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40|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二 明媒正娶(上)

[复制链接]

805

主题

1804

帖子

641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14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2-11-14 09: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2-11-16 06:22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二

二十二 明媒正娶(上)

.
啊,原来这个世上竟会有这么多……这样乱七八糟的荒唐事!亦叶躺在床上,把王讴龙的信看完就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看来,我答应小慧哥……找个人结婚……的这事,还真有可能做不到了。我先前还以为,找个人结婚……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比读书简单多了!没想到,这事……竟会真的比读书复杂!
.
亦叶正胡思乱想,门上的小喇叭响了,让她接电话。不用说,那电话一定是讴龙打来的。

“亦叶,……看了我的信吗?”
“……这意思,是让我立马交一篇读后感?”
王讴龙不说话,亦叶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让自己从无名的沮丧中振作起来。
“……算了,讴龙,我那天主动邀请你‘抵足而眠’……是我错!这事……我该祝贺你才对!……找个戏校毕业的,没事听听戏……挺不错的!说实话,我这辈子最渴望的,就是找个唱戏的……”
“……你要这么说,我就只有挂电话了,亦叶!你这是……让我受完了导师的屈辱再受你的嘲笑。你还不如……直接往我脸上吐一口吐沫……痛快!”

王讴龙听上去真是在电话的那一头发火了。亦叶决定不再开玩笑,正正经经地说话。

“……不管你怎么声辩,你还是多少有点儿欺骗我的嫌疑,讴龙!你既然把领结婚证看得那么神圣、严肃,也知道这就意味着结婚。你当初压根儿就不应该到K城来!要知道,党和人民让咱俩见面、认识,一开始就说好是介绍对象。”
“你说得太对了,亦叶!我今天打电话主要是为了给你解释这事。写信时忘了,刚一发走就想起来了。照你的话说吧!党和人民关心咱俩,让咱俩见面,我一开始并没有同意。我没告诉党和人民我领了结婚证,等于是结了婚,照你的话说,确实多少有点儿欺骗的嫌疑。但我只不过是没向党和人民说我的私事而已,至多只是欺骗党和人民,而没有欺骗你亦叶!……那天晚上我要是真的脱了衣服和你睡一夜,先占有了你,第二天回B州再写信向你坦白,你能把我怎么样?那种情况才叫欺骗,你懂吗?”

亦叶沉默了,却不得不在心中赞同“胖子”的这番自我辩护。

“……你不说话,亦叶!那就是说,你在心中已经认为我其实并没有欺骗你了,对吗?”
“……算了,讴龙,谢谢你的诚实!你结婚了,我也不至于因此就和你变成阶级敌人。至少,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话,咱俩……怎么也还是同志加兄弟吧!你借我的两千马克请你放心,我保证圣诞节后如数归还。利息就照银行的……百分之九的年息算……”
“不,亦叶,你误会了!我打电话不是向你催钱,更不会要你的利息。我今天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我爱你,亦叶!……最开始,党和人民让我上K城和你见面,我本是一口拒绝了的。党和人民当时就笑了。他们说,你还不想去,人家女方愿不愿意见你还难说呢。随后,党和人民开始夸你是如何才貌双全……。他们说,K城学生会办讲座,要求每个人用最简明、易懂的语言介绍自己的专业。轮到你了,你不讲图书馆,却讲了一个多小时医学。讲什么叫冬令大补;讲怎样用穴位按摩的方式治病强身;讲怎样在欧洲的生活环境里保护亚洲人的皮肤和头发……。后来,K城那些开餐馆的华侨竟然都跑来找你咨询……。我一听说你出身名医世家,自己还当过医生,就改变了主意,决定去见见你……。现在想起来,我当初改变主意,照你的话说,真是无比英明、正确啊!……这一年半,我觉得我已经非常、非常了解你了。我……爱你,亦叶!真心实意地爱你!虽然我知道,我不配!无论从哪一点上看……都不配!但是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我爱你!假如我这辈子能和你……”
“你说得太对了,讴龙!你不是学文的,但用词十分准确。你和我这辈子,只能用虚拟语气来表达,换成汉语十分简单,就是假如!”
“不。亦叶!我想说的是……,不光是假如!我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很在乎我……结过婚!你要是在乎,我没办法,只能算了!你要是不在乎,我放寒假回去和那小保姆离婚。我已经拿到了Zulassung[1],按DAAD的规定,我能公费回国探亲一次。到时候,X和那N想阻拦,我就告到教育部去。反正我已经出了国,而且我的病也好了……”

啊,离婚!我居然忘了,结过婚的人……还能离婚。我……还差点儿以为……遇上的是不治之症!亦叶站在电话的那一边,心头一下有了豁然开朗、柳暗花明的感觉。

“……你不说话,亦叶!那说明你心里……还是在乎。人世间……有好多不公平的事。人们总是说,女性是弱者,世道对女的不公平。其实,这世上对男性不公平的事更多!比如女性的所谓贞节吧!可以用科学的方法证明,证明你是所谓处女。可是谁能证明一个男性的贞节呢?我是一个干干净净、实实在在的童男,却被那一张结婚证书玷污了……”
“哈,哈,童男?”亦叶大声地笑了。“你居然还想着……做童男?你的同性同类同胞贾宝玉先生,早就高瞻远瞩地指出过,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捏的。水做的,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只要没出山,至少还有清的时候。泥捏的,一生下来就污染了整个世界!这世上,哪有什么童男呀?”

亦叶总算是开了口,虽然是开着玩笑,王讴龙还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听我说,亦叶!我不想对你说海枯石烂不变心之类的俗话。那种话,就是我真说,你也不会信。我想说的是,你……必须等我半年!这半年,无论谁给你介绍什么样的男朋友,无论多么合适,你都得拒绝!……有可能我回国,导师会害我,我不但离不成婚,还被他扣在国内,回不了德国。到那时候,我会想法告诉你,并且祝愿你永远幸福的……。”

亦叶正舒心地笑着,心情却突然间被王讴龙的这几句话破坏了。王讴龙离不了婚,还不得不中断在德国的学习?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会永远幸福吗?亦叶带着几分无奈地询问着自己。

“……何必一定要现在回去离婚呢,讴龙?咱们……现在这么着同志加兄弟式的来往……,不是挺好吗?我是女的,我都不在乎,你何苦要那么认真呢?咱俩的关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至少,我敢保证,大使馆的党和人民不会知道……”
“不,亦叶!我一定要先回国离婚。我想堂堂正正地做人、堂堂正正地生活。我渴望着……和你“抵足而眠”,但只想在明媒正娶之后!不想……偷偷摸摸的!……这事,我已经想定,你就别再劝我!“

亦叶呆呆地站在电话机边,竟想不出一句合适的话。

王讴龙并没有让亦叶真等半年。六个星期之后,寒假刚刚开始,他就踏上了回国的征途。临行前,亦叶害怕王讴龙莽撞行事,欲速而不达,专门为他精心列了若干条锦囊妙计,还分出上、中、下策。王讴龙笑了。其实王讴龙外表粗旷,内心却有通常北方汉子没有的、极为细腻的一面。他深信奶奶活着时教他的一句话,这世上没有见钱眼不开的人,人之初,性本恶!他决定回国以钱开路,先礼后兵,并不惜血本地把自己在德国呆了三年储蓄的全部七千马克都取出来带上了。

到了B市,王讴龙没回家乡,也先没惊动父母。教育部公费出国研究生可以在语言学院住宿,只需要交极少的费用。王讴龙把行李丢在语言学院,没找任何亲朋、好友、同学、老师,只静悄悄地到导师家去了一趟。X对王讴龙和蔼、可亲极了,拉着手问寒问暖。只是和三年前相比,X明显地衰老无力了。王讴龙一面敷衍性地和X聊天,一面仔仔细细地观察X家中所有的家用电器。和寻常百姓家比,X的家用电器算是齐全的。X有电冰箱、电视机、洗衣机,也有所谓双卡收录机。只是这几样电器中,只有电视机是日本产的;冰箱和洗衣机都是国产。王讴龙询问起冰箱和洗衣机时,X不住嘴地抱怨国产电器低劣的质量。王讴龙一下心中有底了。第二天,王讴龙带着自己的护照、钱、和那张无比重要的、证明大件指标的入境申报单,到设在教育部后院专门为出国留学人员出售进口电器的商店,把价格最昂贵的日本产的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和双卡收录机各买了一台。然后租车,直接运到X家。

X一看这些电器,激动得热泪盈眶。嘴唇哆嗦着,老半天说不出话。等王讴龙挥汗如雨地把几样电器安装完毕,X自己开口说话了。X说,当年他不该勉强王讴龙和小保姆领结婚证。事实上就是王讴龙不和小保姆结婚,他也不至于真的取消王讴龙研究生的资格。X再三解释,他当时之所以让王讴龙给他帮这个忙,是不想用自己个人的小事去麻烦党和人民。而党和人民却一直在无微不至地关心着老知识分子。王讴龙刚走,农大就通知了X,小保姆的工资、公费医疗等福利全部由农大老干部管理处承担。换句话说,王讴龙整个白白和小保姆结了一场婚。因为小保姆自己觉得这一下不需要户口,也根本没去办户口。王讴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便用随随便便的语气提出,吃过午饭和小保姆一起,再上校园里的那个街道办事处,办一个离婚手续。X一口答应了。

王讴龙和小保姆一同来到街道,告诉工作人员,他们俩是来离婚的。工作人员一看王讴龙和小保姆和和气气,甚至有几分喜气洋洋的,十分感动。认为这是世风日下之后越来越难得见到得那种“协议离婚”,也就是没有财产纠纷的那种办理起来很快的离婚。办事员同意接待,让他们坐下。随后,办事员让他们上交原领的两份结婚证,并出示户口和单位证明。王讴龙看着小保姆,那意思是让小保姆把结婚证交给办事员。小保姆这才认真地回想了一下。

“……结婚证……,好像最后并没有领……”
“怎么会呢?”王讴龙有几份生气了。“……当时我们先在一张……申请领结婚证的表上签了名,还在两张红色的东西上……贴了两张照片。那天下午……我要到语言学院参加出国人员注意事项培训,交了钱我就走了。因为我那天拿的不是户口,而是护照,还多交了三块八……”

那一天的事,每一点、每一滴,王讴龙都记得清清楚楚,简直……刻骨铭心!

“你说得是不错!但是后来的事……你走了,并不知道。”小保姆学表演出身,本是戏校的高材生,记忆力一点也不比王讴龙差,而且口齿伶俐,表达得比王讴龙还更有条理。“……你走了以后,办事员往校研究生科打了个电话,让研究生科给你出一个未婚证明。研究生科查了你的档案,告诉办事员你是未婚,并说不需要别的未婚证明了。这事扯了半天才算弄清楚。接下来,办事员就开始问我。我一听就知道这事……坏了!我的户口根本就不在B市,也没有单位证明,谁能证明我未婚呀?不出我料,我解释了半天,一丁点用也没有。办事员一定要我回原来的县文化局开证明,证明未婚……。我想这事……没救了,让他们退你交的钱,她们不退,说是只要我补交一份未婚证明,手续就全了,结婚证上盖一个章子就能发给我……”
“……那你后来补了未婚证明吗?”
“……我哪走得了哇?这父子俩……一天也离不了人!……再后来,校里又开始发我的工资,根本没人问我的户口,我也就把这结婚证的事忘了。而且就算我还记得又有什么用?我原来的剧团早解散了,县文化局的人谁认识我……”

办事员听着王讴龙和小保姆的一问一答,不禁哑然失笑。到街道工作了好几年,还从未遇到过这么离奇的“离婚”!看到这两人不知怎么办的样子,办事员起身到保留结婚证存根的小屋去翻了翻,拿回一个牛皮纸袋。王讴龙当时是出国研究生,因此才能享受这涉外婚姻的牛皮纸袋。办事员把纸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看了看,两张各贴着两张照片的红色的,崭新的结婚证书上,发证机关下,既无签名,也无年月日,更无公章!换句话说,王讴龙和小保姆……压根儿就没有结婚!袋中附的小纸条证明小保姆说的话是正确的。上面写着,“女方材料不全,缺户口、单位证明和未婚证明”!办事员熟练地把那两张结婚证书和牛皮纸袋盖上“作废”和“注销”的字样放回小屋,然后就一本正经地站起身。

“……你们可以走了!你们不能办离婚手续,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结婚!”

王讴龙和小保姆面面相觑地离开那间挤满了男男女女的小屋。走出门外,就听见屋里一片哄笑声。
“哈,哈,根本没结婚……跑来离婚!真是……两个不折不扣的傻冒!还嫌这儿事少……。哈!”

小保姆着急为X的儿子上卫生科取药,出了门就走了。王讴龙捏紧拳头呆站在街道办事处的大门前,竟不知自己为这荒唐的结局,是该喜还是该怒!

给X买电器,王讴龙花了一半储蓄,口袋中还有三千多马克。临行前,因为这一趟回国凶吉未卜,王讴龙并没有告诉亦叶说他要到W市去。,但私下,他却抄了亦叶家的地址。现在,无事一身轻了。他决定去看望一下亦叶的父母。亦叶家中有些什么电器,王讴龙不知道,他决定买一台八十年代中期中国老百姓家还不多见的录像机。买最新式、功能最全、价格最贵的,一定不会错!而且那东西,体积不大,可以随身带着,不用托运。

到松园亦叶家,王讴龙没说任何多余的话,他只说他是亦叶的同学,回国探亲,亦叶托他捎一台录像机到家中。柳妈和叶慰余都信了,再三感激他。亦伯梅心中却起了疑团。他让柳妈做了一桌好菜,招待王讴龙。吃过饭又陪着王讴龙在客厅里聊天。

“……亦叶托您买东西,没让您给捎一封信吗?”
“啊!……她……本来是想写的。……后来我走得急了点,她就没写……”
“上次她回国,告诉过我们,她的全部储蓄只够买十把剪刀。她带回一个双卡收录机和一个电动剃须刀,是她问同学借的钱。我告诉过她,家中不需要她买任何东西。她干吗又托你买录像机?”

王讴龙看着亦伯梅,心中感慨万千。亦叶的这个父亲,和亦叶像极了!不仅容貌像,而且性格和整个思维方式都像。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呀!而且,亦叶和父亲之间的感情,远远超过王讴龙的想象。她甚至把借钱的事都一一告诉父亲了。

“您……给您自己的父母……也买了录像机吗?”看到王讴龙不出声,亦伯梅又问了一句。
“啊,还没有,我……还没有回家呢!”
“那这样吧!您把这录像机带回家送给您自己的父母。回德国之后,请转告亦叶,让她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面,早日结束学业、早日回国。这是对父母、也是对国家,最好的报效!”
“不用了,伯伯!您……不用为亦叶借钱的事担心。那钱……,她早就还了……”
“那就是说,她问别人借钱的事,也告诉您了?”
“啊!……那钱,她……就是问我借的……”

这一下,亦伯梅完全明白了。他抬起头,仔仔细细地审视着面前坐着的这个年轻人。半年前,小女儿回国时,并未提起此人。那至少说明,那个时候,她……尚未以心相许。那么现在呢?叶妹……并无一字书信,这录像机很可能是这个男孩子自作主张买的……

“您……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原在国内是农大农学系毕业的。现在在德国B州大学生物系……”

农学、生物,可惜不是学医的!但比起别的专业离着生命总还是近一点。

“……您老家是北方哪个省?”
“J省S县。”

啊!那是一个出忠义之人的地方,和石仲德……是同乡……

“……父母……都在老家生活吗?”
“不在! 我的父母都是……干部……。一九四九年之后,他们就没在老家住过。……倒是我和我二哥……是在老家出生,在那里长大的。一直到上小学我才进城……”
“……您就兄弟俩?”
“不!我兄弟姐妹六人。我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亦伯梅沉默了一会儿。

“……您刚才说起B州大学,就是说,您和亦叶……并不在同一所大学。”
“是的!亦叶的K大是名校,有五、六百年历史。我上的B大是六十年代末期才建的新校……”

B州和小女儿所在的K城,对亦伯梅都不陌生。两城相隔数百里,小女儿……怎么会认识这个男子?而平时又有多少时间能接触呢?亦伯梅皱紧了眉头。

“……亦叶的身体极差。她是一名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患者……。哮喘病对空气中的灰尘和油烟极敏感……。哮喘病的发病多在夜间……。哮喘病人因为脑细胞缺氧,大多脾气不好……。哮喘病的发病在很多情况下和遗传有关……”

亦伯梅暗示王讴龙,小女儿……对他来说,很可能并不是一个理想的伴侣。可惜王讴龙一点也没听出这位用心良苦的父亲的话外之音。

“遗传……,那可是个好专业!我考研究生的时候本来考的就是遗传。结果后来没能学……”

王讴龙叹了一口气,亦伯梅看着王讴龙,无可奈何地苦笑了……

两个星期之后,王讴龙的假期没满,还在中国,亦叶收到父亲的一封长信。




     [1] 此处指大学攻博士学位的许可。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2-23 12:46 , Processed in 0.14758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