时间和地点,只去了亦叶一人。宁逊没有来,事先没告诉亦叶,事后也没向亦叶解释。亦叶倒没浪费时间,她在路灯下看了一小时英语之后,就回寝室了。不久以后,北风一吹,寒冷的冬天就来临了。接下来,宁逊忙着组织全系同学过团日,亦叶却在这期间因为重逢肖婆婆、分田、过老师、小慧哥而大病一场。有整整一个星期,亦叶躺在松园家中,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母亲从医院借回氧气瓶,输液的架子和各种药;父亲专门出了院回松园陪着她。松园父母的卧室又变成了急诊室。白姨和左叔上楼看她,被父亲挡在客厅里。宁逊带着同学来,也没见到亦叶。一个星期之后,亦叶回学校了。正好公共英语考了一次试,宁逊考得好极了。说实话,让亦叶去考,也不会比宁逊考得更好!至此,亦叶帮助宁逊的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算是顺利、圆满地完成了。这之后,亦叶整个课余的时间遵父嘱全用来“休息”,并很快迷上了桥牌。她再也没有单独地和宁逊在一起呆过一分钟,说过一句话。和宁逊在一起散步的历史,扳着手指算,不过三个月……
亦叶呆呆地看着辅导员,不知怎样才能为这件巨大得惊人的错误检讨才好。不承认错误,那是态度问题。态度在党和人民眼中历来至关重要。态度不好,本身就罪加一等。但是承认错误,就意味着帮助同学是假,和宁逊谈恋爱是真。那样的话……不也同时连累了宁逊吗?政治生命对自己来说反正是一件……皇帝的新衣,看不见,摸不着,真要是无意之间丢失了,也就算了。但是政治生命对宁逊来说,却是如日中天,炙手可热呀!
亦叶思索再三,脑子里仍是一片茫然。
洋娃娃脸辅导员等不及,自己开了口。
“……说实话,亦叶,我……根本就不相信,你会和宁逊谈恋爱!你……怎么会……喜欢宁逊呢?”
亦叶抬起头,辅导员正着急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表态。那着急,让亦叶体验到真诚。亦叶被深深地感动了。
“……你和宁逊,照我看……完完全全是不同的两类人……。 而且、而且,他比你还小……。 而且,他家在东北,那里那么冷,你……怎么能去?”
辅导员一看亦叶不说话,更着急了,着急得简直有些语无伦次。
亦叶不禁万分抱歉起来。
“您说得太对了,辅导员!我根本就没有和宁逊……谈恋爱。我和宁逊谈的……句句都是英语!党和人民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宁逊本人!”
“这样说……才对!这样说就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洋娃娃脸辅导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你知道,亦叶!你们在校……只有三个学期了。你的成绩学得好,系里的老师都知道。说实话,你考谁的研究生,谁都会收你的。赶紧抓紧时间复习吧!”
亦叶感激地抬起头,看着辅导员,以为这漫长的谈话总算结束了。不料,辅导员低下头,还在接着讲,只是语气越来越低沉,声音越来越小。
“……党支部认为……,……党支部认为……,你的表现……不适合再当学习委员。……不过,你别难过,你比宁逊好多了。宁逊犯的错误更大、更严重。他除了和你谈恋爱之外,还很深地介入了班上的小集团和宗派活动。更严重的是,他积极、主动地参加《实践真理论坛》。你……可能不知道,那是新区那边文史两系的部分学生背着学校党团组织成立的、和党的基本路线相违背的、非法的组织。目前,这个论坛已经被取缔。参加的人中只要是党员的,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处分……。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咱们班的党组织没有处分宁逊,只是撤销了他的班长和党支部副书记职务。这些……和你都没关系。你只要和宁逊少来往就行了……”
啊?!原来……竟会是这样?!

亦叶简直觉得耳边响起了一阵惊雷。她睁大眼、皱着眉、半张着嘴、呆呆地看着辅导员,像一截木头一样!远远地看上去,晚霞中伫立着的亦叶,整个身子,一动不动,像一个笔挺的惊叹号……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下一节: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1-10-24 00:11 , Processed in 0.28776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