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论坛

用户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20|回复: 0

《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四 广场枪声(下)

[复制链接]

806

主题

1805

帖子

643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31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23-7-8 11: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钱 于 2023-9-3 14:05 编辑

《松园旧事》第四部《逝者如斯》连载之二十四


二十四 广场枪声(下)


亦叶却病了,病得像三出祁山、壮志未酬的孔明!


那病,和劳累其实没什么关系。那是一种面对前途,面对未来,茫然、无奈乃至绝望的病。十年寒窗,拿到了博士学位,生命的年轮比一九八五年回国时多转了四圈,已经……三十六岁了!亦叶仍然一无所有,除了一顶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博士帽!在德国的土地上厮混了六年,却并没有掌握任何一门足以在这片居之不易的土地上生存的本领。在黑测博士的庇护下,亦叶在图书馆中工作了几个学期,却深深知道,自己能做的那点儿事,德国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毕业生就能做。回国去自然饿不死。当年像大熊猫、金丝猴一样“稀有”的图书馆学系,如今已经漫山遍野、无处不在!然而回那个“专业”中去干什么呢?仍然用各种各样的“基础知识”和“概论”去哄骗下一代吗?历史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下一代还那么好哄骗吗?不久前不就有德国研究黑格尔的哲学博士回国后四处无人要,不得不登中国青年报去字字血、声声泪地痛说革命家史吗?且不说六·四的枪声未绝、血迹未干。在这样的时候回国,不光是要厚颜无耻地编造谎言,说自己如何谢绝洋房、汽车和德国人的高薪挽留毅然决然回国;还得昧着更大的良心去和根本子虚乌有的“国内外敌对势力”作斗争,去把明明手无寸铁的学生的民主运动指责成“有预谋”的“暴乱”……


历史的车轮已经驶进了二十世纪最后的一个十年,而中国的土地上却和几十年前一样,总是有那么多荒谬、那么多谎言!莫非这个世界,真的像亥生哥说的,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归根结底不是我们的!


啊,亥生哥!迷迷糊糊地想起了叶亥生,亦叶的脑子一时间清醒了许多。


亥生哥……还真是“高瞻远瞩”呀!六年前,在踌躇满志的公费出国研究生的那支队伍中,除了亦叶,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会收到亲人们竟嘱咐他们“万勿思归”的临别赠言!为什么不把亥生哥的信找出来重温一下呢?


晚上,躺在床上,亦叶把重温过了的叶亥生的信递给王讴龙。


“……你这个表哥……,写得太好了,亦叶!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呀!”

“那就是说,……其实你也不愿回国?”

“……是的!”

“既然不愿意,去年咱俩运书、运行李回国,你干吗……不吱声呀?”

“……去年,你说提前先把重的东西托运回去,还从大使馆教育处领回来回国工作的表格填写,我是什么也没说。……说实话,我不想回国,但不想把这话说出来。这句话说出来,让人觉得……”

“让人觉得挺反动的,对吗?”

“那倒不是!反动话……在外面说我都不怕,还怕在家说?我连团都没入过,要说反动,也反动了几十年了。我是觉得……不想回国这话……说出来,挺没劲、也挺伤心的!咱们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中国生、中国长,在中国呆了三十年,出国才住了六年……就不想回去了……”

“那就是说,出国的时候,你原本是想拿到博士后就回去, 对吗?”

“……这么说吧!亦叶!考研究生的时候,我盼着自己能出国,一方面是想给父母争争光。我们家和你们家……不一样。在你们家当个大学生……不希罕!在我们家就稀罕了。我妈生了五个孩子,就我一个上了大学。另一方面,是想出国见见世面,看看外国……究竟是什么样子。那时倒真没想学完了回不回去的事。……没想到后来我病了,又碰到那么多倒霉的事。上飞机前我有意把家里的老照片拿走,对自己说,永远永远也不回来了……。但是到德国认识了你,又把那些烂事处理完了,和你结了婚,还有了那么可爱一个儿子……。我就觉得,人一辈子要知足。像我这样,还不知足,老天爷也会生气……。回国还是不回国,我觉得无所谓了。……我看你的样子,不喜欢德国,不喜欢德国人,想走。就想,那就走吧!回国也饿不死……”

“你爸、你妈……是想让你回国,还是想让你留在国外?”

“我爸是想让我回国,而且是真心实意地想。不过我爸那人的傻,我打小就知道。他让我回国不是为别的,只是为听党的话!他也不看看……都是什么年代,咱们的党……都开始向人民开枪了……”

“那你妈呢?”

“我妈倒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一九八六年我回去,她跟我说,省委哪个部、哪个委、哪个厅的谁谁谁……又把孩子送到哪儿去了……。这些人都比我爸晚参加革命,却都比我爸爬得高、混得好。我妈挺自豪的,因为这些干部的孩子没有一个是凭自己的本事考出去的。我做完了博士,我妈说,让我在德国找个地方工作,能不回去就别回去。我妈说,报纸上整天说什么人放弃国外的高薪,毅然决然回国什么的。国内的老百姓一点不傻,都知道那是瞎编。国外混不下去的人才回去骗国内的人……”

“……你妈和你爸……一样,也是……干部、党员,什么的,对吗?”


亦叶从来没搞明白王讴龙的父母具体是干什么的。在她模模糊糊的观念中,凡是什么具体事都不做的人……就属于干部……


“……我妈是一九四四年参加革命的。那一年她才十七岁,在县里上中学。我爸是八路军的县长。她挺崇拜我爸。后来我爸带着部队转移,我妈就偷偷地跟着我爸走了……。我姥爷是个大财主,一生气,整个把我妈从宗族里给开除了。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在美国的几个舅舅回国探亲,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看了,就是不见我妈,说她根本不是家族里的人……”


哈,原来竟会是这样?亦叶笑了,把自己正想着的事忘了。


“不早了,亦叶!咱们……睡吧!回不回国的事不是个十分着急的事。咱们可以从长计议。最好你和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意见……”


对王讴龙来说,回不回国的事确确实实不是十分着急的事。做完博士之后的这两年,他生活得惬意极了。教授把所里工资级别最高的两个位置中的一个给了他。教授自己的税前正工资每月才八千马克,王讴龙每月竟能拿六千一百马克,交完税还能剩五千马克,每年还发十三个月工资……。想起刚到德国拿一千多马克奖学金,大使馆派会计来收走一半;每月剩不到七百马克,还要给亦叶打三百马克电话的“悲惨情景”,王讴龙常常为当年的自己感动不已!只是亦叶的生活并没有奢侈起来。那感觉好像亦叶并没有把丈夫的钱看成是她自己的……


王讴龙的话提醒了亦叶,第二天一早,亦叶给父亲挂了个电话。


已经是九十年代的第二个春天了。中国的老富新贵们家家都装了电话,松园的亦家却没有电话。要说起来真还不如一九六五年。那时的松园,还有传呼的可能!幸好亦伯梅一直住在医院里。


“喂!”亦伯梅的声音不高,平平静静的,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那说明,他正在看报或者正干着什么别的事情。

“爸,是我!我是……叶妹!”

“啊?叶妹!是你?……没病吧?没……出什么事吧?”


亦叶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父亲的声音在几秒钟之间高了好几度,惯有的安详、平和、从容不迫,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几分惊慌失措的激动……。 亦叶一向不相信人世间会有什么真正无私的东西。但父母的爱却是一个例外。那大概是人世间唯一不带功利、不图回报、毫无目的性、完完全全盲目的东西!和王讴龙结了婚,以后又生了儿子。情感世界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但亦叶的心灵深处,却始终有一片广袤的天地是留给父亲的。只是父亲已经难以知晓,更无法开垦了!通讯技术日新月异,地球天天都在变小。亦叶离父亲却越来越远;父亲离亦叶也一样……

“……没病,爸!我挺好的!”

“没病就好!没病就好!……你打电话回来,是有什么重要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事……。我在德国的学习生活告一段落了,爸!我……已经拿到博士学位了!”

“太好了,叶妹!爸……祝贺你!……是这个月……答辩的吗?”

“不!去年十月就答辩了。这个月……刚把论文出版完。是枣儿……我是说是一家正经的大出版社出版的;硬壳封皮,金黄色,很漂亮。每本在书店卖……九十八马克!我在扉页上用德语写了,献给您!献给我妈、还有讴龙……”

“太好了,叶妹!寄一本回来,让爸看看!”

“什么时候回国带给您看吧!我的专业又不是医学……”

“学业结束了,你和讴龙打算怎么办?”

“……还……不知道呢,爸!”亦叶的声音一下子变小、变弱,透出明显的无奈和沮丧。

“……德国是个居之不易的地方。不要说亚洲人、中国人;就是欧洲其他地方的人在那儿也不一定能呆下去。 二、三十年代中国派出去的留学生除了和德国人结婚的……基本都回来了。你要是觉得……在那片土地上没法混,就……回来吧!”

“我还没开始混,您怎么知道我没法混!”


亦叶一下子生起气来,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王讴龙那个无知无识,没读过什么书的母亲随随便便用一个“混”字,父亲居然也这么用!


“别生气,叶妹!你做完了博士,爸心里挺欣慰的!在爸的心目中……,爸的小叶妹是一颗优良的种子,不管撒在地球的那个角落、什么地方,都能长成参天大树!爸对你……,现在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地放心了!”


亦叶沉默着,一股隐藏在心底的好强劲被父亲的一席话激活了。


“……怎么不说话,叶妹?还在犹豫何去何从吗?”

“不,爸!我……已经想好了!您用的一个混字……用得挺准确的。如今这世道,正儿八经地工作、正儿八经地生活……都太累,我……是该学着……混混!我决定先试着在德国混一下。能混得下去就呆着。实在混不下去,随便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去……都来得及!”

“爸建议你先休息一下,叶妹!你的身体不好,德国那片土地上又有那么漫长的冬天,难得见到阳光,趁着现在有时间,先找一个有太阳的地方好好休息几天。”

“那……我就到加州去,看看我哥和英英姐……。我哥说,加利福尼亚是全世界阳光最丰富的地方……”

“也行,你就去加州吧!晒晒太阳、吹吹海风!不过,你哥和英英……上个月已经回国工作了……”


啊,原来……哥哥和英英姐已经回国了!亦叶记得,哥哥和英英姐是在她自己回国探亲之后才到美国去的,到现在……不过四年!


“……我哥学医,又不是没法混,干吗要……慌着回国呀?……准是您又叨叨了什么……父母在、不远游之类的……”

“没有,叶妹,完全没有!爸爸……虽然老了,还不至于忘了今夕是何夕?如今这世道,就是你爷爷还活着,也不会再叨叨什么古训了。你哥回国是他和英英自己决定的。他告诉我单位写了几封信让他回,他就回了。英英出国是花的她舅的钱。可是你哥是单位公派的。我和你妈只是想了想,用的既然是国家的钱,回来为国家效效力,也是该的……”


国家!亦叶费力地思索着这两个字。六·四之后大使馆教育处的党和人民再也没人管过亦叶她们这帮公费研究生。迷迷糊糊之中亦叶只觉得自己离着国家这两个字越来越远。


“……你哥说,亥生还在加州。你要是想去,让你妈先给亥生打个电话……”

“不用了,爸!让我妈把亥生哥的电话,地址告诉我就行了!”

“……电话费挺贵的,叶妹!事……都说明白了,……挂了吧!”

“行,爸,我先挂了! 有什么事我再给您去信……”


一九九零年的阳春三月,亦叶和王讴龙踏上了去美国的行程。


因为亦叶一开始是照父亲说的话,晒晒太阳、吹吹海风,王讴龙便在旅行社的咨询之下,在加州最南端,靠近墨西哥的一个名叫圣迭戈的城市,找了一处名叫太平洋海滩的地方租了一间房。那一年,因为美元的大幅度贬值,德国到美国去旅游的人特别多。六年前,亦叶做完硕士回国探亲,一美元能兑换三点五马克,亦叶的全部储蓄兑换之后只有八十美元。到一九九零年三月,一美元只能兑换不到一点七马克。王讴龙取了一万马克,想让亦叶玩个够。一兑换,竟换了六千美元,哈!


动身的那一天,是一个星期五。王讴龙白天在大学上了一天班,晚上十点带着亦叶出发。两人先乘火车从B州到H州,从H州乘飞机到伦敦;从伦敦乘飞机到纽约;然后从纽约乘飞机到洛杉矶;从洛杉矶换最后一班飞机才到圣迭戈。幸好地球朝东转,飞机向西飞。所以绕着地球飞了大半圈,“时间”用得还不多。到圣迭戈是第二天的下午。亦叶和王讴龙早听说,美国的海关是一座“地狱”,有幸能出关的人都会像从地狱升到天堂一样幸福。一取完行李,两人就把随身带的各种物件清理好,以迎接在德国还从未经历过的屈辱性的搜查。没想到亦叶和王讴龙遇上的那位海关官员在汉堡的美国总领事馆工作了四年,日前刚刚奉调回国。德国那片土地上的排外,所有去过那里的人都知道。别说是中国人,就是机关算尽的犹太人,在那里传宗接代地住了几百年、上千年,到头来也一样撵的撵、杀的杀!这两个中国人居然在德国平平安安地呆了七年。那只能说明,他们一定是超乎寻常地安分守己!官员饶有兴致地和王讴龙聊起柏林墙倒了,东德人蜂拥而至,在邮局门前排长队,凭东德护照领取西德马克的“今古奇观”。最后,什么也没查就把这两人放入了新大陆。


出了海关,亦叶才看了看签证。美国人还真是大度,只说是旅游几周,美国人一下就签了半年。在美国读书的中国人要想到德国旅游,德国人能签四周就算是仁慈的了!


且说这加利福尼亚,原本是新大陆上最年轻的土地之一。


一七七六年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之前,那片土地还只是一片荒凉的海滩。十八世纪中叶,也就是中国大清帝国的乾隆年间。西班牙方济各教派的僧侣在一个名叫圣迭戈的教徒带领下,从墨西哥南部到墨西哥北部一个名叫加利福尼亚的地方传教, 并在一七六九年七月十六日第一次建立了教区。半个世纪之后的一八一二年,那地方渐渐繁荣起来,墨西哥人便正式宣布加利福尼亚为墨西哥的一个省,虽然那个时候,美利坚合众国已经成立,说英语的美国猎人和捕鲸人也已经在那片辽阔的西海岸上定居了。一八四六年至一八四八年的墨西哥战争之后,加利福尼亚被划入美国的版图。一八五零年加利福尼亚作为第三十一个联邦州加入了美利坚合众国。后来的那些岁月中,这片大小仅次于阿拉斯加州和德克萨斯州的土地,发展得日新月异、势不可挡。二十世纪末年,加利福尼亚的人口超过纽约,成为美国最大的州。

且说亦叶和王讴龙选择的圣迭戈,在加州的最南端,是年轻的加利福尼亚最古老的城市。圣迭戈是以那位第一次到加利福尼亚来传教的西班牙教士的名字命名的。如果说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度,加州是一个移民州的话,那圣迭戈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移民城市。这里的居民有半数以上能说流利的西班牙语。公安局通缉犯人;卫生局颁布公共卫生条例;除了用英语和西班牙语之外,还附有几乎没有任何语法错误的汉语和朝鲜语公告。这个城市的人口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已达九十万。城市规划部门预测,三十年后,到二零二零年,圣迭戈市将拥有三百五十万各族人民!这样触目惊心的预测要是发生在德国,德国的党和人民会难过得立马就患脑溢血;会激动得一夜之间把所有非日耳曼人斩尽杀绝。而圣迭戈却还在十分大度地以每年四万二千人的速度,接纳着各族人民。并由衷地为自己的城市能吸引地球上不同国度、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宗教的所有同类,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亦叶第一天到达所租的小屋,就为门前的两行标语感动得热泪盈眶。那标语上写着:“圣迭戈欢迎您!宾至如归!”[1] 在德国那片实际大小只相当于加利福尼亚的土地上厮混了七年,亦叶从来没有,哪怕只是在一个极短暂的瞬间,体验过“家”的感受。德国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每分每秒、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每一个外国人,这里不是,也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家”!假如不是这样,亦叶原本是不应该对圣迭戈这个不过刚刚认识才几天的另一个异乡产生什么非分的感情的。


美国和德国的另一个不同之处,是武器的普及。


两年前的一九八八年,亦叶和王讴龙居住的B州发生了一起,手持枪支弹药的暴徒劫持公共汽车以要挟银行的事件。暴徒们手中拿着枪;警察们却手无寸铁。暴徒们开着车横冲直撞、旁若无人。警察们却只能拿着高音喇叭让过往的市民小心谨慎、自己躲避……。整整一个漫长的白天过去了。内政部开了几小时紧急会议,终于同意警察使用武器,却来不及了。暴徒们的枪声先响了,头一个被打死的恰好是一位高级警官的孙女……


在美国就全然不一样了。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们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真枪实弹。到圣迭戈的第二天清晨,王讴龙和亦叶把车开到Downtown[2] 停下来,还没来得及辨别身临何境。一个衣冠楚楚、西服革履的黑人兄弟走上前向王讴龙伸出左手。


“One quarter, please!”[3]

“Why?”[4] 亦叶以为来了个要饭的,想轰走他。“No! We don’t have any money for you!” [5]


那黑人兄弟不再辩解,放下抬起的左手,却同时将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又手中分明握着一把崭新的枪。


“Oh! Of course we shall give  you! Here you are!”[6]


就在亦叶觉得自己呼吸和心跳同时停止的时刻,王讴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出一美元,恭恭敬敬地递到那位黑人兄弟手中。

黑人接过钱看了看,确信无疑,然后不慌不忙地收起来。又还给王讴龙三个硬币,这才扬长而去,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老半天,拿着枪的黑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还心惊肉跳地站在路边。亦叶想起那黑人还给王讴龙的硬币,掰开王讴龙的手看了看,那分明是三个二十五美分的硬币。那黑兄弟说要一个二十五美分的硬币,就真只拿了一个二十五美分!这可真是……,言必行、行必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哇!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亦叶和王讴龙参观了电影城Holleywood,米老鼠的故乡Disley和妙趣横生的Seaworld;然后去了亚利桑那著名的大峡谷,还把车一直开到Colorado河的源头,看了看印第安人的保留区。最后,到世界闻名的赌城Las Vegas住了一夜。


一转眼,两人在美国舒舒服服地住了两个半月。


王讴龙在大学工作的两年,从来没用过法定的休假。这一次上美国,王讴龙告诉小个子K教授,亦叶病了,医生嘱咐一定要晒太阳和吹海风。希望K教授能把一九八八,一九八九和一九九零这三年的假期共十三个星期一次性批给他。


K教授深深热爱着自己的祖国,一向坚定不移地认为,德国是人类居住的这个星球上最美好的地方。美国那地方又脏又乱,只有在德国土地上活不下去的人才会上那儿去碰运气!K教授对王讴龙的要求根本没放在心上,以为王讴龙最多在美国呆两个星期就会想念德国,就会回来。没想到王讴龙一呆竟呆了十个星期,还真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K教授一着急,连发了几封鸡毛信催王讴龙回德;还软硬兼施地警告王讴龙,如果留在美国不回,他将拒绝给王讴龙写任何 Gutachten [7]。而如果王讴龙按期返德,则可以从本学期起得到Habilitation[8] 的工作位置。


王讴龙一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K教授有情,他当然不能无义。何况,他本意也没想在美国呆着不走。这样两人一商量,定好五天之后的返程机票。



    [1] Welcome to San Diego! Now go home!

    [2] 市区。

    [3] 请给一个二十五美分的硬币!

    [4] 为什么?

    [5] 我们没有钱给你!

    [6] 啊!我们当然会给您!请收下吧!

    [7] 原工作单位或指导教授的鉴定或推荐书,在德国,无此则无法应聘。

    [8] 德国大学中的教授资格考试。
[9]
    [1] 原工作单位或指导教授的鉴定或推荐书,在德国,无此则无法应聘。
[10]
         [1] 德国大学中的教授资格考试。



(未完待续)
.
.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Atlanta168.com

GMT-5, 2024-3-3 08:08 , Processed in 0.09954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