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82|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三 传宗接代(下)

[复制链接]

805

主题

1804

帖子

642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24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3-2-12 12: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3-7-9 00:40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三

二十三 传宗接代(下)



亦叶一向不是一个爱招惹是非的人,而且天性就不爱和人打交道。和王讴龙相识、相爱、直到结婚、生子,她从未在K城对任何中国人说过。K城的中国同学几乎没人知道亦叶究竟在干什么、究竟在何处。不幸的是,王讴龙的个性和亦叶完全不一样。王讴龙天性好交朋友,而且精力过剩。他那间在学生宿舍和七个人共用的大厨房常常成为B州中国学生们聚会的场所。和亦叶相爱、特别是结婚之后,王讴龙常常幸福得不知所措,恨不得向全世界的人展示他那个美丽且聪明,还同时也是公费研究生的妻子。这样一来,他和亦叶结婚、生子的事,在B州中国留学生的小圈子里就变得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了。恰好B州大学那一年来了一位女性的公费研究生,姓H,还正好是从亦叶的家乡W市来的。H头一次到王讴龙的小厨房中和德国同学一起聚餐,吃饭时嘴中吧唧作响。王讴龙小声用中文告诉她,让她轻轻地,尽可能不要发出响声地用餐。没想到H生气了,当时就义正词严地告诉王讴龙,她虽然是女性,但却是公费研究生,吃饭不发出响声的事在国内就学过,不需要王讴龙教!H同时告诉别的中国学生,不要把她当普通的陪读夫人看待,虽然她是女的。王讴龙看H生气就不再吱声。旁边坐着的别的中国学生却笑着提醒H,在坐的全部都是公费研究生,包括王讴龙的夫人!H看了在一边抱着孩子的亦叶一眼,心中燃起了一大股无名之火,却无法发泄。

晚上回自己的寝室,H按捺不住,连夜给大使馆教育处的党和人民写了一封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的控诉信。信中说,我们伟大的祖国仍处在一穷二白的悲惨局面,但我们伟大的党还是高瞻远瞩,忍痛拿出广大人民的血汗钱,不远万里,送我们到海外留学。而公费研究生中竟会有那么一个……女败类,不是争分夺秒地为革命攀登科学高峰,不思为国争光,反倒拿着党和人民的血汗钱在德国的土地上怀孕、生孩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信中声称,大使馆教育处的领导们如果对这一类坏人坏事不作坚决的斗争,不批评、不处分,听之任之,她将直接向国家教委的党和人民们汇报!假如教委对此事仍不闻不问,她将毫不犹豫地步此后尘,立即怀孕、生孩子,并号召公费研究生中所有为了替祖国争光而没要孩子的女同胞放弃学习,争当母亲……

大使馆教育处的党和人民收到此信,大为震惊,立即召开了会议商量、讨论。信中虽然没点名,但研究生中的女性本是凤毛麟角,确认这一滔天罪行是亦叶犯下的,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孩子……已经生下,而且分明是在明媒正娶之后生的。从生活作风方面分析,无可非议。剩下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处分亦叶!

彼时亦叶因为黑测博士所给的那个万分不易的工作位置,正在B州打工,未回K城。于是教育处的处分便直接寄到了B州大学中国留学生党支部书记L的手中。处分决定中万分沉痛地写道,亦叶身为公费研究生,竟在公费学习期间不向上级请示汇报,不经组织同意批准,擅自怀孕、生孩子,在海外造成恶劣影响,败坏了祖国,败坏了整个中国公费留学生的声誉……。经研究决定,取消亦叶公费研究生资格,停发奖学金,并限期遣送回国……

王讴龙对此事毫无精神准备,又吃惊、又难过,几乎一夜之间愁白了头。

“亦叶,咱们……真是不该一时冲动……要孩子的!都是我爸、我妈……”
“……正好相反!”亦叶表情自如,丝毫也没有悲痛欲绝。

王讴龙看着亦叶。亦叶却没有看他,亦叶正专心地玩着儿子两只粉嫩的小脚。产床上看上去那么丑的孩子,只养了一个多月,竟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可爱了!生下来只有不到三千克,一转眼竟长到六千克,以至于儿科医生不得不给儿子订“减肥”计划,以避免体重压弯了脊柱……。更令亦叶欣慰无比的是,性别试验不仅成功了,儿子还丝毫没有哮喘病的迹象。和这一切相比,那一纸处分决定,简直太微不足道了。现在,亦叶心中根本没有别的雄心壮志了。还是苏东坡他老人家伟大,“……惟愿吾儿愚且鲁,无灾无祸至公卿!”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吾儿”更重要的呢?

“……想不到咱们公费研究生中竟然会有这样卑鄙的小人,还是你的同乡!你们那个E省……真是小人成群……。”一想起那H写的那封不要脸的信,王讴龙就恨得咬牙切齿,两眼直冒火星。
“正好相反!那类小人……和E省并无特殊关系。那是咱们伟大祖国的特产,是地地道道的国粹,像大熊猫、牡丹花、乒乓球和操他妈一样……。且不说,那小人……根本是你认识的!是你自己……引小人入室而害君子……”
“别嬉皮笑脸了,亦叶!我不相信,你心里……真的一点不难过?你看吧!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
“正好相反!讴龙!我这辈子所作的所有决定中,最迅速、最果断、最英明、最正确的决定……就是结婚和生孩子!……对那张处分,我一点不难过。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热爱过图书馆学这个……,说实话,我都不忍心用专业这两个字!上大学的时候,我想学的就是古籍整理与版本学,现在能和黑测一起工作,正好!”
“……可是取消你公费研究生的资格……”
“ 哈!取消资格?太逗了!……咱们同期来的研究生刚到德国时,和人一见面、一握手,就说自己是……Aspirant [1],听上去傻乎乎的。结果倒把教授吓一跳,还以为是东德派过来的间谍。……且不说资格那东西,是用来攻学位的。如果拿到了学位,你就是博士,那个所谓资格,就算完成了历史使命。如果拿不到学位,你就什么也不是,谁也不会有兴趣听你痛说革命家史,说你曾经具有某某资格……。而且我本来对攻博士就没什么兴趣。只要你拿到博士就够了。一个家庭要两个博士干吗?那不是有意造成贫富不均吗?”
“……还要停发你的奖学金,遣送回国……”
“那奖学金本来就养不活我。至于遣送回国,哈!哈!”亦叶忍不住放声大笑了。“……大使馆教育处的那些党和人民们,也真是胆大妄为!居然做这样的处分?想我亦叶,中国生、中国长,连竹篮河的浑水都一气喝过八年,还能把我遣送至何方?……当年那些右派们犯了错误是遣送农场劳改。我今天犯错误是遣送回国!你好好想想,这不明摆着是诬蔑咱们伟大的祖国,把我们伟大的祖国比作劳改农场,不毛之地么?要上纲上线,这是不折不扣的反动话!可惜毛主席他老人家进了纪念堂,要不,准得说一句,利用处分反党是一大发明……”

第二天,亦叶上黑测那儿上班,王讴龙去大学,心情却坏极了,一上午打不起精神做事。中午到Mensa [2]吃饭,他端起碗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面壁而食。不料没过一会儿,L端着盘子过来坐到王讴龙的对面。

L比王讴龙年长十岁,文化革命开始的第二年,毕业于京城著名的B大学数学系。L年轻时生得高高大大,风流俊逸,颇逗女孩子喜欢,很快被某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相中,当上了乘龙快婿,因而也就走上了一条令同时代人无比倾羡的、风平浪静的人生道路。大学毕业之后,L没有分到三大革命的第一线,而是有幸留在京城的那所航空学院从事电子自动化研究。一九七九年,L肩负着党和人民的殷切希望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学习。一九八三年亦叶和王讴龙刚刚出国,L已经获得博士学位,并带着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学术成果回国了。党和人民自然大为感动。某著名作家立即奉命采访了L。于是和当年《歌德巴赫猜想》一样的一篇,关于L的感人至深的报告文学便传遍神州大地。L被破格提拔为正教授,博士生导师,航空学院院长和学部委员……。一九八六年底,L作为“高访”再度赴欧,到王讴龙所在的B州大学进修。L的夫人虽是级别极高的高干千金,为人却绝无半点骄横之气。斯时正在巴黎大学攻读和伏尔泰他老人家有关的文学史博士。在巴黎,在B州,都是中国留学生圈子中德高望重、有口皆碑的老大姐。

L夫妻和王讴龙关系十分好。大使馆教育处关于亦叶的处分决定,就是L交给王讴龙的。

“……是不是还在为亦叶的事……犯愁,讴龙?”
“是的!这事……摊在谁头上能不犯愁?”
“……你和亦叶打算怎么办?”
“……亦叶一幅无所谓的样子,我有什么办法!她说她朝思暮想想回国,遣送她回国……正好!”
“别说傻话了,讴龙!这事……,我想了想。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回去,让亦叶赶紧给教育处写一份沉痛的检讨。亦叶的文才那么好,写这种检讨是小菜一碟!亦叶要是不写,你就说,是我让她写的!你告诉她,教育处的参赞H,是个挺好心的老头。我见过那老头好多次!要不是没办法,那老头不会做任何跟留学生过不去的事……”

王讴龙答应L, 回家试着和亦叶说说。

王讴龙回家跟亦叶说写检讨的事。亦叶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在床边逗着儿子。王讴龙只好说,这检讨……是L让写的!L还说,H参赞……是个好心的老头……。王讴龙没想到,亦叶一听是L让写的,竟老老实实地朝桌边走去。王讴龙看着亦叶虔诚的模样,不禁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笑了。

亦叶难得崇拜什么人,但一旦崇拜起来,却痴迷得像个孩子。比如这L吧!论说起来,亦叶原本是没有什么可能性崇拜他的。L的专业是计算机,亦叶可以说是一丁点儿也不懂。但那L却是一个极聪明的人,而且口才极好。头一次上L家去,L给他十二岁的女儿讲故事,竟把亦叶给听迷了。那故事,本是一部电影,在B州放映时,王讴龙让亦叶一起去看,亦叶没去,听故事时却听得不愿走了。L一看亦叶爱听电影故事,以后电视上一放映他认为好的电影,便立即给亦叶打电话,让亦叶把电视的频道调到第几台。亦叶一边看,一边听L在电话里给她讲。这么着讲了几次,亦叶对L佩服得五体投地、言听计从。那L压根儿就没学德语,进修期间不管是口头的交流,还是著书立说,全用的英语。亦叶的德语不管是理解、还是表达,在外国学生中都称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但在看电影的时候却常常打电话,向根本不懂德语的L请教。而L,不但能在电话里给亦叶讲电影故事,还在亦叶不理解电影故事的同时帮亦叶分析,为什么故事成了这样,而且必须这样。L的解释竟让常常吹毛求疵的亦叶信服,后来搞得王讴龙都有几分妒嫉、也有几分纳闷了!L又不是学电影专业的,怎么知道那么多电影故事呢?而且所有和电影有关的事,他几乎都知道?
有一次在Mensa 吃饭,只有L一人在桌边,王讴龙就问了问L,L一听就笑了。
L告诉王讴龙,七十年代末期在爱丁堡攻博士,他过了三年十分寂寞的日子。那个年代,根本没有“夫人陪读”的事。中国派出的公费留学生,大多学习刻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二十五个小时在实验室、图书馆和教室呆着。那L却是个例外。教授一下班,他就跟着下班了。下班以后的时间,L是在一家亦叶曾在K城参加过的电影俱乐部中消磨的。L参加的电影俱乐部和爱丁堡那个世界驰名的电影节有关,因而不像亦叶参加过的K城的那个电影俱乐部那样商业化。L在爱丁堡呆的那三年中,把电影诞生的这一百年中的名篇佳作,全看了一遍、甚至两遍。许多著名的段落,他都能用英语背诵。给亦叶随随便便讲的那几个电影故事,还不到L知道的电影故事的十分之一,而且只需要讲中文就够了,对L来说,还真有点大材小用了……

就这样,多亏L的指点迷津,亦叶的那份无比沉痛的检讨,很快就寄到了教育处的H参赞手中。那H参赞,不仅如L所说,是一个好心肠的老头,而且还记得亦叶!

亦叶刚到德国的第一天,就荣幸地见到了H参赞。不过和亦叶同时见到H参赞的还有一大批其他的公费留学生。假如不是碰巧被分在H参赞身边就坐,而又发生了另一件小事的话,H参赞本来是不大可能记得住亦叶的名字的。那天坐在H参赞身边时,亦叶起先一直心不在焉,H参赞讲的反正都是报纸上都有的那些话。后来,H参赞不时地用手挠一下脖子后面的动作,引起了亦叶的注意。亦叶趁H参赞和蔼可亲地向同学们问寒问暖时,仔细地看了H参赞不时地挠一下的地方,那是一大片神经性皮炎。长期瘙痒,皮肤表层已经角质化了。恰巧那天是刚下飞机,亦叶的行李就在跟前。H参赞讲话告一段落时,亦叶从行李中摸出一盒油膏递给H参赞。

“……您试着用用这一盒药……。我是说,擦在您觉得痒的地方……”
H参赞的脸一下红了。“……今天因为都是自己人,我觉得……痒,就……挠了一下。你们可不能学我!在教授和德国同学面前,可千万不要随便挠痒痒……”

同学们都笑了。亦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不敢再说话了。会开完了,H参赞走到亦叶跟前,想把那盒药还给亦叶。

“……你自己留着用吧!我有肤轻松……”
“……肤轻松是霜剂。您的皮肤……有些角质化了。您先用我给您的这盒,溶解一部分角质化的上皮,然后再用肤轻松。这样容易渗透,效果会好些。……这是我父亲亲自配的!我还有一盒……”

H参赞来自首都,当然不知道亦叶的父亲何许人也,对那盒油膏简陋的包装,也颇有几分狐疑。但亦叶提起父亲时那种不容置疑的自豪感,感染了H参赞。H参赞收下了亦叶的油膏。半年之后,亦叶在一次研究生工作会议上和王讴龙相识之时,再一次见到了H参赞。亦叶无比欣慰地获悉,H参赞的那一片困扰了他多年、顽固不化的神经性皮炎,已经被父亲的油膏治愈了!H参赞也就此记住了亦叶这个名字……

亦叶的那份沉痛的检讨递上去不几天,大使馆教育处主管K城的三秘奉H参赞之命专门到B州来看望了亦叶一次。教育处鉴于亦叶态度诚恳、知错改错,已正式撤消对亦叶的处分,并希望亦叶能争分夺秒,把因为生孩子耽搁的宝贵时间补回来,尽可能如期地完成党和人民所交的共荣而艰巨的任务……

后来的日子过得快极了,也沉闷极了。亦叶被迫重新回到K城,再度体验悬梁刺股的生活。儿子,自然只能送回国内,交给爷爷、奶奶。

儿子被送回国时只有五个半月,但已经和亦叶混得很熟了。任何时候,只要亦叶出现在儿子的视野中,儿子便会兴奋万分,并且目不转睛地看着亦叶,脸上还堆满了讨好的笑容。那当然是希望妈妈能抱起他!婴儿时期脊柱发育还不成熟,儿子体重又增加得极快。过于频繁的直立,对脊柱的发育不利。亦叶一心想科学育儿,尽量不受儿子那讨好的笑容的诱惑。儿子却不甘心,除了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之外,躺在床上手舞足蹈,嘴里还不断地发出吱吱呀呀、含含糊糊、向亦叶表示亲热的声音。汉语成语中的嗷嗷待哺,描述的一定就是这种让人没法不感动的场面……。于是,在这样的较量中,最终总是亦叶输了!儿子一被抱起来就乐不可支,张开红红的小嘴笑个不停。最后总有一大口带着奶香的口水伴随着儿子咯咯的笑声,滴落在亦叶的身上……。儿子身上每一点最微不足道的变化,都被亦叶仔细地观察到、并详细地记录在她“主编”的《宝宝进步录》中……。许多许多年之后,儿子长大了,快上学了,重新回到亦叶身边,亦叶却再也没有能和儿子熟悉起来!她这一辈子当母亲的那一点点经验和乐趣、她对儿子的全部记忆,都永远、永远地停留在五个半月上了……

一九八八年四月,王讴龙获得了B州大学自然科学博士学位,并荣幸地成为B州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的中国人。
按照亦叶自己的计划,她的博士学位原本也完全可以在一九八八年内完成。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发源于经济学领域的“市场化”(Marketing)概念正在西方风靡一时。按Marketing的研究方法,亦叶所学的图书馆学属于社会中Non PofitOrganisation (非赢利性组织)。亦叶看了一段Marketing 的书,觉得耳目为之一新,便询问高个子K教授,能不能把Marketing  作为博士论文的方向。K教授起先同意了,让亦叶看完她自己选的参考书目之后交一份详细的提纲给他。不料亦叶老老实实地看了一年书,把提纲交给K教授,K教授却不同意亦叶的选题。K教授老老实实地对亦叶说,他翻了翻亦叶的那份书目,其中百分之九十是经济学专业的文献。而他本人,却是学历史的!亦叶只得长叹一声,收回提纲和书目,让K教授亲自拟题。教授给亦叶拟的是德国高校当代图书馆史中的一个比较好写的部分,麻烦的只是资料。亦叶必须亲自到十多个不同的大学档案馆中查找建校,建馆时期的史料。而查找档案馆的资料必须先得到各个不同联邦州州政府的批文。一直到一九八八年夏天,亦叶才算把各个不同州的州政府的批文收齐,才开始“东西征、南北剿”……。而这样一来,无论亦叶的文才多好,能怎样下笔千言、一挥而就,博士论文也只能到一九八九年才能答辩了。

尽管如此,在一九八八年的秋末冬初,亦叶还是做好了回国的准备。她从大使馆教育处领来了回国工作的表格,填好了专业方向,选好了回国工作的单位,注明了可能回国工作的具体时间,并把二百五十公斤的“藏书”全部捆好。用海运的方式运回了国内……

亦叶自然无法预料,也就在第二年,中国的土地上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举世瞩目的大事!那场大事的直接后果是,亦叶和她的丈夫王讴龙,竟在她们其实并不热爱的德国,几乎“永远”地呆了下去。直到变成“侨胞”,变成“德籍华人”……



     [1] 前东德在沿袭苏联高等教育制度时将大学毕业后留在学院继续学习的研究生称为Aspirant  。西德大学则无此称谓。

     [2] 德国大学中的食堂。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3-1 13:05 , Processed in 0.09918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