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3|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十六 如鱼得水(下)

[复制链接]

752

主题

1776

帖子

54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456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1-12-7 14: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2-1-5 01:20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十六


十六 如鱼得水(下)


很快,亦叶、S 和钢琴家越来越熟悉了,熟悉到亦叶可以在他俩那儿吃饭的程度。

吃饭,那可不是一件像在国内那样随随便便的事!在亦叶每月拿着六百五十马克,连刷牙的杯子都不敢随便买的时候,那些大学生们每月只有五百五十马克。S和钢琴家是进修生,在亦叶眼里十分“富有”,却都是有家有室的人。国内的亲人们都在昼思夜想,盼着他们攒着钱买回几大件的指标。S和钢琴家过的是原始共产主义的部落生活。他们的基本生活费放在一起使用,一起支付房租、水电、暖气;一起支付伙食费并轮着做饭。碰到亦叶这类到吃饭时才想起应该走的客人,S和钢琴家就不好意思不留亦叶吃饭。每次做的“菜”也相同。S和钢琴家把一只鸡先解冻,再抹上盐和佐料,用一根粗粗的铁棍从中间穿过,然后挂在一个电动的烤箱中。鸡一边转,一边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这一整套烤鸡的设施,在亦叶住的海夫塔神学院中似乎并没有。所以每次的“菜”虽然都相同,亦叶仍然吃得津津有味。

这一天,吃过烤鸡,满嘴喷着香味,亦叶向S和钢琴家告辞。钢琴家只把亦叶送到门口。S却跟着亦叶下楼。看样子,有什么话要对亦叶谈。
亦叶一边走,一边随意地听着。

“……亦叶!是这样,……你的情况……,党支部和学生会早就注意到了……”
我的情况?亦叶一边警惕地竖起耳朵,一边皱起眉头思忖。是指我……没有请示汇报就……私下打工吗?

“……我们一直想关心、帮助你,只是……不大容易……”
“您……直说吧,我的什么情况?”
亦叶觉得没必要紧张,这里是德国,又不是竹篮镇!
“我是说……,你的个人问题。你……三十了,还没有……男朋友。大家都想为你关心关心。只是……没有十分合适的……”
啊,原来不过是这个……情况!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亦叶觉得自己的两只手并没有飘荡在空中,而是被握在一个坚实可靠的掌心中。那掌心,柔软有力、光滑温暖、巨大广阔、无边无际。那是小慧哥,那善良的兄长,留给她最后的一点感觉!啊,男朋友,男朋友!这个久违了的汉语词汇!是的,是的,我是该找一个人人皆有之的……男朋友,省得党和人民……不放心!亦叶抬起头,看着党支部书记兼学生会主席。既然党和人民都认为……不容易找到……合适的,我就只能委屈自己一下,找一个……不太合适的了。比如……钢琴家,很显然也不太合适。但……除了钢琴家,……S还能给我介绍谁呢?

亦叶差点开口问,还好,S自己开始说了。
“……我们这个城市中国学生倒很多,但我们了解了一下,……比你年纪大的,都结了婚……”

不错,不错!我居然忘了,钢琴家……也结了婚。虽然,他说他……离了婚。但离了婚和没结婚……还是有区别的。就像右派们摘了帽……不能随便说自己不是右派一样。他们得准确地说自己,是……摘帽右派……才行!

亦叶没说话,一边往前走,一边想入非非。
“……后来问了许多同学。有一个学考古的同学,在歌德语言学院[1]学德语时认识一位学生物的。……和你的情况一样,也是出来攻学位的研究生。……和你的岁数差不多,是DAAD[2]的,在B州,名叫……王讴龙……”

亦叶停止了胡思乱想,心跳完全正常,甚至在几分淡淡的扫兴中比平时跳得还缓慢。车站到了,她停住脚步,S也停住了。

“……我们商量了一下,想安排你俩……见见面……”
“没问题!就照……党和人民安排的办吧!”
亦叶向S挥了挥手,走上了公共汽车。

见面的地点被安排在S和钢琴家住的地方。由S到车站去接那个“男方”。亦叶早早地就到了。钢琴家一开门,看到亦叶就笑了。男女约会,哪有女的先到,而且还早来这么多?亦叶却是一幅浑然不觉的样子,她想的是,早点来先听听钢琴家练琴。但钢琴家这一天却并不打算练琴。他陪着亦叶,坐在自己的床边上。

“……你知道,在老H那儿,我是说学考古的那个同学,我……见过王讴龙……”
“哪个王讴龙?”
“你……,真是……呆气!钢琴家笑了。“就是你今天要见的这个王讴龙!你忘了,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啊,是的!我想起来了,那人……是叫王讴龙,S说过……。” 亦叶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忘了,今天……是来干什么的,还以为……是来……听琴的。“算了!”亦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既是……你见过这个……王讴龙,就给我提前描述一下吧!他是不是长得比……。” 亦叶本想问问,王讴龙是不是长得比钢琴家自己略好一点。话到嘴边,发觉不妥,就止住了。

“……他长得……有点像……,”钢琴家使劲地想着。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良久总算搜寻出一张熟悉一点的面容。“有点像……王蒙……”
“哪个王蒙?”亦叶有几分奇怪。“学什么专业的?是咱们这个城市的吗?”

“你怎么连……中国著名的作家王蒙……都不知道,亦叶?你还是学文的,还是研究生,真是个……呆子!” 钢琴家涨红了脸,有几分生气。
亦叶笑了,钢琴家自己才是个呆子!他整天生活在文艺圈子内,当然能见到圈内的各类知名人士。而生活在芸芸众生之中的亦叶,即使真读过王蒙,也无法知道其人的长相啊!

“……你说王讴龙长得像王蒙,等于什么也没对我说。我哪儿知道……王蒙长得什么样子呀?除非你说……王讴龙……长得像鲁迅!”
“……比鲁迅……强一点……。”钢琴家老老实实地说。
“哈,哈!” 亦叶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真要是鲁迅,长成鲁迅那样子……我也认了!如今这世道,哪里出得了鲁迅呀?”

亦叶的笑声刚刚止住,S打开了门,带着王讴龙走了进来。钢琴家推了亦叶一下,示意她站起来。亦叶站稳了身子,刚看了王讴龙一眼就又差一点笑出了声。原来党和人民无微不至地关心她,商量、安排了半天,要见面看看的,就是这个胖子呀!
亦叶和这个胖子早就见过面。岂止只是见面,两人还在一起亲亲热热地照过相,哈!
只不过,亦叶不知道这个胖子……居然没结婚,也不知道他名叫王讴龙而已。

几个月前,放暑假。波恩大使馆教育处召开研究生的工作会议,各个城市的研究生都派代表来参加。假如是在“边远地区”,选代表到波恩来开会这一类事是绝不可能落到亦叶的头上的。但亦叶所在的K城和首都波恩却只有一箭之遥,坐着有轨电车都能去。所以大使馆通知K城所有的研究生都参加。亦叶对开会虽然一向毫无兴趣,但上面通知了,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了。那次会议的主要内容似乎是交流经验。交流的人大部分都是学工科、理科专业的。那些“经验”,亦叶基本用不上。唯一一个在会上发言的学文的,是某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一位当了工农兵学员的孩子,以后被党和人民派到德国某知名大学攻读梵文专业的博士。梵文的故乡本该是亚洲的印度,那里比德国离中国近得多。据说党和人民之所以不派该同学去印度而来了德国,是因为中国某知名梵文学者当年并未留学印度而是来了德国。亦叶笑了,她能想象,中国人跑到德国来学梵文一定和德国人在那位鸡母教授身边学在中国业已消亡了的满语一样有趣!教育处的领导在会上慷慨激昂地表扬那位学梵文的同学在德国教授面前义正词严地维护祖国的荣誉和民族的尊严的先进事迹,亦叶感动得泪光闪闪。离开祖国的时间虽不长,亦叶却已经深深地知道,在口袋里只有六百五十马克,连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的尊严都无法维护时,还要兼顾祖国和民族的尊严,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难怪中国古代的圣贤们要把穷不丧志归为人最最难能可贵的品德!

那次会议除了交了六马克,吃了几顿丰盛的饭菜之外,亦叶并无其他所获。假如非找一个收获不可,就只能是,意外地认识了这个胖子!
而说起来是认识,其实只是亦叶认识了胖子而已,胖子根本不认识亦叶。

白天开了一整天会,晚上无事。原T大学留德研究生预备部亦叶的那帮同学们便提议把会场上的椅子收起来,大家跳跳舞。来开会的这帮研究生中,来自留德预备部的最多。他们以为自己人多势大,提议的事,别的人没法反对,便开始七手八脚地挪动会场上的椅子。不料那位明显属于少数派的胖子马上站起来表示反对。他说,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应该各取所需。想跳舞的,自然不妨跳舞。但想干别的事的人也大可各自干别的事。比如他自己吧!就不想跳舞,想看足球,并大声地说,当晚有一场无比重要的德国甲级队联赛的球,他非看不可!胖子说着,高高地举起自己的椅子,放在电视机前,并立即打开了电视。那场“无比重要”的球赛吸引了不少球迷,跳舞的人一下减少了许多。加上电视中球赛的解说又干扰舞曲,舞最后便没跳成。不过对亦叶来说,倒无所谓,她既不会跳舞,也不像胖子那样疯狂地迷足球。亦叶和原来预备部的同窗们聊了聊天,散了散步,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的活动是参观刚刚落成的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的建筑。大使馆的领导向同学们介绍了大使馆设计、修建的过程,特别强调了该建筑体现的是只有中国才有的东方庭院的风格。领导还提到建筑设计师绞尽脑汁,在不破坏建筑格局的同时,千方百计地保存下了庭院中的一棵千年古树。亦叶看了那树一眼,随口问了一声,这是棵什么树。不料领导竟不知道,只得询问研究生中是否有同学……正好是学植物学专业的。恰好围站在前面的都是留德预备部的几个学工的,其中还真没有学植物的。大家围着树,七嘴八舌地猜。有的说是橡树,有的说是菩提,有的说是柏树,甚至还有的说是槐树。亦叶笑了。人散之后,亦叶没走,她从地上捡了一片树叶,打算回K城后问一下德国同学。亦叶没防着,她低头捡树叶时,那胖子走过来也在地上捡了一片树叶。胖子一边看那树叶,一边自言自语,“……叶互生,三裂居多,边缘有锯齿……。这应该是落叶乔木,枫树……”

后来的事实证明,胖子说的是对的。亦叶回K城后专门拿着树叶问了一下懂植物的修女,那树确实是枫树。

参观完了大使馆,留德预备部和DAAD的研究生们,混在一起照了张相。亦叶老老实实地在后排最边上站着,胖子却旁若无人地蹲在镜头的正中间,像一尊弥勒佛。照完了相,研究生们商量着到莱茵河对岸去参观一座古堡。据说参观那座古堡是不要门票的,也就是说是免费的。研究生们走上了船停靠的小码头,才发现大家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参观古堡虽然是免费的,但乘船过莱茵河却是要交钱的,而且每人来回要交三马克。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起来。因为乘船要钱便扭头下码头回去,似乎有损于祖国和人民的光辉形象。但就为过这不过一箭之遥的莱茵河而交三马克,又不值!说实话,跳进河里,就像亦叶这般毫无体育细胞者也能游过去。那河面,比W市的那条汉水还窄。亦叶不动声色地掏出钱包。她已经想好了,不管别人打算怎么办,反正她自己是一定要交钱过河的。自从跟着索菲出外打工之后,亦叶已经不怎么在乎小钱了。既到了德国,就该走乡随俗。在海夫塔神学院宿舍,比三马克贵二十倍的活动,亦叶都神色自如地参加过,只要自己喜欢。

也就在亦叶掏钱包的那一个瞬间,胖子也掏出了钱包,而且几步挤到了最前面。他大声地问,大家数一下,一共几位?很快就有人数了,一共二十三位。胖子扭头走到售票处买了二十三张船票。大家鱼贯地跟着胖子身后上了船。在后来参观古堡的整个过程中,大家的情绪高昂,兴高采烈地看着、说着,却没有任何人提起船票,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主动地交三马克给胖子,亦叶当然就更不会去交了。

路过胖子身边,亦叶甚至还在心里冷笑了几声。哈!你以为这是在中国,学雷锋、做好事、拾金不昧、牵着瞎子过马路什么的?有人表扬你,领袖题词,大家吃饱了撑着学你呀?你这个逞能的胖子,整个一个……傻冒!你要是口袋里的钱多了,没处用,烧得慌,干吗不给我?省得我天天打工!我保证帮你留下催人泪下的日记,让你永垂不朽……

没想到,几个月之后……竟和这个……傻冒……又见面了,而且还这么郑重其事,哈!亦叶紧咬着嘴唇,克制自己不笑,良久,才让面部的表情严肃了几分。

“……来,来,我来介绍一下,亦叶!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B州的王讴龙。来,王讴龙!这位就是亦叶同学,是咱们K城第一批研究生中……唯一的女生……”

亦叶和王讴龙象征性地握了握手之后,开始好奇地打量王讴龙。胖子却诚惶诚恐,根本没敢抬头看亦叶,和几个月前在波恩的神情、举止,完全判若两人……。王讴龙一直不说话,低着头,搞得亦叶也无法看清他那张……据说长得竟像王蒙的脸。谁也不说话,眼看要冷场,S只好站出来补救。

“……大家都在国外求学、奋斗,不容易,对吧?能多认识一个人就多一个朋友。这也是难得的缘分,你说呢,王讴龙?”
“太对了,太对了!”王讴龙忙不迭地点着头。
“……以后,咱们要是上B州去,特别是亦叶要是去,你……可得热情招待呀!” 钢琴家补充道。
“那当然,那当然,欢迎你们到B州去做客!”王讴龙带几分憨厚地笑着。

S张罗着为王讴龙做饭。王讴龙上前拦住他,说自己在火车上已经吃过了。钢琴家坚持认为还是应该做点吃的,反正大家自己也要吃。亦叶在一旁看着没吱声,只觉得这场景越来越无趣。谈恋爱这样庄严、神圣的事……怎么能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呢?亦叶思前想后,决定……带着胖子……冲出重围!

“……算了!你们都别忙乎了。王讴龙上K城来,主要是来见我的。我还是把他带到我的宿舍去吧!我们宿舍有客房,晚上也能住。大周末的,你们难得有点时间,早点儿休息吧!”

亦叶谢过了党支部书记S 和钢琴家,站起了身。钢琴家和S面面相觑。王讴龙不知所措地看着亦叶,发现亦叶已经走到门边,便只能背上书包,跟着亦叶的身后,走出了门。

初秋的九月,要是在中国,刚刚处暑,可能还得穿短袖。可是在德国,太阳一下山,就已经有几丝隐隐约约的寒意。亦叶穿着一件深蓝色带着白道道的尼龙外套,那是亦叶最喜欢穿的衣服。第一,颜色深,看不出脏,加上德国灰尘少,亦叶常常好几个月不洗,也没人知道。第二,那衣服光滑,能把雨水溅开,还带着帽子,晴雨两用,省得带伞。尼龙外套的里面是她平时换洗的那两件毛衣和衬衣中的一件。下身是中国生产的深色的牛仔裤,和德国市场上卖的非常不一样,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亦叶脚上穿的是她唯一的一双皮鞋,还是在T大时上面通知因为哮喘病要把她退回原校时慌慌张张上街那一天买的。一转眼,穿了两年多,一点没坏。皮鞋比布鞋结实得……还真不是一点半点……
王讴龙穿得和亦叶完全不一样。亦叶扫了一眼就看出来了。王讴龙从头到脚穿的,全是在德国土地上买的。上身是黑色带拉锁的皮夹克,里面是一件淡黄色的长袖衬衣。下身是一条德国市场上价格昂贵的那种浅蓝泛白的牛仔裤,亦叶甚至准确地知道,价格是一百一十马克。王讴龙脚上是一双崭新的阿迪达斯的运动鞋。亦叶很清楚,就是在大拍卖的时候,那鞋也得卖七十九到八十九马克……。好家伙!这胖子人长得不怎么样,倒挺想得开的,不但在德国土地上大买衣服,还净买名牌!

王讴龙看了亦叶一眼,温和地笑了。

“……我穿的衣服全都是到德国之后才买的。……那时刚来,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衣服好,心想,选贵的……总不会错……。出国之前,本来发了七百多块制装费,让买衣服。……我原来兵团同排的战友,刚发工资,家被撬了。岳母急得中了风,孩子刚上学……。我想,我一个人,又没家小,要那么多钱干吗?就给了他一半……”

啊,兵团,战友!这是我的同时代人!亦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却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和王讴龙拉近了。


     [1] Goethe Institut负责对德语非母语者教授德语的德国国有文化机构。

     [2] Deutscher AkademischerAustauschdienst的简称。中文通译德国学术交流中心。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5-24 04:12 , Processed in 0.0586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