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42|回复: 0

《逝者如斯》之二十一 山回路转(上)

[复制链接]

806

主题

1805

帖子

643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31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2-10-5 11: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2-10-6 01:05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一

二十一 山回路转(上)


北风呼啸,漫天皆白。这是亦叶在德国土地上度过的第三个冬天。雪下得猛极了,简直有点铺天盖地。窗外杜鹃花宽阔的树丛和高大常青的枞树,变得洁白一片,让亦叶想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些久违的妙句。十二月初下这样的雪,德国人不但不沮丧,反倒奔走相告,喜气洋洋地期待着这雪能不间断地下到年底,让他们能过上一个吉祥,宁静的WeisseWeihnachten [1]

刚到德国过第一个圣诞节,亦叶好奇了几天。兴致勃勃地跟着玛丽亚一起到她的家乡,一个被称为“酸地”(Sauerland)的古怪的地方,去住了三天。小村子里的人,头一次见到中国人。亦叶像一只大熊猫一样,到每家每户去拜访,得到了大大小小二十多包礼物。其中包括五彩缤纷的巧克力糖、羊毛长围巾、手套和各式各样的杯子。那自然是因为玛丽亚不停地告诉大家,说亦叶一直用一只装草莓酸奶的塑料杯子泡茶,用食堂装矿泉水的杯子刷牙!到第二年,亦叶就不怎么激动、也不怎么兴奋了。这节日,年年都一样,从十二月六日,一个被称为尼姑老死[2]的日子起,就开始了。就像中国农村过春节从喝腊八粥、敬灶王爷就开始了一样。先是在一只靴子里给孩子塞上礼物,让孩子第二天清晨起床就有一个惊喜(把礼物放在靴子里的这种做法,只能从侧面证明德国的干净!要是在中国,亦叶想都不敢想把礼物竟放在靴子里会产生什么后果!)。从那之前的那个周末起,在桌上的花环松枝上依次点燃四只红蜡烛,每周一只。四只都烧完了,平安夜就到了。燃这四只蜡烛的这四个星期被称为Advent,也就是圣诞前夜的意思。

大街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人人都在为亲人、朋友、选购礼物。还好,亦叶这两年的同学走马灯般地变换着。如今,需要她选购礼物的只剩下索菲、贝丽格特和迪特了。芸芸是自己人,整天在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礼物就自然双免了!

这个星期六,德国人称为长星期六,因为商店开门时间长,开到六点半;不像平时,到四点半就关门。亦叶刚在书桌上列了一个小表格,需要给谁寄圣诞卡,门上的小喇叭突然响了。传达室通知亦叶,让她会客。高纬度的德国昼短夜长,下午三点不到,天就黑了,在桌边看书就得开灯。路阻鸿希,而且还下着铺天盖地的大雪,会有什么人来呢?事先并没有收到任何电话,很显然,不会是贝丽格特和迪特。亦叶走到门边,被洁白的雪花无处不在地拥抱着,像一具雪人一样站着的,是王讴龙。

“啊,讴龙?是你?快进来!”亦叶帮着王讴龙拍打着身上的雪,带着他穿过走廊。“……你,怎么没说一声,就来了……。是……DAAD……开会?”
“……是不是……你……正有事?打扰你了?”王讴龙一听亦叶这么问,不再往前走,在离着亦叶的寝室不远的地方站住了。
“事……倒确确实实是有。只要睁着眼,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事。你自己不也一样吗?不过,打扰……谈不上!有朋自远方来,总是乐事。进屋吧!”

走进亦叶的寝室,桌上的台灯开着,小本摊开着,床上的被子凌乱地散着,和以往任何一天没有两样。王讴龙不禁诧异了。

“……你怎么也没邀请几个朋友?……我还害怕你的小房间……会坐满了人……”
“哈!我一个人呆着就把我的小屋挤得满满的,还邀请谁?”
“可是今天……,亦叶!……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是你的生日呀!”

啊,生日!亦叶下意识地往桌上的小台历看了一眼。可不是!今天是十二月七日,确确实实是我的生日!这是在德国土地上渡过的第三个生日。真是蹉跎岁月,浑然不觉呀!亦叶呆呆地看着小台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德国呆的这两年多时光,亦叶参加过无数次的生日晚会。

最开始,和过圣诞节一样,亦叶好奇过一阵。后来,就觉得索然无味了。每次其实都一样,拆开用花花绿绿的纸包着的大大小小的、用得着、用不着的礼物。点蜡烛、吹蜡烛;切蛋糕、分蛋糕;聊天、吹牛、扯淡……。再后来,亦叶千方百计地躲着不去了。头一年过生日,是玛丽亚偶然看到亦叶的学生证引起的。玛丽亚先是发现和她同时注册的亦叶竟然是一九五三年出生的,吃惊得以为是印刷错误。海夫塔神学院中的女生,那一年注册的,一九六零年出生的就算很老了!在确定学生证上的数据无误之后,玛丽亚掏出一个生日小本[3]记下了亦叶的生日。到了生日的那一天,亦叶只好节约下一天的伙食费,买了一只大蛋糕,并邀请了索菲、安娜和同宿舍的几个邻居。亦叶收到长长短短的若干条毛巾和几盆花。其中只有一盆,花开得像火焰一样红,亦叶知道,那花名叫“圣诞之星”。剩下那几盆,直到花叶凋谢枯萎了,亦叶也没搞清楚它们姓甚名谁……。到第二年亦叶过生日的时候,玛丽亚和安娜都已经离开海夫塔了。玛丽亚打来一个热情洋溢的电话,亦叶愣了一下才想起是谁,不由地又感动、又惭愧。在那之前,索菲还专门询问过亦叶,想帮亦叶张罗,过一个“价廉物美”的生日,被亦叶婉言谢绝了。亦叶告诉索菲,头一年过生日,因为刚到德国,走乡随俗,以后就再也不过了。在德国,在索菲的故乡波兰,孩子们个个都盼望过生日,恨不得一年能过好几次。索菲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碰到对自己的生日如此冷淡的人。索菲奇怪极了,连连问亦叶为什么。亦叶一时支吾不过去,只得随口胡诌。亦叶说,中国人一般在六十岁之前不怎么庆祝生日,因为……生日都是母难日。这一天,应该安安静静、心无旁骛地思念母亲才对。像德国人那样兴高采烈、吃蛋糕、喝啤酒、点蜡烛、大声喧哗,显然是对母亲极大的不恭敬……。索菲起先为古老中国遗留下来的古老文明肃然起敬了一下,但随后又狐疑起来。那时芸芸已经搬进海夫塔,就住在亦叶的楼上,当然也认识了索菲。那之前不久,芸芸刚过了一个热闹非凡的生日。来参加她生日晚会的多达三十余人,亦叶和索菲都去了。索菲问亦叶,芸芸是台湾来的,也算中国人吗?这一下就涉及了亦叶一向努力避免的、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亦叶赶紧大声申明,台湾是中国的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和所有的台湾同胞一样,芸芸当然是中国人,也必须是!为消除索菲的迷惑,亦叶立即更正了一下自己的谎言。亦叶说,不庆祝自己生日的这种古怪的习俗和中国、中国人并无关系,那仅仅只是亦叶家乡的风俗而已。亦叶顺便告诉索菲,自己的家乡极小。这样一来,不过生日的人,当然也就少得不足为虑了……。这之后,亦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把这一谎言告诉了芸芸、贝丽格特和迪特。大家都尊重亦叶家乡的这一万分令人遗憾的习俗……。这之后,亦叶的生活重新淡泊、宁静起来,和在中国没什么两样。这让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节省了不少精力和时间。

没想到远方的这位同样来自中国的异性朋友,竟会记住了自己的生日!

回想起来,那是刚刚认识王讴龙不久的事。王讴龙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亦叶他是何年何月何日在何处出生的,顺便也就问了一下亦叶。亦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两人认识本来就是介绍对象,就算是生活在父母之命、媒酌之言的封建社会,再怎么“犹把琵琶半遮面”不也得交换“庚帖”么?不想他……竟会记住了!
亦叶抬起头,仔仔细细地又看了王讴龙一眼。这个说着一口北方土话、外表粗旷、长相平常、单看五官甚至有几分丑陋的男孩子,心灵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人,真是不可貌相啊!

王讴龙被亦叶看得有几分不好意思,但回视着亦叶的目光却是自信的。王讴龙的专业是生物,但对数学却有一种难舍难分、根深蒂固的热爱。他记数的本领一向高强。童年时,为了向同学炫耀这一本领,他曾一口气背过二十七位数的圆周率。到德国来后,朋友、同学、同事的电话号码,他从不用像德国人那样一本正经地用小本记。所有的号码都直接记在脑子里,从未出过错!亦叶的生日……不就是六位数吗?

“……别这么老看着我,不说话,亦叶!要是今天不是你的生日,……那只能是你自己说错了,绝不可能是我记错!我……从来没记错过数……”

“哈,你这么自信呀?”亦叶笑了,目光一下柔和起来。王讴龙那张平时没什么特征的脸,在台灯淡淡的光线下竟也透出了几分生动、活泼。“坐吧,讴龙,坐!咱俩……都没错,我说的是正确的,你记的也是正确的。今天……确确实实……是我的生日……”

亦叶收拾好书桌,关上台灯,在书桌上点燃两只高高的红蜡烛。王讴龙坐在桌边,亦叶坐在床上。王讴龙打开自己的书包,亦叶不说话,静静地等着赠送礼物的那个庄严肃穆的瞬间。王讴龙从书包中取出一个大大的包。小屋中立刻弥漫起一阵诱人的香味。然而,那香味……却通常不是礼物一类的东西会发出的,那香味……让亦叶想起了钢琴家和S那儿的烤鸡……。果然,王讴龙根本就没把“礼物”递给亦叶就径自在桌上拆开了。那是一只刚刚出炉的、香喷喷的烤鸡!王讴龙还在继续从包中往外掏。另一包是一包紫色的葡萄。最后从包中拿出来的是一黄瓜。证实王讴龙肺结核痊愈的那一天,王讴龙买的就是这三样!

“哈!”亦叶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正襟危坐的姿势,放声大笑了。“这些……,就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不,亦叶!”王讴龙一看亦叶把这大包小包和没包的黄瓜误以为是礼物,也笑了。“这些都不是礼物。我……知道你懒,一定不会这么早吃晚饭。这是我买来当晚饭的。你……先烧一壶茶吧!”

茶烧好了。王讴龙把小书桌搬到床边,和亦叶对坐着,开始吃烤鸡、葡萄和黄瓜。亦叶举起手中的杯子。

“来,讴龙!谢谢你……百里迢迢来看我。寒夜客来茶当酒,先敬你一杯!”
“不,亦叶!该……先敬你,祝你生日愉快!”
烛花跳动、闪烁着,给小屋平添了一阵暖意。
“……你,刚才提到礼物,亦叶!”
“对不起,讴龙!我提到礼物……完全是条件反射。因为在这之前,你先说起我的生日。要不是你来,我根本连生日都忘了,哪里还会有闲情逸致想礼物……”
“不,亦叶!提到礼物是很自然的事。祝贺生日……哪有不送礼物的?我……没带礼物来……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给你买什么。来之前,我犹豫过,想给你买点邮票,或者唱片什么的;又怕买得不合适……”
“……最后决定买烤鸡,简直……太英明了!”
“不!我是想说,今天是长星期六,是第一个Advent。吃完烤鸡,咱们还有时间上街。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哈!我想要什么,你就能给我买什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准反悔!”亦叶看着王讴龙,脸上浮起孩子般顽皮的笑容。

王讴龙的表情却是认真的。“……当然是指我能买得起的东西……,要是我还有更多的钱,我……”

亦叶被王讴龙的诚恳感动了,顽皮的神情收敛起来。“我……是和你开玩笑的,讴龙!谢谢你的一片真情实意。我……哪里还敢再让你买东西呀?回国探亲时问你借的两千马克,我到现在还没攒齐。今晚你一来,我又打不成工……”

“别这么说,亦叶!这么说,就见外了!你能借我的钱,是看得起我。……说实话,亦叶!有时,我也觉得奇怪。我认识你到现在,一共一年半。咱俩不在一个城市,一个月难得见一次面。电话倒是常打,可是,你说的话加起来,还没有我说的一半多。但我还是觉得和你混得……很熟了,比最熟、最熟的朋友还熟。好像……咱俩早就认识了似的。……说起来,别人最开始介绍咱俩认识,本来是介绍……。”王讴龙咬着嘴唇,把已经到了唇边的“对象”两个字咽下去。在这红蜡温馨的烛光下,在这难得的良辰美景中,面对着亦叶,说那两个字,实在……有几分俗不可耐。“……别的中国同学,还以为咱俩……真的是在……谈恋爱……。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哪配得上你呀?”

亦叶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蜡烛时起时伏的光。烛光后面王讴龙的脸庞渐渐地模糊起来……

“……你回国,你爸、你妈……,一点儿……也不为你的事……着急吗,亦叶?”
“我爸、我妈……,从来没有不为我着急过。我在人世间活了多少年……,她们……就着了多少年的急……”
亦叶模糊的目光转向枕边的墙上,那里贴着离家前和父母一起照的相。照片的两侧有两行醒目的字,“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是说,你都三十二了,还一个人呆着。你爸、你妈也不着急吗?她们……没张罗着……给你介绍男朋友什么的吗?”
啊,我都三十二了,还一个人呆着!这话听着……,怎么这般耳熟呀?亦叶睁着眼,但眼前的景物却在变换着……。书桌、烛光、消失了。她分明伫立在碧波荡漾的三柳湖畔……
“……你要是不想说这些,咱们聊点别的吧,亦叶!”亦叶沉默不语,王讴龙并不在意。他天性是个健谈且能随遇而安的人。打电话的时候,他和亦叶所谈的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他找的。
“啊,不!讴龙,就谈……这些吧!我爸、我妈,当然着急。她们说……”
“她们说什么?”
“……她们说,到年底,我就该满三十二了!回德国……”
“回德国怎么样?”
“……回德国,在同学里……,找一个……”
“找一个什么?”
“……找一个老实厚道的男的,成个家!……她们说,我身体不好,一个人呆着,……没个人照顾我,她们……不放心!她们还说……”
“她们还说什么?”
“她们还说,我显得……一点也不老!说真的,简直比……过去……还年轻!”
“哈!”王讴龙开怀地笑了,为亦叶那可爱的老实与纯洁!烛光中的亦叶不仅年轻,而且美丽!年轻、美丽得令王讴龙怦然心动、悠然心醉!天下知女者,真莫若父母啊!
“……她们不信……”
“她们不信什么?”
“……她们不信,这世上长着眼的男人见了我……,会不喜欢我……”
“啊,太对了,亦叶!你的父母骂得解气、骂得痛快!这几句话……在我心里憋了很久。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想说没敢说。你都三十二了,还一个人……。这世上的男人,真是……,真是没长眼啊!”
“啊,不对,讴龙!”亦叶使劲地闭了一下眼,看清了烛光后王讴龙的脸庞。“……真对不起,讴龙!我说错了……。刚才那些话,不是我爸、我妈说的。而是……,而是……。”亦叶的话语嘎然止住,两串晶莹的泪珠从她的大眼睛里涌出,顺着脸颊,一滴滴地撒落在书桌上。
“别哭,亦叶,别难过!过生日……是个喜庆的日子……。”王讴龙坐到亦叶的身边,掏出纸手绢,塞到亦叶的手中。“我……知道,我……不配!但是,我还是……想对你好。……只要你是一个人呆着,没找……别的男朋友……,亦叶!我会常常来看你,陪着你。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是我有的,就是你的!我的身体极好,从小到大,除了肺结核,没得过别的病!肺结核好了,我就比牛还结实!你要是病了,让人给我挂个电话,我来照顾你!告诉你爸、你妈,让她们……放心!”
亦叶猛地转过身,紧紧地拥抱住王讴龙,俯在他的肩上,放声大哭起来。“……谢谢你,讴龙!谢谢你……来看我,……谢谢你……说的这些!……我……挺傻的……,错过了……许多许多……。现在……,不想再错过了!今晚,你别走!就留在我的小屋里,咱俩……一起睡!”
“啊,亦叶,亦叶!”王讴龙更紧地抱着亦叶,让亦叶柔软的身躯紧贴着自己的胸膛,让亦叶沾着泪水,湿乎乎的脸紧贴着自己火热、滚烫的脸颊。“我……更该谢你,亦叶!王家祖上也不知是哪辈子积德行善,让老天爷把这样好的福气降到我的头上,居然……认识了你!……你为人挺仗义的,我也该同样仗义才对,亦叶!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今晚……不能和你睡!我……真的不配!我……,我……。”王讴龙使劲地咬了一下牙,把亦叶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脱去她的鞋,又把亦叶轻轻地放在床上,盖上被子。他自己跪在亦叶床边的地毯上。“我……跟你说实话吧,亦叶!你……,你知道吗?我……,我……,我出国前已经和别人……领了……结婚证……。”王讴龙用几乎听不见的话语声勉强说完了最后几个字,就把头埋在床单上,静静地等着亦叶的惊慌失措、失望责备、乃至痛斥怒骂……
良久,小屋里却是一片寂静。亦叶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长气。
“……原来,你也领过结婚证呀?……这世上的事……怎么这么巧啊?”
“你……说什么,亦叶?”王讴龙抬起了头。
亦叶却闭上了眼。
“……我说,我困了,讴龙!……咱们睡吧!柜子里有衣服可以叠起来当枕头,毛毯……当被子。你……既是跟别人已经……,就把头冲那边吧!咱们,楚河汉界、互不侵犯……”

王讴龙和亦叶同床而卧,却一夜未眠。

清晨,亦叶还在梦乡,王讴龙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亦叶的小屋。


     [1] 德语“白色圣诞”。

     [2] 德语Nikolaus 就是给孩子们送礼物的那位圣诞老人的名字。


[3]   大多数德国人,德国家庭都备有生日小本,记录亲朋好友的生日,以避免忘记。(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3-3 06:43 , Processed in 0.1020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