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3|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十八 悬壶济友(下)

[复制链接]

752

主题

1776

帖子

54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456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2-1-27 01: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2-4-20 01:29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十八


十八 悬壶济友(下)

一转眼,一九八五年的夏季学期开学了。这个夏季学期对亦叶至关重要。根据教育部的安排和计划,亦叶必须在这一学期中取得“硕士”学位,从而得到所谓“攻读博士学位的资格”。

亦叶实在是万分头疼,她对学习一丁点兴趣也没有。

在德国厮混了一整年,父亲写完了五十二封信之后,不再每周一信了。起先两周,再后来,过一个月,亦叶才能收到父亲一封信。亦叶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变成了和王讴龙打电话。海夫塔神学院的宿舍中,虽然每个宿舍都有电话和传达室相通,却没有外线电话。亦叶要给王讴龙打电话得提前换许多硬币,到每层楼中都有的公共电话机去打。最开始,亦叶准备两马克硬币就够了,问问王讴龙的身体就挂。几个星期之后,打电话的钱升到五马克,以后又升到十马克。再后来,亦叶觉得太贵,不打了。王讴龙便开始打。

王讴龙住的八人集体户,虽然比海夫塔神学院简陋,却有自己的外线电话。电话每月的基本费十六马克,每人正好出两马克。每次通话都有计时器,到月底,各人交各人的通话费。认识亦叶的第二个月,王讴龙交了三百马克的通话费。第三个月升到四百马克。第四个月竟要交六百马克!王讴龙拿的是DAAD的奖学金,每月有一千四百八十马克,比亦叶多一倍还多。但是这笔钱中只有六百五十马克是属于王讴龙的。剩下的钱,每三个月,大使馆教育处会派一个带着手提保险箱的会计来收。认识亦叶之前,会计一来,王讴龙二话不说,老老实实交钱。和亦叶打了三个月电话之后,王讴龙入不敷出,会计来了,他躲在实验室不敢回宿舍。会计在宿舍等了几乎一整天,没见王讴龙回来。第二天,找到学校的生物化学大楼。

这一下可糟了,正碰上王讴龙的教授!

王讴龙的教授和亦叶的教授一样,也姓K。这位K教授身材矮小,但结实、匀称。王讴龙管他叫小个子K教授。小个子K教授比亦叶的那位高个子的K教授年轻两岁,一九二七年出生,父母是南德山区十分勤奋的葡萄酒商人,在家乡有两座山头的葡萄园。小个子K教授是独子,从小在葡萄树下玩,爱上了植物。以后长大,当上了德国二十世纪前半叶最著名的植物学家瓦尔特的学生。小个子K教授心地单纯,为人正派、真诚。但因为从小是独子,为人处事上不会忍让,脾气急躁。

且说大使馆的会计堵住了王讴龙。王讴龙面红耳赤地向会计解释,这个月没有钱,保证下个月一起还清。不料,会计党性极强,不屈不挠,非让王讴龙本月账目本月清不可。不付清,他便不走!两人说话的声音,惊动了小个子K教授。

小个子K教授当下沉着脸,把王讴龙和会计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询问王讴龙出了什么事。王讴龙犹豫着,想起党和人民颁布的纪律,没敢吱声。小个子K教授比王讴龙更倔,说不明白,谁也别走!王讴龙只好结结巴巴地把大使馆每三个月要来收一次奖学金,自己这个月因故一时没法交钱的事告诉了小个子K教授。小个子K教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竟会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事?德国DAAD基金会给王讴龙的奖学金,中国政府居然要收回一大部分,而且这样明火执仗地收!

小个子K教授让王讴龙和会计在他办公室稍候,他上秘书处和DAAD波恩主管中国留学生的N先生通了一个电话。N从一九七九年起主管中国事务,到中国去的次数超过了德国驻中国的外交官,早就是个中国通了!N告诉小个子K教授,王讴龙说的完全属实,这是中国政府制定的一条不公开的政策,针对的是所有公费留学生,而不是王讴龙一个人。像亦叶这样的政府奖学金生,手中拿着每月八百五十马克的证明,每月实际所得只有六百五十马克,N也一本全知。N是个典型的德国人,一向崇尚黑格尔的名言,存在就是合理的。中国政府当然比德国人更了解中国学生。既是中国学生自己都老老实实地接受,他作为一个局外人有何必要去听评书落泪,替古人担心呢!N告诉小个子K教授,千万不要为此事和中国大使馆派来的会计发生任何争执。那样的话,将只会负面地影响他的学生王讴龙!

挂了电话,小个子K教授独自在办公室外思考了片刻。小个子K教授的专业是植物生态学,但他却是一个抽象思维能力极强的人。小个子K教授的小提琴拉得极好,上中学时就考上过斯图加特著名的Fischer Chor[1],后来他执意要上大学才没去。在B大生物化学系,他是一名数学造诣极高的教授。在整个德国的植物生态学专业,小个子K教授是第一个运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的。用他发达的数学头脑把王讴龙交钱的事从头到尾仔细地思索了一遍,小个子K教授很快理出了头绪,并制定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向会计和王讴龙宣布他制定的方案。

大使馆的会计本是外语学院德语专业的高材生。是暂时到大使馆来工作之后才变成“会计”的。在大使馆当会计并不需要什么财会方面的专业知识,需要的不过是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会计本人,每月工资五十八元,由外交部在国内保留。在德国土地上,他经手的款项虽然成千上万,属于自己的零用钱却只有一百五十马克。对他而言,留学生必须把多余的钱交还给国家,是一件完完全全天经地义的事!小个子K教授发现自己完全能和中国大使馆的“会计”用德语交流,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缓慢而清晰地用德语告诉大使馆的会计,王讴龙从DAAD处领到的一千四百八十马克中有五百马克属于DAAD给王讴龙使用的科研经费。这笔钱,王讴龙不得自行支配,必须交给研究所统一调拨,换句话说,得交给他本人保管。这样一来,大使馆实际每月只能从王讴龙处收回三百三十马克。而已经过去的这一年,王讴龙应该交还大使馆三千九百六十马克。而实际上,大使馆已经从王讴龙处扣走九千九百六十马克。换句话说,大使馆应该退还给王讴龙六千马克。这一笔钱,小个子K教授建议大使馆在未来的每三个月应收的款项中扣除……。这样一来,王讴龙不仅不欠大使馆的任何钱,大使馆反倒欠王讴龙的钱。

会计听完小个子K教授的话十分生气。假如是王讴龙自己给会计算这么一笔“反动”的帐,会计一定会毫不客气地代表党和人民教育王讴龙一顿,让他好好想想后果。然而这一笔越算越糊涂的帐却是德国教授算的,而且还事先和DAAD的领导通了电话。会计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和蔼可亲了。中国驻外机构的这些工作人员对本是同根生的中国人自己再怎么凶神恶煞,在德国教授面前却还是谦恭有礼、不失泱泱大国之风范的。这也是党和人民从毛泽东时代起就一直倡导的作风!会计用娴熟的德语告诉小个子K教授,从即日起将采用他的“科学算法”,大使馆所“欠”王讴龙的款项,将在未来这一年中“还清”……

小个子K教授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王讴龙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教授,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眼眶慢慢地湿润了。

大学毕业的时候,王讴龙最心驰神往的专业是遗传学。教育部分到他所在的农学系的唯一一名出国研究生的名额,是分到美国的一所国际知名的植物遗传学研究中心。那一名出国研究生的名额全中国有三十七名报考者。王讴龙报了名之后就开始不要命地看书。那段生活比起古人们说的悬梁刺股不知还要残酷多少倍。一收到录取通知书王讴龙就开始口吐鲜血。肺尖上的结核病灶倒不大,只是正好侵蚀了一条血管。在瞒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偷偷地养病的时候,王讴龙听说中美文化交流的部分项目暂停。他不幸被重新划分到德国。到了德国之后,王讴龙才准确地知道,他未来的导师是一名植物生态学家,和遗传学毫无关系。王讴龙失望极了,刚到B州头一次见小个子K教授就老老实实地对导师说,他实在对植物生态学……没什么兴趣,他想出国……主要是想学遗传学,那是整个生命科学的研究前沿……。小个子K教授是个从不会掩饰自己内心世界的阳份人。听完王讴龙的话脸上立刻布满了讥讽的表情。王讴龙刚一闭嘴,小个子K教授就毫不留情地把王讴龙训斥了一顿。小个子K教授说,生态学研究的是大自然共生的不同物种之间固有的内在规律。整个物质世界存在的状态,包括生命现象、非生命现象、乃至社会现象,不管是有序的还是无序的,都必须符合某种不可抗拒的生态学的合理性。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降,人类开始认识到生态学的重要,开始下意识地保护自己生存环境的天然性和原始性。这是人类思想史,也是人类进化史中的一个飞跃……。而遗传学的发展正好相反!遗传学的初衷本是善良和健康的,是想探讨自然界生命现象的产生、延续、发展和变异……。但六十年代以降,遗传学的发展却旨在改变、进而支配生命的某种本质。这种研究的宗旨,和生态学背道而驰,前景十分危险,未来世纪人类的子孙后代们将会自食其果!

鉴于德语知识的贫乏,王讴龙无法反驳小个子K教授那些他认为荒谬的话语,但心中却窝了一股火。

这之后不久,王讴龙奉命和小个子K教授一起,带着几组学生,到多瑙河流域考察生态植被。二十多人的队伍,下榻在德国和捷克交界的某小酒店。吃过晚饭,王讴龙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就迫不及待地让小酒店的老板打开电视。当晚有一场用王讴龙的话说,无比重要的德国甲级队联赛的足球。小个子K教授上前把电视关上,告诉王讴龙,他马上要做总结。王讴龙正看在兴头上,不由分说又把电视打开。教授大声问王讴龙,是球赛重要还是总结重要?王讴龙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光屏,看也不看教授就说,现在……当然球赛重要!二十多名学生兴奋地站在王讴龙一边,鼓掌的鼓掌,敲桌子的敲桌子,跺脚的跺脚。小个子K教授一生气,扭头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总结自然没做成……。回B州之后,小个子K教授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理王讴龙。王讴龙老老实实地上自己的课,做自己的实验,也没有主动去找教授。一个星期之后,王讴龙例行公事地向教授汇报了他的实验进展,两人算是重新开始说话。不过王讴龙私底下,一直提高革命警惕性。照他在中国生活的那三十年经验,小个子K教授早晚会报复他,给他小鞋穿,只是时机还没到而已。

没想到在大使馆的会计来跟踪要钱,而他自己不幸又身无分文的险要关头,被自己得罪了的教授竟然挺身而出,还义无反顾地站在自己一边,而且还用那么机智的方法为自己争得了六千马克的“巨款”!

会计收款事件发生之后,王讴龙的生活越来越幸福了。小个子K教授坚持认为DAAD所发的博士生奖学金一千四百八十马克是符合德国的生活标准的。他每月另给王讴龙七百马克的“工资”,每年给十个月。这样正好不超过德国所得税法规定的免缴所得税的收入。王讴龙本是燕赵之地长大的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汉子,这样的知遇之恩之后,他已经在心中把教授视为自己的父兄、亲人、好友了,也彻底断绝了再学遗传学的念头。这之后,王讴龙尝试着诱惑小个子K教授,和他一起看足球。以往,小个子K教授的业余时间主要是奉献给音乐的。现在,在王讴龙成功的诱惑下,他边听音乐边欣赏足球,慢慢地竟入迷了。高兴时,小个子K教授会对王讴龙讲,意大利和英国的足球是进行曲,轰轰烈烈;德国和荷兰的足球则是交响曲中的快板,暴风骤雨;而他最喜欢看的,却是巴西的足球。那是小夜曲、回旋曲、奏鸣曲;飘逸潇洒、优美雅致、引人入胜……。王讴龙由衷地笑了。德国人称博士导师为Doktorvater,从字面上讲,就是“博士之父”[2],王讴龙不由地感慨起人类语言的相通性来 —— 中国人不是也说“师徒如父子”吗?

半年之后,王讴龙的身体好了许多,不吐血、也不咳嗽了。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充满了活力,完全没有任何病了。但亦叶却是一个十分客观、十分古板的人。从十七岁,刚刚开始接触医学的时候起,父亲就反复告诫过她,医学是一门科学,不能带半点主观的感情色彩。在没有拍胸片,没确定结核病灶是否真钙化之前,仅凭不咳嗽、不吐血,不能下结论说王讴龙的肺结核已经痊愈。但王讴龙又坚决不愿去看医生。他说,医生一发现肺结核,好家伙,传染病!还不赶快把他遣送回中国?

亦叶却不同意王讴龙对德国医生的看法。和德国医生,亦叶打过比王讴龙多得多的交道。

刚到德国时,亦叶念念不忘T大学那位对党和人民过分赤胆忠心,直接写信到教育部汇报自己哮喘病的那位女医生,发哮喘时宁肯在桌边坐大半夜也不愿去看急诊。后来有两个晚上,哮喘发得有危及生命的可能,亦叶只好打电话叫出租车把自己运到急救站。大大出乎亦叶的意料之外,德国医生和蔼、可亲极了。他们甚至连索菲所深恶痛绝的德国人普遍都有的毛病,见了外国人就问你什么时候回去,都没有。看到一个亚洲模样的青年女子,呼吸极度困难,满头汗水,竟然还能挣扎着用德语述说自己的病情,甚至治疗方案,他们惊讶极了。哮喘被控制之后,德国医生和亦叶聊天之后更惊讶地得知,这样一位严重的哮喘病患者,不但从不主动上医生那儿去,甚至连Hausarzt都没有[3],还居然自己自作主张地服用着大批从中国带来的药物,其中竟然还有在德国临床医学中早已禁用了的麻黄素和必须在医生直接监督之下使用的肾上腺皮质激素和抗菌素。亦叶只好尽可能简短地讲了讲“一个对病人过于负责的中国T大学某女医生”的故事,然后告诉德国医生,她主要是害怕医生发现她的哮喘病强迫她中断学习,把她送回中国。看到德国医生们瞠目结舌的样子,亦叶只好继续向他们解释,在中国,上大学是要体检的!哮喘病算是非常幸运的,要是碰上……比如残废人,就更麻烦!你就是再三向党和人民表明你……身残志不残什么的,恐怕也不行……。两个德国医生面面相觑,像是在听神话,他们绝不相信中国的教育制度会如此不人道。他们告诉亦叶,上学读书,属于基本人权,谁也不能剥夺!大学不仅有义务收残废人,还有义务让大学的一切设施都有利于残废人使用。如果残废人在大学里心情不愉快,感到自己受到了歧视,可以控告大学。亦叶虽然很感动,末了还是只能苦笑着和那群可亲的医生们告别。基本人权当然是些好东西,可惜却不是这个星球上每个人都有可能得到的!在这个问题上亦叶自己能超脱苦海就不错了,绝无可能去普渡众生……。第二天一放学,亦叶就为自己找了一个Hausarzt。

现在王讴龙的担心,照亦叶看当然也是多余的。亦叶找了一个星期日,去了B州,并在王讴龙宿舍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亦叶拽着王讴龙找了一家内科医生,并通过这家内科医生找了一家放射科医生拍了一张胸片。放射科的医生看了老半天,竟然连原来的结核病灶在何处都没发现,亦叶只好提示一句,在肺尖上,并很可能被锁骨挡住了。费了半天功夫,医生才确定病灶完全愈合,钙化。

从放射科医生的诊所出来,亦叶兴高采烈地唱着歌,要王讴龙花钱,两人上餐馆吃一顿饭以示庆贺。王讴龙本是燕赵之地长大的北方汉子,慷慨大方。对亦叶当然更是有求必应,早把钱包掏出来了。

走到离学生宿舍最近的一家餐馆,亦叶站住了。要说德国人……也真是不折不扣的傻冒!居然把各道菜的价钱写出来,放在餐馆门口的一个小玻璃框框里。这不是吓唬咱们中国来的穷学生吗?亦叶轻轻地扫了一眼价格。即便是最便宜的菜,两人也得花三十马克,这还不算饮料。要是两人再喝一至两杯啤酒,那就得四十到五十马克了。果然,如同王讴龙预料的,亦叶的笑容和歌声同时消失了,她已食欲全无、毫无饿感!王讴龙笑了。

“……你看那价格看那么仔细干吗?亦叶,咱们打电话的钱……够吃十次二十次馆子了!”

可是说什么都没用,亦叶已经走开了。最后,两个人花了五马克买了一只刚刚烤熟的烧鸡,花三马克买了一包葡萄,又花一马克买了一只黄瓜……

告别了王讴龙,回到了K城,亦叶心无旁骛地过起了久违的悬梁刺股的生活。说实话,硕士学位一类的东西,对亦叶并无太大的诱惑力。在家中,亦叶从小到大从未肩负过耀祖光宗的伟大历史使命。但是教育部规定的,公费研究生在如期获得硕士学位之后可以享受的那一次公费回国探亲的机会,却使亦叶心驰神往。和王讴龙相识的这不到一年工夫,亦叶大大地怠慢和疏忽了学习。要是父亲知道了,准得叨叨几句业精于勤毁于嬉之类的古训。而现在,还来得及!亦叶的Scheine[4]已经凑齐了,只差一篇硕士论文和三场口试。三个月的时间虽然紧一点,但是混个及格……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亦叶辞掉了所有的打工机会,并用一张硬纸写上“101号房间亦叶不在!不必留言!”的字样,交给传达室,以示谢绝电话、谢绝会客。

没有什么课要听,拉丁语和法语已经考过。亦叶的主要任务是静下心来看书。她白天在图书馆呆一天,晚上则在地下室呆到半夜。海夫塔神学院的邻居们注视亦叶的目光已经从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畏惧。这个古怪的中国女子一定是会某种功夫,否则,刚到德国上了三个学期的学就去报名参加Magister考试,那不是有几分癫狂么?亦叶却是一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模样,不和任何“阶级姊妹”们交心谈心。偶尔看书觉得累了,闭上眼,亦叶的眼前便有一张回中国的机票飘然而过。只要看到了那张机票,亦叶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考试前夕的五月底,芸芸死活拉着亦叶一起去听音乐学院的毕业生音乐会,并坐在亦叶的书桌上不下来,亦叶才决定给自己放半天假。……音乐会压轴的节目是特邀的、还健在的肖斯塔科维奇夫人的钢琴,弹的是肖氏早年的那二十四首钢琴前奏曲Op. 54 中的几首。亦叶一向崇拜肖氏的交响曲。童年时代,亦叶听过老师讲过,当年热爱和平且离欧洲战场甚远的美国人民,突然一夜之间万众一心,全民皆兵地支援苏军和盟军,全靠伟大的托斯卡尼尼指挥NBC交响乐团演奏了肖氏那首震撼了整个世界的第七交响曲……。但对肖氏的钢琴曲,亦叶一无所知,只是隐隐约约记得钢琴家说起过,肖氏的钢琴弹得极好,所以他的钢琴曲,深得后世钢琴家们的青睐……。想起钢琴家,想起那个热心、大度的党支部书记S,亦叶的心中一时间充满了深深的歉疚。自从认识了王讴龙,亦叶再也没到钢琴家和S住的地方去过,再也没聆听过那久违的琴声。最后的那个最精彩的节目,亦叶几乎一点也没听。音乐会结束,亦叶和芸芸分手,她决定去看望一下钢琴家和S,也向他们,也就是向“党和人民”,汇报一下所谓“个人问题”方面的进展。

按门铃的时候,亦叶看了看表,正是该吃晚饭的时候。亦叶的鼻中几乎立即就飘入了烤鸡诱人的香味。良久,门才极不情愿地打开了。走出来却是两位亦叶曾在芸芸那儿见过的,台湾来的学音乐的女孩子。却原来,党支部书记S和钢琴家已经“学成归国”了。临走前,把房子连同所租的钢琴一起转租给了这两位台湾学生了。亦叶怅然若失地向两位台湾女孩子道歉,站在路边最后看了一眼那栋极不起眼楼房,慢慢地回“家”了。

姥姥活着的时候常常感叹,学校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外祖父当了一辈子老师,姥姥年轻的时候不知流过多少眼泪,为送外祖父的那些得意门生。后来跟着母亲,母亲又当了一辈子老师。每年夏秋之交,学生们上松园告别,多情的姥姥总是比母亲自己还难过……。其实人生一世,何止只是学校聚聚散散呀?人生处处都是萍水相逢、逝者如斯!……小慧哥、美美、我亲爱的洁子,我遥远的竹篮镇!这一切……不是都只能在梦里相逢了吗?亦叶只能在心中为S、为钢琴家,至诚地、深深地祝福。
别了,朋友!但愿……来年在生活新的港湾上……还能和你们重逢!      



     [1] 是德国土地上一流的合唱团,有自己的乐队。

     [2] Doktor为博士, Vater 为父亲。

     [3] 德国从十八世纪起就有所谓家庭医生 (Hausarzt) 的医疗保健习惯。每个人都有一个离自己居住地最近的家庭医生。中国意义上的门诊病人在德国全部由家庭医生负责。德国的医院没有中国意义上的门诊病人,只有住院病人。家庭医生无法处理的病人被转至专科医生,专科医生无法处理的则转入医院。急诊处理则和中国一样。

     [4] 指中国意义上的成绩单或学分。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2-5-24 04:59 , Processed in 0.0683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